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布衣鬼相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布衣鬼相

当年封神大战之时,封神榜上记录了三百六十五名周天正神的名讳,只要榜上有名之人,就一定会死在封神大劫之中,被天道敕封为正神。 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被三大天尊之中的元始天尊赐下了封神榜,他正是凭借着封神榜才敕封诸神,成为了封神大劫之中的关键人物。 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元始天尊赐给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的封神榜,竟然是天书造化玉蝶的一部分,我们姜家祖传的修炼功法,也是天书中所记载的功法。 甚至就连我现在所修炼的功德金身,都是天书造化玉蝶之中的功法。 但神秘人这样一说,我反而觉的他并不是在胡说八道,他所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要知道,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在敕封诸神之后就失去了踪影,但从那个时候开始,天机一脉就正式建立,我们姜氏一族却脱离了天道门。 而且我们姜氏一族独有的修炼功法,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一代接着一代的流传了下来。 由此来判断,这神秘人说的还真有几分道理,我们姜家的神相天书,还真有可能是天书的一部分。 说到这里,我就想起了一个疑问,其实这个疑问已经困扰了我许久了,但我却一直都无法解开这个困惑。 当初封神大劫之时,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代天封神,只要封神榜上有名的,都可以被敕封为三百六十五路正神之一。 比如小兰陵的前世殷郊,郑海冰的前世殷洪,他们身死之后灵魂被引入了封神台之中,封神大劫结束之后,已经被我们姜家的老祖宗敕封为八部正神了,但为什么他们会转世为小兰陵和郑海冰呢? 还有土行孙转世的云若风也是如此。 如果说小兰陵郑海冰还有云若风他们三个是因为有一个好师父,在预知到他们一定会死的前提之下,用分魂之术分离了他们的灵魂,把他们打入轮回的情况之下,那老修和宋昊芮还有姚唯雨曾梦倩,苏天他们又该如何解释呢? 还有昆仑派的韩毒龙和薛恶虎,还有五夷散人乔坤,还有玉虚宫的萧臻,据我所知,他们这些人可全都是封神榜上有名之人,他们在封神大劫结束之后,可是全部都被敕封为正神,飞升去了天外天的。 但为什么这些被敕封为三百六十五路正神的人物,一个个全都轮回转世,重新为人了呢?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这些人的记忆全部都停留在了前世被杀死之前,完全没有被杀死之后,敕封为正神的记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一直都没有想明白。 但以我和老修苏天他们的关系,我根本就不能问他们,因为一旦我问出了口,他们无法给我做出解释的话,那恐怕在我们这帮兄弟之间,会产生一定的隔阂。 此时此刻,神秘人的一番话让我彻底的凌乱了,让我完全理不清头绪了。 但这神秘人他究竟是谁?他为什么对天书造化玉蝶能够了解的如此清楚? 对我们姜家的情况,他竟然了解的比我还要清楚! 难道这神秘人和我们姜家之间有一定的关系吗? 是赖老的孙女送我来了这里,难道这神秘人和赖老有一定的关系吗? 想至此,我又一次问着神秘人道:“你究竟是谁?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你和赖老是什么关系?赖老他现在在那里?” 之前我问了好几次,这神秘人一直都没有告诉我他的身份,但这一次当我问出之后,这神秘人看上去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随后这神秘人指了指上一次见赖老之时他住的那间房间的房门,然后说道:“你说的赖老是赖正春吧?” “准确来说,他是我的第二十三代嫡孙。” “你看他不是在这里吗?” 就在神秘人的话音刚落之后,随着他的手指指到了赖老住的那间房的房门,房门就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竟然自动打开了。 顺着打开的房门,我向里面看去,就看见赖老双腿盘坐在了床上,他的一双眼睛紧紧的闭了起来,脸上无悲无喜,整个人好像处在修炼状态一样。 但就算是处在修炼状态,以赖老的修为不可能感应不到我的到来,尤其是我和这个神秘人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赖老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呢? 如此看来,赖老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个神秘人是赖老的祖先,恐怕他在赖老的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想至此,我对着神秘人厉声问道:“你对赖老做了什么?你究竟是谁?” 在我看来,既然赖老是他二十三代嫡系子孙,那这人至少存在了有一千多年了。 无论这人是人是鬼,在一千多年以前,他恐怕绝对不是普通人物! 用我那堪比光脑的大脑仔细推敲了一番,我好像已经猜到了这人的身份。 而这人从始至终都笑眯眯的看着我,观察着我脸上的表情,他好像已经猜到了我的想法一样。 接下来神秘人笑着对我道:“姜家小子,你们姜氏一族所修炼的功法,是从天书上面所得来的,所以你的本事,我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从我姓赖这上面,你应该已经推断出我的真正身份了吧?” “你的推断确实没错,我就是一千多年以前的布衣神相赖布衣。” 因为我已经推断出了神秘人的身份,所以这会儿当他自己确定了之时,我并没有感到很是吃惊。 但赖布衣这个名字,在相师界来说,确实是有一定的地位的。 抛开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不说,我们天机一脉的诸葛亮和刘伯温也除外,在相师界比较有名的三大家族,分别就是麻衣陈家,开封邵家和赣南赖家。 让我没想到的是,赖老他竟然是赣南赖家的人,是布衣神相赖布衣的嫡系子孙。 麻衣陈家的祖先扶摇子陈抟老祖,在相师界是一代宗师级别的人物,他所创的麻衣相术,在相师界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可以说这天下间靠相面谋生的相师,所用相术有一大半和麻衣陈家有关。 而开封邵家的祖先邵康杰,在推演之术上独领风骚,他所创下的梅花易数,在相师界同样也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但赣南赖家的祖先赖布衣,他所擅长的却并不是相面之术和推算之术。 赖布衣最擅长的,是堪舆之术,也就是风水法阵,寻龙点穴之术。 这赖布衣号称古往今来第一堪舆大师,在赣南岭南这些地方的民间,他有着莫大的名声。 而此时此刻,在我面前的这名相貌英俊的不像话,不知道是人是鬼的,竟然是民间传说中赫赫有名的布衣神相,赖布衣。 一念至此,和赖布衣相顾而视,我问着他道:“既然你是赖布衣,那你是人还是鬼?” 面对着我所提出的这个问题,赖布衣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有点儿尴尬,又有点无奈,竟然还露出了一丝苦笑之色。 随后赖布衣苦笑着道:“就算是上品天仙,也不可能活一千三百多年!更何况在这末法时代,我又怎么可能会修炼到上品天仙的境界?” 赖布衣此言一出,我就调侃着他道:“既然你这样说,那你就不是人了?” “看来当年赫赫有名的布衣神相,现在却成了一个布衣鬼相了!” 不过对于我言语之间的调侃意味,赖布衣好像并不怎么在意一样。 只见赖布衣笑眯眯的对着我道:“姜家小子,难道你就不奇怪,我为什么对天书和你们姜家的情况了解的如此透彻的原因吗?”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