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玉虚宫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玉虚宫

就算是最普通的周天正神,有天道所赐下的神力和神通,实力级别也能够达到大罗金仙的那个层面。 所以当韩毒龙说他和薛恶虎突然融合了他们两个的周天正神之魂,才会实力大增,达到了当前的实力境界之时,在我们看来并没有什么破绽。 我们所处的这个位面毕竟是低级位面,按照三界六道的天地规则,实力级别只要超过了大罗级别之上,是不能够在这个位面存在的。 所以当韩毒龙和薛恶虎的周天正神之魂从天而降,和他们这一世的身躯融合之后,他们的实力境界只能够达到天阶九品,达到这个位面所能够承受的极限。 但韩毒龙和薛恶虎既然被敕封为周天正神,他们又为何不在红尘之外,天外天上做神,反而要天降神魂,到这个低级位面来做人呢? 难不成灭世大劫即将降临,这是天道的安排? 或许不仅是韩毒龙和薛恶虎,还有其他的周天正神也会从天而降,成为当今之世的巅峰强者。 比如像我之前所见过的五夷散人乔坤,还有玉虚门下萧臻,还有周杰这个天命之人,他们可都是被敕封为周天正神的人物啊! 尤其是周杰的前世,周文王的长子伯邑考,他可是被敕封为中天北极紫薇大帝的,而这个神位可是八部正神级别的神位。 而且伯邑考不仅是八部正神级别的神位,他被敕封的中天北极紫薇大帝这个称号,在天外天上的地位之尊崇,可是仅仅在天帝之下的。 以伯邑考的神位和地位之尊贵,也会和韩毒龙薛恶虎一样天降神魂,和周杰融合到一起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融合了神魂之后的周杰,他会强大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那毕竟是八部正神的神魂,而且还是中天北极紫薇大帝的神魂,那怕是同样会受到天地规则的限制,但又岂是韩毒龙和薛恶虎所能相提并论的? 看着跪在地上的韩毒龙和薛恶虎,我的心头闪现了许多念头,但对于韩毒龙和薛恶虎为什么会天降神魂的原因却始终都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如果韩毒龙和薛恶虎说的并没有错的话,那老修是不是也是这样呢? 要知道,老修被敕封的神位可是八部正神,一旦老修的神魂融合,那他肯定也会变的无比强大。 那怕同样是天阶九品,融合了八部正神之魂的老修肯定要比韩毒龙和薛恶虎强大无数倍。 但老修却又说他恢复了另外一个记忆,好像情况和韩毒龙薛恶虎又有所不同,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韩毒龙已经说完了一切,薛恶虎也没什么可补充的,所以他们就不想继续跪在地上了。 但我这会儿还在源源不断的往昆仑令里面注入功德之气,这使的昆仑令所显现出来的元始天尊的法相并没有散去,反而显的越来越逼真,越来越生动,简直就和元始天尊本人降临了一样。 作为昆仑派的三代弟子,面对着元始天尊的法相,韩毒龙和薛恶虎是没有任何胆量表现出任何不敬的。 无奈之下,韩毒龙只能毕恭毕敬的对着我道:“启禀掌令尊者,您所问的我已经讲完了,不知道您还有什么可问的吗?” “如果您没有什么其他可问的,那您能撤了元始祖师的法相,让我们从地上起来吗?” 凌虚老道在地上跪的时间比韩毒龙和薛恶虎要久,磕头磕的更多,所以这会儿韩毒龙问起了之时,凌虚老道也向着我看了过来,他的想法肯定也和韩毒龙薛恶虎一样。 我这会儿已经达到了目的,就没有必要再用昆仑令折腾他们三个了,所以我就停止了继续往昆仑令之中输入功德之气。 片刻之后,没有了源源不断的功德之气,昆仑令所投影出来的元始天尊的法相很快就烟消云散,随风而化。 凌虚老道和韩毒龙薛恶虎在等到元始天尊的法相彻底消失之后,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凌虚老道也还罢了,因为他知道昆仑令在我们姜氏一族手中,但韩毒龙和薛恶虎却表现的那叫一个郁闷啊! 这俩货表情很不爽的向我和天机一脉的人扫视了一番,又对凌虚老道很不满的投以了好几个白眼。 如果凌虚老道早一点告诉他们两个昆仑令在我们姜氏一族的手中,那他们两个就不会毛毛躁躁的找我的麻烦,反而却又被我给羞辱了一顿。 这下倒好,有昆仑令在手的我在昆仑派的地位就是至高无上的,只要他们两个自认是昆仑一脉的门人,就不敢在我的面前造次。 韩毒龙和薛恶虎想在我的身上找回场子,机会恐怕是越来越渺茫了! 凌虚老道自然是知道韩毒龙和薛恶虎为什么会向他投以了好几个白眼的原因,但凌虚老道却故意装作没有看见,向着我祖爷爷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虽然我祖爷爷把昆仑令给了我,但凌虚老道却很清楚的知道,能代表我们天机一脉说话的人,或者说资格最老,地位最高的人,还是我祖爷爷。 毕竟我祖爷爷的辈分和年龄都在那里,那怕我现在执掌着昆仑令,也不可能会凌驾于我祖爷爷之上。 考虑到这一点,一边向我祖爷爷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凌虚老道一边说道:“姜道友,此番我们昆仑派邀请你们天机一脉的核心人物前来,首先是为了梳理清楚我们两派之间的渊源,其次是为了商量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刚才的事他们两个有所得罪,还请你们多多见谅,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进入洞天福地,到我们昆仑派的山门再说!” 韩毒龙和薛恶虎听到凌虚老道这样说,脸上的表情显的有点儿尴尬,但这会儿的他们两个却老实了许多,并没有再发表任何意见。 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派渊源不浅,既然我祖爷爷带着我们来了洞天福地,肯定也是想梳理清楚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派之间的关系。 甚至在我祖爷爷看来,如果能把昆仑派和我们天机一脉绑到一起,那对于我来说会成为一大助力。 既然凌虚老道诚意邀请,我们肯定是没有任何拒绝的道理的。 基于这个原因,我祖爷爷态度客气的对着凌虚老道点了点头。 随后我祖爷爷道:“凌虚道友,那就麻烦您在前面带路,我们就连夜赶往昆仑派吧!” “我们姜氏一族和昆仑派渊源颇深,我这个姜氏一族的嫡系传人,也想早一点抵达昆仑圣地,瞻仰一下我们姜家的老祖宗曾经修炼过的地方。” 随着我祖爷爷的这话说出口,凌虚老道就没有再跟我们客气,直接发动了缩地成寸之法,进入了洞天福地之中。 而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洞天福地入口处的封锁阵法简直就不存在任何障碍,就算是闭着眼睛,我们也能够轻而易举的通过。 片刻之后,我们进入了洞天福地之中。 凌虚老道走在最前面,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在他的左右两边,这三个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动了锁地成寸之法,向着昆仑派的山门所在的方向而去。 我们天机一脉的人紧跟在了后面,无论是前面的三个人把速度提升到多块,但我们天机一脉的人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却始终保持在十米左右,一点都没有拉开。 这让韩毒龙和薛恶虎感到有些意外,时不时的会转过身子向我看来。 因为在韩毒龙和薛恶虎看来,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都是二品神相级别的,实力级别和他们相差不大,他们九个能跟在他们的身后不落下,这倒是一件比较正常的事情。 但我的实力明明是天阶五品,只不过是一个五品神相而已,为什么我的速度会如此之快,一点都不逊色于他们呢? 在身份地位上韩毒龙和薛恶虎压不住我,就算是在速度上也奈何不了我,这让韩毒龙和薛恶虎情何以堪? 其实韩毒龙和薛恶虎那里知道,我所修炼的功德大道是天书造化玉碟之中最顶级的修炼之法,我的实力级别又岂能用正常人的标准来衡量? 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或者身体的坚硬程度,不要说天阶九品的上品金仙了,就算是普通的大罗金仙,都未必会比我强到那里去。 就这样,在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昼夜不停的奔波了一天一夜之后,我们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昆仑派的山门之下。 当年巫妖大战末期,祖巫祝融和共工起了内讧,共工这货打不过祝融,怒急之下一头向不周山撞了过去,结果把擎天之柱的不周山给撞成了两截,导致天塌地陷,生灵涂炭。 女娲娘娘为了挽救天下苍生,用女娲石炼石补天,得到了滔天功德,三大天尊也用无上神通挽救了大量的人族,同样也获取到了滔天功德。 据说因为撞断了不周山,害死了无数生灵,欠下了天大因果的祝融和共工这两大祖巫,最终都是死在了三大天尊的手下。 而就在和女娲娘娘联手,暂时镇住了天地之后,三大天尊中的元始天尊用他的无上之法把不周山被撞断的那半截炼制成了一件威力巨大的后天法宝,而这件法宝就是番天印。 而且元始天尊还在剩下的半截不周山上建立了阐教的道场,把他所救下的那些人族收入了门下,创立了一个叫昆仑派的门派。 传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上古门派,道门第一门派的昆仑派就是由此而来。 此时此刻,我和我祖爷爷,还有天机一脉的钦天八老,已经来到了昆仑派的山门之下。 据说洞天福地中的昆仑派山门,就坐落在当年不周山所在的位置。 只不过经历了无数年历史的沧桑,那怕是当年断了半截都有数千丈之高的不周山,现如今却只有几千米高,若隐若现的笼罩在云雾之中。 而就在我们抵达昆仑派山门之前的那一刻,整个昆仑派从上到下,数千名弟子门人,包括各大护法,各大长老,乃至昆仑派的掌教欧阳振龙,崔鸿基,欧阳寒洛这些,全都穿着颜色鲜明的道门盛装,从山脚下一字排开,用最隆重的方式迎接我们一帮人登上了昆仑派的山门顶部。 玉虚宫据说是元始天尊建立在三十三天之外的圣人道场,但在昆仑山上,当年元始天尊在昆仑派之时,他所修行打坐的宫殿,也叫做玉虚宫。 此刻,昆仑派的老祖宗凌虚老道,带着昆仑派的所有核心人物还有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把我们天机一脉的人迎进了位于昆仑山顶上的玉虚宫之中。百度一下“天命神相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