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压制邪术 上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压制邪术 上

我奶奶是九黎一族的圣女,而九黎族所传承的蛊术,其实是巫族一脉所传下来的功法。 巫族虽然为天道所不容,但对于九黎一族来说,不要说巫族的十二祖巫了,就算是巫族中的大巫,也是九黎一族所供奉的神。 秦楚楚是十二祖巫中的玄冥祖巫转世,这对我奶奶所造成的震撼,简直是无与伦比的。 然而此时此刻,秦楚楚这个十二祖巫中玄冥祖巫转世的人物,却在她的面前跪了下来,态度无比虔诚的请求起了她的原谅,这让我奶奶就有点儿哄哄然不知所以然了。 “楚楚,不,玄冥祖巫,你赶快起来,你这真是折煞我了!” 我奶奶在那里手忙脚乱的扶着秦楚楚,站在一边的我却百感交集,实在是很难用语言来形容我的心情。 作为玄冥祖巫转世之人,秦楚楚的身份地位是何等的逆天,可以说在当今之世,没有人有资格让她下跪。 甚至可以说就算是道门一方的三大天尊和佛门一方的两大佛祖,包括女娲娘娘在内,都没有资格让她下跪。 但就是一个这样的人物,却跪在了我奶奶的身前。 秦楚楚之所以会向我奶奶下跪,其实说白了还是因为我。 她把对我的感情,对我的一切,转移到了我的家人身上,在我的家人面前,就没有玄冥祖巫,只有一个曾经伤害过我,曾经伤害过我表妹的秦楚楚。 在这世间能有一个女人这样对我,我是何其的幸运! 但喜欢我的女人,却好像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陈婉秋她变成了雕像,秦楚楚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呢? 她是祖巫转世,是不是就注定了会被天道所不容呢? 秦楚楚的身上也有一道鸿蒙紫气,如果我要成为救世之主,那秦楚楚身上的鸿蒙紫气,我要不要夺来呢? 按照赖布衣所说,要想争夺到鸿蒙紫气,就必须杀死其他的身具鸿蒙紫气之人,那岂不是代表着我要杀了秦楚楚,才能够得到鸿蒙紫气? 可是秦楚楚如此待我,我又如何能对她下得了手? 在我的意识之中出现过好几次同一个画面,画面中的我手持着弑神枪,而秦楚楚的身体被弑神枪贯穿而过,但秦楚楚却依然面带着微笑,眼神之中充满着和平时一样炙热无比的光芒,向着我伸开了双手,顺着弑神枪的枪身,一步一步的向着我走了过来。 每一次在脑海之中闪现这个画面之时,我都会有一种撕心裂肺,灵魂灼烧的感觉,我宁可不会得到鸿蒙紫气,不做那什么救世之主,我也不想让画面之中的场景变成现实。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的画面之中的场景迟早都会上演,让我痛苦万分的时刻,终归会来到。 所以在这一刻,当看到秦楚楚跪在我奶奶面前之时,心情复杂的我,只能把头偏向了一边。 终于,当我奶奶把秦楚楚从地上扶了起来之后,无论是黎月的事情,还是秦楚楚之前对我所造成的伤害,算是就此揭过了。 秦楚楚是玄冥祖巫转世,是陈婉秋的好姐妹,那我奶奶还能说什么?难道她还能怪秦楚楚吗? 更何况秦楚楚帮了我那么多忙,我之所以能够成长到现在的这一步,和秦楚楚其实有很大的关系。 人就是这么奇怪,当接受了秦楚楚之后,无论是我爷爷还是我奶奶,他们看着秦楚楚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 秦楚楚长的这么漂亮,身份又这么逆天,只要陈婉秋能够接受,那对我来说她将会成为一大助力。 就在我爷爷和奶奶满脸慈祥和欣赏的看着秦楚楚之时,秦楚楚用她的双手握住了我奶奶的双手,用她的大拇指压在了我奶奶的手腕脉门处。 在这同时,秦楚楚表情凝重的对着我奶奶道:“奶奶,虽然婉秋是因为修炼了九黎族的大长老给你们的功法才恢复的记忆,但我要告诉你的是,你们修炼的功法有很大的问题。” “如果你们一直修炼下去,那等你们修炼到了中品小巫境界,你和我妈就会被人所控制,成为那个人的傀儡。” 对于修炼者而言,脉门是一个很关键的部位,秦楚楚按住了我奶奶的两个脉门,让我奶奶有点儿紧张,但在听到秦楚楚所说的一番话之后,我奶奶当时就愣在了那里。 而我爷爷却撇了撇嘴道:“我早就说你们修炼的功法肯定会有问题,但你却宁可相信九黎族的那死老头,却不相信我!” “看看,现在练出问题了吧!” 我爷爷在言语之间虽然在埋怨着我奶奶,但他的一双眼睛却一直都盯在我奶奶的手腕上,脸上的表情还是很紧张的。 接下来在愣了片刻之后,我奶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连他都会骗我,除了死老头子,他可是我最信任的一个人啊!” 要不是九黎族的大长老成全,我奶奶是很难和我爷爷在一起的,所以我奶奶对九黎族的大长老一直心存感激,对他信任有加的。 但让我奶奶没有想到的是,九黎族的大长老给她的功法,竟然是一个阴谋,目的竟然是为了算计她。 甚至不要说她了,就连我妈和陈婉秋,恐怕都在人家的算计之中。 这让我奶奶在一时之间感到很难接受,简直可以说是颠覆了她的人生观。 而就在我奶奶不胜唏嘘的感慨着之时,秦楚楚却劝着我奶奶道:“奶奶,你就不用伤心难过了,要论控制人的手段,在三界六道的亿万种族之中,没有一个种族能够超过巫族。” “所以大长老他在被人控制之下把那套功法传给了你们,就是一件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听秦楚楚这样一说,我奶奶的眼睛一亮,急忙问着秦楚楚道:“楚楚,你的意思是说,大长老他是被人控制的?他并不是故意要算计我,要害我的?” 秦楚楚点了点头道:“奶奶,大长老传给你的这套功法,不是后土姐姐的功法,也不是十二祖巫中的任何一个祖巫的功法,而是一套以巫族功法为基础,融合了其他邪门功法的修炼之法。” “像这样的功法,绝对不是九黎族的大长老能够创出来的。” “我敢肯定,九黎族的大长老,他已经被这个创出功法的人给控制了?” 听秦楚楚这样一说,我奶奶就更加着急了,毕竟她是九黎族的圣女,如果九黎族的大长老被人给控制了,那九黎一族恐怕就危险了。 所以我奶奶一脸紧张的对着秦楚楚道:“楚楚,是什么人能够创出这样的功法啊?如果这个人控制了大长老的话,那我们九黎一族岂不是麻烦了?” “你是十二祖巫转世,你能不能帮帮我们九黎一族,不要让我们九黎一族被邪恶之人所控制!” 面对着一脸紧张的我奶奶,秦楚楚看上去有些无可奈何,在摇了摇头之后道:“奶奶,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控制了大长老的人,十有八九会是大魔王蚩尤。” “大魔王蚩尤是你们九黎一族的祖宗,是你们九黎一族信仰的真神,被大魔王蚩尤所控制,你觉的九黎一族的人,会愿意让我解救他们吗?” “我现在能够做到的,只能是先救了你和姜一的母亲!” 随着话音一落,从秦楚楚之中竟然投射出了两道锐利无比的光芒,没入了我奶奶的眼睛之中。 几乎在同一时间,两道纯正无比的巫力顺着脉门被注入了我奶奶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