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让我来试试吧!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让我来试试吧!

既然做了修氏一族的族长,修义就毫不客气的行驶起了他族长的权力。 在修义看来,之前死心塌地的跟随着修罗和修勇父子,背叛了老族长的那帮人,是没有资格继续拥有修氏一族的身份的。 这些人存在于修氏一族,相当于修氏一族的毒瘤,他这个修氏一族的新任族长,是绝对不能容许修氏一族有这样的毒瘤存在的! 有鉴于此,当着老修的面,当着修氏一族绝大多数人的面,修义表达出了他的决心,他要把背叛了老族长的这些人全部都逐出修氏一族。 世世代代在修家寨生存,一旦被逐出了修家寨,对这些人来说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计,而且远古八族的传人,这些人多多少少对自己的身份是有些认同感和自豪感的。 所以这会儿面对着修义这个修氏一族的新任族长所说的话之时,那些背叛了老族长的族民们全都态度激烈的发表出了反对意见。【花千骨漫画/】。 “修义,你才多大年龄?你有什么资格把我们逐出修氏一族?” “修义,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权力把我们逐出修氏一族?” “修义,有句话叫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不要逼人太甚了!” “修义,你这样仗势欺人,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这些人因为心中有鬼,所以还没等修义具体的确定要把那些人逐出修氏一族,一个个全都在那里言辞激烈的表达出了反对态度。 而就在这时,修义的父亲修刚,怒火滔天的爆喝了一声。 “你们全都给我闭嘴!” 随着修刚的这话一说出口,那些心中有鬼的族民们暂时止住了声音,把目光投向了修刚。 只见修刚面色冷冽,双目如矩的向着那些族人们一一扫去,只要被修刚的目光扫到,那些人都不敢和修刚对视,一个个全都把头低了下去。 就在这些人的身上扫视了一圈之后,修刚怒斥起了他们。 “你们还有脸在这里说我儿子的不是,请问你们的脸呢?” “作为远古八族的后代,修氏一族的子孙,我们祖先的荣耀,难道你们忘了吗?” “我们的祖先,维护天道公正,守护人族安危,不知道斩杀了多少的妖魔鬼怪,从来都不会向邪恶势力低头!” “而你们呢?仅仅因为修罗和修勇父子的威逼利诱,就背叛了自己的良心,背叛了一个把一生都奉献给了你们的人!” “和你们这样的人同族同宗,是我们修氏一族的族人的耻辱!” 修刚这话一出口,立刻就得到了修氏一族的一众族人们的响应。<> “对,刚叔说的对,和他们同族同宗,是我们的耻辱!” “就应该把他们逐出修氏一族,让他们滚出修家寨!” “把他们逐出修氏一族,让他们滚!” 就这样,在一众修氏一族的族民们的怒吼声之下,之前背叛了老修父亲的那些人一个个全都抱头鼠窜,狼狈无比的离开了比武场。 而且因为修义这个修氏一族的新任族长决定把他们逐出修氏一族的缘故,整个修家寨已经无法容纳他们,估计这些人和他们的家人,会在一个比较短的时间之内,被迫从修家寨迁出,从此之后和修氏一族,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整个过程之中老修一言未发,我们其他人更是没有任何表态,其实包括老修在内,在我们这些人看来,老修父亲并没有选错人,修义这个修氏一族的新任族长,他并没有做错。 对于这种没有原则,没有节操的人,就应该杀伐果断,毫不容情! 接下来整个修家寨的人给老修父亲举行了一个盛大的葬礼,把他的尸体和老修母亲合葬在了一起。 至于修罗和修勇父子,念在他们也算是修氏一族的族人的份儿上,也给他们挖了一个坑,并没有让他们曝尸荒野。 不过对修罗和修勇父子来说,他们两个一个在十八层地狱受罪,一个已经转生为猪,怎样掩埋他们的尸体已经不重要了。 等到老修父亲的后事处理完毕,对我们一帮人来说,就到了通过八枚女娲令来寻找女娲娘娘的娲皇宫的时候了。 如果不是姚家的姚辉和周家的周杰的话,这八枚女娲令在短时间内是很难凑齐的,所以在我看来,我们这帮人在冥冥之中和姚辉周杰这两个人牵扯到了一定的因果。 如果说最终能沟通过这八枚女娲令找到娲皇宫的话,那从娲皇宫之中所获得的东西,我觉的很有必要给姚辉和周杰分一份。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而已,在目前还没有找到娲皇宫,进入娲皇宫之前,我还没必要把我的这个想法和其他人来讨论。<> 这一天上午,在把所有人全部都召集到了老修家的主屋之后,我把八枚女娲令全部都拿了出来。 面对着在场的所有人,我扫视了他们一圈,然后缓缓说道:“根据我祖爷爷所说,只要八枚女娲令集齐,就可以通过女娲令寻找到女娲娘娘的娲皇宫。” “但怎么通过这八枚女娲令来寻找娲皇宫,我祖爷爷却并没有告诉我。” 说到这里,我刻意向着闻人倾城看去,直视着闻人倾城的那张倾国倾城的脸,我直接问着道:“倾城,对女娲令你有了解吗?你知道如何用女娲令寻找到娲皇宫的办法吗?” 面对着我所问出的问题,闻人倾城却摇了摇头。 在我的印象之中,闻人倾城简直就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但这一次,她却表现的无可奈何。 “女娲娘娘是混元大罗境界的超级大能,是妖族的顶级人物,她所做出的安排,别说我了,就算是大妖白泽,恐怕也无法推算。”闻人倾城苦笑着道。 听闻人倾城这样一说,对她我就不抱有任何想法了,我只能把唯一的一丝希望,寄托在了秦楚楚的身上。 小兰陵和老修他们就不用说了,他们的家族仅仅传承了女娲令,对女娲令是一件什么样的东西根本就一无所知。 但秦楚楚所在的秦家,却是天道门三大家族之一,而且秦家的传承和底蕴,在我看来比姚家和周家好像要强一些,所以秦楚楚这个秦家的天命之女,她对女娲令的了解会不会相对来说多一点呢?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我就问着秦楚楚道:“楚楚,你们秦家的人,对这女娲令有了解吗?” 对于我的心思,秦楚楚自然是很清楚,但秦楚楚却摇了摇头道:“这女娲令在我们秦家并不算是什么太重要的东西,不然的话,老祖宗就不会随随便便把女娲令交给我来保管了。” 听到秦楚楚这话,我就很清楚的知道,秦楚楚对女娲令也没有特别的了解,对于如何用女娲令来寻找到娲皇宫,她也没有任何头绪。 这下可该如何是好呢? 明明守着一座宝山,但却无法打开,无法进入,这种滋味是最让人难受的! 就在我正皱着眉头看着八枚女娲令有些发愁之际,秦楚楚笑着道:“既然我们把女娲令给了你,那你不妨试试,把这八枚女娲令全部都滴血认主,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呢?” 听秦楚楚这样一说,我觉的她说的很有道理,但这八枚女娲令的所有权却并不属于我,所以我得征得其他人的同意才行。<> 接下来我就向老修他们一一看去,算是给他们提前打一个招呼。 “姜一,你怎么这么墨迹,快点滴血认主啊!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你跟我们还客气什么?”小兰陵这货催着我道。 “是啊!老大你快一点,你要是不行的话就我来,反正我也是远古八族的传人!”云若风这小子笑呵呵的道。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至于周家的那枚女娲令有秦美美做主,我就毫不客气的咬破了中指,一滴一滴的把我的中指血滴在了七枚女娲令上面。 根据我所了解的情况,自从封神大战之后,除了我们姜家的女娲令之外,其他几家的女娲令全都失去了功效,那怕是用滴血认主的方式,也无法让女娲令认主。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七枚女娲令在远古八族的其他七家之中,只能算是一件家族的传承信物,却并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价值。 而这会儿,当我的中指血一滴一滴的滴在了女娲令上之后,那七枚女娲令却没有任何反应。 我和那七枚女娲令之间,没有产生任何感应! 这说明我不能让这七枚女娲令认主! 既然我不能让这七枚女娲令认主,那就代表着我无法通过女娲令寻找到娲皇宫的下落。 这特么的,叫人情何以堪啊! “看来我是不能让女娲令认主了!” 说出这话之后,看着还在留着鲜血的中指,我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而见我一脸无奈的样子,秦楚楚盯着我放在桌子上的那八枚女娲令看了片刻,然后咬了咬嘴唇道:“让我来试试吧!” 说完这话,秦楚楚毅然咬破了她的中指,把她的中指血一滴一滴的滴在了八枚女娲令上面。 而就在秦楚楚往最后一枚女娲令上面滴了鲜血上去之后,秦楚楚的鲜血很快就被女娲令所吸收,我和秦楚楚两个人,在这一刻竟然同时感应到了八枚女娲令所发生的变化。 这八枚女娲令,竟然需要同时吸收我和秦楚楚的鲜血才能够被认主,才能够被激活,这种方式怎么和混沌金钱认主的方式一样? 难道说,这八枚女娲令,是先天灵宝不成? 就在我和秦楚楚一脸诧异的相顾对视了一眼,心有灵犀的产生了同样的这个想法之时,桌面上的那八枚女娲令,竟然自动漂浮在了半空之中,然后呈一个圆形,高速旋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