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元始现身 上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元始现身 上

崔殇洛说的确实没错,天道是无处不在的,是无所不晓,无所不知的,天道的任何一个安排,都是合情合理的。 但我却一直都无法想通,既然秦楚楚是巫族十二祖巫中的玄冥祖巫转世,那天道为什么会让秦楚楚成为天命之女呢? 天道所选定的天命之人,身上就会有五分之一的鸿蒙紫气,是有着大气运,大造化的人物。 但巫族一脉为天道所不容,这是无法更改的,秦楚楚是玄冥祖巫转世,那天道又岂能容下她? 此时此刻,凌虚老道所说的这番话对我来说可以说是字字诛心,全都说到了我的心坎儿上。 一直以来我始终都想不通的原因,好像随着凌虚老道的这番话,让我恍然大悟一般。 天道无情,圣人亦无情,要想修炼到混元大罗境界,要想成为天地间至高无上的圣人,就必须斩去所谓的三尸,也就是斩去善念恶念和自我。 如果想成为天地间的第八圣人,那我恐怕要成为一个没有善恶之念,没有自我,没有朋友,没有感情的人才行。 要想做到这一点,我就必须要经历这天地之间最大的痛苦。 亲情,友情,爱情,这些人类所具有的感情,我必须要全部都斩去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感情对人,就相当于因果羁绊,要想消除因果,就必须挥剑断情!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和秦楚楚之间的关系才会那么复杂,因果纠缠才会如此之深。 难道说在我的意识之中所出现的那个场景,真的是天道所注定的,会发生在我和秦楚楚之间的吗? 我要想成为救世之主,就必须杀了秦楚楚,夺了她身上的那道鸿蒙紫气吗? 可这样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会做出来呢? 以我和秦楚楚之间的关系,以秦楚楚对我的好,我又怎么可能会下的了手去杀了她? 那怕是不成为救世之主,不做那什么天地间的第八个圣人,我也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听到了凌虚老道的一番话,我整个人都凌乱了,但凌虚老道却在继续给我施加压力。 只见凌虚老道对着我谆谆诱导着道:“掌令尊者,我说的话你是否觉的有一定的道理呢?” “在我看来,无论是站在替天行道的角度,还是你个人的利益角度,你都应该想办法去除掉秦家的那个妖女,夺取了她的那道鸿蒙紫气。” “而且秦家的那个妖女她对你痴情一片,在四个天命之子之中,你是机会最大的一个。” “只要你除掉了秦家的那个妖女,夺取了她的鸿蒙紫气,那你就拥有了其他的四个天命之子所没有的优势,这会让你夺取了其他三道鸿蒙紫气,最终成为救世之主。” 对于凌虚老道所说的这些,其实我一点想法都没有,对我而言,我只想和我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和我的父母一家团聚,什么救世之主我从来都没有想过。 但秦楚楚是祖巫转世,陈婉秋同样也是祖巫转世,她们两个都是天道所不容的,如果天道非要我杀了秦楚楚的话,那陈婉秋岂不是也一样? 那怕是忤逆天道,让我做出这种事情,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陈婉秋就不用说了,如果我杀死了秦楚楚,杀死了她前世最好的姐妹,陈婉秋她能够原谅我吗? 想到这里,我觉的和凌虚老道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我必须在凌虚老道面前表明我的态度。 接下来只见我表情凝重,目光坚定的对着凌虚老道道:“凌虚长老,你所说的这些,仅仅只是你的猜测而已,并没有任何证据。” “无论是秦楚楚还是秦氏一族,全都牵扯到了天大的因果,这绝对不是我们仅凭着主观臆测就随随便便去出手对付的。” “我觉的秦氏一族和秦楚楚的事情暂时先搁置下来,等到我们有确凿的证据掌握在了手中,再来讨论这件事情吧!” 凌虚老道听到我的这番话,脸上的表情显的很是失望,但他却并没有因为我的几句话就放弃了他的想法。 而且在凌虚老道看来,虽然我祖爷爷把昆仑令给了我,但以我的辈分和年龄,在一些重要的事情上,我祖爷爷可以替我来做主。 所以凌虚老道长叹了一口气,然后直接对着我祖爷爷道:“姜道友,掌令尊者他毕竟年龄不大,经历的事情比较少,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秦氏一族和巫族一脉牵扯到了关系,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秦家的妖女能给十二金人赐下大巫之魂,这也是我们亲眼所见的,像这样的证据难道还不足以证明秦氏一族和巫族之间的关系吗?” “我所提出的建议,完全是为了掌令尊者好,完全是为了天下苍生着想,难道姜道友你就不理解我的一番苦心吗?” 面对着苦口婆心的凌虚老道,我祖爷爷也是一脸的纠结。 其实从心而论,就算是我祖爷爷也认为凌虚老道说的并没有错。 如果按照凌虚老道的做法,我是最有可能会成为救世之主,会得到所有的鸿蒙紫气的。 但如果我这样做了,那我的所作所为,还符合我们姜氏一族的做人标准吗? 像这样的事情,是我们姜氏一族的男人能够做的出来的吗? 秦楚楚对我有恩,甚至可以说是秦楚楚成就了我,我能够用秦楚楚的鲜血,来成就我自己吗? 皱着眉头想了许久,我祖爷爷最后却还是摇了摇头。 只见我祖爷爷看上去无可奈何的对着凌虚老道道:“凌虚道友,我不得不承认,你说的很有道理。” “一一要想成为救世之主,要想把所有的鸿蒙紫气集于他一身,那他就必须做一个心狠手辣,无情无义之人。” “但自从我把女娲令交给了他,把昆仑令也交给了他的那一刻起,我虽然是他的祖爷爷,但我却已经没有资格去管他,没有资格替他来做决定了!” “一一他现在是我们姜氏一族的宗主,是我们姜氏一族地位最高的人!” “恐怕除了我们姜氏一族的老祖宗姜子牙之外,在我们姜氏一族之中,没有人有资格替他做任何决定!” 凌虚老道本来还抱有一线希望,但在听到我祖爷爷所说的这番话之后,之前在我面前表现的毕恭毕敬的凌虚老道,这会儿就有点儿恼羞成怒的样子了。 只见凌虚老道冷哼了一声道:“哼!元始祖师把昆仑令赐给了你们天机一脉,让你们天机一脉的地位凌驾在了整个昆仑一脉之上,但你们天机一脉的这种作为,能够对的起元始祖师赐给你们的昆仑令吗?” “巫族一脉为天道所不容,秦氏一族和巫族一脉有着巨大的牵扯,但你们天机一脉却试图包庇秦氏一族,甚至昆仑令的掌令尊者和秦氏一族祖巫转世的妖女关系不浅,这简直岂有此理!” “如果你们天机一脉不能统领天下道门铲除了秦氏一族,掌令尊者不能狠下心来诛杀了祖巫转世的妖女,那你们天机一脉就不配拥有昆仑令,姜一就不配执掌昆仑令!” 凌虚老道这老杂毛竟然用大义来指责我们天机一脉,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本来就对我有成见,这会儿立刻就随声附和了起来。 只见韩毒龙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道:“虽然凌虚长老对我们师兄弟两个有一定的成见,我们师兄弟两个还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同,但我却可以以昆仑派三代弟子的身份来发表态度,我认为凌虚长老所说是非常有道理的。” “我们昆仑派的祖师元始天尊是最讲究出身和根性的,别说不容于天道的巫族一脉了,就算是带毛长角的妖族一脉,元始祖师都容不下来。” “当年要不是看在女娲娘娘的面子上,在巫妖大劫结束之际,元始祖师连妖族余孽都会一并给全部诛灭的。” 韩毒龙的话音刚落,薛恶虎在一旁也补充着道:“凌虚长老说的一点都没错,我等身为玄门正宗,阐教门下,是绝对不能让巫族一脉再度出现在这方天地之间的。” “一旦巫族现世,杀劫再起之时,恐怕就是灭世大劫降临之刻!” 而见韩毒龙和薛饿虎这两个重要人物态度明确的支持他,凌虚老道竟然走到了玉虚宫的大殿正中央,对着一座元始天尊的雕像行起了叩拜之礼。 “元始祖师,既然天机一脉不愿意肩负起统帅天下道门的责任,那请您降临凡尘,显现法相,给我们主持公道。”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