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非人非鬼,非妖非魔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非人非鬼,非妖非魔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非人非鬼,非妖非魔 原本我以为,我已经想的够复杂了,但在赖布衣说出了正反天道的存在之后,我却发现我还是太简单了一点。 对于混沌宇宙,对大千世界,对宇宙洪荒,我了解的简直太少太少! 原本我以为在背后推动这一切的,是道门一方的三大天尊,还有佛门一方的那两位超级大能,无论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还是幽冥城主,乃至地藏王菩萨,还有其他人物等等,其实都是大能者布在棋盘的棋子而已。 可是此时此刻,我已经全然明了,如果把大千宇宙作一盘棋的话,那有资格下这盘棋的人,恐怕只有两个。 三大天尊没有资格,佛门的那两位也没有资格,甚至连鸿钧老祖都没有资格。 唯一有资格的两位,是正天道和反天道。 相对正反天道而言,我们这些人其实和芸芸众生一样,不过是大一点的蝼蚁而已。 作为棋子,甚至作为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我又何必去在乎那么多? 什么天命之人,救世之主,成圣之机,圣人之位,全部都特么的见鬼去吧! 我只想和自己心爱的人白头到老,我只想在父母的膝下享受天伦之乐! 我只想拥有一帮有血有肉,可以共生死,同患难的兄弟姐妹们! 那怕是和诸天万界为敌,甚至为天道所不容,我的追求从来都不会改变! 想至此,我的念头反而越来越通达,我的心态反而越来越坚定,我脸的表情,也变的越来越刚毅。 心念一动,我凝聚出了功德神鞭,目光凛然的向着天书化身的赖布衣看了过去。 在这同时,我对着赖布衣道:“赖大师,你口口声声的说要占据我的功德金身,要接受我的一切,我倒是想看看,你凭什么来做到这一点?” 而面对着我,赖布衣却浮现了一脸的冷笑。 随后赖布衣道:“姜家小子,我劝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 “你要知道,你修炼的功德之道和功德大道都是天书的修炼法门,而我作为天书化身,恐怕是这天地之间,对你的修炼功法最了解的一个人吧!” “要说别人奈何不了你的功德金身,但在我的面前,你的功德金身好像泥捏的,纸扎的一样!” “你用功德之力修炼出来的功德神器,对我来说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赖布衣不过是融合了天书碎片而已,我实在是想不通,他为什么会这么狂? 通过牛妖金大力,我已经验证了我的功德金身的厉害,在我看来,算是大罗境界的大罗金身,在面对着我目前的功德金身之时,都未必能把我怎么样? 赖布衣他凭什么说我的功德金身像泥捏的,纸扎的一样? 我的功德神器虽然不如先天灵宝,但和普通的后天法宝相,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防御能力,有几件后天法宝能和我的功德神鞭和功德神旗相? 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既然赖布衣如此之狂,那我用我的功德神器给他一点教训再说! 一念至此,我直接祭起了功德神鞭,只见一道金光闪过,功德神鞭打在了赖布衣的头顶百会穴。 但让我很是意外的是,我的功德神鞭明明打在了赖布衣的头顶百会穴了,赖布衣的身体在这一刻,竟然化成了虚无。 在下一刻,当我的功德神鞭力道用尽,砸到了地面之时,赖布衣的身形又开始重新显现,出现在了他之前所站立的位置之后一米左右的地方。 眼神里充满着不屑和鄙夷之色,赖布衣看着我道:“姜家小子,你不要拿我当普通人来看待!” “我目前的状态,可以说非人非鬼,非妖非魔,不属三界之内,也不在五行之。” “你的功德神器,对我来说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说到这里,赖布衣还强调着道:“姜家小子,这附近方圆一百米之内,早已经被我布下了封天锁地大阵,所以算是你能闹个天翻地覆,把这栋楼都打塌了,也不会有人发现,没有人来救你的!” 此时此刻,听到赖布衣的这番话,面对着一脸得意的赖布衣之时,我竟然不由自主的有了一丝紧张之感。 我可不想被赖布衣占据了我的功德金身,让我成为一个孤魂野鬼,甚至灰飞烟灭。 但赖布衣这货他非人非鬼,非妖非魔,功德神器打在他的身,好像打在了空气一样,我应该用什么办法来对付他呢? 赖布衣他的弱点究竟是什么? 我的大脑堪光脑,但在我的大脑高速运转之下,却还是无法想到一个能够对付赖布衣的办法。 无奈之下,我只能拼命了! 既然功德神鞭不行,那我用弑神枪和功德神鞭一起! 想至此,我用意念力控制着功德神鞭,一鞭又一鞭的向着赖布衣的身打去,在这同时,从我的纳戒之把弑神枪亮了出来,双手持枪,对着赖布衣的身体一枪又一枪的刺了过去。 然而,我可以说是耗尽了全力,但无论是我的功德神鞭还是弑神枪,都对赖布衣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没想到弑神罗睺的弑神枪,竟然也在你的手!” “姜家小子,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弑神枪的名声吗?这杆枪自从弑神罗睺死了之后,成了一杆不祥之物,无论是谁,只要得到了弑神枪,不会落得一个好下场!” “既然弑神枪在你的手,那你小子的下场已经注定了!” 赖布衣的身体在虚实之间不断转化着,每一次当我的功德神鞭还是弑神枪击他的身体之时,他会化实为虚,让我的攻击起不到任何作用。 而且在化实为虚的同时,赖布衣这货还在言语之间尽情的嘲讽着我。 我被气的咬牙,但却无可奈何,只能拼了命的用弑神枪和功德神鞭发动了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 这样,在几波攻击下来之后,那怕是我的功德金身达到了第十八重天,相师等阶达到了天阶六品,还是有点儿力不从心了。 而在这时,赖布衣却变被动为主动,开始发起了反击。 “姜家小子,你现在黔驴技穷了吧!” “接下来我会让你知道,为什么我说你的功德金身在我的面前如同泥捏的纸扎的一样!” 随着赖布衣的话音一落,他的身体好像一支离弦的利箭一般,顷刻之间冲到了我的面前。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赖布衣的拳头已经轰到了我的前胸膛。 大魔王蚩尤的万古不灭金身可以抵挡住灭世金雷,我的十八重天功德金身万古不灭金身只强不弱,甚至强了好几个等级,但面对着赖布衣的这一拳之时,我整个人却被赖布衣给一拳打飞了! 而且我的身体被打飞之后,撞到了二楼的栏杆,直接撞断了栏杆,从二楼掉了下去。 “嘭!” 好像一个装满了水泥的沙袋掉到了地一样,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我的身体四脚朝天的摔在了地。 其实从二楼摔下来,对我不会造成任何影响,以我的功德金身,那怕是从几十米的高空摔下来,也不会给我造成任何的损伤。 然而此时此刻,我胸前被赖布衣打的那一拳,却好像伤到了我的五脏六腑一般,让我自从融合了万古不灭金身之后,第一次感受到了疼痛这个词语所带来的感觉。 这才仅仅只是赖布衣打出的第一拳,给我造成了这种感觉,这难怪赖布衣敢夸下海口,说我的功德金身在他的面前,好像泥捏的,纸扎的一样!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