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请您原谅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请您原谅

有时候在冥冥之中真的好像注定了什么一样,就像帝天的名字,反过来就是天帝。 那如此说来,东皇太一如果也轮回转世了的话,他会转世成谁呢? 在帝天所认识的人之中,名字里面有一字的只有一个,所以帝天就自然而然的会往这上面联想。 按照陈婉秋所说,东皇太一和他之间有天大的因果,那如果东皇太一同样也轮回转世,来跟他争夺气运,让他偿还上一次的因果的话,他该如何是好呢? 上一世的东皇太一为了感情可以心甘情愿的辅佐于他,让他做了妖族天帝。 但这一世的东皇太一没有了感情的羁绊,就没有理由会让着他了。 更何况这一世的救世之主牵扯到的可是鸿蒙紫气,是天地间第八圣位的归属,这可是他和东皇太一在上一世就极度渴望想得到的东西,所以别说是在这一世了,那怕是上一世的东皇太一,都不可能会把圣人之位让给他的。 东皇太一的气运不弱于他,实力更是不低于他,如果东皇太一真的转世了,那肯定会成为他最强大的竞争对手。 在这种情况之下,帝天急着想跟陈婉秋确定,但陈婉秋所化的雕像却陷入了沉寂之中,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后土,你说还是不说?你快告诉我,姜一他是不是东皇太一转世?” “你说我们妖族之中你最欣赏的是东皇太一,而这一世你成了姜一的女人,这是不是可以证明姜一他就是东皇太一转世?” “后土,你快告诉我啊!” “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用河图洛书把你的后土金身打烂,让你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姜一,见到你的男人!” 帝天这会儿简直像疯了一样,在陈婉秋所化的雕像面前一遍又一遍用各种方式问着陈婉秋,但陈婉秋却一直都没有任何反应。 最终在怒不可遏之下,失去了理智的帝天又一次把河图洛书祭了起来。 “后土,你不告诉我,说明你在维护他,他肯定就是东皇太一转世!” “你对他如此的维护,我偏不让你如意,东皇太一想抢我的气运,想抢我的鸿蒙紫气,我就先杀了他的女人!” 随着话音一落,帝天头顶上的阴阳鱼高速的旋转了起来,又有一股像黑洞一样可以吞噬一切的混沌本源之力从阴阳鱼之中爆发了出来。 这一次的混沌本源之力,比上一次还要更加多了一点,帝天这货为了打碎陈婉秋的后土金身,可以说把他目前所能发挥出来的河图洛书的威能发挥到了极致。 当然,他自身的法力也被消耗了个一干二净。 但陈婉秋的后土金身可以调动大地之力,只要她站在大地之上,那在圣人之下就没有人能够伤害了她。 那怕她现在的实力级别还没有达到祖巫境界,甚至连个大巫都没有达到,但陈婉秋的神魂毕竟是祖巫神魂,在骨子里面她还是一个祖巫。 一旦陈婉秋用祖巫神魂调动了大地之力,抵挡住帝天的河图洛书,却是一件不难做到的事情。 就这样,当可以吞噬一切,像黑洞一样的混沌本源之力靠近了陈婉秋所化的雕像之时,一团耀眼无比的金光迅速就笼罩住了陈婉秋所化的雕像,抵挡住了那团混沌本源之力。 片刻之后,那图混沌本源之力被大地之力消耗殆尽,消弭于无形之中,帝天整个人被累的气喘吁吁,赤红胀脸,但却无可奈何。 “后土,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我会用河图洛书打碎你的后土金身的!” “上一世东皇太一他不如我,这一世他还是不如我!” “我绝不会让他抢了我的气运,抢了我的鸿蒙之气的!” 此刻的帝天很清楚的知道,以他目前的法力,和所能调动出来的河图洛书的威能,是无法打破陈婉秋的后土金身的。 所以帝天就只能在言语上发泄一番了以后,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转身就走。 东方家族的老白虎见想讨好帝天,急忙跟在了帝天身后,一脸恭敬甚至有点儿谄媚的对着帝天道:“尊上,我们东方家族的混沌鼎也是一件先天至宝,不如我和尊上联手,试试看能不能把后土金身给打碎了?” “陈婉秋这女人是天运之女,她对姜一来说非常重要,如果打碎了后土金身,灭了天运之女,那就相当于断了姜一的一条胳膊啊!” “失去了天运之女的姜一,他就算是东皇太一转世,在气运上也和尊上您无法再相提并论了!” 其实老白虎的这番话很有道理,帝天之所以想打碎陈婉秋的金身,也是抱着一个这样的想法。 但此刻面对着老白虎的提议,帝天竟然连头都没有转,连看都没有多看老白虎一眼。 “先天至宝混沌鼎,在你这种人的手里,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以你的身份和实力,是没有资格和我联手的!” “而且就算是你和我联手,也破不了后土金身的!” “十二祖巫的强大,不是你所能够想象的!” 老白虎可是四神兽家族之中东方家族的老祖宗,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了至少上千年之久,他从来都没有人被人像今天这样鄙视过。 但这会儿从帝天口里说出来的话,却字字诛心,句句打脸,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这让老白虎情何以堪? 不过想想帝天前世的身份,老白虎又能够释然了,因为毕竟帝天的前世是妖族天帝,是圣人之下最巅峰的存在,和妖族天帝相比,他又能算作什么? 在巫妖大战的那个纪元,在那个强者如云的年代,就算是他的实力级别无限接近雨大罗金仙,却还是只能算一个战斗力不到五的渣渣! 帝天其实也没说错,以他目前的实力只能发挥出混沌鼎百分之一的威能,就算是他和帝天联手,同样也破不了陈婉秋的后土金身。 只会自取其辱而已! 就这样,被帝天抢白了一顿之后,老白虎和帝言老货相顾对视苦笑了一下,然后跟在了帝天的身后。 而就在帝天和老白虎他们离去之后过了许久,从陈婉秋所化的雕像之中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声。 “唉!” 随后只听见陈婉秋在自言自语着道:“东皇太一虽然是不世之人物,是妖族之中我最佩服的一个,但我和妹妹见过东皇太一多次,我们两个对他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这一世能够被我和妹妹同时喜欢上,姜一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就在帝家所在的山谷之中发生了这一幕之时,苏天的混沌金殿已经载着我们来到了万妖谷。 当然,我并不知道帝家的山谷之中所发生的一切,帝天恢复了妖族天帝的记忆,甚至他把我当成了东皇太一,这所有的一切我都不知道。 感应到万妖谷来了外人,我爷爷和我奶奶在第一时间就从房间里跳了出来。 结果当看到我和秦楚楚,还有苏天和曾梦倩之时,我爷爷和奶奶就表现的有点儿诧异。 “一一,婉秋呢?婉秋还没有消息吗?” 虽然我和秦楚楚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我爷爷和奶奶对秦楚楚对我所做的事情,乃至黎月的死都有一定的介怀,所以当看到秦楚楚竟然跟着我来到了万妖谷之时,我奶奶就表现的有点儿不太高兴了。 我奶奶她这会儿故意提起了陈婉秋,一来是确实想知道陈婉秋的情况,二来是在提醒着我,不要和秦楚楚走的太近。 我当然能够明白我奶奶的意思,所以在走上前去和我爷爷奶奶拥抱了一下之后,急忙把苏天和曾梦倩给他们两个做了一个介绍。 “爷爷,奶奶,这是苏天和曾梦倩,你们应该听我说过他们。” 接下来我爷爷和奶奶就热情的跟苏天和曾梦倩打起了招呼,但他们对待秦楚楚的态度,却一直都比较冷淡,基本上连搭理都没有搭理她。 再接下来我爷爷和奶奶带着我们去了他们住的地方,一进入房间之内,我就给他们讲起了有关陈婉秋的情况。 我从翟向荣一案,讲到了妖族联盟,再讲到了帝氏一族所制定的灭绝人族的计划,还有我们赶赴帝氏一族,和帝氏一族展开了大战的情况。 当听到我说我祖爷爷带着钦天八老前来参战,当我祖爷爷亮出了昆仑令,让昆仑派的太上长老,还有天道门三家十派道门一方的掌教们全都跪伏在地之时,我爷爷他老人家听的热血澎湃,激动万分。 “没想到我们天机一脉竟然如此之强大,竟然如此之背景深厚啊!” “元始祖师他竟然把可以号令昆仑的昆仑令赐给了我们天机一脉,这岂不是代表着我们天机一脉才是昆仑派的嫡系正统吗?” 听我祖爷爷这样一说,看着我祖爷爷那不胜感慨的样子,我却暗暗的在想,看来我们祖孙三代是被我们姜氏一族的祖宗们给骗了。 我爷爷和我爸对我们姜氏一族是一点都不了解啊! 我们姜氏一族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连一个天阶神相都没有出过,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而就在我爷爷感慨了一番之后,我就给他讲起了有关陈婉秋和秦楚楚的真正身份。 苏天和曾梦倩他们两个一个的前世是天帝之女,一个的前世是天帝女婿,但在听我说出了秦楚楚和陈婉秋的真正身份之后,苏天和曾梦倩两口子就好像被雷劈了一样,同时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 “楚楚,你是十二祖巫中的玄冥祖巫转世?你和婉秋竟然是前世的姐妹,同为十二祖巫?” “这,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吧?” 曾梦倩感到很不可思议,我爷爷和奶奶就更不可思议了,他们是万万没有想到,秦楚楚和陈婉秋的前世竟然有如此惊世骇俗的身份! “楚楚,你?你和婉秋?” 我奶奶看着秦楚楚,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一来是秦楚楚的身份吓到了她,二来是她一时之间还是觉的有点儿难以接受秦楚楚。 因为毕竟秦楚楚曾经伤害过我,而且黎月的死和她脱不了干系。 而黎月,算起来是我奶奶的侄孙女儿。 秦楚楚能够理解我奶奶的心情,她面色凝重的站起了身子,走到了我奶奶面前。 “奶奶,我是婉秋的好姐妹,上一世是,这一世也会是!” “黎月的死我很抱歉,但我却已经无法挽回了,奶奶,请您原谅我!” 说到这里,秦楚楚这个十二祖巫转世的绝世人物,她竟然跪在了我奶奶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