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巫族往事 下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巫族往事 下

“九!” “八!” “七!” “六!” 秦楚楚每喊一个字出来,我就感觉到我的心脏好像要从胸腔里面跳出来一样,咚咚咚的只响。 那怕我这会儿只有意识,但这种感觉却特别的明显。 而就在秦楚楚喊出了“六”正打算接着往下喊“五”之时,陈婉秋的声音终于从虚空之中传了过来。 “不,不要啊!” “楚楚,你不要啊!” “我要你陪着姜一,我要你跟他在一起,跟他天长地久,跟他永生永世都在一起,我绝不容许你自爆天魂!” “你的天魂是我给的,我有权力这样要求你!你要是敢不答应我,我就没有你这个妹妹!” 听到陈婉秋终于发出了声音,我顿时就欣喜若狂,秦楚楚同样也是。 但陈婉秋她一现身,为什么就要让我和秦楚楚在一起呢? 难道真的和我刚才说的一样,她嫌弃我了,她不喜欢我了,她不想要我了吗? 这会儿的我,思绪有些混乱,在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情况之下,急忙问起了陈婉秋。 “婉秋,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们了!” “你为什么要让楚楚跟我在一起?难道你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你快告诉我怎样才能破了你的后土守护?让我和楚楚破了禁术啊!” 我像连珠炮一样的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但陈婉秋对我问出的问题却没有做出任何答复,在阻止了秦楚楚之后,她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而见此情形,秦楚楚道:“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我记的你当初给我说过,说你心目之中的男人,是像盘古一样能够开天辟地,顶天立地的男人,一旦给你找到一个这样的男人,那为了这个男人,你可以做任何事!” “姜一他虽然不能够像盘古一样开天辟地,但在你的眼中,他却是一个能够顶天立地的男人。” “为什么你要把你的男人给我,让你的男人和我在一起?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陈婉秋不搭理我,但对于秦楚楚她前世的好姐妹,陈婉秋却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只听见陈婉秋的声音道:“楚楚,既然你已经恢复了前世的记忆,那对于前世的你来说,姜一他不过是一个蝼蚁而已,那你告诉我,你还喜欢他吗?” “在你的眼中,姜一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被陈婉秋这样一问之后,秦楚楚陷入了沉默之中,她应该是在思考,是在对我做一个定位。 这个定位,包括她对我的认知,对我的感情,对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会儿我竟然有些紧张,因为陈婉秋确实说的没错,对于恢复了祖巫记忆的秦楚楚来说,我确实是一个蝼蚁。 远古之时的十二祖巫,是圣人之下最巅峰的存在,就算是三大天尊没有证道成圣之前,也只能算是和十二祖巫平起平坐的人物。 陈婉秋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却没有改变她对我的认知,那秦楚楚呢? 同样作为十二祖巫之一的玄冥祖巫,秦楚楚她对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定位呢? 其实秦楚楚陷入沉默之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但这一分钟对我来说却是那么的漫长,简直就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 终于,等到这个漫长的世纪过去之后,秦楚楚掷地有声的道:“姐姐,在你的面前我不会说假话的,那怕是你不爱听,我也会把我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你。” “我接下来所说的,是我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感受!” 秦楚楚此言一出,陈婉秋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很显然是在等着她继续说下去,而我却更加紧张了。 这时秦楚楚道:“当初我接近姜一,其实是有目的的,这一点我从来都没有否认过。” “说实话,那时候的我根本就看不起姜一,我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全部都是假的,都是伪装出来的。” “白天和姜一在一起的时候,我装出一副很喜欢他的样子,但每天晚上自己一个人在房间内的时候,我会暗自嘲笑姜一,我觉的他好傻,他这个癞蛤蟆有什么资格吃到天鹅肉?” “为了和我在一起,为了得到我,他竟然什么任务都敢接,什么风险都敢冒!” “可到了后来,当我和姜一翻脸之后,你却和他在一起了,当时的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竟然不由自主的感到很不舒服,就好像小时候我的玩具被我大姐抢走了一样,我心里面产生了一个念头,我要把应该属于我的玩具抢回来,那怕是我毁了这个玩具,也不能被别人得到!” “就这样,为了达到我的这个目的,为了满足我的这个念头,也为了家族安排给我的任务,我又开始主动接触起了姜一。” “我们在一起出了好几次任务,每一次我都没有达到目的,当感觉到姜一离我越来越远,他对你的思念与日俱增,他口口声声的告诉我,他喜欢的女人是你,他这辈子只爱你一个女人之时,我就更加不甘心了!” “而那一次,当姜一帮我挡住了安如心的那三掌,当他口吐鲜血,当他脚步廊沧的给了我一个背影之时,我生平以来第一次为了一个男人而心动!” “在那一刻,我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个词语,这个词语就是顶天立地!” “我觉的,只有像姜一这样的男人,才能够称的上顶天立地这四个字!” “当时安如心告诉我,说我这辈子错过了这样的一个男人,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不幸,其实在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后悔了!” “我想挽回姜一,我想挽回姜一对我的感情,但我不知道怎么做?对于男女之间的关系,我一点经验都没有啊!” “所以我一直在骗自己,我说不喜欢他,我只是不甘心而已,我要征服了他,然后把他踩在脚下!” “为了征服他,我可以用尽一切手段和办法,你不是因为和他之间发生了关系,才会让他对你念念不忘吗?所以我那一次故意设计了他,那天晚上就算是大魔王蚩尤不发疯,我有可能也会把自己交给他!” “但是阴错阳差之下,因为大魔王蚩尤,才让姜一和我之间发生了关系,这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是姜一全身心的投入,我要他对我死心塌地!” “所以虽然我一直缠着姜一不放,但我一直却在提醒着自己,我只是想征服他,但我并不爱他!” “可是,直到我中了彼岸花的诅咒的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自从姜一替我挡了安如心三掌的那一刻起,在我的心里面,他就已经留下了让我无法磨灭的印象。” “像姜一这样能够顶天立地的男人,我又岂能不对他爱的如痴如狂?” “彼岸花的诅咒,只是激发了我对他的爱,让我认清了自己,让我敢于表达出来而已!” 说到这里,秦楚楚顿了一顿,然后继续道:“姐姐,我刚才说过,姜一他虽然不能做到像盘古一样开天辟地,但在你的眼里,他依然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那怕你是后土祖巫!” “对我来说其实也是一样的,那怕我是玄冥转世,那怕我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但无论是我的前世还是今生,在我的眼中,姜一是唯一的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我喜欢他,我爱他,为了他我可以付出一切,连死都不惧!” 秦楚楚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而此刻的我却百感交集,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此刻的感受。 我真的不知道我有何德何能?竟然能够让十二祖巫中的两大祖巫对我痴情如斯。 可是,我是如此的弱小,弱小到了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的地步,我真特么的没用! 这个时候,我又想说,我好恨啊! 我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弱小? 而就在这时,陈婉秋的声音传了过来。 只听见陈婉秋道:“妹妹,无论你是玄冥还是楚楚,你都是我的妹妹!” “其实当年的我们两个曾经有句戏言,说这天地之间要真有一个男的能够顶天立地,能够被我们姐妹两个同时看中,那我们姐妹两个就一起下嫁给这个男人。” “但现在,姐姐我却被禁术所困,可能永生永世都无法脱离困境,所以我只能把姜一托付给你!” “既然你爱姜一,那你就和他在一起,我要你们彻彻底底的忘了我,不要再想起我!” “妹妹,我要你答应我,如果你不答应,我就自爆天魂,让你们彻底绝望!” 陈婉秋此言一出,我和秦楚楚被吓的差点儿失了魂,没想到秦楚楚之前对陈婉秋用的招式,这会儿竟然被陈婉秋又给用还给了我们两个。 “不要啊!姐姐,你千万不要啊!”秦楚楚失声哭着道。 “婉秋,不要啊!你有话好好说啊!” “你快告诉我怎样才能破开你身上的禁术?你快告诉我啊!” 面对着嘶声竭力的我,陈婉秋很是无奈和悲伤的道:“难道我不想和你们在一起吗?” “难道我不想姐妹团圆,夫唱妇随吗?可是我身上的禁术无法破啊!” “要想破了我的后土守护,除非” “可是那根本就不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