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天帝和太一的因果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天帝和太一的因果

作为河图洛书的真正主人,帝天所能调动的河图洛书的威能就不是帝言老货所能相提并论的了。 如果帝言老货只能发挥出河图洛书百分之一的威能的话,帝天在这会儿却能够发挥出河图洛书百分之十的威能。 至于为什么不是百分之百,其实原因很简单,是因为帝天的实力级别太低,法力太少,就算是耗尽了所有法力,也只能发挥出河图洛书百分之十的威能。 而且就算是这百分之十的威能,还是河图洛书全面配合的缘故,如果帝天不是河图洛书的真正主人的话,以他目前的实力级别,能发挥出千分之一的威能都算是不错了。 不过就算是帝天仅仅只能发挥出河图洛书百分之十的威能,陈婉秋目前的实力级别,也无法和当初的后土祖巫相提并论,所以此时此刻的帝天,对他所发动的这足以毁天灭地的一击,还是抱有着不小的希望的。 然而,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而残忍的! 当河图洛书中释放出来的那一股足以毁天灭地的混沌本源之力快要接触到陈婉秋所化的那座土黄色的雕像之上时,那土黄色的雕像却突然闪烁出了耀眼无比的金色光芒,将河图洛书所发出的混沌本源之力抵挡在了外面。 两者相持了许久之后,混沌本源之力被消弭于无形,那耀眼无比的金光也渐渐变的黯淡了下来。 很显然,帝天这货自以为他能够破了陈婉秋的后土守护,但最终却并没有达到目的。 而见此情形,帝天被气的怒不可遏! “这怎么可能?我的河图洛书是先天至宝,是可以成圣证道之物,但你却还没有恢复到祖巫级别,甚至连个大巫都不是,你凭什么能挡住我的河图洛书?” 帝天虽然怒不可遏,但他却很难想通,刚刚恢复了前世的记忆,本来想在帝言老货和老白虎的面前装一下逼,让他的地位更加高高在上的,结果却被陈婉秋直接给打了脸了。 而就在帝天感到很难理解的问起了陈婉秋所化的雕像之时,陈婉秋的声音竟然从雕像之中传了出来。 “帝天,能够让河图洛书认可,看来你应该是帝俊转世吧?” “不过虽然你是帝俊转世,我的后土守护却是你破不了的!” “当初巫妖决战之时,你和东皇太一联手,破了我的后土守护,打碎了我的后土金身,但你却并不知道,你们之所以能够打碎我的后土金身,起到最关键作用的,并不是你的河图洛书,而是东皇太一的混沌钟!” “东皇太一是妖族皇者,而你是妖族天帝,从身份上来说,你是东皇太一之兄,你的地位在他之上,但你却并不知道,无论是先天至宝,还是个人实力,东皇太一都在你之上。” “如果东皇太一想取代你的位置,妖族天帝的位子,你是没有机会坐上的!” 作为曾经的妖族天帝,帝天有着他的自尊和骄傲,所以这会儿听到陈婉秋所说的话,帝天就表现的很是不甘。 “你胡说!太一的实力和我相当,甚至比我还要弱一点,要不然的话,他怎么会认我为兄,一直都在尽心尽力的辅佐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取代我的位置?” “我们妖族讲究的是弱肉强食,太一的实力要是能凌驾于我之上,他是不可能会心甘情愿的居于我之下的!” 帝天站在陈婉秋所化的雕像面前,看上去有些歇斯底里的为自己争辩着,但陈婉秋所化的雕像之中,却传来了阵阵冷笑之声。 “哼哼.....” 随后只听见陈婉秋道:“我们巫妖之间虽然水火不容,但在你们妖族之中,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人品,东皇太一却是我最佩服的一个。” “在我看来,当时的天地之间,除了七大圣人之外,执掌着混沌钟的东皇太一,应该是实力最强大的一个。” “混沌钟可攻可守,有无上威能,在所有的先天至宝之中,排名在前三之列,你的河图洛书是不能相比的。” 说到这里,陈婉秋话锋一转,刻意对着帝天道:“帝俊,既然东皇太一的实力比你要强,混沌钟也比你的河图洛书要更加厉害,你知道为什么东皇太一他会认为兄,心甘情愿的辅佐你,在妖族之中的地位屈居于你之下的原因吗?” 陈婉秋所提出的这个问题,正是帝天所不了解的,那怕是两世为人,帝天也想知道原因。 所以陈婉秋的话音一落,帝天就急忙问着道:“太一他为什么会这样?是谁告诉了你这些的?” 此时此刻的陈婉秋,已经彻底掌握了节奏,对于陈婉秋而言,那怕是面对着妖族天帝转世的帝天,她的语气之中也带着无尽的嘲讽之意。 接下来只听见陈婉秋道:“帝俊,你可能并不知道,东皇太一在认识你之前,他早已经认识了羲和,还有羲和的妹妹羲娥。” “东皇太一对羲娥一见钟情,但羲娥从一出生就跟随在羲和的身边,所以对羲娥来说,她虽然也喜欢东皇太一,她同样也和东皇太一一见钟情,但她是否要和东皇太一在一起,需要得到羲和的认可。” “但羲和一直都不同意羲娥和东皇太一在一起,直到后来羲和遇到了你,成为了你的女人。” “当时的你还没有统领妖族,在妖族之中的地位还没有确立,反而东皇太一在妖族之中的地位在你之上,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拥有妖族皇者的地位了。” 听陈婉秋说到这里,帝天默默的点了点头,因为帝天很清楚的知道,东皇太一的妖族皇者之名,确实在他成为妖族天帝之前就有了。 而这时陈婉秋继续道:“为了帮助你,羲和找到了东皇太一,她向东皇太一提出了一个要求,而这个要求,就是要东皇太一和你结为兄弟,辅佐你成为妖族之主。” “再到后来,东皇太一就主动和你结交,你们两个结成了兄弟,在他的辅佐之下,你很快就成了妖族之主。” “当时我们巫族的十二祖巫已经确立,巫族和妖族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激化,鸿钧老祖为了让妖族和巫族之间的矛盾缓和,封你为妖族天帝,让妖族管天,巫族管地。” 作为十二祖巫中的后土祖巫,陈婉秋对当年的事情知道的清清楚楚,所以在陈婉秋娓娓道来之下,帝天不再有任何怀疑。 原来他当年的妖族天帝之位,是她的女人给他争取来的,同样也是为了女人,实力凌驾于他之上的东皇太一,却一直都尽心尽力的辅佐着他。 那如此说来,是他欠了东皇太一的因果,他抢了东皇太一的气运! 突然之间想到了这一点,帝天的脑海之中闪现了一个念头。 “对我们妖族的事情,你是如何知道的如此清楚的?” 问这话之时,帝天面色凛然,如临大敌一般。 后土祖巫明明是十二祖巫之一,是妖族的死对头,她是如何知道妖族的这些隐秘之事的? 而且最让帝天无法接受的,是他这个妖族天帝,竟然不知道情况! 如果不是轮回转世,重新为人的话,他那有机会知道这些? 而面对着帝天所问的这个问题,陈婉秋却并没有直接回答。 只见陈婉秋的声音里带着冷笑,带着嘲讽,从雕像之中传了出来道:“帝俊你不要忘了,我和女娲,还有羲和的妹妹羲娥,我们之间可都是好姐妹的关系。” “我所说的这些,都是女娲和羲娥告诉我的。” “现在你应该不会有怀疑了吧?” “我以土之精华成道,所以只要我站在大地之上,除非圣人出手,或者你和东皇太一再度联手,才有可能会破了我的后土守护!” “我劝你还是把你的河图洛书收起来吧!没有东皇太一的混沌钟,别说是现在的你了,就算是你恢复了当年的实力,照样也破不开我的后土守护!” 陈婉秋在言语之间好像一点都没有把妖族天帝转世的帝天放在眼里,但帝天这会儿却并不在乎陈婉秋的语气。 只见帝天一脸紧张的对着陈婉秋所化的雕像问道:“后土,你告诉我,姜一他是不是东皇太一转世?” “上一世我抢了他的无上气运,抢了他的妖族天帝之位,他这一世,就专门来和我作对,来抢我的气运来了?” 对于帝天所提出的这个问题,陈婉秋却没有任何反应,直接陷入了沉默之中,也不知道陈婉秋是默认了,还是有其他的想法? 得不到答案的帝天就更加焦虑和暴躁了,只见帝天嘶声厉吼着对陈婉秋所化的雕像道:“后土,你告诉我,姜一他是不是太一转世?” “我是妖族天帝,所以我这一世的名字叫做帝天,而太一的名字之中有个一字,他这一世的名字就叫姜一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