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秦楚楚的手段 下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秦楚楚的手段 下

妖族的妖灵和人类的灵魂其实是一样的。 而对于一个人来说,每一世都可以拥有新的肉身,但灵魂却是一个人的根本。 所以彻底控制一个人的方式,莫过于控制了这个人的灵魂。 同样的道理,如果能够控制了一个妖族的妖灵,那就等于彻底控制了这个妖物。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控制了妖灵的一方,一旦发现被控制的妖灵有背叛自己的行为,会在第一时间通过被控制的妖灵,让被控制的妖物生不如死。 翟向荣如果坦白了一切,就等于背叛了控制她妖灵的那人,而一旦那人发动了禁制,加诸在她身上的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痛苦,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所以翟向荣她宁可死,也不会坦白一切。 可让翟向荣有点儿无法想通的是,我这个天机门主有手段让她束手就擒,但秦楚楚这个绝色美女,却为何能一眼就看出她的妖灵被人给下了禁制? 他们妖族的手段和人类的大不相同,除非秦楚楚是妖族大能,才能够一眼就看出她的妖灵被下了禁制,但以翟向荣的眼光来看,秦楚楚明明是一个人类的绝世美女,她根本不可能是妖族。 其实不要说翟向荣了,就连我都感到有些奇怪,秦楚楚她是怎么看出来翟向荣的妖灵被下了禁制的? 在我的印象之中,秦楚楚虽然也算是家学渊源,但对于妖族的手段,她是怎么了解的? 要说曾梦倩这个前世的天帝之女对妖族的手段有一定了解,我可能还不太奇怪,但秦楚楚有这个本事,就让我感到很是惊讶了! 所以这会儿当秦楚楚说出了这话之后,看了一眼翟向荣脸上的表情,我就知道秦楚楚所言非虚,于是我立马就一脸惊奇的问着秦楚楚道:“楚楚,你是怎么看出来她的妖灵被下了禁制的?” 但对于我所提出的这个问题,秦楚楚好像不太愿意回答一样,她并没有做出回应,而是缓步走到了翟向荣的面前。 居高临下的看着翟向荣,眼神之中充满了厌恶,秦楚楚对着翟向荣道:“给你下禁制的那位,所用的手法并不算是太高明,我完全可以在他察觉不到的情况之下,化解了他所下的禁制,但如果我化解了禁制,我希望你能老老实实的坦白一切,不然的话,我让你体验到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在说完这话之后,秦楚楚缓缓伸出了她的右手,放在了翟向荣的头顶百会穴上。 而随着秦楚楚按住了她的百会穴,翟向荣就很明确的感觉到有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通过秦楚楚的手涌入了她的身体之中。 本来在她的身体之中,有另外一股力量锁住了她的妖灵,但在秦楚楚的这股力量涌入了她的身体之后,锁住她的妖灵的那股力量,竟然被秦楚楚的这股力量给封锁住了。 作为两股力量的承受体,翟向荣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这两股力量的强弱,就在秦楚楚的力量封锁住了之前她体内的那股力量之时,翟向荣就很清楚的知道,果然和秦楚楚所说的一样,她确实能够帮她化解禁制。 如此一来,那岂不是说明秦楚楚比给她下禁制的那人还要更加强大? 秦楚楚的手段,比给她下禁制的那人还要更加厉害! 如果她不坦白交代,秦楚楚会和她所说的一样,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 缓缓的抬起了头,向着秦楚楚这个绝色美女看去,翟向荣抱着侥幸心理,她认为像秦楚楚这么美丽的女人不会有太狠的心肠。 所以翟向荣刻意装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对着秦楚楚道:“这位小姐,其实我也是一个可怜人,我所做的事情,全都是被人控制的。” “我很不想害人,但如果我不害人的话,一旦被发动了禁制,我就会生不如死,痛苦不堪!” 要是我没有用天视地听之法监控翟向荣,说不定她这会儿所说的话我会相信一部分,但在亲眼见过她们这帮人的嘴脸,听过她们所说的话之后,对翟向荣这女人所说的话,我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愿意相信。 她要是可怜人的话,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不可怜? 欺骗男人的感情,巧取豪夺人家的财产,还吸干了人家的阳气,这是一个可怜人做的事情? 想至此,我就对着翟向荣厉声喝道:“翟向荣,你要是聪明一点的话,我劝你不要在我和楚楚的面前演戏。” “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已经很清楚了!你要是再不坦白,那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听到我这话,秦楚楚的面色一寒,对着翟向荣轻轻弹了一下她的右手中指。 而随着秦楚楚的手指弹动,一道白色的烟雾从秦楚楚的手指中弹出,瞬间就被翟向荣的身体所吸收。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翟向荣一脸的惊悚,此刻的她,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在她的身体之内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样。 而秦楚楚却一脸寒霜的道:“我刚才说了,你要是不老实坦白,我就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既然你不太相信我说的话,那我就让你先体验一下再说!” 说完这话之后,秦楚楚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看上去无比的优雅,但在翟向荣的眼里,貌美如花的绝世美女秦楚楚,却比恶魔还要可怕万分! 随着秦楚楚打的这个响指声音传进了她的耳中,一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痛苦,从她的妖灵深处,如同核弹爆炸一般,瞬间就爆发了开来。 可以说在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秒的时间之内,这种痛苦就传遍了翟向荣的全身! “啊!” 翟向荣一边发出了痛苦至极的嚎叫声,一边拼命的扭动着她的身体。 在这个过程之中,翟向荣的脑袋变的越来越尖,身体变的越来越细,变的越来越像一条蛇的样子。 妖族在化成人形之后一般很少会现出原形,但翟向荣因为太过于痛苦,连原型都显现了出来,这就可以想象,秦楚楚给翟向荣所造成的痛苦,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而看着秦楚楚对翟向荣施加了诸多手段,我在一旁却浮想联翩。 为什么秦楚楚施加在翟向荣的身上的这一手段,会给我一种似僧相识的感觉呢? 仔细想想,秦楚楚所用的手段,好像和陈婉秋的手段有些想象,而陈婉秋的手段,是巫族一脉后土祖巫传下来的手段。 难道说,秦楚楚和陈婉秋一样,也得到了巫族一脉某个大人物的传承吗? 看着地上扭动着身体的翟向荣,还有一脸冷漠,面寒如霜的秦楚楚,我突然产生了一个这样的想法。 但秦楚楚她可是天命之女,如果她得到了巫族一脉的传承,而且还修炼了巫族一脉的传承的话,那她岂不是会成为被天道所不容之人? 巫族一脉对天道来说就像眼中钉肉中刺一样,天道又岂能容许秦楚楚这个天命之女和巫族一脉牵扯上关系? 一旦被天道所发现,那秦楚楚岂有活路? 想到这里,我立刻就一脸凝重的问着秦楚楚道:“楚楚,你是用什么方式化解了翟向荣妖灵中的禁制的?” “你刚才用来对付翟向荣的手段,我怎么越看越像巫族一脉的手段?” 这房间之内被我布下了封天锁地大阵,而且跟秦楚楚说话之时,我还用的是传音入耳之法,所以我根本就不担心会被外人知道。 而秦楚楚在听到我的话之后,暂时放过了在地上打着滚的翟向荣,缓缓的转过了身子,表情复杂的把目光投向了我。 “姜一,你说的确实没有错,我用的就是巫族一脉的手段!” “当年巫妖大劫,巫族一脉和妖族一脉是水火不容的仇敌,所以巫族一脉和妖族一脉,都对双方的手段有所研究。” “我得到了巫族一脉玄冥祖巫的玄冥真经,用玄冥祖巫的手段来化解妖族禁制,那是再也简单不过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