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一网打尽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一网打尽

叶罗妮虽然一直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不愿意和老修之间的关系有进一步的发展,但老修却很清楚的知道,自从叶罗妮用生死同心蛊把自己的一半生命分享给了他的那一刻起,他已经无法再接受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其他女人了。 但是叶罗妮却始终都有心结,她觉的她的这一世配不上老修,他们两个之间虽然有缘但却无份。 如果有来生的话,或许她愿意做老修的女人,但这一世,她却始终都无法敞开心怀。 人的心态其实往往是这样的,当初叶罗妮喜欢上老修之时,她只是单纯的向老修表达她的感情,她的喜欢而已,那个时候她可以不用去顾忌,她只需要把她的喜欢表达出来就可以。 可是,虽然她为了救老修付出了自己一半的生命,但她却并不希望老修因为这个而背上包袱,因为这个才会喜欢她,才会娶了她。 所以叶罗妮那怕是仍然喜欢着老修,但她却变的理性了许多,她不想让老修因为报恩而娶她,她也不想让老修因为娶了她而被人笑话。 虽然叶罗妮她是天机门的财务总管,但叶罗妮对自己的过去却很是清楚。 虽然她无怨无悔,当初她那样做是为了完成她父亲和姐姐未了的心愿,是为了那些因为家庭贫穷无法改变命运的孩子,但只要一想起她曾经的经历,只要一想起那不堪的一幕幕,叶罗妮就觉的自己配不上老修,她要是嫁给了老修就会让老修成为一个笑话。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怕是老修想尽了一切办法去追求叶罗妮,向叶罗妮表白,想让叶罗妮嫁给他,做他的女人,但叶罗妮却始终都是拒绝了他的。 此时此刻,当听到安培荆山在言语之间竟然对天机门的那几个女的表达出了不良的意图之时,老修就无法控制住自己,陷入了疯狂状态。 其实不要说老修了,我同样也处在了极度愤怒的状态,比老修强不到那里去。 天机门的任何一个人,都是我的朋友,都和我的亲人一样,安培荆山这个畜生,他想伤害我的亲人,我又岂能接受? 九爷在一旁也听到了安培荆山所说的话,他同样也被气的怒不可遏。 那三个女的之中有他的儿媳妇在,他又岂能接受他的儿媳妇被人侮辱? 所以九爷也嘶声怒喝着道:“安培荆山,你这个畜生,你快放了我儿子和我儿媳妇,你要是敢伤害到他们一根头发,我李九跟你没完!” 电话那头的安培荆山自然听到了老修和九爷的怒骂声,但他却并不在意,反而语气中有些得意的对着我道:“姓姜的,叫你身边的那两只狗不要乱叫,他们叫的越凶,只会让我越发恼火。<>” “惹火了我的下场,就不用我再重复一遍了吧?” 安培荆山的这话一出口,老修和九爷简直都快要被气炸了,但隔着手机他们又奈何不了安培荆山。 而见此情形,我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随后我尽量让自己用心平气和的语气对着电话那头的安培荆山道:“安培荆山,你给我听着。” “我在这里对天发誓,如果我们天机门的任何一个人受到了伤害或者侮辱,那我会把你们整个安培家族杀的鸡犬不宁,一个活口都不会留下。” “如违此誓,我姜一宁愿被天诛之,地灭之!” 可以说我是一字一顿斩钉截铁的把我的声音传递了过去,说话之间我的身上竟然不由自主主的升腾起了一股滔天杀意,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 在这一刻,我简直就好像杀神附体一样! 就算是隔着手机,隔着几千里甚至上万里,安培荆山也感受到了我无尽的杀念,还有我那不容置疑的决心。 作为修炼者,安培荆山可是很清楚的知道,人可欺天不可欺的道理,对天盟誓这种事情,修炼者一般都是不会干的。 因为一旦发下了天道誓言,就会受到天道的限制,如果违背了誓言的话,那天道必定会降下惩罚。 轻则让你突破境界之时产生瓶颈和心魔,让你的修炼等级无法再提升,而重则会降下天罚雷劫,直接让你灰飞烟灭。 既然我在电话之中发下了天道誓言,以我的身份和修炼等级,那我肯定会兑现我发下的誓言。 换句话说,如果他真的做出了伤害天机门的人,侮辱天机门的人的事情,那我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实现我的诺言,把他们安培家族杀个鸡犬不留。 虽然安培家族的背后有大藏神宫,但我们天机门的实力同样也不可小觑,这一点是安培荆山亲自见识过的。 如果他真的惹怒了我,让我在一怒之下愤然出手,那他们存在了好几百年的安培家族,就很有可能会成为历史。<> 作为安培家族的嫡系传人,安培荆山还是有一定的顾虑的。 就这样,在我的话音落下之后,电话那头的安培荆山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片刻之后,安培荆山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但这一次安培荆山的声音就变的低沉了许多,明显没有之前那么嚣张了。 只听见安培荆山道:“姓姜的,三天之后,你带着混元天罗伞到北海道来,我会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用天机门的那几个人,跟你换回混元天罗伞的。” 说出这话之后,安培荆山不由分说,直接挂了电话。 老修和九爷一直在我旁边,竖着耳朵听着安培荆山所说的每一句话,那怕是他们一字不漏的听到了安培荆山所说的话,但却还是有些六神无主的问起了我。 只见老修抓住了我的肩膀使劲儿摇着我道:“姜一,你说怎么办?我们怎样才能把叶子他们救回来?” 九爷虽然不至于和老修一样抓着我的肩膀摇着我,但他还是一脸焦虑和担心的问着我道:“姜一,怎么办啊?我们怎样才能救了宸儿和杜鹃啊?” “你说他们有没有危险啊?他们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不会吃什么亏吧?” 对于老修和九爷的心情我完全理解,我同样也很担心李宸和叶罗妮他们的安全,但此刻的我却无可奈何,只能希望我所发下的天道誓言对安培荆山造成了一定的震慑。 但话说回来,如果安培荆山这小子胆大包天,丝毫都不惧我发下的誓言的话,那他能做出来什么事情,还真很难预料。 毕竟那个国家的人是出了名的没有人性,出了名的变态和残忍的! 当然,我肯定要安慰一番九爷和老修,同样也给我自己一点安慰的。 只见我拍了拍老修的肩膀,然后扶住了九爷的双手道:“老修,九爷,你们两个不要太紧张了,我相信安培荆山他对我发下的誓言会有所顾忌的。” 就在我正安慰着九爷和老修之时,一直在一旁没有吭声的闻人倾城却突然走到了我的面前。 只见闻人倾城先对着九爷和老修点了点头,然后道:“老修,九爷,你们两个其实不用太过于担心,因为我觉的安培荆山他不是冲着叶子和李宸他们来的,他肯定有另外的目的。” 听闻人倾城这样一说,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被吸引到了闻人倾城身上。<> 其实闻人倾城的话也没有错,安培荆山砸了天机门的店铺,抓了天机门的人,就是想用天机门的人换回大藏宫的先天灵宝混元天罗伞,这才是安培荆山的真正目的。 但这个目的我们所有人都能想到,不需要闻人倾城在这会儿画蛇添足的说出来吧! 以闻人倾城的睿智,她在这会儿说出这话,应该是有别的意思吧? 想至此,我和闻人倾城来了一个相顾对视。 在眼神之中交流了一番之后,我更加肯定了我的判断。 于是我问着闻人倾城道:“倾城,那你觉的安培荆山他会有什么目的呢?” 闻人倾城微微一笑,反问着我道:“你觉的安培荆山所说的话可信吗?” 我有点儿不大明白闻人倾城话里的意思,摸着脑袋想了一下,最终却还是一脸不解的问着闻人倾城道:“倾城,你说的是那方面啊?” “安培荆山所说的那些话听起来不可信啊?” 只见闻人倾城道:“安培荆山说只要他跟你用天机门的那几个人换回了混元天罗伞,那大藏宫的宫主就会收他为亲传弟子,会让他成为大藏宫的少宫主,你觉的这话可信吗?” 在我看来,闻人倾城的这话问的简直有点儿莫名其妙,安培荆山所说的这话,无论是真是假,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意义呢? 大藏宫的宫主是否会收他为亲传弟子,是否会让他成为大藏宫的少宫主,和我们有几毛钱的关系? 对我们来说,无论是大藏宫的少宫主,还是混元天罗伞,都没有天机门的那几个人重要。 一念至此,我还是一脸不解的问着闻人倾城道:“倾城,不管安培荆山说的这些话可信不可信,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而面对着一脸不解的我,还有天机门的其他人,闻人倾城却微微一笑道:“姜一,难道你没有发现,安培荆山这小子,他在竭力的营造出一种他只想用天机门的那几个人换回混元天罗伞,让他成为大藏宫的少宫主,宫主的亲传弟子的感觉吗?” 闻人倾城这样一说,我们想了一想觉的确实如此,难不成安培荆山这小子,他还有更大的野心和目的? 抓了叶罗妮和李宸他们,是引诱我们入局的一个开始而已,让我们带着混元天罗伞来救叶罗妮他们,仅仅是第二步。 那安培荆山这小子的第三步,他想干什么? 我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 于是接下来我眉头一皱,面色一凛,问着闻人倾城道:“倾城,你的意思是说,安培荆山这小子,他想把我们一网打尽?” 而闻人倾城却摇了摇头道:“不是安培荆山想把我们一网打尽,我估计应该是三大神宫的宫主,想把我们一网打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