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天降神魂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天降神魂

这昆仑令和法宝不一样,是一件身份象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和古代的皇帝所赐下的如朕亲临的令牌一样。 见昆仑令如见元始,昆仑令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代表着元始天尊。 作为阐教弟子,昆仑门人,甚至道门弟子,面对着道门至尊元始天尊之时又岂敢不敬? 所以这会儿我祖爷爷叫我把法力注入到昆仑令之中,我没有半点犹豫,直接把我的功德之气源源不断的往昆仑令之中注入了进去。 昆仑令不是法宝,所以不需要滴血认主,只要有法力注入,就可以显现出昆仑令独有的效果来。 尤其是当我的功德之气注入到了昆仑令中之时,给我的感觉竟然好像比我祖爷爷的相气注入到昆仑令之中效果还要更加明显一样。 我祖爷爷的相气注入到昆仑令中之时所显现出来的元始天尊的映像看上去比较死板,仅仅是一个虚幻的投影而已。 但我注入了功德之气所显现出来的元始天尊的映像,给我的感觉好像比我祖爷爷注入相气之时所显现出来的映像要生动了许多一样。 同样是元始天尊双腿盘坐的法相,为什么我注入功德之气后显现出来的会有这种效果呢? 我祖爷爷估计也发现了这一点,当元始天尊的法相显现出来之时,他脸上的表情略显的有点儿错愕,神情微微一愣。 而这时候的韩毒龙和薛恶虎却已经彻彻底底的雷成了狗了! 作为昆仑派的三代弟子转世,韩毒龙和薛恶虎可是亲眼见过元始天尊本人的。 这会儿见到的虽然是元始天尊的法相投影,但他们却完全能够肯定,我手中的这昆仑令绝对是真的。 因为元始天尊可是高高在上的圣人,以他的无上法力和至尊身份,没有几个人物能够随随便便的用一个假的令牌投影出他的法相。 和元始天尊同为圣人级别的,是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的。 所以除了元始天尊本人所炼制的昆仑令之外,没有任何一面令牌能够做到这一点! 而作为昆仑一脉的门人,见了元始天尊的法相,见了代表着在昆仑派拥有着至高无上地位的昆仑令,他们又岂敢不跪拜行礼? 如果他们敢对昆仑令不敬,就代表着对元始不敬,那他们就会成为所有昆仑门人的公敌,甚至会成为天下道门的公敌! 我祖爷爷所说的他会代表着昆仑一脉清理门户,绝对不是恐吓之语! 甚至我祖爷爷如果动手的话,昆仑派的凌虚老道一定不会帮他们两个,而且还会站在我祖爷爷一边。 在这种情况之下,韩毒龙和薛恶虎虽然有一万个不愿意,但面对着执掌昆仑令的我之时,却不得不双膝跪地,对着我行了跪拜叩首的大礼。 “道行天尊门下,昆仑三代弟子韩毒龙,见过元始祖师,见过掌令尊者!” “道行天尊门下,昆仑三代弟子薛恶虎,见过元始祖师,见过掌令尊者!” 凌虚老道在我祖爷爷亮出了昆仑令之时就已经行过了叩拜大礼,但此刻元始祖师的法相显现了出来,他更是一点都不敢对元始祖师的法相不敬。 无奈之下,凌虚老道就只能再对着我行了一次叩拜大礼了。 “昆仑弟子凌虚,见过元始祖师,见过掌令尊者!” 这会儿的我手持着昆仑令,就代表着在昆仑派拥有了至高无上的身份,韩毒龙和薛恶虎既然被动的接受了我的身份,那我正好就借着这个机会把我心中的疑问向他们两个问出来。 面对着元始天尊的法相,我就不相信他们两个敢撒谎骗我? 心中闪现了这个念头,俯视着跪在地上的韩毒龙和薛恶虎,我沉声问道:“你们两个自称为韩毒龙和薛恶虎转世,那你们两个是否知道,韩毒龙和薛恶虎是死在了十绝阵之中,死后魂魄被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代天封神,敕封为三百六十五名周天正神之中的增福神和损福神的?” “作为周天正神,应该在红尘之外,天外天上享受人间的香火供奉和愿力供养,你们两个放着周天正神不做,却要轮回转世,重新为人,这是何道理?” 我们姜氏一族的人对封神大劫自然是有一定的了解,而凌虚老道作为昆仑派的老祖宗,以昆仑派在封神大劫之中所起到的关键性作用,凌虚老道对封神大劫的了解,肯定不会比我们姜氏一族的人差到那里去。 所以这会儿当我向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质问起了我心头的疑问之时,一下子就让凌虚老道和我祖爷爷如梦初醒恍然大悟一般。 只见我祖爷爷连连的点着头道:“对啊!我怎么忘了这一点?如果不是一一提醒了我,我倒是忘了韩毒龙和薛恶虎早已经被敕封为神这件事了!” 凌虚老道同样也面带着疑惑之色,目光从韩毒龙和薛恶虎的身上扫过,直接问着他们两个道:“韩毒龙,我记的你在封神大劫之中被子牙祖师敕封为增福神了,为何你要轮回转世,重新为人?” “薛恶虎,你也同样被子牙祖师敕封为损福神了,你为何也要轮回转世,重新为人?” “难不成在红尘之外,天外天上做神,享受着凡间的香火供奉,愿力供养,还不如在凡间做人吗?” “你们周天正神的身份可是天道敕封的,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敢安排你们轮回转世吗?” 凌虚老道提出的质疑更为详细,简直像连珠炮一样一条一条的问了出来。 而面对着我祖爷爷和凌虚老道还有我的质疑,韩毒龙和薛恶虎脸上的表情显的很不自然。 这俩货在相顾对视了一眼,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之后,就开始说起了他们的情况。 只见韩毒龙这货毕恭毕敬的对着我道:“在掌教祖师的法相面前,韩毒龙不敢有任何隐瞒。” 说完这话之后,韩毒龙继续道:“当初我前世的记忆突然觉醒,让我回忆起了我前世的身份,于是我就按照前世的记忆,去寻找我师尊道行天尊的洞府所在。” “结果当我按照前世的记忆在洞天福地的一座大山之中寻找到了我师尊的洞府所在之时,碰巧遇到了我师弟薛恶虎的转世之人。”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师弟薛恶虎的转世之人竟然也是昆仑派的一名普通弟子,只不过我们两个因为在昆仑派的地位低微,所以仅仅是见过几面而已,并没有太多的交集。” “我们两个在相互了解的一番之后,感到很是惊奇的发现,我们两个竟然是在同一天觉醒的前世记忆,想起了自己前世的身份。” “这所有的一切,就好像命中注定的一样。” “接下来我们两个就很轻松的进入了我师尊曾经的洞府,在洞府之中找到了八卦紫绶仙衣,找到了我师尊给我们留下的法宝和灵丹妙药等等。” “借着我师尊所留下的这些东西,我们两个的实力飞速提升,从两个昆仑派的普通弟子,从以前的地阶巅峰,用了不到两年时间,直接突破到了天阶六品。” 说到这里,韩毒龙看上去很是郁闷,在看了一眼我之后继续道:“原本我们两个以为达到了天阶六品,在昆仑派之中我们两个就可以占据一席之地,成为昆仑派的核心人物。” “结果让我们两个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昆仑派从上到下,并不怎么愿意承认我们两个前世的身份,尤其是当我们两个败在了天机门的那两个人的手下,被他们羞辱了一番之后,整个昆仑派上上下下,对我们全都极其的不敬,完全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丝毫都没有把我们当成了前辈祖师看待。” “为了洗刷耻辱,为了挽回我们两个在昆仑派的地位,我们两个决定再回我师尊的洞府,如果我们两个的实力不达到当世之巅,不能一雪前耻的话,我们两个就不出洞府。” “结果,就在我们两个闭关修炼了几个月之后的某一天,准确来说就在一个星期左右之前,我们师兄弟两个正处在修炼状态,一道极其强大的神魂,突然之间从天而降,融入了我们的身体,和我们的三魂七魄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照你们所说,我们前世的灵魂如果被敕封为神了的话,那七天之前从天而降的神魂,我想应该就是我们的周天正神之魂吧!” “而就在融合了天降神魂之后,我们兄弟两个的实力就突飞猛进,达到了现在的这种境界。”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