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息壤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息壤

听到陈婉秋所说,我的心不由自主的开始往下沉沦。 作为十二祖巫之一的后土祖巫转世,就连陈婉秋都说不可能会破了她的终极禁止,那她身上的禁止还能够破吗? 十二祖巫是圣人之下的巅峰存在,就算是那些斩去了三尸的顶级大能,也没有一个敢夸下海口,说自己能够单挑十二祖巫中的任何一个。 当年的妖族皇者东皇太一,还有妖族天帝帝俊,执掌着两件先天至宝,最终却和十二祖巫拼了一个两败俱伤。 据说十二祖巫所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威力还在灵宝天尊的诛仙剑阵之上,就算是四名圣人联手,都未必能够破了十二祖巫所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 由此可见,十二祖巫强大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不过不管怎样,只要有化解后土守护这一终极禁术的办法,我就不能放弃。 那怕是千年万年,那怕是付出任何代价,我都绝不放弃! 如果成为救世之主,成为天地间的第八圣人,才能破除陈婉秋身上的禁术,那我就向着这个方向去努力,直到达到了我的目的为止。 当然,在这之前我必须得弄清楚究竟需要怎么做,才能破开陈婉秋身上的禁术。 “婉秋,你告诉我,怎样才能破开你身上的禁术?” “需要我们怎么做?” 我问着陈婉秋,但陈婉秋却好像不愿意给我做出回答一样,仅仅是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唉!” 随后陈婉秋又一次强调着道:“不可能的!想破除我身上的禁止,是绝对不可能的!” 陈婉秋越是消沉,我和秦楚楚就越加紧张,越加焦虑,这会儿我还没有发表意见,秦楚楚已经忍不住了。 “姐姐,你不要那么消沉好不好?你给我和姜一一个机会,你倒是告诉我们需要怎么做啊?” “你什么都不说就单方面的放弃,把姜一推给了我,你这样做,真的会让我快乐吗?” “我宁可和你争和你强,也绝对不需要一份你转让给我的感情!” “你这样做,是在侮辱我,也是在侮辱你的男人!” “如果姜一他能够接受,他会忘了你,那他就不配被我们姐妹两个喜欢!” “如果姜一他是这样的男人,那姐姐我告诉你,我不仅不会接受他,而且我还会杀了他!” “我秦楚楚对天发誓,从现在开始,从你的身上的禁术被破解的那一天起,我绝对不容许姜一和我之间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情感上的交流,如果我做不到,我会杀死我自己,如果他做不到,我会杀了他!” 说到这里之时,秦楚楚的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杀意,但秦楚楚能这样说,我反而感到很是欣慰。 这让我一下子不用去背负那么多,让我一下子没有了任何后顾之忧。 巫族一脉虽然不敬天道,对天地万物充满了仇恨和怨念,但我却不得不承认,玄冥祖巫转世的秦楚楚是一个真性情的女人。 就冲着秦楚楚所说的这番话,就值得我对她竖起大拇指。 想至此,我同样也大声的表达出了我的态度。 只见我大声道:“婉秋,我举双手赞成,支持楚楚的态度!” “我认为楚楚说的一点都没错,感情不是物品,不是说转让就能够转让的。” “如果你能够把我转让给楚楚,我能够心安理得的和除了你之外的其他女人在一起,那我还配的上做一个你心中顶天立地的男人吗?” “你在这里被禁术所困,承受着酷暑严寒,风吹雨打,我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你觉的我的良心上能过的去吗?” “我姜一在这里对天发誓,如果在你身上的禁止被破解之前,我和任何一个女人有情感上的瓜葛,身体上的接触,就让我被天诛之,地灭之!” 说到这里,我刻意强调着道:“婉秋,如果你敢自爆天魂,你敢主动放弃,那我同样也会放弃,我也会自爆我的三魂,让我们两个同时从有处来,归于无处去!” 秦楚楚见我这样说,立马也随声附和着道:“没错,姜一说的没错,姐姐你如果敢自爆天魂,主动放弃的话,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和姜一要是都死了,那我也同样不会独活!” “到那个时候,我们三个就一起归于无处吧!” 我和秦楚楚竟然语调一致,态度坚决,这让陈婉秋很是无奈。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陈婉秋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唉!” “姜一,妹妹,你们两个这又是何苦呢?” “你们把我忘了,然后你们两个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 陈婉秋还是有点儿不大死心,在尝试着劝说我和秦楚楚。 但秦楚楚却态度坚决的道:“姐姐,我和姜一都已经发过天道誓言了,你就不用再说这些没用的话了!” “更何况如果按照你说的去做了,我和姜一恐怕是永远都快乐不起来了!” 既然秦楚楚已经把话说到这一步了,我就没有再强调,而是直接问着陈婉秋道:“婉秋,你快告诉我,怎样才能破解了你身上的终极禁术?” 此刻,陈婉秋已经拿我和秦楚楚没有办法了,毕竟我们两个都已经发下了天道誓言,于是陈婉秋在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终于给我和秦楚楚说起了破解禁术的办法。 只见陈婉秋道:“楚楚,你应该知道,我的终极禁术后土守护,是调动了土之精华之力。”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破解我的终极禁术,就需要找到土之精华之物。” “只要把土之精华之物,撒到了我的身上,吸收了土之精华之物中所蕴含的大地之力,我身上的禁止就自然能解。” 听陈婉秋这样一说,听的我一愣一愣的,听起来破解陈婉秋身上的禁术好像并不难啊,不就是找到那什么土之精华之物吗? 为什么陈婉秋她自己却一点信心都没有呢? 难道那土之精华之物非常奇缺和难以得到吗?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秦楚楚道:“姐姐,你是后土祖巫,要说对大地的了解,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比的上你。” “土之精华之物,当初不是一直在你的手上吗?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把土之精华之物藏在什么地方了?” “就算是巫妖大战把远古洪荒打的支离破碎,但土之精华之物肯定还在这大千世界之中的。” “只要你告诉我们用什么办法去寻找,只要你告诉我们当初你把土之精华之物藏在了那里,我相信一定能够找到的!” 听秦楚楚这样一说,我顿时就萌生了希望。 原来这土之精华之物是归后土祖巫掌管的,那这样的话就好办了啊! 我和秦楚楚只需要帮陈婉秋找回她曾经掌管的东西不就行了? 有苏天的混沌金殿,只要在大千世界之中,只要有寻找土之精华之物的办法,我相信肯定可以找到的! 但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而残忍的。 我和秦楚楚满怀着希望,但陈婉秋却又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唉!” 随后陈婉秋道:“楚楚你应该知道,土之精华之物,其实就是息壤!” 听到陈婉秋这话,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上古神话之中有关九天息壤的一些记载。 据说远古之时,因为受到巫妖大战的影响,天塌地陷,远古洪荒支离破碎,有九天之水自天而降。 整个人间成了一片泽国,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洪水所吞噬。 当时的人皇许下了诺言,说如果有人能够治理水患,能够让水患消除,天下安定,他就把人皇的位子让出来,让这个能够治理水患的人取而代之。 据说有一个叫魟的大能者,为了治理水患,为了实现他的人生理想,成为天下万民所敬仰的人皇,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一种名叫九天息壤的宝物,想用这件宝物来治理水患。 据说这九天息壤看上去和土一样,但只要把一小撮九天息壤撒在了地上,这一小撮九天息壤就能够变成一座大山。 那位名叫魟的大能者,打算用九天息壤来堵住四处泛滥的洪水,用这种方式来解救天下万民。 但那位名叫魟的大能者却万万没有想到,水无长形更无长势,用堵这种方式来化解水患,只能化解一时,却不是长远之计。 堵的时间久了,反而会让水患更加严重! 所以他最终用完了九天息壤,但却并没有化解水患,反而让水患比以前更加严重了许多。 因为魟治理水患的方式有问题,所以触怒了当时的人皇,把魟除以了极刑,让他的儿子禹接替他来治理水患。 而魟的儿子禹就是川渝夏家的老祖宗大禹,正是因为大禹用了正确的方式,用疏而不是堵这种方式,才治理好了水患,让他获取了天大的功德,成为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三皇五帝之一。 一念至此,我就在想,难道陈婉秋所说的息壤就是上古传说之中,大能者魟用来治理水患的九天息壤吗? 这时秦楚楚道:“姐姐,我知道的,土之精华之物就是息壤,但息壤不是你的成道之物吗?你怎么会让息壤遗失在了外面?” 秦楚楚和我一样是学历史的,她肯定知道魟和大禹父子治水的故事,所以她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的根本所在。 十二祖巫各有所长,后土祖巫以土成道,所以她最擅长调动大地之力,玄冥祖巫以金成道,所以玄冥祖巫的攻击力是十二祖巫之中最强的一个。 秦楚楚说息壤是后土的成道之物,就让我感到很是奇怪了,既然息壤是她的成道之物,那对后土来说息壤应该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但为什么她会让息壤流失在了外面呢? 而陈婉秋却并没有直接回答秦楚楚,沉默了片刻之后才道:“楚楚,当年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我为什么会得到天道的奖励,为你和我争取到了两道天魂的原因。”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