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这昆仑令肯定是假的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这昆仑令肯定是假的

韩毒龙和薛恶虎虽然达到了天阶九品,但我祖爷爷这个二品神相在气势上却一点都不输给他们。 而且在我祖爷爷看来,如果随随便便来一个人说自己是昆仑派的几代弟子转世,要做我们的祖师的话,那我们要跪拜磕头的祖师爷恐怕就多的数不过来了。 所以我祖爷爷在言语之间还是把韩毒龙和薛恶虎当成了昆仑派的普通弟子看待,丝毫都没有把他们两个放在眼里。 而韩毒龙和薛恶虎自持身份,再加上他们的实力迅猛提升,让他们一下子就膨胀的不行,这会儿听到我祖爷爷所说的话,他们又岂能服气? 所以我祖爷爷的话音一落,韩毒龙这货就忍耐不住的质问起了我祖爷爷。 “大胆,你们天机一脉的人真是岂有此理!” “在我们两个面前不跪拜也就算了,还口口声声的把我们当成了无知小辈,你们天机一脉成何体统?” “姜一他不过是昆仑一脉的弟子,天机门的门主而已,在我们两个昆仑派的祖师面前,他能有什么身份?” 韩毒龙的话音刚落,薛恶虎这货就随声附和着道:“对,师兄言之有理,在我们两个的面前,姜一他算个什么东西?上一次他手下的人对我们师兄弟两个大大的不敬,他一定要给我们两个跪拜磕头,向我们赔礼道歉才行。” “我们师兄弟两个专程在这里等着,就是为了让姜一给我们赔礼道歉,磕头认错!” “如果姜一不给我们赔礼道歉,那你们天机一脉,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我祖爷爷本来是对凌虚老道说话的,但韩毒龙和薛恶虎却完全不给凌虚老道说话的机会,这让凌虚老道很是无奈,只能向我祖爷爷投以了苦笑之色。 从凌虚老道脸上的表情来看,他好像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一样。 我祖爷爷也是老江湖了,一看凌虚老道向他投以的表情,就知道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恐怕有什么依仗,在昆仑派的地位已经凌驾在了凌虚老道之上。 不过就算是韩毒龙和薛恶虎在昆仑派的地位再高,他也高不过昆仑派的祖师爷元始天尊。 只要他们两个认为自己是昆仑派的门人,那他们两个就没有资格在我们姜氏一族的人面前放肆。 就在韩毒龙和薛恶虎气焰嚣张的等着我给他们两个磕头认错,赔礼道歉之时,我祖爷爷却斜眼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对着凌虚老道道:“凌虚道友,这二位表现的如此无知,难不成你没有告诉他们,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一脉之间的关系吗?” “如果你还没有告诉他们的话,那就让我来告诉他们吧?” 其实我祖爷爷对凌虚老道所说的这番话大有深意,因为他隐隐约约的觉的,凌虚老道和韩毒龙薛恶虎这俩货之间的关系好像有点儿不太协调,所以他在言语之间做着试探。 果然,凌虚老道闻言后点了点头,对着我祖爷爷道:“姜道友,你们天机一脉和我们昆仑一脉之间的关系,我确实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们两个,既然他们两个非要你们天机一脉给一个交代,那你就不妨告诉他们两个吧。” 凌虚老道这样一说,我祖爷爷心里就更加有数了,只见我祖爷爷对着韩毒龙和薛恶虎道:“我不管你们二位前世和这一世是什么身份,但你们有一个身份是你们永远都无法否认的,这个身份就是昆仑一脉的门人弟子,你们认为我说的对吗?” 韩毒龙和薛恶虎在听到我祖爷爷的这话之后有点儿搞不懂我祖爷爷想表达什么意思? 尤其是我祖爷爷和凌虚老道之间的对话,更让他们有点儿凌乱和迷茫了! 难不成在天机一脉和昆仑一脉之间,还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秘密吗? 想至此,韩毒龙和薛恶虎相顾对视了一眼,在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 紧接着,韩毒龙看上去颇为不赖烦的对着我祖爷爷道:“你们天机一脉充其量只能算是我们昆仑一脉的分支,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关系?” 薛恶虎紧接着道:“就算天机一脉是我们昆仑一脉的分支,你们天机一脉的人见了我们师兄弟两个,也得称呼我们一声祖师,在我们的面前行跪拜之礼。” “姜一纵容自己的手下对祖师不敬,必须给我们两个一个交代!” 面对着无知到了极点的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我祖爷爷看上去有些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接下来我祖爷爷伸出了右手,把昆仑令从他的手中亮了出来。 在这同时,我祖爷爷朗声说道:“见昆仑令,如见元始,你们两个既然是昆仑派的门人弟子,对元始祖师的昆仑令应该有所了解吧?” 当韩毒龙和薛恶虎看到我祖爷爷手中的昆仑令之时,这俩货全都傻了眼了。 作为昆仑派的三代弟子转世,他们又岂能不知道昆仑令? 当年元始天尊在创立了昆仑派,收下了十二金仙为门人弟子之后,他就刻意炼制了一块昆仑令。 而且元始天尊还亲自给他的门人弟子们穿下了法旨,说见昆仑令如见他本人。 执掌昆仑令者,为阐教副教主,昆仑派副掌教。 换句话说,执掌昆仑令的人,在昆仑派的地位就会仅次于元始天尊这个创派祖师。 当年封神大战之前,阐教的副教主,昆仑派的副掌教乃是燃灯道人,但后来在封神大劫结束之后,燃灯道人却被佛门的准提佛祖度化,加入了佛门一方,成为了佛门之中代表着过去的过去佛。 阐教的燃灯道人,在佛门就成了燃灯古佛! 而自此之后,昆仑令就成了传说,没有人能够确定昆仑令是在燃灯古佛的手里,还是被元始天尊给收回了? 直到我祖爷爷亮出了昆仑令的那一刻,凌虚老道这才确定,在昆仑派代表着至高无上身份的昆仑令,被元始天尊从燃灯古佛那里收回之后,赐给了我们姜氏一族的老祖宗姜子牙。 由此可见,我们姜氏一族的老祖宗姜子牙被元始天尊有多器重? 甚至我觉的元始天尊对姜子牙的器重都超过了赫赫有名的昆仑十二金仙。 而此刻,韩毒龙在盯着我祖爷爷的昆仑令愣了片刻之后,就忍不住的问起了薛恶虎。 “师弟,昆仑令不是副掌教燃灯执掌的吗?怎么到他的手中了?” 薛恶虎这会儿也是一脸懵逼,面对着韩毒龙所提出的问题摇了摇头道:“师兄,他拿出的这昆仑令莫非是假的?” “燃灯副掌教是不可能把昆仑令给姜子牙的!” 薛恶虎和韩毒龙身死之时燃灯道人还是阐教副教主,昆仑派副掌教,所以那怕是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在韩毒龙和薛恶虎的认知之中,昆仑令应该在燃灯道人的手中。 但他们却忘了一点,燃灯道人在封神大劫之后被度入了佛门,元始天尊又怎么可能会让他把昆仑令带走? 另外,从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会儿的表现来看,他们对死去之后的所有一切,全都一无所知。 他们虽然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但却好像忘记了今生的一切一样。 这两个人还真是处在了一个非常奇怪和微妙的状态啊!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我祖爷爷一脸鄙夷的看了一眼韩毒龙和薛恶虎,然后走到了我的旁边,把昆仑令直接塞到了我的手里。 接下来我祖爷爷郑重其事的道:“姜一是我们姜氏一族的第八十一代传人,是我们天机一脉的当代宗主,更是天道所选定的天命之子。” “这昆仑令在我们姜氏一族代代相传,每一代天机一脉的当代宗主,都有资格来执掌昆仑令。” “姜一作为天道选定的天命之子,他就更有资格来执掌昆仑令!” “见昆仑令如见元始,尔等既然是昆仑门人,见了昆仑令,还不跪拜叩首,更待何时?” 我祖爷爷说这话之时声音洪亮,中气十足,气势逼人,而在听到我祖爷爷的这番话,面对着我手中的昆仑令之时,昆仑派的老祖宗凌虚老道,立刻就跪在了地上,对着昆仑令三拜九叩的行起了大礼。 “昆仑弟子凌虚,见过元始祖师,见过掌令尊者。” 听到凌虚老道这话,我差点儿忍不住的笑出了声,亏他能想出掌令尊者这个称呼来。 不过仔细想想,这称呼还真没什么毛病。 执掌着昆仑令就拥有着尊贵无比的身份,掌令尊者这四个字足以完美的诠释了我当前的身份。 韩毒龙和薛恶虎见凌虚老道跪在了地上磕头行礼,还称我为掌令尊者,差点儿把他们两个给雷成了狗。 要知道,那怕是他们两个的实力提升到了天阶九品,镇住了整个昆仑派,但凌虚老道和昆仑派的核心人物们却没有一个愿意认他们为祖师,在他们的面前跪拜行礼的。 可是我祖爷爷所亮出的昆仑令还没有确定真假呢?凌虚老道为什么就开始跪拜行礼了呢? 难不成我手中的昆仑令还真有可能是真的? 一念至此,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就有点儿心虚了。 但就算是有点儿心虚,韩毒龙和薛恶虎却是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 只见韩毒龙冷哼了一声道:“随便拿出来一块令牌就说是昆仑令,你当我们和凌虚一样好骗吗?” 薛恶虎同样也一脸不服气的道:“姜尚只不过是元始祖师门下一个很普通的弟子,怎么可能会让元始祖师把昆仑令赐给他?” “这昆仑令肯定是假的!” 面对着无知而又愚蠢的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我祖爷爷白了他们两个一眼,然后对着我道:“一一,把你的法力输入到昆仑令之中,让他们见一下元始祖师吧!” “要是见了元始祖师他们都还认为这昆仑令是假的,那我们就代表着昆仑一脉来清理门户吧!”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