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玄冥金身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玄冥金身

人族修炼者只有修炼到了大罗境界,才能够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成就大罗金身之体,享受那无穷无尽的寿命。 而对于巫族一脉来说,只有达到大巫境界,才能够修炼成万古不灭金身。 人族乃是万物之灵,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无论是妖族还是巫族的功法,人族是都可以修炼的。 但如果人族修炼了巫族功法,一旦突破到大巫境界之后,就会脱胎换骨,成为一名为天道所不容的巫族。 当年的大魔王蚩尤,他正是因为修炼到了大巫境界,成就了万古不灭金身,才会为天道所不容,成了全天下的敌人。 刚才秦楚楚凝练出了金身,而且她的金身看上去和大魔王蚩尤的万古不灭金身特别的像,但秦楚楚却并没有为天道所不容,甚至天道连天罚雷劫都没有降下来。 这就说明秦楚楚她目前并没有达到大巫境界,她所凝练出来的金身,也并不是万古不灭金身。 本来我以为秦楚楚所凝练出来的金身看上去金光四射,无比耀眼,是因为天降功德的缘故,就连秦楚楚这个天选之人修炼巫族功法都没有被天道察觉,恐怕和秦楚楚所得到的功德有关。 但此时此刻,在听到秦楚楚连续两次提到了后土金身之后,我却有了另外的想法。 在我看来,秦楚楚之所以没有被天道察觉,可能和天降功德有关,另外和她修炼的功法也有很大的关系。 陈婉秋能够修炼出后土金身的话,那秦楚楚之前所凝练出来的,是不是玄冥金身呢? 如果秦楚楚能够证明她所凝练出来的就是玄冥金身的话,那她所说的话,我认为可信度就要强了许多了。 一念至此,我就直接问着秦楚楚道:“楚楚,既然你说婉秋她能够动用后土金身,那是否你也能够动用玄冥金身呢?” “你刚才所凝练出来的金身,就是玄冥祖巫传下来的玄冥金身呢?” 听到我这话,见我的眼神里还是对她充满着怀疑,秦楚楚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但秦楚楚却并没有否认,而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姜一,你说的没错,陈婉秋她得到了后土祖巫的修炼之法,所以她能够修炼出后土金身,我得到了玄冥祖巫的传承,我当然能够修炼出玄冥祖巫独创的玄冥金身。” “你要知道,巫族一脉达到大巫境界之时,都会练成万古不灭金身,但巫族的十二祖巫却和普通巫族不同,他们都有着自己的独创的金身修炼之法的。” “和万古不灭金身相比,十二祖巫独创的金身,相对来说要更加厉害一点。” “虽然混元之下,皆为蝼蚁,无论任何金身都无法和混元大罗金身相比,但如果巫族十二祖巫用十二祖巫金身布下了十二都天神煞阵,恐怕就算是混元大罗境界的三大天尊和西方的那两位一起出手,都未必能够破阵。” 听秦楚楚这样一说,我们所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巫族十二祖巫竟然这么厉害,难怪巫族一脉为天道所不容! 当年灵宝天尊用诛仙四剑布下了诛仙阵,这就需要四名混元大罗级别的超级大能,才能联手破阵。 而巫族十二祖巫的十二都天神煞阵,竟然能够直接对抗三大天尊和西方的那两位,那由此可见,十二祖巫所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威力还在诛仙剑阵之上。 看来诛仙剑阵还并不能被称之为亘古以来第一杀阵啊! 感慨之余,对秦楚楚所说的话,我还是有些不太相信,于是我又问着秦楚楚道:“婉秋她修炼了后土祖巫的功法不假,但你凭什么能够肯定,婉秋她真的能修炼出后土金身呢?” “如果婉秋她真的能够修炼出后土金身,那她的安全就有了几分保障,但如果她修炼不出来呢?” 要知道,我奶奶修炼了接近两年时间后土祖巫的功法,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她老人家修炼了什么后土金身出来。 陈婉秋的修炼天赋固然比我奶奶要好,她的修炼进度比我奶奶确实要快,但仅凭着这些,就能够肯定陈婉秋她修炼出了后土金身吗? 对我而言,没有比陈婉秋的安全更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而秦楚楚见我做出了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表现的无比紧张,眼神之中流露出来了浓浓的羡慕之色。 对于秦楚楚而言,她是多么的希望,目前处在危险之中的那个人是她,为了她的安全,我表现的如此紧张和着急。 痴痴呆呆的盯着我愣了片刻,秦楚楚这才好像反应过来了一样,给我解释着道:“姜一,我虽然和陈婉秋没有接触过,但和倩倩聊起陈婉秋之时,倩倩把她所见到的一切全都告诉了我。” “所以仅凭着倩倩的描述,对陈婉秋的修炼天赋和她的实力造诣,我已经有了一个深刻的认识了。”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在当今之世,最适合修炼后土祖巫功法的,只有陈婉秋一个人。” “当然,最适合修炼玄冥祖巫功法的,也只有我一个人。” “如果我们两个都修炼不出来后土祖巫和玄冥祖巫独有的金身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将没有人能够修炼出来了!” 秦楚楚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有些奇怪了,为什么秦楚楚会认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她和陈婉秋最适合修炼后土祖巫和玄冥祖巫的功法呢? 她为什么会如此的肯定呢? 难不成,秦楚楚和陈婉秋,这两个一个天命之女,一个天运之女,和玄冥祖巫,后土祖巫之间牵扯到了什么因果关系吗? 可是巫族一脉已经泯灭在了这方天地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万年了,秦楚楚和陈婉秋和巫族一脉之间能有什么因果关系呢? 我感到很难想通,所以这会儿面对着秦楚楚之时,脸上的表情一脸的迷茫和凌乱。 而秦楚楚可以说是最了解我的一个人了,见我一脸凌乱的看着她,就很清楚的知道,我还是有些不大放心。 双目含情的看着我,秦楚楚柔声道:“姜一,我知道你肯定还是不太相信。” “后土祖巫的后土金身,要论防御能力比玄冥祖巫的玄冥金身还要强,待会儿你可以用弑神枪来体验一下我的玄冥金身。” “你的弑神枪虽然没有认主,但弑神枪毕竟是先天至宝,如果你的弑神枪能够破了我的玄冥金身,那说明我在骗你。” “就算是我死在你的弑神枪下,我也无怨无悔!” “但如果你的弑神枪破不了我的玄冥金身,那说明我并没有骗你,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说到这里,秦楚楚直接启动了她的玄冥金身,我们就看见秦楚楚的那张绝世妖娆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 不仅秦楚楚的脸上,就连秦楚楚的手上,脖子上,只要露在衣服外面的部位,全都浮现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很显然,这是秦楚楚的玄冥金身所造成的效果。 但秦楚楚要让我用弑神枪来测试她的玄冥金身,我却有点儿不敢下手。 毕竟秦楚楚和我之间有过那么一段,而且秦楚楚还和我发生过亲密关系,如果万一在测试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呢? 尤其是当想到我用弑神枪刺穿了秦楚楚的身体的那个场景不止一次的在我的意识之中出现过之时,我就更加不敢下手了。 想至此,我摆了摆手,摇了摇头道:“楚楚,这样恐怕不好吧!” “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相信你吧!” “我相信你肯定不会骗我的,婉秋她不会有事的!” 见我说出了这番话,秦楚楚的脸上立刻就荡漾出了阳光灿烂的笑容,既然我能够这样说,这说明她在我的心目之中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的。 至少在面对着她的生死之时,我是狠不下心肠对她下死手的。 见此情形,秦楚楚笑吟吟的对着我道:“姜一,你能说这话,我很感动!但你根本就不用担心,我的玄冥金身没有你想像的那么脆弱的。”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让他们先用自己的法宝和武器来测试一下。” 说到这里,秦楚楚把目光投向了其他人。 “小兰陵,你就用你的平天印来测试一下我的玄冥金身吧?” “海冰,你用你的水火峰也可以啊!” 秦楚楚直接点了小兰陵和郑海冰两个的名字,但小兰陵和郑海冰却没有答应。 “楚楚,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用我的平天印来测试你的玄冥金身啊?这万一要是伤到了你,那叫我以后怎么面对你?” 小兰陵摇着头道。 “楚楚,你差点儿成了我师母的人,你在我的心中地位仅次于我师父和师母,让我对你出手,我这辈子是做不到了!” 郑海冰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道。 而见郑海冰和小兰陵都不答应,让秦楚楚有些无奈的把目光投向了其他人。 但其他人还没等秦楚楚开口,就全部都异口同声的拒绝了她。 “楚楚,你就别想了,我是不会帮你做这个测试的!” 不过拒绝秦楚楚的人之中,却并不包含闻人倾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