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威胁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威胁

从理论上来,能够称的上是我的女人的,应该有两个。 因为这两个女人,都和我有过肌肤之亲。 而这两个女人,一个是秦楚楚,一个是陈婉秋。 秦楚楚这会儿就在离我不远的半空之中,冷眼看着帝言老货,她并没有去追杀那些镇守岛屿的妖族。 好像对秦楚楚来,她根本就不屑去杀死那些普通妖族一样。 秦楚楚虽然和我有过肌肤之亲,但准确来秦楚楚还不算是我的女人,名正言顺算我的女人的,只有陈婉秋一个。 但陈婉秋已经失踪了有差不多一个多月了,难道帝言这老货所的,是陈婉秋吗? 陈婉秋之所以会失踪,是因为她落在了帝家的手中? 帝言老货见大势已去,就用陈婉秋来威胁我? 如果陈婉秋她没有落在帝家的手中,帝言老货是不会想到用陈婉秋来威胁我的。 一念至此,我心乱如麻,但我却连万分之一的风险都不敢冒。 “你们全都住手!” 随着我喊出了这一声,兰陵他们全都停住了手。 但停住手和没停住其实区别已经不大,镇守这座岛屿的妖族护卫队,已经全部都被诛杀殆尽了。 对于兰陵他们而言,剩下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找到研究生物病毒的实验室,彻底破坏掉妖族联盟的计划。 不过帝言老货让我们一方住手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他手下的妖族,就算是那些妖族死光了,对他来却不算什么。 这会儿见兰陵他们全都停住了手,帝言老货就收起了他的河图洛书。 闻人倾城和苏曾梦倩的三件先灵宝,本身就以防御见长,并不善于进攻,所以这会儿帝言老货收起了河图洛书,他们也把自己的先灵宝收了起来。 而见此情形,我就问起了帝言老货具体的情况。 “帝长老,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话间我把弑神枪亮了出来,一脸杀意的盯着帝言老货,如果帝家真的抓了我的女人,或者我的女人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那我一定不会放过帝言老货,我要跟他拼个你死我活! 而面对着杀气腾腾的我,帝言老货却表现出了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姓姜的,难道你听不懂我话里的意思吗?” “除了运之女陈婉秋之外,你还有别的女人吗?” 到这里之时,帝言老货还刻意向秦楚楚看了一眼,眼神之中带着明显的嘲讽之色。 秦楚楚面色一寒,脸上隐隐约约的竟然浮现出了一抹杀机。 我这会儿已经有点儿六神无主了,我简直无法想象,如果陈婉秋落在了帝家的手中,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陈婉秋她修炼了后土祖巫的功法,她是怎么会落入帝家的手中的呢? 芊墨是九头雉鸡精,是轩辕三妖之一,恐怕十有八九是因为芊墨这女人,才让陈婉秋陷入险境的! “婉秋,她是怎么落入你们帝家手中的?” 虽然已经猜到了原因,但我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而帝言这老货却微微一笑,然后道:“姓姜的,你们机一脉不是最擅长推演机吗?明明知道芊墨是轩辕三妖之一,你们为什么要让芊墨来保护陈婉秋这个运之女呢?” 果然,和我想的一模一样,但我还是有些无法想通,于是我问着帝言道:“芊墨她不是被下了禁制吗?为什么她的禁制突然失灵了?” 面对着一脸疑问的我,帝言老货看上去有点儿得意的道:“芊墨身上的禁制和女娲娘娘的炼妖壶有关,但炼妖壶被女娲娘娘一分为八,化成了女娲令赐给了你们远古八族,所以女娲令的威能和炼妖壶就无法相提并论了!” “而我们帝氏一族的河图洛书,本身就是和女娲娘娘的炼妖壶一个级别的先至宝,我用河图洛书去化解炼妖壶的禁制,难道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吗?”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不要九头雉鸡精的禁制了,就算是玉石琵琶精的禁制,同样也被我给化解了!” 帝言这样一,我立刻就想了起来,之前刚刚让女娲令认主的时候,我还能够通过女娲令感应到一个妖灵的存在,但自从女娲令合成了炼妖壶之后,我反而感应不到那个妖灵的存在了。 原来并不是因为女娲令合成了炼妖壶的缘故,而是因为帝言这老货化解了玉石琵琶精的禁制。 这样看来,恐怕帝言老货并没有假话,陈婉秋还真是落到了帝家的手中。 一念至此,我因为太过于紧张,几乎是用颤抖的声音对着帝言老货道:“帝言,你们帝家想怎么样?你们把婉秋怎么了?” “如果婉秋少了一根头发,我可以对发誓,绝对不会让你们帝氏一族有一个活口留下来!” 出这话之时,我目呲俱裂,但帝言这老货却丝毫都不以为然。 只见帝言老货撇了撇嘴道:“我们帝氏一族有河图洛书这件先至宝镇压气运,连道都青睐我们帝氏一族,让我们帝氏一族的帝成了命之子。” “你凭什么让我们帝氏一族灭族?” “陈婉秋是运之女,她如果嫁给了我们帝氏一族的命之子,做了帝的女人,那帝一定会气运大涨,诛杀掉你们其他的命之人,成为最终的救世之主!” 到这里,帝言老货看上去很是得意的道:“姓姜的,你知道这一次灭世大劫的救世之主代表着什么意义吗?” “在我看来,所谓的救世之主是拯救这个世界,却并不代表着拯救你们人族!” “你们人族要是再发展下去,必定会引起道的猜忌,所以你们人族的气数已尽,道才会降下灭世大劫的!” “哈哈哈” 帝言老货一边着,一边发出了狂笑之声,但我这会儿却心乱如麻,尤其是当听到帝言老货所,帝氏一族对陈婉秋这个运之女也有所觊觎之时,我只恨不得把整个帝氏一族的人全部都杀个一干二净。 陈婉秋是我的女人,我绝不容许她被另外的男人亵渎! 那怕是对我的女人有觊觎之心都不行! “帝言,我会杀了你!我会灭了你们帝家!” 出这话之时,我的双目赤红,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打算择人而噬的野兽一样。 此时此刻,在我的意识之中只剩下了一个字,杀! 但帝言这老货仅仅了一番话,就让我的滔杀气,瞬间消弭于无形。 “姓姜的,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 “从那里来的,就给我滚回那里去!” “你的女人现在我们帝家,我们帝家对她是尊敬有家,没有慢待半分!” “但如果你敢坏了我的事情,我就无法保证,我们帝家会对你的女人做些什么!” “以我们帝氏一族传承了几十万年的手段,要想让你的女人变成帝的女人,并不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 帝这老货威胁起了我,但面对着他的威胁之时,我却无可奈何。 很显然,帝这老货用陈婉秋来胁迫我们离开,不想让我们破坏他研究出生物病毒,毁灭人族的计划。 但陈婉秋被帝家所俘,落在了帝家的手中,我能够拒绝帝言这老货的条件吗? 我能够用陈婉秋的生死,或者陈婉秋的安全,甚至陈婉秋的清白来冒这个险吗? 一旦我拒绝了帝言老货,那我简直无法想象,陈婉秋她会遭遇什么? 可是,如果我答应了帝言老货,让生物病毒继续研究下去的话,那岂不是迟早都会给人族带来巨大的灾难? 这叫我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