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气运加身之人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气运加身之人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也是为了挽回她在我心里的形象,秦楚楚表现的有些歇斯底里,非要我用弑神枪来测试她的玄冥金身。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只能无可奈何的一枪刺出,遂了秦楚楚的愿了! 不过我这一枪刺出可是很有分寸的,我并没有使出全力,而是仅仅用了三分力气,剩下的七分力气我全部都留着,一旦弑神枪刺进了秦楚楚的身体,我就可以及时停住,这样就不至于给秦楚楚造成太大的伤害。 在我的意识之中出现过好几次的那个场景,对我的影响太大了,我生怕那一场景会真实上演,让弑神枪在我的手中刺穿秦楚楚的身体,所以我竭尽全力的在控制着一切。 就这样,我的这一枪终于刺了出去。 “嗡!” 当弑神枪刺到了秦楚楚的身上之时,并没有我最担心的场景发生,就好像刺到了一个极其坚固的物体之上一样,发出了一声有点儿沉闷的声响,我手中的弑神枪就再也无法往前移动一分一毫了。 我虽然仅仅使出了三分力气,但弑神枪毕竟是先天灵宝,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人,就能够挡的住弑神枪的。 既然秦楚楚的玄冥金身挡住了弑神枪,那说明她的玄冥金身真的很是不凡。 但秦楚楚却很明显的感觉到我并没有用尽全力,所以她在那里对着我大声的喝道:“姜一,你今天没吃饭吗?你的力气怎么这么小?” “我需要你用尽全力,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对陈婉秋放心,你才能够相信我的清白!” “你给我退回去,再来一枪!” 见秦楚楚这样说,我往后退了几步,又是一枪刺了过来。 这一枪我用了七分力气,仅仅留了三分力气来防止意外发生。 让我欣喜的是,结果和上一枪一样,我这七分力气的一枪,秦楚楚仍然挡住了。 而且秦楚楚看上去还比较轻松,并没有太大的压力。 “姜一你不用担心,我对我的玄冥金身有信心!” “来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前后两次我都没有用尽全力,这说明我舍不得对她下狠手,秦楚楚这会儿就好像一个幸福的小女人一样,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柔情,简直都能把人融化。 但为了证明她的清白,为了让我不再担忧,秦楚楚毅然而然的又主动提了出来,让我用尽全力再来一枪。 而这一次,因为前两枪都没有出现问题,让我对秦楚楚的玄冥金身放心了不少,所以我决定那怕是不用尽全力,也要用出九成的力气,来试试秦楚楚的玄冥金身。 如果秦楚楚能够挡住我九成力气的一枪,那陈婉秋的后土金身,就有极大的把握挡住帝言老货的河图洛书了。 一念至此,我就下定了决心。 “楚楚,你要小心了!我这一次,会用尽全力的!” 给秦楚楚打了一个招呼之后,我面色凝重的倒退了几步,然后双手握紧了弑神枪,对着秦楚楚的前胸膛狠狠的一枪刺了过去。 其实这一枪我还是没有用尽全力,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以秦楚楚对我的了解,她又怎么可能会想不到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所以就在我的这一枪刺出之时,秦楚楚竟然主动把她的身体往前一迎。 虽然我这一枪只用了九成力量,但秦楚楚主动把她的身体往前一迎,就让我根本就无法控制这一枪的力量了。 这样一来就相当于我们两个人的力量集合到了一起,可以说比我用尽全力还要多了两分力量。 此情此景,和我意识之中所出现过的场景是如此之像,如果我这一枪刺穿了秦楚楚的身体,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在这种情况之下,当时的我根本就无法收手,只能把我的一双眼睛闭了上来,把结果交给老天。 就在下一刻,我的弑神枪刺中了秦楚楚的身体 但结果却和我意识之中所出现的场景大不一样! 我的弑神枪或许是因为没有认主,不能发挥出弑神枪的真正威能的缘故,并没有刺穿秦楚楚的身体。 在刺到秦楚楚的身体边缘之时,从秦楚楚的身体之上,竟然涌现出了一团紫金色的光芒,把秦楚楚整个人给笼罩了起来。 被这团紫金色的光芒笼罩,我的弑神枪纵然是混沌宇宙之中最凶戾之气所化,却依然被阻挡在了外面。 秦楚楚用这种方式挡住了这一枪,让我感到很是内疚,她所做的一切明明是为了我,但我却错怪了她,还不分好歹的在指责她,怒骂她,我真是太过分了! 把弑神枪收了起来,收进了我的纳戒之中后,我立刻走到了秦楚楚的对面。 “楚楚,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我不应该怀疑你!不应该用那种方式对你!” 低下了我那高傲的头,对着秦楚楚我道起了歉,但此时此刻的我,内心深处却有一种莫名的欣喜之感。 自从我的意识之中莫名其妙的出现过好几次我会用弑神枪刺穿秦楚楚的身体的场景之后,我一直很是担心,就怕这一天最终会到来。 刚才所经历的一切,却和我意识之中的场景有几分相似,但最终的结果却大不相同。 难道这说明,原本应该发生的场景,已经发生了改变吗? 或者说,我意识之中所出现的场景,并不会真实上演,只是很单纯的一个幻象而已。 就在我对着秦楚楚低头道歉之时,秦楚楚见她的清白得以证明,我改变了对她的看法,脸上浮现出了阳光灿烂的笑容。 “姜一,你就不用跟我道歉了!”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我为我以前所做的一切向你道歉,你能原谅我和接受我吗?” 就在秦楚楚笑吟吟的对着我说出了这番话之时,我却表现的很是尴尬,很难给秦楚楚做出一个回应。 其实秦楚楚就算是不用道歉,我早已经原谅了她。 黎月的死固然和她有关,但主要还是因为大魔王蚩尤给黎月下了蛊,让黎月痴迷上了我的缘故。 不过让我原谅秦楚楚可以,但让我接受她,却是一件我无法做到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因为中了彼岸花的诅咒,还是因为其他方面的原因,我对秦楚楚的感情很是复杂。 给我的感觉,我对秦楚楚的感情,好像是朋友,又好像是知己,更好像是亲人一样。 但唯独却没有了男女之间的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而对陈婉秋,我只恨不得二十四小时每分每秒都和她在一起。 不要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就算是一分钟不见,对我来说就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的漫长。 所以陈婉秋落在了帝家的手中,那怕是现在对她的安全问题没有之前那么担心了,但我仍然是心急如焚,只恨不得立马就杀去帝家,把陈婉秋给救出来。 这会儿秦楚楚说到了让我比较尴尬的话题,我就故意岔开了话题。 “楚楚,既然你已经证明了玄冥金身的厉害,但婉秋她毕竟落在了帝家的手中。” “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女人处在危险之中。” “我要去帝家,我要救婉秋!” 我一脸肃穆的说出了这番话,立马就得到了其他人的响应。 郑海冰这小子第一个站了出来道:“师父,我们肯定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师母被帝家的人所困,我们索性直接杀到帝家去,把帝家给荡平算了!” 小兰陵在那里瓮声瓮气的响应着道:“海冰说的没错,就算是帝言老狗有河图洛书,帝家有周天星辰大阵又能怎样?那怕是龙潭虎穴,我们也要去闯他一闯!” 云若风这小子和帝天本身就是前世的仇人,所以这会儿听到我们要杀去帝家,云若风表现的极度兴奋。 “老大,还等什么啊!我们这就杀去帝家救嫂子,顺便了解了我和帝天之间的前世仇怨!” 武顺老修他们几个也在那里发表着意见,都喊着要杀去帝家。 只有甘宗涵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整个人一脸凌乱的站在那里。 在吸收了无上功德之后,就连甘宗涵的实力级别都突破到了地阶四品,他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普通人了。 所以这会儿我们要杀去帝家之前,我得先把甘宗涵安顿好了。 “甘大哥,虽然因为机缘巧合,但现在的你已经不是普通人了!” “如果你要返回你所在的那支特种部队的话,我们不会挽留你。” “但如果你有别的什么想法,想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的话,我们可以接纳你,成为天机门的成员。” 当我面对着甘宗涵,一本正经的说出了这番话之时,甘宗涵仅仅考虑了几秒钟的时间。 随后甘宗涵问着我道:“姜门主,我只想知道,你们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在被那团金光包裹住之后,我感觉自己好像变的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呢?” 面对着一脸疑问的甘宗涵,我微微一笑对着他道:“甘大哥,如果我告诉你,我们之前的所作所为,给全人类免除了一场浩劫你相信吗?” “你的身体之所以会被那团金光包裹,是因为我们所做的事情,得到了天道的认可,使的天道降下了功德,让我们得到了天大的好处。” “因为你也是这一次行动的参与者,所以天道在降下功德之时,也有你的一份。” “而正是因为吸收了天道所降下的功德之力,你才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机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的比以前强大了无数倍,简直像一个超人一样了是不是?” 经过我这么大概一解释,虽然颠覆了甘宗涵的认知,但因为事实已经发生在他身上的缘故,甘宗涵接受起来却并不怎么困难。 所以在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后,甘宗涵对着我正色道:“姜门主,我想加入天机门,成为天机门的一份子,你能够接纳我吗?” 我当然不会拒绝甘宗涵,而且在我看来,甘宗涵他既然和天机门有缘,说不定他也是一个气运加身之人。 所以这会儿当甘宗涵主动要求加入天机门之时,我把功德之气聚于双目,打算看一下他的面相。 结果这一看之下,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从甘宗涵的面相上面,我竟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