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交换条件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交换条件

难怪我什么都勘察不出来,原来在北海道竟然还有一个这样的场所。 虽然我还没有进去,但根据我的猜测,进入了这个通道之后,在通道的那一头,应该是一个和洞天福地类似的地方。 三大神宫的宫主,那三名混沌魔神,应该就隐藏在通道里面的一方天地之中。 三大魔神所建立的三大神宫,应该也在这一方天地之中。 看来闻人倾城的判断一点都没有错,安培荆山布下这个局,不断的用激将法,就是想把我们引入这个局中,将我们一网打尽。 不过,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三大混沌魔神自以为是黄雀,但他们或许并不知道,还有一个猎人手里拿着弹弓,早已经瞄准了黄雀。 而这个猎人,就是玄冥祖巫转世的秦楚楚。 “我们何惧之有?” 义正言辞的对着安培荆山的后背说了一句,我率先跟在了安培荆山的身后,随着他一同走进了那黑暗无光的通道之中。 抱着啸月天狼的蛋蛋和天机门的其他人跟在了我的身后。 因为位置的缘故,我看不到安培荆山的脸,但此刻的安培荆山,他脸上却浮现了一抹奸笑,因为在他看来,只要我们跟随着他进入了这个通道,他们所定下的计划,基本上就算是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了。 其实安培荆山说的也没有错,如果他能够配合三大宫主完成了计划,让三大宫主达到目的,那大藏宫的宫主大藏魔神,确实会收他为亲传弟子,让他成为大藏宫的少宫主。 甚至不要说大藏宫的宫主了,就算是其他两大神宫的宫主,都会承他一个人情。 等到了那个时候,他就会成为整个三大神宫之中除了三大宫主之外地位最高的一个人物。 一旦三大宫主横空出世,叱咤风云,成了这天地之间的顶级人物,那他的身份地位也会水涨船高,凌驾在这天下的芸芸众生之上...... 想到了这些,安培荆山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如果不是怕影响到了我们,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安培荆山只恨不得狂笑几声。 虽然通道之中黑暗无光,但对于我们来说,黑暗的环境却构成不了任何影响。 在跟着安培荆山走了差不过有二十来分钟之后,前方有光亮传来,我们很快就走出了通道,来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这个世界之中同样也是寒风凛冽,大雪茫茫,温度至少在零下二十度以下,但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和自然环境却比外面的世界要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甚至和洞天福地相比,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要更加浓郁,更加适合于修炼之人。 有一个这样的修炼环境,这就难怪三大神宫的神子都达到了天阶七品。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安培荆山转身看了我们一眼,脸上的表情显的更加冷漠了许多。 说的夸张一点,此刻在安培荆山的眼中,我们这帮人已经和死人无异了! 从我们进入这方天地的那一刻起,通道的门已经关上了,我们要想出去,除非能打败三大神宫的三大宫主。 但在安培荆山看来,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继续跟我走吧!很快就会见到你们的人了!” 冷冷的说出了这话之后,安培荆山又走在了前面,这会儿的安培荆山催动了缩地成寸之法,几步踏出就已经到了几十米开外的地方。 我们自然是不会落后,同样发动了缩地成寸之法,紧跟在了安培荆山的身后。 大约走了四十分钟的样子,差不多在下午一点钟左右之时,安培荆山带着我们来到了一座山丘之下。 这时安培荆山往山丘之上看了一眼,嘴角边浮现出了一抹阴冷的笑容,转过身子对着我道:“姓姜的,你们的人就在这附近,要想换回你们的人,就把混元天罗伞拿出来吧。” 还没有见到我们的人,我特么又不是傻的,怎么可能会把混元天罗伞这就拿出来。 要知道,那混元天罗伞可是有主之物,一旦从苏天的混沌金殿之中拿了出来,被他的主人给直接收走的话,那我们就只有哭的份儿了。 所以我冷笑着摇了摇头道:“安培荆山,你不要给我玩这种把戏!在没有见到我们的人之前,我是不会让你看到混元天罗伞的。” 见我没有上他的当,安培荆山的眉头一皱,不过我的反应也算是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之中。 “啪!啪!啪!” 只见安培荆山拍了拍他的手掌,然后说道:“把人带出来吧!” 就在安培荆山的话音一落之后,有差不多七八十个身穿着有点儿像日本的武士服,又有点儿像汉朝时代的汉服的男子,这些人年轻的看上去在三十岁左右,年纪大的满脸沧桑,估计有五十来岁了,一个个全都实力不弱,从山丘上走了下来,摆出了一个椭圆形的阵型,把我们一帮人围了起来。 这些人的实力级别最差的也达到了天阶五品,其中至少有二十几个达到了天阶六品,还有差不多十来个竟然达到了天阶七品。 我估计这些人应该就是三大神宫所谓的神子,看来为了对付我们天机门,三大神宫把所有的精锐力量全都派出来了。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大势宫的神子大势风一用一把武士刀顶在了李宛璐的脖子上走到了山丘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 大千宫的神子大千太一同样也用一把武士刀顶在了罗梓宸的脖子上走到了山丘顶上,同样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 还有两个我不认识的年轻男子,实力级别也达到了天阶七品的人物,同样也用武士刀顶在了李宸和杜鹃两口子的脖子上,走到了山丘顶上,目光冰冷,面带杀机的看着我们。 安培家族的安培晴明,这老家伙站在了叶罗妮的身后,用一把长剑搭在了叶罗妮的咽喉部位。 而见此情形,老修只恨不得扑上去把安培晴明这老家伙给撕成碎片,把叶罗妮从他的剑下救出来。 但理智又告诉老修,在这个时候他千万可不能轻举妄动,让叶罗妮受到伤害。 就在这时,见我们天机门被劫持的人全部都现身出来了,安培荆山得意洋洋的对着我道:“姓姜的,这会儿见到你们的人了,可以把混元天罗伞交出来了吧?” 看了一眼叶罗妮他们,我尽量稳住了自己的情绪,表情坚定的摇了摇头道:“安培荆山,是你傻呢?还是我傻?” “这里是你们的地盘,我们被你们的人给包围了,如果我交出了混元天罗伞,你们不放人怎么办?” 听到我的回答,安培荆山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然后道:“这个你完全放心,我们安培家族的人是最讲信用的!只要你叫出了混元天罗伞,我立马会叫他们放人!” 听到安培荆山这话,我忍不住的差点儿笑了,这特么的简直是我所听过的最大的一个笑话! 安培家族的人是最讲信用的,你特么的忽悠谁呢?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再一次态度坚决的摇了摇,我对着安培荆山道:“安培荆山,我可以发下天道誓言,如果你们把我们的人放了,我一定会把混元天罗伞交出来。” “如果我说话不算数,甘愿接受天道誓言的惩罚!” 按道理来说我发下天道誓言安培荆山肯定是能够接受的,但安培荆山却摇了摇头。 只见安培荆山道:“姓姜的,你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你发下的天道誓言,很有可能不受天道监控。” “不如这样,我们这边先放四个人,留下一个做人质,等你把混元天罗伞交出来之后,我们再放剩下的一个。” “现在就看他们几个之中,那一个愿意留下来做人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