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诡异功法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诡异功法

正常人是很难理解那些不正常之人的心理的。 在凌虚老道和昆仑派的绝大多数人眼里,就连元始天尊这种混元大罗级别的圣人都要称我一声道友,那仅凭着我那超凡的身份,就足以让整个昆仑派对我无比的敬畏。 所以凌虚老道诚心实意的告诉我祖爷爷,说昆仑派是不敢和我作对,不敢和我为敌的。 但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挡在了我的面前,表现出了嚣张至极的态度之时,昆仑派的上上下下,几乎所有人,竟然全部都向韩毒龙和薛恶虎投以了幸灾乐祸的目光和眼神。 甚至在凌虚老道和昆仑派的几个核心人物的眼神之中,竟然还流露出了明显的期待之色。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期待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在我的手下吃亏呢?还是期待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让我们天机一脉的人在他们的手下吃一个亏? 不过不管怎样,站在昆仑派的这些人角度,我们天机一脉和韩毒龙薛恶虎之间爆发冲突,对昆仑派来说不是什么坏事。 无论那一方吃亏,他们都乐于见到。 通过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来具体的试探一下我们天机一脉的实力底限也好,说不定在将来的某一天,昆仑派还真有可能会和天机一脉成为对手和敌人。 就在凌虚老道和昆仑派的一些核心人物产生了这个念头之时,韩毒龙和薛恶虎见我没有一丝一毫退让的意思,脸色瞬间就变的阴沉无比。 只见韩毒龙一脸狰狞咬牙切齿的对着我道:“姓姜的,不要以为元始祖师称你一声道友你就了不起了!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你和元始祖师有什么关系,得罪了我们兄弟两个,你的下场就注定了悲惨无比!” 薛恶虎同样也呲牙咧嘴的对着我道:“姓姜的,你的手段我们兄弟两个早有了解,但我们兄弟两个的手段,你却一无所知,和我们作对的下场,会让你生不如死!” “别说你这个四品神相了,就算是你们天机一脉一起出动,我们兄弟两个也照样能收拾了你们!” 听到薛恶虎这番嚣张无比,狂妄无比的话,我简直很难理解,他们两个的自信和勇气是从那里来的? 实力级别提升到了天阶九品就能让他们膨胀到这种地步吗? 或者说天降神魂到了他们身上,让他们还有其他的底牌? 如果没有其他的底牌,仅仅凭着天阶九品的实力,我可是一点都不惧他们的! 难不成这俩货还有什么奇遇,比如得到了先天灵宝什么的? 但先天灵宝可是混沌宇宙之中所孕育的,整个混沌宇宙也仅仅才孕育出来了三千件先天灵宝,每一件先天灵宝都威力巨大,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吗? 韩毒龙和薛恶虎在封神大劫之中可是炮灰一样的角色,就算是被敕封为周天正神,也是神位比较低的那种,以他们的气运能得到先天灵宝吗? 面对着嚣张无比的韩毒龙和薛恶虎,一时间我的脑海之中闪现了无数个念头,但对于他们两个为什么会如此嚣张?我却还是有点儿不大明白。 而就在这时,欧阳寒洛和崔鸿基却在那里提醒起了我。 只见欧阳寒洛对着我大声喊道:“姜一,你可千万不要小看了他们两个。” “他们两个都有一套独门功法,这种功法让人防不胜防,就算是先天灵宝在手,都抵挡不住这种功法的侵袭。” 欧阳寒洛的话音刚落,崔鸿基立刻就补充着道:“姜一,你千万要小心一点,他们两个的手段诡异,如果不是因为着了他们两个的手段,老祖宗也不会承认了他们的身份。” 听到欧阳寒洛和崔鸿基所说的话,我总算是明白了整个昆仑派上上下下对韩毒龙和薛恶虎表现的很是不满却又无可奈何的原因了。 原来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用他们独有的邪恶诡异手段让凌虚老道吃了大亏,这才逼的凌虚老道和整个昆仑派不得不承认了他们两个的身份。 要说诡异的手段是妖族或者巫族一脉,再或者灵宝天尊一脉的旁门左道,我可能还会相信,但韩毒龙和薛恶虎可是道行天尊门下,是玄门正宗的传人啊! 在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的身上,怎么透着一股子无比诡异的劲儿呢? 这俩货的身份,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吧! 什么天降神魂,周天正神转世,我觉的恐怕有点儿扯淡! 不过就算是韩毒龙和薛恶虎的手段再诡异,我倒是不怎么怕他们两个。 要论这世间的诡异手段,没有比巫族一脉更厉害的,但就算是巫族的手段也奈何不了我的功德金身! 面对着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两个跳梁小丑,我又有何惧之有? 一念至此,我对着韩毒龙和薛恶虎道:“来吧,把你们两个的手段都使出来吧!” 韩毒龙和薛恶虎对自己的手段是很有信心的,这会儿见我竟然并不把他们俩放在眼里,这俩货脸上的表情就显的更加阴冷无比。 凌虚老道正是因为没有把他们俩放在眼里,所以才在他们的手上吃了一个大亏,不得不承认了他们的身份。 这会儿的我越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和他们交手之时我吃亏就越大。 “姓姜的,我这功法能聚天下之毒,只要被我的毒力所及,就算是大罗金仙,也都会毒发身死!” 韩毒龙在说话之间挥舞起了拳头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而随着韩毒龙的一步一步的向我靠近,他整个人的肤色变成了紫黑色,看上去还真和他说的一样,好像把全天下的所有毒素聚集到了他的身体之内一样。 这功法还真是邪门,昆仑一脉号称是玄门正宗,如此邪恶的功法,绝对不是元始天尊所传下来的。 聚集了天下之毒,就算是巫族一脉,在我的印象之中好像也没有这种功法啊? 不过韩毒龙的功法邪恶无比,诡异无比,但我却并不怎么在意,站在那里面带着微笑,一动都没有动。 而韩毒龙见我没有任何闪躲和抵抗的想法,就对着我一拳轰了过来。 这一拳的力量并不算很大,但随着韩毒龙的这一拳打中了我的前胸,他拳头之上那无穷无尽的毒力就开始拼了命的想通渗透进我的身体之中。 这时薛恶虎见韩毒龙一拳打中了我,他也不甘寂寞的发动了他的功法,同样挥舞起了拳头,向着我走了过来。 不过薛恶虎和韩毒龙却有所不同,要说韩毒龙的肤色变成了紫黑色的话,薛恶虎的肤色就变成了紫青色。 而且薛恶虎一边向着我走了过来,一边还在那里咋咋呼呼的道:“姓姜的,我这功法聚集了天下之瘟,一旦你被我的瘟力所及,那你就会变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宛若病夫一般的废人。” 说话之间,薛恶虎已经走到了我的身旁,同样对着我一拳轰了过来。 薛恶虎的这一拳之上,可以说充满了瘟疫之力,而且被薛恶虎一拳集中了我的肩膀之后,立刻就有无穷无尽的瘟疫之力开始向着我的身体内部渗透了起来。 但薛恶虎和韩毒龙又那里知道,我的功德金身万法不侵,是这世间所有旁门左道之术和邪恶之法的克星! 所以当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俩货的拳头击中了我的身体之后,我在很短的世间之内,对他们两个发动了反击。 “韩毒龙,薛恶虎,你们这两个蠢货,来吃我一拳!” 说话之间,我的左右两拳同时挥出,几乎在同一时间打中了韩毒龙和薛恶虎的身体,将他们两个直接从玉虚宫的大殿之中轰飞了出去。 而看着我一点事都没有,反而把韩毒龙和薛恶虎给轰飞了出去,整个昆仑派的核心人物,全都傻了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