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韩毒龙和薛恶虎的真正身份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韩毒龙和薛恶虎的真正身份

韩毒龙和薛恶虎虽然有点儿可恶,但无论是他们的前世还是今生,都和昆仑派有着密不可分的渊源。 看在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派有一定的渊源的份儿,那怕是元始天尊让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派断了关系,我也没想过直接要了韩毒龙和薛恶虎的命。 算是韩毒龙和薛恶虎在对我出手之时面露凶光,很显然是打算置我于死地的,但我却仅仅一拳轰飞了他们两个。 我这人是这样,只要不伤害到我的亲人和朋友,不会对人赶尽杀绝。 但此时此刻,秦楚楚和闻人倾城在听到我所说的情况之后脸的表情有些怪,秦楚楚对我放过了韩毒龙和薛恶虎很是不甘,甚至忍不住的埋怨起了我,这让我很是不解了。 自从了彼岸花的诅咒之后,秦楚楚对待我的态度从来都是满怀热情的,她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过话。 她这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竟然埋怨起了我呢? 难不成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两个人有什么问题吗? 韩毒龙和薛恶虎的功法无的诡异,出身来历也很是值得怀疑,难道秦楚楚从他们两个的身看出了什么破绽吗? 脑海之闪现了这个念头,我问着秦楚楚道:“楚楚,难道那韩毒龙和薛恶虎有什么问题吗?” 面对着一脸懵逼的我,秦楚楚看去有点儿纠结,在看了一眼闻人倾城之后又叹了一口气道:“姜一,如果我告诉了你原因,恐怕你会很后悔。” “我在想,到底应不应该告诉你韩毒龙和薛恶虎的真正身份呢?” 听秦楚楚这样一说,我的好心更重了,本来我对韩毒龙和薛恶虎的出身来历有一定的怀疑,现在按照秦楚楚所说,看来他们两个果然是大有问题啊! 一念至此,我立刻对着秦楚楚道:“楚楚,你但说无妨,算是这一次错过了他们两个,以后总归还有再遇的机会。” “如果他们两个真的该死,下一次遇到了他们,我肯定不会放过的!” “我们天机一脉和昆仑派之间的关系已经了断,算是我把韩毒龙和薛恶虎给灭了,也不会牵扯到因果。” 见我这样说,秦楚楚没有再迟疑,把她所推断出来的一切全部都告诉了我。 只见秦楚楚道:“姜一,盘古开天辟地,化身万物,但这天地之间的许多东西,却并不完全是盘古所化,而是混沌宇宙之所孕育的。 “如这天地之间的毒,是混沌宇宙之的毒之本源所化,在盘古开天辟地之后,跟随着吸收了毒之本源的大毒魔神一起降临到盘古所开辟的天地之间的。” “还有这天地之间的瘟疫,也是混沌宇宙之的瘟之本源所化,在盘古开天辟地之后,跟随着吸收了瘟之本源的大瘟魔神一起降临到盘古所开辟的天地之间的。” 听秦楚楚说到这里,我那叫一个后悔啊! 我只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我特么的为什么会考虑到天机一脉和昆仑派的渊源,为什么会考虑到韩毒龙和薛恶虎的身份呢? 韩毒龙和薛恶虎对我起了杀心,把天下之毒和天下之瘟都用来对付我了,我为什么还要留他们一命? 如果按照秦楚楚所说,我没有猜错的话,韩毒龙和薛恶虎的身份...... 想至此,我问着秦楚楚道:“楚楚,难道你的意思是说,韩毒龙和薛恶虎他们并不是昆仑派的三代弟子转世,而是三千混沌魔神之的大毒魔神和大瘟魔神?” 面对着一脸郁闷和后悔的我,秦楚楚很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随后秦楚楚道:“他们是不是昆仑派的三代弟子转世,这一点我不能肯定,但能聚天下之毒,天下之瘟,这绝对是三千混沌魔神之大毒魔神和大瘟魔神的手段。”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我实在是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人有这种手段?” 秦楚楚的话音刚落,闻人倾城在一旁补充着道:“楚楚说的没错,除了大毒魔神和大瘟魔神之外,这世间再也没有人能够聚天下之毒和天下之瘟了。” 说到这里,闻人倾城的眉头微微一皱,然后继续说道:“不过据我所知,三千混沌魔神之的大毒魔神和大瘟魔神在龙汉大劫之死在了创始元灵的四大弟子手下,也正是因为大毒魔神和大瘟魔神的死,混沌宇宙所孕育的毒之本源和瘟之本源才会散落在了天地之间,这世间才有了毒和瘟疫。” 听闻人倾城说到这里,秦楚楚冷冷一笑,然后道:“我觉的这没有什么好怪的,我和后土姐姐都能够轮回转世为人,大毒魔神和大瘟魔神轮回转世为人也不算什么太怪的事情。” 对于秦楚楚的这话,闻人倾城并没有反驳,但闻人倾城的眉头却紧紧的皱了起来,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一样。 而在我看来,三千混沌魔神毕竟是天道所不容的存在,如果大毒魔神和大瘟魔神确实死在了龙汉大劫之的话,那他们是如何轮回转世的呢? 秦楚楚和陈婉秋之所以能够轮回转世,是因为陈婉秋的前世后土祖巫有帮助女娲娘娘的造人功德,所以天道给她们两个赐下了两道天魂。 但混沌魔神为天道所不容,每一个混沌魔神死亡都是灰飞烟灭,魂飞魄散的,怎么可能会轮回转世呢? 能够让大毒魔神和大瘟魔神轮回转世,还拥有着昆仑派三代弟子的身份,那在他们这两大魔神的背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在作祟呢? 难道说和三大神宫的三大魔神背后的神秘人是同一个? 或者说,和赖布衣所说的一样,是反天道在作祟? 一时间我的脑海之产生了诸多念头,却很难整理出来一个具体的思路。 而在这时,秦楚楚却表情凝重的对着我道:“姜一,其实你也不用太后悔,这一次你没有对韩毒龙和薛恶虎下死手,说不定也不是坏事。” 秦楚楚这样说,我认为她肯定是在安慰我,于是我态度坚决的回应着秦楚楚道:“楚楚你不用安慰我了,下一次要是见到了韩毒龙和薛恶虎,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但秦楚楚却摇了摇头道:“姜一,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要是把那两个逼急了,说不定他们会动用非常手段。” 之前秦楚楚在埋怨我,这会儿又这样说,女人的心思真的让人很难理解,而在我一脸懵逼的看着秦楚楚之时,闻人倾城却微微一笑。 同为女人,闻人倾城自然是能够明白秦楚楚话里的意思。 只见闻人倾城给我解释着道:“姜一,每一个混沌宇宙之所孕育的混沌魔神都会伴生一件先天灵宝,这个你是知道的吧?” “大毒魔神和大瘟魔神死在了龙汉大劫之,但他们两个的先天灵宝混元天毒棒和混元天瘟车却一直都下落不明,不知所踪。” “如果韩毒龙和薛恶虎是大毒魔神和大瘟魔神转世,那他们很有可能已经找回了自己的先天灵宝。” “当时你要把他们给逼急了,让他们两个动用了先天灵宝,那说不定你会在他们的手吃一个大亏。” 闻人倾城这样一说,我觉的她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虽然我祖爷爷有杏黄旗在手,但韩毒龙和薛恶虎的功法无的诡异,一旦他们用先天灵宝驱动了天下之毒和天下之瘟,那我祖爷爷的杏黄旗能不能抵挡的住,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 不过韩毒龙和薛恶虎既然顶着目前的身份,一旦他们动用了大毒魔神和大瘟魔神的先天灵宝,那会让他们的身份暴露,必然为昆仑派所不容,所以考虑到这一点,韩毒龙和薛恶虎才没有动用他们的先天灵宝。 如此说来,我没有对他们两个下死手,没有逼他们动用先天灵宝,还真是歪打正着的走了一步对棋。 不过韩毒龙和薛恶虎背后的那人让他们两大魔神顶着昆仑派三代弟子的身份是什么目的呢? 隐隐约约的,我感觉在这天地之间,好像有人在下着一盘让我无法想象的大棋。 无论是韩毒龙还是薛恶虎,还是三大神宫的宫主,乃至老修。 甚至秦楚楚和陈婉秋,还有我,我们姜氏一族,天道门三家十派,乃至东西方的各大势力,都只能算是棋盘之的棋子。 在我看来,恐怕算是元始天尊这种级别的超级大能,顶多也只能算是一个观棋之人,连下棋的资格都没有。 三大神宫的宫主所说的那个神秘人,或许是下棋之人。 但这个下棋之人的身份,会是谁呢? 如果这场棋局是正反天道之间的博弈,那那个神秘人,是否是反天道的化身呢? 所谓的灭世大劫,是否是正反天道之间的博弈,才导致的呢? 想着想着,我只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