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元始现身 下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元始现身 下

第1694章元始现身(下) 三清天尊是道门领袖,所以这天下的道观或者道家门派都会供奉三清天尊的雕像。 而昆仑派是元始天尊所创,他老人家是昆仑派的创派祖师,所以在昆仑派的玉虚宫之中,自然就供奉了元始天尊的雕像。 而且为了突出元始天尊在昆仑派至高无上的身份,和天下其他道家门派有所不同的是,在玉虚宫的大殿中央只有元始天尊的雕像,并没有道德天尊和灵宝天尊的雕像。 此时此刻,凌虚老道这货竟然跪在了元始天尊的雕像之前,嘴里面念念有词,说让元始天尊降临凡尘,显现法相来主持公道。 而看着一本正经在那里念念有词的凌虚老道,我实在是忍俊不住的想笑出声来。 对于凌虚老道这个老杂毛,我只想说他是一个戏精吗?他这是演戏给谁看呢? 他这样演戏能有用吗? 要知道,元始天尊虽然是混元大罗级别的圣人,但他在红尘之外,天外天的三十三天之上,距离我们目前所在的这个位面,差了不知道有多远的宇宙空间? 大千宇宙是何其的广袤,一个位面和另外一个位面之间的距离用亿万光年来计算都是少的,三十三天之外的宇宙空间,对我们而言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力范围。 隔着如此之远的距离,凌虚老道这个蝼蚁所发出的声音,元始天尊他老人家能够听到吗? 打个简单的比方,此时此刻的凌虚老道和元始天尊之间,就好比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有个蚂蚁在呼唤着我? 这种情况之下,元始天尊能够降临凡尘,显现法相吗? 简直是扯淡! 凌虚老道这是被驴给踢了脑袋还是被开水给烫了脑瓜子,或者说是智商欠费了,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对于凌虚老道的这种行为,无论是我还是我祖爷爷,乃至钦天八老,我们天机一脉这一方的所有人,全都觉的简直有点搞笑,根本就没有把他当做一回事。 如果凌虚老道打算用这种方式让我们天机一脉交出昆仑令的话,那我就只能说他打错了算盘! 虽然我们天机一脉来到了昆仑派,他们昆仑派有数千弟子门人,无数天阶高手,但我们天机一脉的综合实力,可是一点都不惧他们昆仑派的。 就算是把昆仑派的两件先天灵宝也算上,把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两个天阶九品的高手也算上,我们天机一脉依然不惧! “凌虚道友,如果你把我们天机一脉的人邀请到你们昆仑派来就是为了秦氏一族的事情,那我们天机一脉的态度已经表明了。” “既然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了,那我们就没有必要在昆仑派继续逗留了。” “就此告辞,青山绿水,我们后会有期。” 我祖爷爷也是一个很干脆的人,这会儿见凌虚老道这老杂毛在扯犊子,他就打算带着我们离开了。 留在这里和凌虚老道一起扯犊子,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但让我们感到很是意外的是,在听到我祖爷爷所说的话之后,正跪在地上对着元始天尊雕像磕头的凌虚老道竟然转过了身子站了起来。 这时候的凌虚老道看上去面色凝重,甚至表情有些恼怒的样子。 只见凌虚老道对着我祖爷爷道:“姜道友,昆仑派是元始祖师一手创立,我们昆仑一脉一直是元始祖师的亲传道统。” “如果不是元始祖师的亲传道统,你觉的当初洞天福地被发现之时,我们昆仑派能够那么容易的找到不周山的残余所在?找到这座玉虚宫吗?” “元始祖师把昆仑派的道统传了下来,让我们找到了不周山的残余部分,你觉的这其中就没有任何深意吗?” “这玉虚宫可是元始祖师当年修炼打坐的地方,难道你认为我刚才是在胡说八道,真的就没有办法让元始祖师从三十三天之外把他的法相金身投影过来吗?” 之前我们一致都认为凌虚老道是在扯犊子,但这会儿听见凌虚老道所说的这番话,看着凌虚老道那一脸恼怒和认真的样子,我们就不能再继续认为凌虚老道在扯犊子了。 看来凌虚老道所言非虚,或许他还真有什么办法能联系到元始天尊,让元始天尊从三十三天之外把他的法相金身投影过来。 当然,就算是元始天尊投影了一丝法相过来,只要能够代表元始天尊他老人家,能够和我们之间产生交流,那凌虚老道就可以把他的诉求向元始天尊提出,让元始天尊来主持公道了。 如果元始天尊要收回昆仑令,要我们灭了秦氏一族,杀了秦楚楚,那我们天机一脉就很是被动了! 元始天尊乃是祖师级别的人物,是天道之下的至高存在,如果他和凌虚老道一样容不下秦家和秦楚楚,那叫我如何是好? 但老子无为,道德天尊不太喜欢去管事和计较,灵宝天尊讲究的有教无类,他老人家是没有什么出身和根性观念的,就算是巫族一脉,灵宝天尊也能够容下。 唯独元始天尊,他是最讲究出身和根性,是最刻板最维护天道规则的一个,如果秦氏一族和巫族之间的关系,以及秦楚楚的祖巫身份被认定,那元始天尊能够容下秦氏一族和秦楚楚的可能性就非常的小啊! 这会儿的我思绪万千,我祖爷爷却直视着凌虚老杂毛对着他道:“凌虚道友,既然你有办法让元始祖师降临凡尘,让他的法相金身显现在我们面前,那你就尽管把你的手段施展出来吧。” “作为昆仑一脉的传人,元始祖师的门下,我们天机一脉的人有机会见到元始祖师亲自降临的金身法相,岂有不见之理?” “就算是元始祖师降临之后会收回他赐给我们姜氏一族的昆仑令,我们也无怨无悔!” 我祖爷爷的这番话确实是发自内心的,作为昆仑一脉的传人,甚至道门一脉的弟子,三大天尊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如果有机会能够见到元始祖师真身降临,又有谁不激动万分呢? 这就好比一个狂热无比的粉丝见到了自己的偶像一样,这种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并没有这种心态,对于元始祖师的降临,我反而有些惶恐。 我生怕元始祖师降临之后会做出一些我无法接受的决定,会下达一些我绝对不能去执行的命令。 而那个时候,我该何以应对? 就在我胡思乱想着之时,凌虚老杂毛对着我祖爷爷很是不满的冷哼了一声。 “哼!” 随后凌虚老道面色阴沉的道:“看来凌虚道友对我还是有点儿不大相信啊!”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有让你见识见识我们昆仑派的手段了!” 说到这里,凌虚老道对着昆仑派的掌教欧阳振龙道:“振龙,把玉虚镜请出来吧,你让所有昆仑弟子都做好准备,我们要发动愿力,请元始祖师降临!” 听到凌虚老道这话,我祖爷爷和我相顾对视了一眼,眉头微微的一皱。 从凌虚老道的表现来看,昆仑派还真有可能和三十三天之外的元始天尊建立联系,让元始天尊的真身投影过来。 而昆仑派的最大依仗,恐怕就是凌虚老道所说的那什么玉虚镜! 就在我和祖爷爷正皱着眉头相顾对视着之时,欧阳振龙对着凌虚老道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 在这同时,欧阳振龙对着凌虚老杂毛答应着道:“我这就亲自去安排。” 而随着欧阳振龙答应了凌虚老道,转身离去了片刻之后,跟在欧阳振龙身后的四名昆仑派的长老抬着一座用黑布遮盖了镜面,足足有两米高的古代铜镜走进了大殿之中。 接下来在把这座铜镜摆放到了元始天尊的雕像之前后,凌虚老道揭去了铜镜上的黑布。 这铜镜和现代的镜子完全不同,镜面看上去一点都不光滑,但让我感到很是奇怪的是,就算是有人走到了铜镜的镜面正对面,却在镜面中看不到人在镜子之中所生成的映像。 镜子之中模模糊糊的,好像始终是混沌一片,给人一种宇宙深处的感觉。 难不成就是通过这个镜子连接到宇宙深处,三十三天之外,让元始天尊的法相降临吗? 我产生了这个念头,凌虚老杂毛已经带着他的徒子徒孙,昆仑派的一干人跪在了镜子之前。 在看了一眼我们天机一脉的人之后,凌虚老杂毛道:“这玉虚镜是元始祖师留下来的,当初元始祖师有言,说如果到了昆仑派的生死存亡之际,可以通过这玉虚镜请他的法相金身降临,由他来做出关系到昆仑派前途命运的重大决定。” “现如今灭世大劫即将降临,巫族一脉已经显现于世,天下杀劫将起,我们昆仑派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了!” “尤其是象征着昆仑派至高无上地位的昆仑令落在了你们天机一脉的手中,以你们天机一脉和秦氏一族乃至那个祖巫转世的妖女之间的关系,肯定会导致我们昆仑一脉不容于天道,让我们昆仑一脉的道统泯灭于世的!” “为了昆仑一脉的生死存亡和兴旺发达,我凌虚子恳请元始祖师降临凡尘。” 说到这里,凌虚老道表现的无比虔诚,咬破了他的中指,把他的中指血甩到了铜镜的镜面之上。 而接下来韩毒龙和薛恶虎紧跟在凌虚老道之后,对着铜镜三拜九叩,然后无比虔诚的道:“为了昆仑一脉的生死存亡和兴旺发达,韩毒龙恳请元始祖师降临凡尘。” “薛恶虎恳请元始祖师降临凡尘。” “昆仑派现任掌教欧阳振龙,恳请元始祖师降临凡尘。” “昆仑派大长老崔殇洛,恳请元始祖师降临凡尘。” 随着昆仑派的所有核心人物全部都三拜九叩,无比虔诚的集中了精神发动了愿力之后,整个昆仑派上上下下所有的门人弟子,也全部都跪在了地上,一边行着三拜九叩的大礼,一边集中精神发动了愿力。 “昆仑派全体弟子,恳请元始祖师降临凡尘。” 而随着整个昆仑派所有人的愿力通过玉虚镜传递到了虚空之中,很快就被三十三天之外的元始天尊所感应到了。 片刻之后,从玉虚镜之中竟然开始有金色光芒投射了出来,这光芒越来越耀眼,越来越夺目,到最后竟然凝聚成了元始天尊的形象。 这一次所凝聚出来的元始天尊的形象,和昆仑令之中投影出来的大不一样,准确来说,昆仑令之中所凝聚出来的元始天尊的形象是固定的,是比较生硬和刻板的,是没有生气的。 但从玉虚镜之中所投影出来的元始天尊的形象,却是活灵活现的,这投影形象,不仅有圣人的风采,圣人的气质,还有浩瀚天威一般的圣人威压。 “尔等召唤吾之法相降临,是昆仑派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了吗?” 随着元始天尊的口中传出了大道之音,面对着他那无穷无尽的威严,浩瀚天威一般的威压,除了我之外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跪了下去。 我祖爷爷和钦天八老对着元始天尊的金身法相连连的磕起了头。 “昆仑一脉弟子,天机一脉门下,见过元始祖师。” 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面对着元始天尊的画像之时,我会毕恭毕敬的对着他行跪拜之礼,但这会儿对着他的真身,对着他投影过来的金身法相,我竟然莫名其妙的一点都没有对着他跪下行礼的想法。 我的内心深处,好像很抗拒这种行为一样! 凌虚老道带着昆仑派的人对着元始天尊的金身法相行了跪拜大礼,随后他抬起头来瞥了我一眼,结果却发现我竟然胆大包天的站在那里和元始天尊相顾对视。 “大胆!” “姜一,身为昆仑门下,你竟然敢对祖师不敬,真是罪不容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