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捉妖 中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捉妖 中

巫妖两族为生死仇敌,所以双方之间都把对方给研究透了。 所谓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就像当初的芊墨轻而易举的化解了黎月的蛊术一样,秦楚楚所用的手段,是巫族一脉的顶级人物玄冥祖巫的手段,而用玄冥祖巫的手段来对付翟向荣这个普通妖族,可以说是杀鸡用了宰牛刀。 已经体验过一次之前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翟向荣对秦楚楚怕的要死,在翟向荣的眼里,秦楚楚这个绝世美女,却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人! 所以这会儿当秦楚楚面色一寒向她看去之时,翟向荣不敢有半点犹豫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连声答应了我。 接下来翟向荣就老老实实的前面带路,我们三个人进入了电梯之中。 等到我们到酒店大堂之时,苏天他们一帮人已经在大堂等候了,就连蛋蛋这小家伙,也抱着啸月天狼跟着苏天他们一起来了金辉酒店。 “爸爸,楚楚妈妈,我好想你们啊!” 一看到我和秦楚楚,蛋蛋这家伙就小跑着扑了上来,一点没有上古神兽的样子,完全和一个小孩子一样。 我轻轻的在蛋蛋这小家伙的脑袋上抚摸了两把,吉娃娃一样大小的啸月天狼,却瞪着它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了离我身边不远的翟向荣。 “蛋蛋,楚楚妈妈也好想你,明天我一定会带你去大吃一顿!” 就在我轻轻的在蛋蛋的头上抚摸了几把之后,秦楚楚却散发出了浓浓的母性光辉,蹲下了身子,一脸慈爱的看着蛋蛋,一把将他搂进了怀里。 蛋蛋这小家伙对陈婉秋和秦楚楚都很依恋,把她们两个全都当成了它的母亲一样,这会儿被秦楚楚抱住,蛋蛋也表现的很享受这种感觉一样。 “楚楚妈妈,为什么我发现你和以前有点儿不一样了呢?” “以前我抱着你之时,没有现在的这种感觉,但现在的你,为什么给了我一种和婉秋妈妈,还有我爸爸类似的感觉呢?” 蛋蛋毕竟是一个小孩子的心智,他有什么想法都会在第一时间说出来。 而就在蛋蛋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在问着秦楚楚,说出了这番话之时,我和秦楚楚全都神情一愣。 “蛋蛋,你说什么?你说你在我的身上找到了和你婉秋妈妈一样的感觉?” 作为竞争对手,陈婉秋是秦楚楚最在乎的一个人,所以这会儿当听到蛋蛋说在她的身上有一种和陈婉秋一样的感觉之时,秦楚楚就忍不住的问了起来。 秦楚楚很难想通,为什么蛋蛋在陈婉秋的身上,会找到和她一样的感觉呢? 而且按照蛋蛋所说,这种感觉在陈婉秋的身上以前早就有了,在她的身上却是现在才感觉到的。 难道说,这和她修炼了玄冥真经有关? 莫名其妙的,秦楚楚产生了一个这样的想法。 这时蛋蛋重重的点了点头,在看了我一眼之后道:“没错,楚楚妈妈,在我爸爸的身上有一种味道,是我特别喜欢的。” “前段时间,婉秋妈妈的身上也有了那种味道,不过婉秋妈妈身上的味道,没有我爸爸的浓,所以我最喜欢的,还是我爸爸!” “而在你的身上,我刚刚才发现,突然也有了这种味道。” “楚楚妈妈,你是不是做了我爸爸的女人,身上才会有我爸爸的味道啊?” 蛋蛋这话一出口,苏天他们这帮人就用怪怪的眼神看着我和秦楚楚,好像认为我和秦楚楚之间看恐怕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一样。 但我和秦楚楚这时候却被蛋蛋的话给震惊到了,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在意众人的目光。 我很清楚的知道,陈婉秋修炼了后土祖巫的功法,秦楚楚也修炼了玄冥祖巫的功法,蛋蛋之所以能够在她们两个的身上感受到让它很喜欢的味道,恐怕十有八九是因为她们两个修炼了巫族一脉的功法的缘故。 但我呢?蛋蛋对我一直如此的依恋,最喜欢我身上的味道,难道仅仅是因为它是用我的鲜血孕育出来的缘故吗? 以前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但这会儿的我,却产生了另外的一个想法! 秦楚楚和陈婉秋都和巫族一脉有关,难道我,也和巫族一脉有关,才让蛋蛋对我身上的味道如此的迷恋吗? 仔细想想,我和巫族一脉之间的关系,真的很不一般! 比如大魔王蚩尤的万古不灭金身,就是巫族功法所修炼出来的金身,但这金身,现在却融入了我的身体。 这是不是能够说明什么呢? 可我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如果我和巫族一脉的牵扯太多,天道能够容下我吗? 秦楚楚这陈婉秋,这两个和我关系密切的女人,全都和巫族一脉有了牵扯,这是不是在冥冥之中所注定的呢? 想到这里,我简直不敢往下想了! 秦楚楚同样也联想到了许多,在和我相顾对视着的同时,用传音入耳之法问着我道:“姜一,是不是陈婉秋也修炼了巫族的功法?” “你和巫族一脉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牵连?” 既然秦楚楚这样问,我也没打算隐瞒她,但我和巫族之间的牵连,除了万古不灭金身之外我实在是想不到别的。 于是我对着秦楚楚道:“楚楚,婉秋她无意之中得到了后土祖巫的修炼之法,她这半年以来,一直在修炼后土祖巫的功法。” “至于我和巫族一脉之间,除了大魔王蚩尤的万古不灭金身融入了我的身体之外,应该没有别的牵连啊!” 秦楚楚一直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在我的话说完之后,秦楚楚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后土,她竟然得到了后土的功法传承!” 在小声的自言自语着,对于我和巫族一脉的之间的关系,秦楚楚却好像并不在意。 她和陈婉秋是竞争对手,但玄冥和后土是巫族十二祖巫之中仅有的两名女性祖巫,所以秦楚楚对陈婉秋得到了后土祖巫的传承感到很是意外,很难用语言来表达她此刻的心情。 而就在这时,蛋蛋怀里抱着的啸月天狼却像一个小狗一样发出了狗叫的声音。 “汪!汪!汪!” 发出这狗叫声之时,啸月天狼竟然呲牙咧嘴的,它那一口尖锐的牙齿,直指翟向荣所站立的方向。 翟向荣本来没有把蛋蛋和啸月天狼当回事,但这会儿当啸月天狼发出了狗叫声之时,突然感受到了啸月天狼身上的血脉威压,让翟向荣双腿发软,连站都站不稳了。 翟向荣是迷蛇一族的妖物,只能算是一个普通妖物,而啸月天狼一族,可是妖族之中的上等妖族。 更何况啸月天狼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时间比她要久,实力等级比她还要高,在面对着啸月天狼之时,翟向荣又岂能承受? 最关键的一点,啸月天狼虽然发出的是狗叫声,翟向荣却通过妖族语言听懂了它这狗叫声所表达的意思。 因为我和秦楚楚被蛋蛋的话给震惊到了,所以注意力就没有集中在啸月天狼的身上,在没有启动功德之气的情况之下,啸月天狼所发出的狗叫声我是听不懂的。 不过有蛋蛋在,我倒是不难知道啸月天狼它想干什么? “蛋蛋,小月月它想干什么?”我问着蛋蛋道。 蛋蛋用它的小手在啸月天狼的脑袋上狠狠的拍了两下,然后道:“爸爸,小月月说那个女的是个低等妖族,能不能把这个低等妖族给它吃了?” “小月月已经好久没有吃过血食了,这种低等妖族,对它来说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说这话之时蛋蛋用手指指着翟向荣,把个翟向荣给吓了个半死,好在这半夜三点钟酒店大堂并没有其他客人,就连前台的服务员也就那么两三个,而且还距离我们比较远,听不到蛋蛋所说的话。 不然的话,要是听到蛋蛋所说,一个吉娃娃大的小狗,竟然要吃掉一个大美女的话,估计他们会认为蛋蛋是一个神经有问题的小朋友。 “饶命啊!姜门主,请您一定要保护我,千万不要让那个小狗把我给吃了!” 虽然翟向荣对啸月天狼是一个什么妖族并不了解,但仅凭着啸月天狼身上的那股血脉威压,翟向荣就很清楚的知道,小月月绝对有吃掉它的能力。 蛋蛋这小家伙能把啸月天狼抱在怀里,而且还随随便便的就往啸月天狼的脑袋上拍巴掌,说明蛋蛋更不简单。 而蛋蛋却管我叫爸爸,在我的面前表现的像个小孩子一样,这让翟向荣对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简直就无法想象了! 考虑到这些之后,翟向荣的双腿一软,又打算跪在地上向我求饶。 在酒店大堂让翟向荣跪下来,这影响会很不好,所以我一把拉住了翟向荣。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小月月吃掉你的!” “带我们去澳星大厦吧!你要是能帮我们捉住那些妖物,或许我会给你留一线生机!” “但如果你敢有什么别的想法,被小月月吞噬吃掉,恐怕将会是你最好的下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