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上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上

我是天命之子,是天道所选定的人,所以天道对我这种人的监控最严。 如果我发下了天道誓言,不去遵守的话,天道是最容易降下惩罚的。 作为大藏宫的神子,安培荆山应该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但安培荆山却在这里跟我胡搅蛮缠,非要留下一个人来做人质。 这让我就无比纠结了! 我们的人在安培荆山的手中,生死为他们所掌控,主动权在他们一方,安培荆山非要胡搅蛮缠,我们还真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一旦混元天罗伞被安培荆山拿到了手,安培荆山跟我们翻脸了呢? 那安培荆山一方有我们的人做人质,对我们来说岂不是很被动?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该做出何种选择呢? 就在我无比纠结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之时,李宸这小子却表现的很有男子汉气概的主动站了出来。 只见李宸把胸一挺,义正言辞的朗声说道:“让我留下来做人质吧!作为一个男人,在这个时候我要是不站出来,那我就不配做天机门的人!” 而随着李宸的话音一落,罗梓宸也把胸膛一挺,目光向着李宸看了过去。 只见罗梓宸对着李宸道:“宸哥儿,咱俩的名字里面都带了一个宸字,说明咱俩的前世有缘。” “我这辈子如果不是遇到了你们,遇到了门主,可能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了,能够和你们在一起有这段经历,我已经很满足了。” “你家里还有一个年龄尚小的孩子,我却无儿无女,所以像这种比较危险的事情,还是让我来做吧!” “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不能回去的话,那看在我们两个的名字里都有一个宸字的份儿上,以后叫你儿子在我每年的祭日上给我磕一个头,烧点纸钱吧!” 听到罗梓宸这话,李宸和杜鹃两口子感动的直掉眼泪,但想到了他们家中那不到三岁的孩子,李宸即便是想反驳罗梓宸的话,却在一时之间很难说出口。 看着李宸和杜鹃和两口子,还有表情决绝的罗梓宸,李宛璐长叹了一口气。 紧接着,李宛璐满脸无奈的道:“我自认为达到了天阶神相之后可以算尽一切,却没想到天道变化无常,连我自己的命运都无法琢磨。” 说到这里,李宛璐脸上的表情也变的果敢和决绝了起来,只见她一脸正色的道:“既然这样,那不如让我最后再来算一次吧!” “或者说,与其叫最后算一次,不如叫最后赌一次!” “我赌把我留下来做人质,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出现!” “我相信姜一的滔天气运,我的命运,就赌在他的气运之上!” “你们不要跟我争了,这个人质由我来做!” 就在李宛璐态度坚决的要求把她留下来做人质之时,一直都没有吭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叶罗妮却把目光缓缓的从李宸和杜鹃两口子,以及罗梓宸和李宛璐四个人的身上一一扫过。 最终,当叶罗妮的目光停留到了李宛璐身上之时,只见叶罗妮对着李宛璐道:“宛璐,你和姜一都是能掐会算之人,你们能够推演天机,推算出一个人的过去未来。” “但我有一句话却一直都想告诉你们,不知道你们认不认可?” 作为相师一脉的顶级人物,听到叶罗妮这话,李宛璐肯定感到很是好奇。 甚至别说李宛璐了,就连我都感到有些奇怪,在当前的这个场景之下,叶罗妮她想表达什么? 女人的心思很难琢磨,叶罗妮在这个时候表现的如此冷静,表现的面无表情,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 我总是觉的,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一样? 而这个不好的事情,难道会发生在叶罗妮的身上吗? 这种感觉不可意会,也不能言传,仅仅是一种感觉而已,但却让我很是难受,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叶子,你想说什么?”我问着叶罗妮道。 只见叶罗妮浮现了一脸的苦笑之色,然后说道:“姜一,宛璐,我想说的是,我命由我不由天!” “每一个人的命运,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什么逆天改命都是扯淡,其实改变命运,就是改变自我!” 听到叶罗妮的这番话,我和李宛璐都愣在了那里,她的这话确实说的没错,但这种大而空的道理谁都能讲出来啊! 在当前的这种场景之下,她讲这些有意义吗? 就在我和李宛璐一脸不解的相顾对视着之时,只见叶罗妮对着李宸和杜鹃两口子道:“李宸,杜鹃,你们两个能在一起,能生下一个小宝宝,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我希望你们两个能够珍惜,千万不要辜负了对方!” “为了你们的孩子着想,你们两个谁都不能冒险!” 面对着叶罗妮所说出的这话,李宸和杜鹃根本就无法反驳,这时叶罗妮已经把目光投注在了罗梓宸的身上。 只见叶罗妮对着罗梓宸道:“罗大哥,你虽然曾经误入歧途,但你却是个好人,作为好人,就应该有一个好的结果。” “虽然你被女人伤害过,但你却并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对天底下所有的女人敬而远之。” “你不要忘了,你还有白发苍苍的父母,他们还在盼望着你为他们养老送终,为他们传宗接代。” “为了你的父母不会为你而哭泣,为你而流泪,这个人质就让我来做吧!” “我和你不一样,在这个世间我已经了无牵挂了,这几年做了无数善事,我的心愿也早已经了了。” 听叶罗妮这样一说,老修就有点儿不愿意了,只见老修急头白脸的对着叶罗妮道:“叶子,你怎么能这样说?为什么你在这个世间已经了无牵挂了?难道你就不牵挂我吗?” “从你把你的生命分享给了我一半的那一刻起,我们两个就生死相依,再也不能分开了,你为什么会对我了无牵挂?” “我不接受你说的这话,你这话是违心之言!” 老修在那里急的跳脚,但叶罗妮却连理会都没有理会于他。 接下来叶罗妮对着李宛璐道:“宛璐,你把命运交给上天去赌,而我把命运交给了我自己掌控,所以这个人质还是让我来做吧!你们都不要跟我争了!” 听到叶罗妮说出这话,老修简直要疯了,急忙在那里劝着叶罗妮道:“叶子,你不能,你不能做人质!” “这些岛国人最无耻,最卑鄙,最下流了,你要是做了人质,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对于老修所说的话,叶罗妮一直都没有任何回应,而这时安培荆山这货却发表起了意见。 只见安培荆山的目光从五个人质的身上一一扫过,当最终落到了叶罗妮的身上,看着叶罗妮那曼妙的身姿,精致的面容之时,安培荆山的眼睛明显的一亮。 尤其是老修表现的那么激动,更加让安培荆山这货坚定了他的想法。 “我看还是由我来做这个决定吧!要是让你们来决定的话,估计到明年也无法确定谁来做人质?” “就你吧!天机门的财务总管,叶罗妮叶小姐,你可是天机门很重要的一个人物,由你来做人质,才能够保证让姜门主把混元天罗伞交还给我。” 而随着安培荆山的话一出口,大千宫的大千太一放开了罗梓宸,大势宫的大势风一放开了李宛璐,其他的两个人放开了李宸和杜鹃两口子。 但这四个人虽然被放开了,他们却站在当地并没有向我们走过来。 叶罗妮还在安培晴明的控制之中,他们又怎么忍心丢下叶罗妮不管? 既然一同被抓,就应该一同返回,作为天机门的一份子,没有丢下同门的道理! 安培荆山很难理解我们天机门的人为什么会这样? 趋吉避凶这是人性本能,这些人为什么这么傻? 一念至此,感到很难理解的安培荆山就对着李宸和罗梓宸他们几个大声吼着道:“你们已经被放了,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被吓傻了吗?” “快走到你们的人一边去,把混元天罗伞交出来!” 安培荆山大声吼着,但李宸和罗梓宸他们却没有反应,而是呆呆的看着叶罗妮。 看他们几个的架势,是打算和叶罗妮一起返回的。 这时叶罗妮却把眼睛瞪的老大,几乎用吼着的方式对着李宸他们几个道:“李宸,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了?杜鹃为了你付出了那么多,你还好意思让她再跟着你冒险吗?难道你忘了家里还有一个不到三岁的孩子吗?” “罗梓宸,你还有父母在,你不能冒险!李宛璐,姜一他需要你的帮助,在很多时候你能够帮到他的!你们都给我滚,马上滚,滚到姜一的身边去!” 被叶罗妮这样一吼,李宸和罗梓宸他们就只能无可奈何的看着叶罗妮,缓步倒退着来到了我们一帮人所在的位置。 整个过程之中三大神宫的那些所谓的神子们没有任何反应,安培荆山则冷笑着看着我们。 终于等到李宸他们和我们汇合之后,安培荆山表情阴霾的对着我道:“姓姜的,你们的人已经回去四个了,现在到你把混元天罗伞交给我的时候了吧?” “只要你把混元天罗伞交给了我,那这位叶小姐我会立马放人!” “你也别担心我们这些人围住了你们,其实你们应该清楚,以我们这些人的综合实力,是困不住你们的,我们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怕出现什么意外才把他们调来的而已。” 安培荆山的这番话也算是比较合理,说实话,如果那所谓的三大宫主不现身的话,三大神宫的这些神子,简直就是给我们来送菜的。 即便是这七八十名神子联手,也困不住我们天机门的这帮人的。 但叶罗妮在安培荆山的手中,我又怎么能放心把混元天罗伞交给他? 老修的那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这些岛国人是最无耻,最卑鄙,最下流的,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事情! 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我对着安培荆山道:“安培荆山,混元天罗伞我可以给你,但你必须先给我发下一个天道誓言。” “只要我把混元天罗伞交出来给你们,那你们就一定要放了叶罗妮!” “如若违背了誓言,那天诛之,地灭之!” 原本我以为安培荆山会因为我所提出的这个条件有所顾忌,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安培荆山这货竟然毫不犹豫,直接发下了天道誓言。 “我安培荆山对天发誓,如果姜门主把混元天罗伞给了我,那我一定会把叶罗妮小姐放了!” “如违此誓,天诛之,地灭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