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终极禁术 后土守护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终极禁术 后土守护

对我而言,陈婉秋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她没有任何缺点,没有任何瑕疵。 她是那么的美貌,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善良,那么的善解人意,那么的多愁善感,除了我那从未见过面的母亲之外,没有一个女人在我心中的地位能够和陈婉秋相提并论。 可是帝言老货却告诉我,说这个三米多高的土黄色雕像,仅仅从大模样上能够看出来是一个女人的雕像,她就是陈婉秋! 这怎么可能?这叫我如何能够接受? 可是我即便不愿意相信,到了当前的这会儿,帝言老货也不敢拿这事来跟我开玩笑啊? 秦楚楚她也对着雕像在流泪,难道真的是这样的吗? 或者说,秦楚楚在和帝言老货演一场双簧戏,他们两个是在骗我? 秦楚楚她是最顶级的演员,她为了达到她的目的是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 我不能相信,我不能接受,我宁可怀疑秦楚楚,我宁可认为帝言老货在扯犊子,我也不愿意相信我的陈婉秋会变成土黄色的雕像! 陈婉秋只有一米七多一点,但这座雕像却有三米多高,秦楚楚和帝言老货想骗我,他们把我当成傻子了吗? 所谓事不关心,关心则乱,这会儿的我主观上不愿意相信黄色雕像就是陈婉秋,所以就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整个人也和疯了一样。 “楚楚,他在胡说八道是不是?她说的肯定是假话是不是?” “婉秋肯定不会变成一座这么丑的雕像的!婉秋她那么美,她长的倾国倾城,羞花闭月,沉鱼落雁,而且她只有一米七多,她怎么可能会变成一座雕像?” “帝氏一族不让我们见到婉秋,你快把十二金人变成大巫,让天罚雷劫降临,把帝氏一族给灭了啊!” 我抓住了秦楚楚的肩膀,拼了命一样的摇着她的身体,歇斯底里的对着大吼着,简直语无伦次,看上去和一个疯子没有任何区别。 帝言老货被我所说的话给吓坏了,因为在帝言老货看来,无论我提出任何条件,秦楚楚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的。 那怕是我让秦楚楚把这个世界给毁灭了,秦楚楚都有可能会按照我所说的去做。 所以帝言老货这会儿大惊失色的对着我道:“姜门主,您可千万不能这样说啊!我所说的句句是真啊!” “我帝言可以对天发誓,如果这座雕像不是婉秋小姐所化,那天罚雷劫立刻降临,把我帝言轰的灰飞烟灭,让我连一点渣子都留不下来!” 虽然我几近疯狂,但多少还是有点儿判断力的,见帝言老货连天道誓言都敢发,我就不得不相信帝言老货所说的是真的了。 因为如果他说的是假话,在他刚才的话音一落之时,天道感召到了他发下的天道誓言,会立刻就降下天罚雷劫下来。 可是天空之中没有任何动静,那就说明帝言老货所说的是真的。 土黄色的这座雕像,她就是陈婉秋所化! 在这一刻,我的心态突然变的平静了下来,既然这座雕像是陈婉秋所化,那我就要弄清楚两件事。 首先陈婉秋是怎么变成这座土黄色的雕像的? 其次陈婉秋她还能不能从这座土黄色的雕像变回正常的人,恢复她以前的样子? 意识变的清醒了下来,心态变的平静了,我这才正儿八经的向着秦楚楚看去。 而此刻的秦楚楚,被我用双手紧握着她的肩膀,或许是因为情不自禁之下我用的力度太大,弄疼了秦楚楚的缘故,秦楚楚的脸上不仅满是泪水,而且看上去还无比的痛苦。 秦楚楚除了对我之外对待其他人的态度都比较冷酷,她几乎从来不会去关心别人的生死。 当然,除了我身边的那帮兄弟姐妹之外,但这些人之中是绝对不会包含陈婉秋的。 在秦楚楚看来,如果不是陈婉秋的出现,我和她之间是不会走到这一步的。 所以秦楚楚始终对陈婉秋有着很大的意见,她从来就没有给过陈婉秋一个好脸色过。 当然,陈婉秋同样也是,她始终把秦楚楚当成了最大的竞争对手,她对秦楚楚和我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放心不下,只要秦楚楚和我接触的比较频繁,她就会表现的很不开心。 所以按道理来说,陈婉秋变成了一座土黄色的雕像,秦楚楚应该高兴才是,但她为什么会如此的痛苦,甚至还泪流满面呢? 我感到很是不解,这时秦楚楚用悲痛无比的声音对着我道:“姜一,帝长老说的没错,这确实是婉秋。” 虽然我已经基本上做好了思想准备,但秦楚楚的话音一出,我还是如同被重锤给锤到了一样,只感觉天旋地转,胸闷气促,连站都站不稳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为什么?婉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嘶吼着向秦楚楚问出了这句话。 既然秦楚楚能够确定这座雕像是陈婉秋,那她肯定知道,陈婉秋是为什么会变成雕像的原因的。 而此刻,既然我已经见到了雕像,秦楚楚认为她也没有继续隐瞒我的必要了,所以她就给我做出了一个解释。 不过当着帝氏一族的面秦楚楚是不方便透露太多有关巫族一脉的情况的,所以秦楚楚在跟我说话之时,用的是传音入耳之法。 只见秦楚楚一边流着泪,一边对着我道:“姜一,帝氏一族有河图洛书,再加上东方家族的混沌鼎,这两件先天至宝要是一起对付陈婉秋的话,就算是陈婉秋有后土金身,她照样也是扛不住的。” “一旦落入了帝氏一族的手中,被帝氏一族所控制,那帝氏一族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陈婉秋这个天运之女成为帝天的女人。” “而这样的一个结果,恐怕是陈婉秋她宁死也不会接受的。” “当然,你肯定也无法接受!” “所以,为了保全自己,陈婉秋发动了后土金身的终极禁术!” “这个禁术名叫后土守护,一旦发动了这个禁术,这方天地之间的土之精华就会凝聚在陈婉秋的身上,在她的身体外围形成一层守护屏障。” “一旦这屏障形成,只要不是混元大罗级别的圣人所操纵的先天至宝,就无法破了陈婉秋的守护屏障。” “但陈婉秋要付出的代价,却是从此以后会永远被土之精华所笼罩,成为一座雕像!” 听秦楚楚说到这里,我简直无法想象,当时的陈婉秋是多么的绝望,她是多么的想她的男人能守护在她的身边,保护她不受伤害,不至于让她连后土金身的终极禁术都用了出来。 我好恨啊! 我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让自己的女人变成了一座雕像,让她孤零零的站在这里,忍受着寂寞,忍受着风霜,忍受着冰雪,忍受着一切痛苦...... 我真的好恨啊! 我恨自己为什么如此的弱小? 我恨自己为什么不在自己女人的身边? 我恨苍天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安排? 我恨芊墨,她为什么要欺骗陈婉秋? 我恨帝氏一族,我恨东方家族,我只恨不得把所有伤害了陈婉秋,造成了现在一切的人全部都杀掉! 啊! 啊!啊!啊! 我抱着头歇斯底里的大声吼着,但我却很清楚的知道,就算是我把所有造成了这一切的人全部都杀了,也改变不了陈婉秋已经发动了后土守护这一终极禁术的事实。 更何况想杀掉造成这一切的人,对于当前的我而言,是不可能做到的! 就这样,在嘶声呐喊着发泄了一番之后,我又一次的搂住了秦楚楚的肩膀。 “楚楚,你告诉我,怎样才能破除婉秋的终极禁术?” “婉秋她用这种方式封印了自己,肯定有办法破除的是不是?” “只要能够破除禁术,能够让婉秋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无论你提出任何条件,我都可以答应啊!” “那怕是你要我的心头血,你要融合我们姜氏一族的血脉,让我变成一个废人,我也会答应你的!” “楚楚,你告诉我啊!你告诉我,怎样才能解开婉秋的封印?” 面对着有些疯狂的我,其实秦楚楚她完全能够理解我的心情,目光之中充满着炙热的光芒和我相顾对视着,直到我平静了下来,秦楚楚这才把我推到了一边。 “姜一,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终极禁术是陈婉秋她自己发动的,是否能解开她身上的封印,能够恢复她原来的样子,恐怕只有陈婉秋她自己知道了。” 表情严肃,语气悲伤的说着话的同时,秦楚楚已经走到了陈婉秋所化的那座雕像的正前方。 但秦楚楚给我的回答,却听的我如同头顶处被倒了整整一大桶冰水一样。 陈婉秋她现在都已经变成一座雕像了,就算是她知道如何解开封印的办法,她用什么方式来告诉秦楚楚? 如果秦楚楚是玄冥祖巫转世,以她玄冥祖巫的身份,难道还不知道后土守护的化解之法吗? 秦楚楚她是不是故意的? 她就是不想让陈婉秋恢复? 人的心态很微妙的,往往在身处绝境之时,或者说遇到了某种突发状况之时,就很容易把以前的事情联系到一起。 这会儿的我,对秦楚楚总是带着怀疑态度,总是不愿意去相信她。 而这时候的秦楚楚,面对着陈婉秋所化的那座雕像,泪流满面的同时,突然却跪了下来。 “姐姐!” 听到秦楚楚对陈婉秋所化的雕像喊出的这个称呼,让我感到很是意外,但接下来秦楚楚所说的话,却让我震惊不已。 只见秦楚楚声音哽咽着道:“姐姐,自从我推断出了你的身份,我就一直盼望着我们姐妹两个再次相逢的那一天,但我是万万没有想到,你我今生再见之时,却是一副这样的场景。” 说完这话之后,秦楚楚竟然伏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