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我们老家那边的风俗,是无法接受火葬的,所以绝大多数人都采用的是土葬的方式。 而且因为我们老家那边山大沟深,黄土高原最不缺的就是土地,当地官方也没有刻意要求一定要采用火葬的方式。 叶罗妮为她的父老乡亲做了那么多善事好事,在当地的人心目之中,她简直就是活菩萨下凡,拥有着和神佛一样的地位。 所以在叶罗妮死后,当地的父老乡亲一起集资,给她买了一个能够让尸体常年保持不腐化的水晶棺,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葬在了她父亲任教过,他们一家人为之付出了一切的学校旁边。 可就在今天上午,当地的几个老百姓几乎是养成了习惯一样,大清早的就跑去叶罗妮的坟上祭拜她之时,却发现她的坟墓被人给挖开了。 叶罗妮在当地人心目之中的地位之重,简直无与伦比,发现叶罗妮的坟墓被人挖开,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惊动了当地的所有老百姓,和相关部门的人。 当地的老百姓可以说跟疯了一样,漫山遍野的寻找坟墓之中被挖走的装着叶罗妮的遗体的水晶棺,当地相关部门,甚至县一级,市一级,省一级的相关部门,都调派了大量的人手来寻找被盗走的水晶棺和遗体。 到武顺他爸给武顺打电话的时候,据说当地的老百姓已经出动了上万人次,警察,士兵,还有其他人员,也出动了好几千人,摩托车,小轿车,各种车辆,甚至连直升飞机都出动了,但却始终都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和任何状况。 当地相关部门已经封锁了各个交通要道,一辆车一辆车的排查,飞往全国各地的航班,也都仔细无比的检查,最终却还是没有查到任何线索。 武顺他爸之所以会给武顺打这个电话,首先是把这件事情通过武顺告诉我们,其次他也是想通过我们这边得到帮助,看看我们是否有办法能够寻找到装着叶罗妮的遗体的水晶棺? 其实我这会儿已经能够肯定,盗走了叶罗妮的遗体和水晶棺的,恐怕十有八九就是老修无疑。 但以老修的手段,当他把叶罗妮的遗体和水晶棺装进了纳戒之中后,是可以轻轻松松的躲过追查的。 当地相关部门无论是出动多少人,恐怕都没有任何用处,这会儿的老修已经不知道去了那里了! 而叶罗妮在当地的影响力是那么的大,如果无法追回她的遗体和水晶棺的话,肯定有不少相关人员要受到责难,有不少人恐怕要因此连饭碗都砸掉。 可是,明明知道是老修干的,我却无可奈何,根本就无法找回叶罗妮的遗体和水晶棺。 如此一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无辜的人因此而受到牵连了! 至于老修,他为什么会突然变的如此极端,难道和他觉醒了另外一个记忆有关吗? 叶罗妮轮回了万世一直在寻找的男人会是他这样的吗?我反而有些不太相信了! 但因为叶罗妮的这一世把自己的生命分享给了他一半,却在他们两个之间结下了不小的因果,这才造成了现在的这种状况。 就算是我,也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来化解他们两个之间的因果?让老修彻底的放下! 而且说不定下一次当老修和我再见面之时,就是他和我为敌,打算置我于死地的时候。 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的苦笑着摇了摇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武顺这家伙跟了我好几年,他对我的了解仅次于陈婉秋和秦楚楚,这会儿见我的神情不对,就问起了我原因。 “老大,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有点不大对劲?” “你还没告诉我,叶子的遗体和棺材被盗,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我爸那边已经急的不行了,他说这事儿要是给不出一个交代,叶子的那些父老乡亲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以我和武顺之间的关系,我倒是没有什么跟他可隐瞒的,而且武顺我能够肯定,他并没有反天道所控制的灵魂。 他的前世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的徒弟武吉,就冲着这一点,我一点都不担心他会出什么问题。 这会儿既然武顺问了起来,我就干脆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他。 “如果我告诉你,叶子的遗体和水晶棺,是老修盗走的,你会信吗?” 当我一本正经面色凝重的说出了这番话之时,武顺直接被雷成了狗。 “你说什么?老大你没有发烧吧?老修他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 武顺这货直接跳了起来,一脸不相信的问起了我。 但我却依然面色凝重的对着他道:“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你是相信我呢?还是相信老修?” 武顺毕竟跟我走的近一点,跟我的关系更好,所以当我这样一说之后,他就表情沉重的跟我确认了起来。 “姜一,我肯定相信你!但你能肯定,这事儿是老修做的吗?” 接下来我就把所有的一切全都说了出来。 从赖布衣所说的正反天道,到昨天晚上老修给我打电话所说的每一句话,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了武顺。 而武顺在听完我所说的这些之后,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平时武顺这货表现的大大咧咧的,从来都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但这会儿武顺脸上的表情竟然无比的凝重,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沉思了许久之后,武顺问着我道:“老大,你打算把老修的情况告诉他们吗?” 我摇了摇头道:“我怕他们受到刺激,也和老修一样离我而去,将来会成为我的敌人和对手,我不敢告诉他们,我不敢把事实真相说出来。” 说这话之时我一脸的痛苦之色,我简直无法想象,如果我身边的兄弟姐妹大多数都背叛了我,成为我的对手和敌人之时,我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心如刀绞,生不如死,这两个词恐怕都不足以形容我那个时候的痛苦! 但武顺的想法却和我相反,看着我一脸痛苦的样子,他反而神情坚定,态度决绝的道:“姜一,有句话叫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如果他们迟早都会和老修一样,变成你的敌人,你的对手的话,那你还不如坦荡一点,把所有的一切现在就告诉他们。” “那怕是你这样做会刺激到他们,很有可能会让他们和老修一样,觉醒其他的记忆,但总归要好过在将来的某一天他们会突然觉醒记忆,突然在你的背后对你出手!”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武顺的这番话一下子就惊醒了我这个身在局中之人,让我一下子变的清醒了过来。 之前的我只在意自己的感受,却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后果,但如果和武顺所说的一样,在将来的某一天突然发生了变化,那手忙脚乱的我该何以应对? 为了我的亲人,为了身边的其他朋友,我必须要坚强,我绝对不能自乱阵脚! 该面对的,我必须去面对,我有何惧之有? 想到了这一点,看着武顺这货的眼神里我露出了满满的欣赏之色,这家伙经常性的不靠谱,但这一次他却很靠谱! 在武顺的胸膛上轻轻的捶了一拳之后,我对着他正色道:“顺子,谢谢你!你说的很对,我不应该回避,我应该告诉他们一切,让他们自己来做出选择!” “你帮我去叫一下他们吧!” 既然确定了是老修盗走了叶罗妮的遗体和水晶棺,武顺就很清楚的知道,当地相关部门的那些人是不可能破了这个案子抓到盗墓者了,就算是我们也帮不到他爸。 所以武顺就没有在叶罗妮的遗体被盗的这个案子上再浪费时间,他直接转过了身子向外面走去。 一边往外走着,武顺一边对着我道:“我会顺便把楚楚和倾城也叫过来,让我们大家一起来面对吧!” 我完全能够理解武顺话里的意思,他是生怕发生了什么意料不到的状况,仅仅我和他两个会镇不住场面,所以才会刻意把闻人倾城和秦楚楚给叫过来的。 有闻人倾城的混沌塔,还有秦楚楚这个玄冥祖巫转世的牛逼人物,就算是云若风和苏天他们有可能会发生什么状况,也不至于让局面无法控制。 就这样,在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苏天两口子,云若风两口子,还有小兰陵和郑海冰,秦楚楚和闻人倾城,包括武顺在内,所有人全部都到齐了。 当着众人的面,我从赖布衣开始,把所有的一切,向他们全部都和盘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