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地下密室 - 天命神相

第一百五十八章 地下密室

当然,我说我从她的面相上能看出她父母都活着,她被杨瑞斌两口子给忽悠了,女杀手肯定是不会相信的。 毕竟她从小就被杨瑞斌两口子给洗脑了,我仅仅凭着几句话是很难让她相信的! 而且在我说她父母还健在,她被杨瑞斌两口子给忽悠了之时。她还一脸鄙视的看着我,说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就我这智商想忽悠她,不如到小学五年级再去复读几年再来! 我当时就被这女杀手给打败了,我心想看来她这智商也就只能在小学五年级这个年龄段混了。 随后我就问这个女杀手有关精神病院的情况,问杨瑞斌和精神病院的院长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 结果女杀手却从此之后就沉默不语。死活都不肯搭理我了! 不过虽然女杀手死活都不承认,但我这会儿已经能够肯定,这个女杀手她就是杨瑞斌派来杀我的,这说明我猜的没错,李院长和杨瑞斌之间肯定有关联。 而且他们肯定做下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生怕被我给查出什么来! 当天晚上,女杀手就被关在了市局的拘留所里。 而在第二天一大早,接到了警方通知的杨瑞斌,匆匆忙忙的就赶来了市局。 杨瑞斌一脸惶恐的向张局做着解释。说女杀手是他的养女,作为一个当地着名的企业家,他因为忙于工作和慈善事业,平时忽略了对家人的教育,从而导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輸入網址:ёǐ.觀看醉心张節 她养女所做出的事情让他感到很震惊,也感到很心痛,但让他唯一感到有点儿欣慰的是,好在没有造成什么人员伤亡。 说到这里,杨瑞斌就试探着问张局,说既然他养女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那能不能从轻处罚?只要他养女不用坐牢,无论是交多少保释金或者罚款,他都不会在乎。 张局说他养女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杀人未遂罪,这是要走法律程序的。怎么可能会让他保释?或者交点儿罚款就能了结的! 而且张局还语气很严厉的问杨瑞斌,说他养女的行为是不是他在背后指使?并且告诉了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 杨瑞斌自然是死不承认。他说他养女的性格有些古怪,平时只要看那个人不顺眼就想打他一顿,没想到这次竟然闹到用枪杀人的地步了! 至于她养女从那里搞来的枪,杨瑞斌表示他实在是不清楚,他只能说现在网络太发达了,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 而作为他的养女,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就这样,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之下,张局拿杨瑞斌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让他在做了一个笔录之后让他离开了市局。 而在当天上午,我们六个人又一次拿着水和食物去了精神病院,除了帮助那些生活不能自理的精神病人吃东西喝水之外,我又把整个精神病院仔细的搜查了一遍,想找出一些线索来。 不过让我很失望的是。我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于是我就在想,既然白天找不到线索,那晚上会不会有什么发现呢?毕竟晚上的阴气比较重,如果精神病院里真的有鬼,他们在晚上出来活动的几率比白天要大很多吧? 而且既然那个女杀手和杨瑞斌有关,不如把她也带上,看看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想到这里,我们六个人就先返回了酒店。 下午六点钟左右,我们几个人先美美的大吃了一顿,然后让张局派车送我们再去精神病院。 而且在我的刻意交代之下,那个刺杀我的女杀手也和我们一起去了精神病院。 等我们一行人到达精神病院的时候,天色已经漆黑一片,不过精神病院的灯却一直亮着,还有不少的精神病人在追逐打闹着,大喊大叫着。 连续熬了好几天,包围着精神病院的那些荷枪实弹的士兵们看上去已经很疲倦了,但在这件案子在没有解决之前,他们这帮人是不能离开半步的。 因为里面的神经病人一旦集体发狂,就需要他们来阻止! 就在通过这帮士兵们设置的路障之时,我突然间产生了一个想法,而在产生了这个想法之后,连我自己都被吓到了! 因为我突然想到,如果发狂的不是精神病院里面的那些疯子,而是这些荷枪实弹的士兵,那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突然想到的这一点,让我瞬间就感到压力山大! 如果真的和我想的一样,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我必须得尽快找到线索! 在进入精神病院之前,我用张局给我准备的牛眼泪和柳树叶帮武顺他们几个都开了眼,让他们都能看到鬼。 就连那个女杀手我也没有放过,我故意让貅爷把涂抹了牛眼泪的柳树叶贴在了她的上眼皮上。 随后我就全面启动了相气,我们六个人加上女杀手,又一次进入了精神病院。 这一次进入精神病院之后,我探查的比上午来的时候更加仔细,只要精神病院内的任何地方,就连一草一木我没有放过。 终于,在我探查到院长的办公室的时候,我发现这里的阴气比其他地方要重一些。 之前来的两次,院长办公室我也来过,但那时候因为是白天,而且院长办公室的房门一直都是锁着的,所以我就没有探查出什么结果。 但这一次我却在院长办公室内很明显的感应到了一股阴气。 虽然院长办公室的门是反锁着的,但对我们几个来说锁与不锁能有什么区别? 在小兰陵几脚下去之后,院长办公室的房门就已经被踹开了。 进入了办公室,打开了办公室里面的灯,我不得不说这个李院长还真是一个很有品味的人。 整个办公室装修的非常豪华,鳄鱼皮沙发,红木家具,都是价值不菲的物件,就连他办公桌上放的那些工艺品,也都非常的有格调。 当然,我这会儿没功夫去欣赏李院长办公桌上的那些工艺品,我在忙着找我感应到的那股阴气。 但让我有点儿奇怪的是,这会儿我却感觉不到那股阴气了! 刚才我明明感应到有一股阴气在院长办公室的,而且根据我的判断,那股阴气就在办公室内的书柜位置。 于是我干脆就让小兰陵和武顺把那个书柜挪开,可在他们两个把书柜挪开之后,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在书柜的背后除了一堵白墙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就让我感到有点儿想不明白了,刚才我明明感应到了一股阴气的! 这会儿那股阴气去了那里呢? 就在我正皱着眉头沉思着之时,武顺这家伙乱看院长办公桌上的那些工艺品,他想把一个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成的蟾蜍拿起来看,结果这个蟾蜍却被固定在了办公桌上。 在拿不起来的情况下,他随手就把那个蟾蜍顺时针拧了一把,就听见轰隆隆的声音响起,书柜后的那堵白墙突然从左右两边分开,一条通往地下的通道出现在了我们几个人的眼前。 虽然通道深不见底,一片漆黑,而且非常狭窄,最多只能让两个人并排走,但我们却没有任何犹豫的走进了通道。 通道先是往下走的,但在往下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就又开始和地面处在了同一条平行线上。 我和苏天走在最前面,貅爷和武顺走在后面,郑海冰和女杀手还有小兰陵三个人走在中间。 一路上我们用手机上的手电筒照着路,也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给我的感觉走了至少有一公里远,最终才进入了一个地下密室。 这个地下密室的面积不小,给我的感觉这里就相当于一个小型医院和火葬场,因为医院的手术室和火葬场的焚化炉,竟然在这里全部都有。 不过这会儿在这个地下密室里面并没有人。 但没有人,却并不代表着没有鬼。 而此时此刻,一个面色发青的中年男子就站在手术室的门口这人的上半身没穿衣服,但他身上五脏六腑的位置,全都被掏了一个大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