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辈分之争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辈分之争

自从我祖爷爷亮出了昆仑令之后,凌虚老道对待我祖爷爷和我们天机一脉的态度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过这会儿凌虚老道竟然亲自在洞天福地的入口处等着迎接我们,昆仑派摆出来的这幅架势就显的太过于隆重了一点。 按道理来说凌虚老道这个昆仑派的老祖宗留在昆仑派坐镇,在我们到达昆仑派的山门之时,才是他亲自下山迎接的时候。 这会儿在洞天福地的入口处,让昆仑派的大长老崔殇洛来迎接我们,就已经算是很给我们面子了,为什么凌虚老道要这样做呢? 最让我感到无法理解的,竟然是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竟然和凌虚老道穿着一模一样的金黄色道袍,而且和凌虚老道站在了同一排。 要知道,昆仑派是道门的发源地,可以说是道门第一派,而作为传承了不知道有多少年代的道门第一派,昆仑派是最讲究规矩和礼数的, 虽然韩毒龙和薛恶虎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他们前世的身份是昆仑派的三代弟子,但前世毕竟是前世,这一世的他们,在昆仑派的辈分和地位还是比较低的。 凌虚老道作为昆仑派的老祖宗,在昆仑派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就算是昆仑派的掌教欧阳振龙,他也没有资格穿着金黄色的道袍,和凌虚老道站在同一排啊! 如果按照道门的礼数,能和凌虚老道穿着一样的金黄色道袍,有资格和凌虚老道站在同一排,那岂不是代表着韩毒龙和薛恶虎在昆仑派拥有着和凌虚老道一样的身份和地位吗? 无论是昆仑派还是天道门三家十派,都是一个讲究弱肉强食,实力为先的地方,韩毒龙和薛恶虎要是没有相应的实力,别说他们是昆仑派的三代弟子转世了,就算他们俩是昆仑十二金仙转世,也未必能让他们两个拥有和凌虚老道平起平坐的身份地位吧? 上一次去帝氏一族的时候没有见到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难不成,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的实力又提升了? 产生了这样的一个念头,我就盯着韩毒龙和薛恶虎仔细打量了一番,结果这一打量之下,让我大吃了一惊。 按照赖布衣所说,自从我开始修炼功德金身之后,我所修炼的功法就成了功德大道,目前我的相师等阶达到了天阶五品,功德金身达到了第十九重天,以我的功德大道的神奇,只要是大罗金仙之下的人物,我只需要启动功德之气,就能够看透实力级别。 当我把功德之气聚于双目,对着韩毒龙和薛恶虎扫视了一番之后,立刻就惊奇无比的发现,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竟然实力级别在凌虚老道之上,达到了天阶九品。 这就难怪凌虚老道让他们两个也穿上了金黄色的道袍,让他们两个拥有了和自己一样的身份地位。 不过这让我感到很是奇怪,这特么的才多长时间,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是怎么把实力级别提升到天阶九品的? 他们两个的气运这是有多逆天?遇到了什么奇遇,能把实力提升的如此之快? 这简直比坐火箭还要快啊! 而就在我感到很难理解的看着韩毒龙和薛恶虎之时,我祖爷爷带着一脸的微笑,态度和气的跟凌虚老道打起了招呼。 “凌虚道友你真是太客气了,派几个晚辈弟子过来礼数就到了,怎么能让你亲自前来呢?” 我祖爷爷也觉的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两个年轻人能和凌虚老道站在一排有点不可思议,所以和凌虚老道说话之时,他眼角的余光却一直都在扫视着韩毒龙和薛恶虎。 至于赖老和钦天八老他们同样也在打量着韩毒龙和薛恶虎,对韩毒龙和薛恶虎的出现感到很是好奇。 面对着一脸和气的我祖爷爷,凌虚老道看上去好像有些无奈,在看了一眼韩毒龙和薛恶虎之后,凌虚老道主动对着我祖爷爷介绍起了他们两个。 “姜道友,我给你介绍一下吧。” 说话之间,凌虚老道指着韩毒龙道:“这位是昆仑派的三代弟子韩毒龙转世,如果仔细算起来的话,他的身份是我们祖师一辈的。” “这位也是昆仑派的三代弟子薛恶虎转世,如果要论资排辈的话,他也是我们祖师一辈的。” 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他们对韩毒龙和薛恶虎并不了解,这会儿听到凌虚老道的介绍,当时就愣在了那里。 虽然韩毒龙和薛恶虎确实是昆仑派的三代弟子,但他们两个并不是本尊,是转世之身啊! 他们有什么资格当我们的祖师爷? 见了祖师爷可是要跪拜磕头的,无论是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不愿意随随便便给自己认个祖师爷吧? 而就在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愣在了那里之时,听到凌虚老道介绍完了韩毒龙和薛恶虎的身份,我却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韩毒龙和薛恶虎是阐教门下,是昆仑派的三代弟子不假,但韩毒龙和薛恶虎是封神大劫中的应劫之人,按道理来说他们已经被敕封为周天正神,在红尘之外,天外天上享受人间的愿力和香火供奉才对,怎么会突然转世重新为人了呢? 小兰陵和郑海冰他们会轮回转世拥有了这一世的身份,是因为在他们的背后有他们的师尊,他们的父母,那韩毒龙和薛恶虎呢? 如果韩毒龙和薛恶虎不是因为他们的师尊为他们筹谋了这一世重新轮回,那是否代表着韩毒龙和薛恶虎是被反天道所控制的灵魂转世的人物呢? 准确来说,韩毒龙和薛恶虎的情况就和老修一样了! 就在我的意识之中闪现了这些念头之时,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却用傲慢无比的目光从我们一帮人的身上扫过,在我们的面前摆起了祖师的架子。 只见韩毒龙一脸傲然的道:“姜子牙是昆仑派的二代弟子,而我们兄弟两个是昆仑派的三代弟子。” “而且我们兄弟两个的师尊,还是元始祖师座下赫赫有名的昆仑十二金仙中的道行天尊。” “这样算起来,我们兄弟两个仅仅比你们天机一脉的老祖宗姜子牙晚了一辈而已。” “你们作为姜子牙的子孙后代和天机一脉门下的弟子传人,见了我们两个师门长辈,为何不跪拜行礼?” 韩毒龙这货的话音一落,薛恶虎这货紧接着道:“姜一,要是从辈分上算,你要称我们兄弟两个一声祖师爷,但你这个昆仑一脉的不肖弟子,却敢对师门长辈不敬,如果你跪在我们两个的面前对我们三拜九叩,或许我们两个会原谅你。” “如若不然,我们两个就以昆仑派三代弟子的身份,以你们祖师爷的身份,把你逐出天机一脉,逐出昆仑一脉。” 让我没想到的是,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不知道那里来的信心,竟然仗着他们前世的身份在这里跟我祖爷爷摆起了谱,还要把我逐出天机一脉和昆仑一脉。 昆仑一脉我本来就不怎么认同,他说逐出了也就算了,但他们两个和我们天机一脉有一毛钱的关系吗?有什么资格能把我逐出天机一脉? 这简直是我听到的最大的笑话! 这俩货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傻逼了呢? 一念至此,我抬起了头向着韩毒龙和薛恶虎看了过去,不过有我祖爷爷在场,我却并没有说什么。 而这时,我祖爷爷却面色一沉,对着凌虚老道用质问的语气道:“凌虚道友,这就是你们昆仑派的待客之道吗?” “让两个无知小辈在我们的面前放肆?” “他们两个知道姜一在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一脉是什么身份吗?” “他们有什么资格用这种语气跟姜一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