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伟大的父母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伟大的父母

对于每一个女人来说,在她的眼,她所深爱着的男人都是盖世无双的英雄! 在老修母亲的眼,她的丈夫是一个这样的男人。 所以那怕是她的死和老修父亲的粗心大意有关,但她却从来都没有怨过和恨过。 当年她临死之时,是多么的想告诉她的男人,她这辈子嫁给他,虽然吃苦受累,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过,但她却无怨无悔。 可当老修父亲从睡梦之醒过来之时,他们两个已经阴阳相隔,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当年老修父亲正值血气方刚阳气旺盛的年龄,她不过是一个刚刚才死去不久的阴魂,根本不敢靠近她的丈夫。 在加她刚死为鬼,她所说的鬼语根本无法和老修父亲沟通,所以即便是她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告诉她心爱的男人,她却无可奈何。 在这种情况之下,当地府的勾魂使者找门之时,那怕是老修母亲很不甘心,很不愿意离开她的丈夫和她的孩子,却依然被勾魂使者带去了地府。 不过因为她有着太强的执念,轮转王陛下并没有让她去转世投胎,而是把她安置在了轮转城。 在阴曹地府的那些城池之,不知道有多少像老修母亲这样的阴魂,因为生前的执念无法化解,才不愿意投胎转世,轮回做人的。 而此时此刻,当看到她深爱着的男人之时,老修母亲在第一时间把这二十多年来她一直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那怕是听到老修喊妈妈之时,她已经完全能够确定,这个阳刚之气无旺盛,像个仙人一样的年轻男子,是她唯一的儿子,但对于她来说,母子相认,远远没有把她这二十多年来想说的话告诉她深爱着的男人来的更为重要一点! 其实这个原因很简单,因为老修母亲离世之时,老修不过是一个三岁的孩子,对当时的她来说,她深爱着的丈夫才是她最重要的人。 这二十多年来她虽然也挂念她的孩子,但她挂念最多的,肯定是她的男人。 所以在当前的这种状况之下,老修母亲向老修父亲爆发出了炙热无的情感,是一件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而老修父亲在听到他的女人所说出的这番话之后,整个人从头到脚,从灵魂深处,都感动的无以复加。 如果不是阴阳有别,不是他飞不起来的话,他只恨不得现在把他的女人紧紧的抱在怀里。 “莲香,我不配你这样对我,我对不起你啊!” “是我没照顾好你,才让你活活的饿死了,我特么的真是混蛋啊!” “当年我要是路过家门口的时候进去看一眼你和孩子,不会让你活活饿死了,我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啊?” “我真是一个混蛋,我真的不配你这样对我啊!” 老修父亲无的激动,一边痛哭流涕的向他的女人道着歉,一边在不停的自责着。 而老修母亲却一脸深情的看着她的男人,好像看不够一样,缓缓的摇了摇头道:“战哥,我真的不怪你,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你是修氏一族的族长,修家寨千号族人都指望着你,你怎么能因为我们母子两个耽搁大事?” 老修母亲越是这样说,老修父亲越是自责,而在这时,老修却面色一凛,把目光投向了另外一个五十多岁年妇女的阴魂。 “你是杨桂芝,修罗的老婆吗?” “接下来我有话要问你,我希望你能够据实回答我!” 听到老修这话,那个叫杨桂芝的女人战战兢兢的把头抬了起来,向着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看了过去。 可以说此时此刻,杨桂芝这女人看着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之时,脸的表情无的复杂。 修罗和修勇按道理来说是她最亲近的人,一个是她的男人,一个是她的儿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当面对着这两个她最亲近的人之时,在杨桂芝的意识之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个念头,而且这个念头竟然越来越强烈。 甚至可以说从她在石磨地狱之受苦之时,这个念头已经形成,在见到了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之后,才会变的更加强烈而已。 而修罗和修勇见杨桂芝向着他们父子两个看来,心有鬼的修罗急忙对着杨桂芝道:“桂枝,看在咱们多年的夫妻情分,看在阿勇是你亲生儿子的份儿,有些话你可不能乱说啊!” “你要是说错了话,我和阿勇得到阴曹地府来陪你,我想你应该不想让我们受苦,不想让我们死吧?” 修罗老货并不知道,人性的恶劣之处在这里,随着他的这话一说出口,杨桂芝的那个念头反而变的越来越强烈了。 在这时,阎罗王陛下那威严无的声音从黑色轿子之传了出来。 “杨桂芝,有本王在这里,你休想说一句谎话,如若你敢对本王有任何欺骗,那本王让你永生永世在十八层地狱之受苦,而且还每天换一个地狱体验。” 没有去过十八层地狱的人,根本不知道十八层地狱有多么残忍和痛苦,所以当阎罗王陛下说出这话之时,杨桂芝直接双膝跪地,对着阎罗王陛下的黑色轿子猛的磕起了头。 “阎王陛下,杨桂芝不敢,请您千万不要再加重惩罚了!” “我一定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绝对不敢说一句谎话!” 杨桂芝一边磕着头,一边给阎罗王陛下做出了保证,而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这时候只感觉世界末日要降临了一般。 一旦杨桂芝说出了当年的事实真相,那老修父子两个和修家寨的族民们会放过他们父子吗? 再加阎罗王陛下已经降临,到时候算是他们父子两个被打死了,恐怕也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之受苦。 虽然还没有体验过十八层地狱,但从杨桂芝的表现,修罗老货又岂能猜不出来,一旦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而在修罗和修勇这父子两个如同两只热锅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之时,老修对着杨桂芝问道:“杨桂芝我问你,当年我们修家寨经历那场暴雨之时,我阿爸他可曾把我阿妈和我托付于你,让你照顾我们母子两个,给我们准备一日三餐和御寒衣服等等?” 老修母亲对这件事并不知情,在她看来是老修父亲忙着救助族人,从而疏忽了他们母子连个。 但这会儿听到老修所说的话,说明当年老修父亲并没有疏忽他们母子两个,这让老修母亲感到更加欣慰,看着她男人的目光又更加柔和了许多。 这时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的四只眼睛死死的盯住了杨桂芝,对于他们两个来说,接下来杨桂芝所说的话,会直接关系到他们两个的生死。 只要是人都不想死,尤其是在得到了仙人的传承,成为了凌驾于凡夫俗子之的绝世强者之后,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更加不想死了! 在阳间他们有太多太多的东西还没有享受,有太多太多的心愿还没有完成,他们又岂能愿意这样死去? 修罗和修勇父子这会儿那叫一个后悔啊! 如果他们父子两个不和老修父亲来争这个族长之位,不贪图修氏一族的祖先留下来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会落得一个这样的下场? 如果他们跑去了外面的花花世界,以他们目前所拥有的实力,恐怕早过了纸醉金迷,荣华富贵的生活了,他们这又是何苦呢? 而在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正无后悔之时,杨桂芝看着他们父子两个的眼神之投射出了两道幽幽寒光。 随后杨桂芝用冰冷无的声音道:“没错,当年族长是把莲香和他儿子托付给了我,我正是因为没有尽到我的责任,让莲香饥寒交迫,活活饿死,才会被秦广王陛下打入了石磨地狱之,一直受苦到现在。” 杨桂芝此言一出,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好像五雷轰顶一样,整个人彻底的崩溃了。 之前跟着修罗修勇父子的那些修家寨的族民们,也好像信念倒塌了一样,一个个双腿发软的坐到了地。 那些支持老修父亲的族民们,立刻怒骂起了杨桂芝这个女人。 而这时老修挥了挥他的胳膊,示意下面的族民们稍安勿躁,在那些族民们禁声之后,老修继续问着道:“我爸是我们修氏一族的族长,他把我妈和我托付给了你,而且还给了你足够的口粮和御寒之物,你为何没有尽到责任?” 面对着老修的质问,杨桂芝表情冷漠,面带着肃杀之色的向着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看了过去。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杨桂芝伸出右手指着修罗这老货道:“是他要求我这样做的!他说修氏一族的族长之位在他们这一脉传承了一千多年,以族长和莲香的感情,如果莲香和他们的儿子一起被饿死的话,那族长肯定也活不下去!” “只要族长一家全部死绝,那以他在修氏一族的地位,以他和族长当时的关系,族长在临死之前,肯定会把修氏一族的传承,全部都交到他的手。” “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一家会成为修氏一族地位最高的一家,我腹刚刚怀不久的儿子,会成为修氏一族下一任的族长。” “为了达到他的这个目的和野心,我昧着良心贪污了族长给我的口粮和衣物,眼睁睁的看着莲香活活的饿死!” “但我们两口子却万万没有想到,在没有任何吃的东西的情况之下,莲香用带血的奶水喂养她的儿子,竟然让他的儿子存活了下来。” 听杨桂芝说到这里,老修双膝跪地,泪流满面的对着他的母亲磕起了头。 “妈,妈妈!” 父母之恩,天高地厚,老修一直对母亲这个词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这十几年来对他父亲怨念不小,但在这一刻,老修认为他错的实在是太过于离谱! 能够有一对这样的父母,他足以今生无悔! 对于他来说,他的父母是这个世界最伟大的一对父母。 其实对这天底下的绝大多数人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