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河图洛书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河图洛书

人是万物之灵,是天道所选定的永恒主角,所以人形是三界六道亿万种族之中最完美的形态。 无论是妖魔还是鬼怪,一旦修炼到了一定的级别,最终一定会化形为人。 比如鬼,在达到鬼中至尊级别之后,就会看上去和人一般无二。 妖族则需要经历九九天劫,才能够化形成人,变的和人没有任何区别。 但即便是化形为人了,属于他们的一些特征却是很难改变的。 比如鬼中至尊他毕竟是鬼,只要是鬼就是阴气凝聚而成的鬼体,和人总归是有一定的区别的。 妖族化形成的人,虽然比鬼中至尊要更加像人一些,但妖族的身上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属于自己本体的气息,还是难免会被察觉到的。 尤其是像我这种感应能力超强的人,想分辨出一个人是妖族还是人类,并不算是什么难事。 只要我把功德之气聚于鼻子,就能够闻到每一个妖族身上独有的味道。 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妖族联盟的这名太上长老之时,我却丝毫都闻不到他身上的妖族气息。 难道说,是因为妖族联盟的这名太上长老,他的实力级别已经无限接近于大妖级别的缘故吗? 但在当年的封神大战之时,轩辕三妖的级别同样也是无限接近于大妖级别,轩辕三妖中的玉石琵琶精,还不是被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给识破了她的妖族身份?用三昧真火烧的她现了原形! 按道理来说我的功德之气不比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当年的相气差,为什么我却在妖族联盟的太上长老身上,感受不到任何他的妖族气息呢? 这特么的真是一件让人很奇怪的事情! 至于为什么妖族联盟的这位太上长老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就不想去多想了。 按道理来说我和妖族联盟的这位太上长老是没有任何交集的,这可能是我的错觉吧! 就在我抬着头仰视着半空之中的太上长老,正在胡思乱想着之时,妖盟的太上长老,竟然说他早就想找我的麻烦了,这就让我感到很奇怪了! 我和妖盟之间没有任何交集,就算是最近我抓住了妖盟的六大长老,除掉了不少妖盟的据点,用炼妖壶炼化了不少妖盟的妖物,但这所有的一切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是不可能让妖盟的太上长老知道的啊! 在这种情况之下,妖盟的太上长老他为什么要找我的麻烦呢? 感到很是奇怪,我就问起了原因。 只见我用手中的弑神枪对着半空中一指,问着道:“妖盟太上长老,你为何要找我的麻烦?” “难不成,你和我之间有什么过节?” 妖盟太上长老在虚空之中垂手而立,面色不喜不悲,不争不怒,但却隐隐约约的有一种气势,给我们一方的众人造成了莫大的压力。 毕竟我们一方的这些人实力级别最高的也才天阶七品,在面对着妖盟太上长老这种顶级人物之时,相对来说还是弱了一点。 目光之中带着不屑之色,从我们一方的众人身上扫过,妖盟太上长老,看着我们一方的这些人之时,简直就好像看着一群蝼蚁一般。 不过妖盟太上长老好像并没有打算给我做出解释,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之声。 “哼!” 在发出这声冷哼之后,妖盟太上长老面色一寒,厉声说道:“如果你知道了我的真正身份,那就应该知道,我和你之间有什么过节了!” “但我的真正身份,还是等你变成了鬼之后再知道比较好!” 听妖盟的太上长老这样一说,他还真和我之间牵扯到了什么因果,那他除了妖盟的太上长老之外,还有什么身份呢? 他在言语之间如此的自信,是凭着什么呢? 仅仅无限接近大妖级别的实力,就能够置我于死地吗? 当初的梵天鬼帝是九品鬼中至尊,他连地阶一品的我都奈何不了,现在我的实力级别达到了天阶七品,妖盟的这位太上长老他能奈我何? 而就在我抬着头冷眼看着妖盟的太上长老,正想出言嘲讽他一番之时,郑海冰作为我的徒弟,见妖盟的太上长老在言语间不把我放在眼里,他的小暴脾气就忍耐不住了。 “想让我师父变成鬼,我先把你变成了鬼再说!” 说话之间,郑海冰已经祭出了他的水火峰,只见一边是熊熊烈火,一边是寒冷冰霜的水火峰,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向着妖盟的太上长老碾压了过去。 但妖盟的太上长老却面不更色,甚至可以说他脸上的不屑之色更加浓重了许多。 “米粒之珠,也放毫光,赤精子的水火峰,对我来说又能算什么?” 妖盟太上长老一脸不屑的说出了这番话,而就在他说出这番话的同时,在他的头顶之上,竟然突然产生了一个阴阳五行八卦图案,随着一阴一阳的阴阳鱼缓慢的旋转了起来,一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力量,瞬间就笼罩住了妖盟太上长老的身体。 被这股力量笼罩之后,郑海冰的水火峰就被阻止在了这股力量之外,连一寸一毫都无法移动。 而见此情形,郑海冰被气的怒不可遏,把他压箱底的法宝也亮了出来。 “我就不相信,我还收拾不了你!” 说话之间,郑海冰用他的生死镜对着妖盟的太上长老照了过去。 郑海冰的生死镜和赤精子的阴阳镜是一个道理的,只要被生死镜照到,无论是人还是妖,三魂七魄都会被吸入到生死镜之中。 但郑海冰用代表着死亡的一面往妖盟太上长老照去,妖盟太上长老却又发出了一声冷哼。 “别说你这仿制的阴阳镜了,就算是赤精子的阴阳镜对我来说都起不到任何用处的!” “把你们的法宝全都亮出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奈我何?” 听到妖盟太上长老说出这番话,面对着他那一脸不屑的眼神之时,我们这边的一帮人全部都炸了。 这特么的简直太嚣张了,简直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小兰陵和郑海冰是前世的兄弟,而且小兰陵是一个火爆脾气,所以小兰陵第一个就把他的法宝祭了出去。 “老子倒要看看,你吹的牛逼能有多响?” 说话之间,小兰陵直接祭出了他的落魂钟,一道紫色的光芒就向着妖盟太上长老照了过去。 但让小兰陵很是郁闷的是,这道无往不利的紫色光芒这一次竟然没有起到作用,被妖盟太上长老身体周围的那股无形无相的力量给抵挡住了。 “广成子的落魂钟,只能算是一件还算差强人意的后天法宝,但这玩意儿对我来说是没有用的!” 见妖盟太上长老面带讥笑的说出了这话,小兰陵在一怒之下把他的平天印祭了出来。 “看我的番天印,砸死你这个老狗!” 通常状况之下,小兰陵都会把他的平天印称作番天印,以起到迷惑人和吓唬人的作用。 但妖盟的这位太上长老,却一眼就识破了小兰陵的平天印是冒牌货。 仍然被那股无形无相的力量挡住了之后,看着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平天印,妖盟太上长老冷笑着道:“你这要真是广成子的番天印,那或许会多多少少给我造成一点压力。” “但你这个仿制品,和真正的番天印差的太远太远,对我来说又能起到什么用处?” 被妖盟太上长老戳穿了他的假番天印,让小兰陵很是尴尬,因为除了我之外,小兰陵并没有告诉其他人,他的平天印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番天印。 但这会儿的我们一方,已经没有人去在乎小兰陵的平天印究竟是不是番天印了。 “妖盟老狗,吃我一镖!” 爆喝了一声的同时,老修祭出了他的火龙标,就看见一道火红的光芒向着妖盟太上长老而去。 几乎在这同时,邓婵玉发出了她的五光石,云若风祭出了他的捆仙索,宋昊芮用他的五火七禽扇对着妖盟太上长老扇了过去。 “妖盟老狗,看打!” “妖盟老狗,你云爷爷的捆仙索就不信捆不住你!” “妖盟老狗,吃我一扇!” 但这几个厉声怒骂着各自祭出了自己的法宝,妖盟太上长老却如同万年盘根老树一般,来了一个我自岿然不动,任你风吹雨打,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妖族护卫队的那些妖物们,还有之前跑去搬救兵的虎统领,见妖盟太上长老大发神威,竟然抵挡住了我们这边一大半人的法宝和武器,一个个全都跪在了地上,对着妖盟太上长老顶礼膜拜了起来。 “太上长老威武!” “太上长老霸气!” “太上长老神功盖世,法力无边!” 而就在这些妖物们大声喊着口号,在那里竭力表达着他们对妖盟太上长老的崇拜之时,闻人倾城的眉头一皱,轻轻在地上顿了顿足,随后她的身体就腾空而起,漂浮在了虚空之中。 秦楚楚见此情形,同样也轻轻一顿足,腾空而起漂浮在了虚空之中。 苏天和曾梦倩,老修和宋昊芮,他们全都达到了天阶七品,能够脚踏虚空,这会儿见秦楚楚和闻人倾城凌空飞了起来,他们四个同样也脚踏虚空而起,漂浮在半空之中,和妖盟太上长老在虚空之中两两相对。 看着妖盟太上长老头顶处那缓慢旋转着的阴阳鱼,还有八卦五行以及纵横交错的各种图案,闻人倾城突然问着秦楚楚道:“楚楚,你知道太上长老头顶的那件法宝是什么法宝吗?” 秦楚楚闻言冷哼了一声道:“当年妖族一脉之所以气运滔天,就是因为妖族的两位大能者一出生就拥有着两件极品先天灵宝。” “这两件极品先天灵宝,一件是东皇太一的混沌钟,而另一件,就是妖族天帝帝俊的河图洛书!” “他头顶的那件法宝,就是妖族的镇族至宝河图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