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三尸境界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三尸境界

本来我以为赖布衣是在吹牛逼,我的功德金身连灭世金雷都奈何不了,又怎么可能会成了泥捏的纸扎的? 但赖布衣仅仅用了一拳,把我从二楼打落到了一楼,而且还伤到了我的五脏六腑,让我疼痛无。 这特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赖布衣能够破了我的功德金身? 要知道,我的功德金身可是堪大罗金仙的大罗金身啊!赖布衣他是怎么做到的? 赖布衣说他非人非鬼,非妖非魔,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他为什么能够破了我的功德金身? 仅仅一拳能够把我打成这个样子,要是给他再多来几下,那我岂不是真有可能会被他打死? 在我挣扎着从地爬了起来之时,赖布衣飘飘然的从二楼落了下来,站在了距离我只有个两三米的位置,眼神里充满着不屑和鄙视,俯视着还坐在地的我。 “姜家小子,你的功德金身可能当世无敌,但对我来说,却如同泥捏的纸扎的一样,现在你信了吧?” “接下来,我会把你活活打死,然后炼化你的灵魂,占据你的功德金身和鸿蒙紫气,从此之后,我是你!” “哈哈哈” 说完这番话之后,赖布衣一边狂笑着,一边打算对我出手了,但这会儿的我,面对着赖布衣之时,却根本无可奈何。 我的功德金身对他没用,功德神器对他也没用,弑神枪照样没用,我的一切手段,在赖布衣这个非人非鬼,非妖非魔,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存在面前,一点作用都没有。 难道说,我真的要死在了他的手,被他给炼化了灵魂,彻底消失在这方天地之间吗? 不! 我身具鸿蒙紫气,我肯定不是普通人物,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被赖布衣给算计了? 地藏王菩萨的化身禅真大师肯定对我有所图谋,他怎么可能会让我轻而易举的被赖布衣给占据了功德金身和鸿蒙紫气? 我们姜家的老祖宗给我取名姜一,肯定是大有深意,他又怎么可能会让我被人给炼化了灵魂? 想至此,看着一脸狞笑的赖布衣,我干脆大声的喊了起来。 “禅真大师,我不相信你会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人害死?” “禅真大师,你要是再不出来,我要死在别人的手了!” “禅真大师,你快出来啊!” 赖布衣本来打算对我下狠手了,我这么大声一喊,倒是把赖布衣给吓了一跳。 当听到我在向人求救之时,赖布衣却一脸得意的笑了起来。 “姜家小子,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死心呢?” “我刚才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这方圆一百米内,我已经布下了封天锁地大阵,算是你喊破喉咙,也不可能会有人听见的!” “再说了,你喊的那什么禅真大师,他是那个庙里的和尚吧!你喊个和尚来有什么用呢?” “难道说,你想等我把你打死之后,让这和尚给你超度吗?”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算是把和尚喊来都没有用,因为你的灵魂会被我炼化,根本无法超度的!” “哈哈哈哈” 赖布衣这货一边狂笑着,一边嘲讽着我,但我却像看着一个傻逼一样,坐在地看着他。 其实赖布衣这会儿他并不知道,在我喊出了最后一声之后,禅真大师已经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正盯着他的背影在打量着他。 要知道,禅真大师可是地藏王菩萨的化身,作为天地间仅次于圣人的顶级大能,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禅真大师已经斩去了善念和恶念,很有可能连自我都斩去了。 像禅真大师这种斩去了三尸的顶级大能,赖布衣所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又怎么可能会挡的住他? “南无阿弥佗佛!” 在赖布衣得意洋洋的笑着,正打算再一次对我出手之际,在他的身后却传来了一声洪钟大吕一般的佛号。 听到这声佛号,赖布衣大吃了一惊,急忙转过了身子,看到一个慈眉善目,穿着一身破旧僧衣的老和尚站在了他身后两三米远的位置。 在这一刻,赖布衣直接被雷成了狗! 要知道,赖布衣活着的时候号称古往今来第一堪舆大师,而堪舆风水,其实主要体现在阵法修为,所以赖布衣的阵法修为确实不凡。 后来他把灵魂和血肉献祭给了天书碎片,和天书碎片融合到了一起,使的他的阵法修为更进一步。 在赖布衣看来,他所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在当今之世根本无人可破,算是实力级别达到了天阶九品,当今之世的巅峰人物,也未必能破了他所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 但这个看去没什么特别之处的老和尚,却不声不响的破了他的封天锁地大阵,在他没有察觉的情况之下竟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由此可见这个老和尚是一个多么牛逼的人物! 难不成,这儿老和尚是我刚才大喊的那什么禅真大师? 意识闪过了这个念头,赖布衣问着禅真大师道:“你是什么人?你是怎么破了我的封天锁地大阵的?” 禅真大师看去无悲无喜,面无表情,双手合十,竟然对着赖布衣行了一个佛礼。 “南无阿弥佗佛!” 在又念了一声佛号之后,禅真大师对着赖布衣道:“赖施主,老衲是谁并不重要,但姜施主和我们佛门有大机缘,还请赖施主不要为难姜施主,此放过他吧!” 虽然禅真大师的出现让赖布衣大吃了一惊,但赖布衣苦苦等候了一千多年,眼看着要达成所愿,占据我的功德金身和鸿蒙紫气了,他又怎么可能会轻言放弃? 仅凭着禅真大师的一句话想让他放弃,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这会儿面对着禅真大师之时,赖布衣可是一点都不客气。 “呔!你是那里来的老秃驴?竟然还管起了我的闲事!” “你们这些佛门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嘴说的好听,其实全都是骗人的,难道你以为我对你们佛门人不了解吗?” “当年在封神大劫之,你们这些佛门人,是用所谓的和你们佛门有大机缘,忽悠走了三千红尘客,还有阐教门下的诸多弟子!” “老秃驴,不要在我面前卖关子,快报你的身份!” 所谓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赖布衣作为天书碎片,他对三次灭世大劫的许多内幕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这会儿当赖布衣把佛门的那一套给说破了之时,连之前无悲无喜,面无表情的禅真大师,脸的表情也表现的略微有点儿尴尬。 不过禅真大师的表情有所变化,倒是让我对他的境界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斩去善念和恶念,没有了善恶之分,在斩去善念和恶念的人眼,这世间的人都是大同的,只能算是生命,没有善人和恶人之分。 而斩去了自我,真正达到了六根清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地步,不会受到任何外界因素的影响。 但禅真大师被赖布衣给大骂了一顿之后却表现出了一丝尴尬之色,这说明他还并没有达到无我忘我之境界,他至少还没有斩去自我。 在这时,禅真大师又念了一声佛号,但这声佛号之,我似乎能够感受到一丝怒意。 “南无阿弥佗佛!” 在念完佛号之后,禅真大师又恢复了他之前的那副无悲无喜的神情,面无表情的对着赖布衣道:“赖施主,老衲的名号不值一提,但只要老衲在,你伤不了姜施主的一根头发!” “如果你非要跟老衲作对,那老衲可以保证,最终吃亏的肯定是你!” 赖布衣对他自己的手段和实力很有信心,所以这会儿当禅真大师说出了这话之后,赖布衣却冷哼了一声。 “哼!” 随后赖布衣道:“连自己的名号都不敢爆出来,你那来的信心吹这么大的牛逼?”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老秃驴有什么本事?” 见赖布衣大言不惭的说出了这话,坐在地的我提醒了赖布衣一句。 “赖大师,你千万可不要小看了禅真大师,他老人家可不是普通人物!” “你听说过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王菩萨吗?” “禅真大师他是地藏王菩萨的化身!” 赖布衣对我的功德金身和鸿蒙紫气心怀不轨,禅真大师又何尝不是? 所以站在我的角度,我觉的有必要提醒一下赖布衣,让他不要轻视了禅真大师。 让赖布衣和禅真大师把他们的手段都施展出来,甚至拼个鱼死破,这对我来说才是一个最好的结果。 果然,在我的话音一落之后,赖布衣的脸色马变了。 面对着地藏王化身的禅真大师,这种天地之间的顶级大能,赖布衣脸的表情无凝重。 和禅真大师相顾对视着,赖布衣沉声说道:“没想到你竟然是地藏王菩萨的化身!” “地藏王菩萨,是佛门接引佛祖座下的亲传弟子!” “所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其实你说的誓不成佛,其实并不是誓不成佛,而是誓不成圣!” “你之所以会说誓不成圣,是因为你缺乏那道成圣之机,而且你的自我一直都没有斩去!” “现在你竟然脱离了无尽地狱,跟随在了姜一的身边,看来你也和我一样,想通过姜家的这小子来达到目的!” 说到这里,赖布衣的面色一凛,杀气腾腾的道:“不过,算你是佛门大能又能怎样?” “你是接引佛的亲传弟子又能怎样?” “姜家这小子的功德金身和鸿蒙紫气,只能够是我的!”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