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十二金人的秘密 上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十二金人的秘密 上

自从开天辟地以来,只有十二祖巫所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才能和妖族的周天星辰大阵相提并论。 但却因为巫族一脉为天道所不容,在巫妖之战中早已经泯灭于天地之间,所以十二祖巫的十二都天神煞阵已经很少为世人所知道。 在这种情况之下,妖族的周天星辰大阵,才成就了亘古第一杀阵的名声。 其实要论阵法威能,十二都天神煞阵和周天星辰大阵孰强孰弱,是很难做出评价的。 而此时此刻,秦楚楚竟然说出了十二都天神煞阵这个名字,她竟然口口声声的说要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阵,要用以阵破阵之法来破了帝氏一族的周天星辰大阵,这一下子就让帝言老货和东方家族的老白虎愣在了那里。 帝言老货是妖族联盟的太上长老,妖族天帝的后裔,帝氏一族的老祖宗,他自然是对巫族一脉有着清楚的了解,对十二祖巫的十二都天神煞阵肯定也有着一定的了解。 而东方家族的老白虎作为大妖白泽的传承者,肯定也是精通巫妖两族的情况,对十二祖巫的十二都天神煞阵,不可能会没有听说过。 秦楚楚招来了十二个从头到脚一身黑色的人物,难道她真的打算用这十二个黑衣人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阵吗? 可是十二祖巫的阵法,秦楚楚这个天命之女她怎么可能会? 如果秦楚楚得到了十二祖巫的传承,天道又岂能容下她,会让她成为天命之女? 在愣了片刻之后,帝言老货和老白虎相顾对视了一眼,好像反应过来了一样。 只见帝言老货看了一眼那十二个黑衣人,然后对着秦楚楚道:“秦家丫头,我劝你还是不要装腔作势了,十二祖巫的十二都天神煞阵,又岂能是你所能布下的?” “你不要忘了你天命之女的身份,如果你和十二祖巫牵扯到了关系,你觉的天道会容下你吗?” 我不得不承认,帝言老货的这话其实是很有道理的,虽然在灭世大劫即将降临之前,天机紊乱,天道混乱,但对于巫族一脉,天道是不可能会接受的。 尤其是巫族一脉的十二祖巫,对天道的存在已经构成了一定的威胁,所以只要天道察觉到了秦楚楚和十二祖巫的关系,那天道肯定会好不容情的抹杀秦楚楚,让她灰飞烟灭,彻底消失在这方天地之间。 但秦楚楚却已经下定了决心,她好像并不害怕被天道察觉一样。 面对着帝言老货,秦楚楚淡然一笑道:“既然你认为我无法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阵,那我就布一个出来给你见识见识!” 说完这话,秦楚楚看了一眼那十二个黑衣蒙面人,然后对他们下达了命令。 “十二金人听令,给我布十二都天神煞阵!” 听到秦楚楚这话,我完全能够肯定,此刻的十二名黑衣蒙面人,就是当初我在秦家遇到的十二金人。 而秦楚楚正是要用这十二金人来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阵。 但这才几个月的时间,秦家的十二金人好像变的强大了许多一样,这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说,这和秦楚楚得到了玄冥祖巫的传承也有关吗? 就在我想着这些之时,随着秦楚楚的一声令下,那十二个黑衣蒙面人的身形移动了起来,转眼之间就排成了一个很独特的阵势。 我们姜氏一族精通风水法阵,但秦家的十二金人所排成的这个阵势,我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从来都没有见过。 但就在这十二金人排成了这个阵势,各自站好了位置之后,一股直通天际的煞气,竟然从十二金人所站立的位置冲天而起。 不过接下来这股通天的煞气竟然在凝聚在了十二金人的头顶,变的越来越凝重,形成了一块巨大的云雾,悬浮在了十二金人的头顶之上。 煞气竟然凝聚成了云雾,这对于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来说是闻所未闻的,到了这个时候,就连帝言老货和老白虎,都有点儿不得不承认,秦家的十二金人所布下的这个阵势,恐怕很有可能还真是十二都天神煞阵。 因为只有十二都天神煞阵,才能把宇宙间的煞气凝聚到这种程度。 而十二都天神煞阵的厉害之处,是能够将宇宙间的煞气,转化为锐不可当的攻击之力。 当年巫妖大战之时,妖族的周天星辰大阵有两件先天至宝镇压核心,但面对着十二都天神煞阵之时,妖皇东皇太一和妖族天帝全都死在了十二都天神煞阵的煞气攻击之下,这就足以证明十二都天神煞阵的厉害之处。 秦家的十二金人能够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阵,那秦家和巫族一脉之间牵扯到了什么关系? 或者说秦楚楚这个天命之女,和十二祖巫之间有什么牵扯吗? “秦家丫头,你这阵法,果真是十二祖巫的十二都天神煞阵?” “你们秦家和巫族一脉是什么关系?或者说,你和十二祖巫之间,有什么瓜葛?” 面对着十二金人所布下的阵法,帝言老货问出了他心头的疑问,甚至可以说这个疑问不仅是帝言老货想知道的,就连天道门的人也都想知道。 帝氏一族想灭绝人族,这是天道门所不能容忍的,但巫族一脉是天道所不能容忍的,如果秦家和巫族一脉牵扯到了关系,那天道门的这些家族和门派,就必须要考虑和秦家划清界限了。 一旦秦家被天道所抹杀,可千万不要牵扯到了自己。 秦楚楚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已经暴露了秦家的十二金人和十二都天神煞阵,证明她已经并不在乎别人会怎么看待她和看待秦家了。 所以秦楚楚坦然面对着帝言老货道:“帝长老,您作为妖族天帝后裔,难道心里面就没有数吗?我这阵法是不是十二都天神煞阵,我相信你已经做出了判断了。” “至于我们秦家和巫族的关系,或者说我和十二祖巫的关系,我就没有必要在这里说了!” “反正无论我说什么,都无法控制你们内心的想法是不是?” “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是非要我用十二都天神煞阵来破了你们帝氏一族的周天星辰大阵呢?还是愿意答应我提出的条件,来保全你们帝氏一族。” 就在秦楚楚说话之间,那十二金人所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凝聚了越来越多的煞气,使的十二金人头顶上的云雾颜色越来越深,覆盖的面积越来越大。 而且这块煞气凝聚的黑色云雾,竟然在不断的变幻着形状,一会儿是一头下山的猛虎,隔一会儿又幻化成了一头傲笑森林的百兽之王狮子。 看着十二金人头顶上那不断变幻着形状的黑色煞气,帝言老货陷入了沉默之中。 但在思考了片刻之后,帝言老货冷哼了一声。 “哼!” 随后帝言老货对着秦楚楚道:“秦家丫头,就算是你能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阵又如何?你们秦家的十二金人,能和十二祖巫相提并论吗?” “我们帝家的周天星辰大阵有两件先天至宝镇压核心,仅凭着这十二金人所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是不可能破了周天星辰大阵的!” “除非,你的十二金人是十二个大巫!” “但这,又怎么可能?” 本来在十二金人布下了十二都天神煞阵之后,我萌生了一丝希望,但帝言老货这样一说,就连我都觉的不可能。 十二个大巫,天道是绝不容许存在的,秦家的十二金人,又怎么可能会是十二个大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