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先天灵宝之最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先天灵宝之最

赖若彤既然说她爷爷在二楼,那说明赖若彤应该是赖老的孙女。 但赖老既然派了他最信任的孙女来接我,却为什么在我到了之后不出面见我呢?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赖老他竟然关了手机,让我根本就联系不到他。 可以说此时此刻,所发生的状况让我感到很难理解,甚至我觉的这状况有点儿诡异。 隐隐约约的,我好像有一种感觉,好像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之中正看着我一样。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人为操控的,我好像陷入了一张弥天大网和巨大的陷阱之中。 可是赖老也算是我们天机一脉的核心人物了,会有什么人连赖老都能控制呢? 如果赖老都被控制了,那我祖爷爷,乃至天机一脉的其他人物,岂不是也陷入了危险之中? 闻人倾城说我们天机一脉实力不凡,就连我都认为天机一脉的实力绝不逊色于天道门三家十派,也不逊色于四神兽家族和帝氏一族,但如果天机一脉被人给控制了的话,那控制天机一脉的这股势力,究竟强大到了何种程度? 突然之间,在我的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些念头,我竟然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颤。 可以说自从我生下来之后,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害怕二字,但此时此刻的我,竟然有些担心和害怕了! 而就在我正胡思乱想着之时,突然之间有一个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之中。 “不错!真的很不错!我很满意!” 赖老住的房间本来在二楼最中间的一个房子,但这会儿传来的这个声音,却是从二楼最后面的那个房子传来的。 我和赖老认识很久了,对于他的声音再也熟悉不过,所以我一听到这个声音,就很清楚的知道,这声音绝对不是赖老的。 从声音听来,好像这个声音的主人还很年轻一样? 那这个人是什么人呢? 这大半夜的,在这里装神弄鬼,这个人他想要干什么? 原本这里是赖老的地盘,现如今赖老联系不上,却有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传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脑海之中瞬间产生了无数个念头的同时,我镇定了精神厉声问道:“什么人?给我出来!” 而随着我这一声厉喝,声音传出的那个房间的门突然就吱吱呀呀的自己打开了。 这个场景看上去很是诡异,因为我明显的能够感觉到,在那个房间之内是没有人存在的,也没有人去从里面开门,但为什么房门会自动打开呢? 这特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是谁在装神弄鬼? 一念至此,我又一次厉声质问着道:“你究竟是人是鬼?难道不敢见人吗?” 而这一次当我的声音刚刚传出之后,从那个房间内很快就有一个人走了出来。 这人走路之时完全没有声音,看上去轻飘飘的,就好像他的一双脚不沾地面一样。 不过这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因为只要达到了天阶七品,下品金仙的实力级别,脚踏虚空行走,不算是什么太难做到的事情。 对于我们天机门的一帮核心人物来说,除了我之外,貌似每一个人都能做到。 换句话说,突然出现的这个人,他的实力要么在天阶七品之上,要么他就是一个鬼。 而当这个人飘到了我对面,距离我大概有个三四米的样子之时,我启动了功德之气,把功德之气聚于双眼,盯着这个人仔细打量了一番。 这人的年龄应该和我差不多,但这人的长相,除了用一个帅字来形容之外,我实在是想不起别的字来。 以前我觉的姚远这货很帅,但和这人相比,简直就差了十万八千里。 如果说在相貌上有人能和这人相比的话,那恐怕除了阴曹地府的梵天鬼帝之外,我见过的人之中就没有其他人了。 相貌如此之帅,年龄如此之轻,这个人会是什么人呢? 他能够出现在赖老的住处,那他和赖老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赖老关了手机,把我忽悠来了他这里,他这是想干什么呢? 作为天机一脉的传人,难不成赖老他想做出背叛师门的事情? 想至此,我又问着这人道:“你是什么人?你和赖老是什么关系?赖老他在那里?” 别看我的相师等阶才天阶六品,但因为我修炼出了功德之气的缘故,就算是天阶九品的顶级高手,我也一眼就能看出他的实力级别。 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这人之时,我却竟然看不透他的实力级别。 这人是人还是鬼,或者说是妖族,我完全看不透。 我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这人特别特别的危险。 这人的危险程度,简直不在帝言老货之下,也不在幽冥老祖之下。 那这人究竟是什么人呢? 我连续问了三次这人是谁,但这人却一直都没有给我做出回应,他反而像一个刚出监狱的犯人,见到了一个绝世美女一样,眼睛里面闪烁着精光,死死的盯住了我。 这特么的不会是一个基友一族吧?难不成这货对我有什么想法? 突然之间产生了一个比较恶趣味的念头,面对着这个长相俊美的世所罕见的年轻男子之时,我不仅冷汗直冒,而且头皮发麻。 这特么的,万一我要是栽在了这人的手中,万一他要是个基友,那后果简直就不堪设想啊! 就在我正胡思乱想着,打算情况不妙撒腿就跑之时,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这人终于开始说话了。 “不错,不错,真的很不错!你把功德金身竟然修炼到了这种程度,真是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啊!” 本来我打算情况不妙撒腿就跑,但这会儿听到这人所说的话,就好像天雷阵阵一样,把我给雷了个里嫩外焦。 我修炼功德金身的事情,除了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人他是怎么知道的? 他竟然当着我的面,一口道破了我的功德金身! 而且从这人所说的话来看,他对功德金身明显有一定的了解,就连我目前达到了那一种程度,他都能够判断出来。 那这个人他究竟是什么人? 他究竟是友是敌?他和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有没有关系? 如果这人是友非敌的话那还好,但如果他是一个敌人的话,那将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但这个人,我怎么感觉他十有八九是敌非友呢? 想至此,我又一次问起了这人。 “你为什么会知道功德金身?你是什么人?”我问道。 而面对着一脸疑问的我,这人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脸的得意之色。 随后这人洋洋得意的笑着道:“我为什么会知道功德金身,这就说来话长了!” “不过既然你马上就要死了,你的功德金身也会被我所占据,我就给你说道说道,让你做一个明白鬼吧!” 这人的这番话一出口,就已经足以证明,他跟我是敌非友了。 而且这人他不仅知道我修炼了功德金身,竟然还对我的功德金身有想法,想占据我的功德金身。 也不知道他从那里来的勇气,难道以他对功德金身的了解,就不知道我的意识海核心之中,有功德金光保护吗? 现在的我修炼功德金身修炼了这么久,意识海核心的功德金光比以前要更加强盛了许多,他又能算个什么东西? 当初大魔王蚩尤的神魂都奈何不了我,难不成他比大魔王蚩尤还要厉害? 要知道,大魔王蚩尤他可是曾经修炼到了大巫境界,连天道都不容的存在啊! 想到了这些,对于这个不知道那儿冒出来的勇气可嘉,信心可嘉的傻逼我反而不怎么害怕了。 既然他想跟我说道说道,那我听就是了! 我倒要看看,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他凭什么想占据我的功德金身? 眼神之中带着玩味之色,看着我就好像看着他已经到手的猎物,一切尽在把握之中一样,这人悠然自得的道:“姜家小子,既然你是天机一脉的传人,那我考一考你。” “你能不能告诉我,在三千件混沌宇宙之中所孕育的先天灵宝之中,最厉害的是那一件?” 听到这人所提出的这个问题,然我感到很是意外,为什么他会有此一问呢? 混沌宇宙之中所孕育的三千件先天灵宝,那一件最厉害?说实话我还真有点儿说不出来。 至于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因为那一件先天灵宝最厉害,根本就无法去判断。 弑神罗睺的弑神枪,号称是混沌宇宙之内的煞气所化,是混沌宇宙第一杀伐之器,但掌握着弑神枪的罗睺,最终却死在了鸿钧老祖的手中。 弑神枪这件混沌宇宙第一杀伐之器,现在却变成了一件无法认主的先天灵宝,落在了我的手中。 而混沌宇宙之中最凶戾之气所化的诛仙剑,是和弑神枪齐名的杀伐之器,在封神大劫之时,要不是四名超级大能者一起联手,根本就抵挡不住灵宝天尊的诛仙剑阵。 但话又说回来,灵宝天尊的诛仙剑阵虽然厉害,但却破不了道德天尊的太极图,也破不了元始天尊的盘古幡,还有佛门那两位的混沌青莲。 如此一来,我根本就无法做出回答! 其实在我看来,先天灵宝那怕是再厉害,也要看掌握谁的手里? 就算是把诛仙四剑给了我,在三大天尊这种超级大能面前,我仍然是一个蝼蚁! 一念至此,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后我回答着那人道:“你的这个问题我答不上来,但在我看来,那一件先天灵宝最厉害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先天灵宝掌握在什么人的手中!” 对于我的回答,那人还算是比较满意,他先点了点头,然后却摇了摇头。 接下来这人看上去高深莫测的,在那里摇头晃脑的道:“你说的确实没错,只有具备了相应的实力,才能够让先天灵宝发挥出相应的威能!” “但有一件混沌宇宙之中所孕育的先天灵宝,却可以让相应的人,拥有相应的实力!” “所以在我看来,这件先天灵宝,才是混沌宇宙之中所孕育的三千件先天灵宝里最厉害的一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