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 上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 上

在全世界各地的灵异机构,或者每个国家金字塔顶端的那些人来说,我这个天机门主可谓是声名显赫,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对于普通人来说,我这个天机门主却并没有什么名气。 在戴墨镜的这个老女人看来,我这个天机门主不过是天机门店铺的店主而已。 不过即便我只是天机门店铺的店主,既然天机门的店铺能够招揽到李宛璐这么厉害的人,那说明我这个天机门店铺的店主还是有一点本事的。 正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在听到李宸所说的话之后,戴墨镜的老女人跟李宸确认起了我的身份。 “当然了,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能够让我们天机门的门主给你们看相算命,是你们莫大的造化,你们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那只能说你们没这个福分,也没这个缘分。” 我早就给李宸交代过,到天机门的店铺来算命的,讲究一个缘字,如果因为李宛璐的名声在外,非要找李宛璐来算,不愿意找我来算的,那就绝不强求。 这几年来随着个人实力越来越高,对天道的感悟我也越来越深,对于缘分,对于机缘,对于很多方面,我都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所以那怕是因为我的名声没有李宛璐的大,没有人会来找我算命,我也并不在乎。 而且事实确实如此,这两天来很多从千里之外,万里之遥找上门来算命的,在听到李宛璐并不在店里,是我这个天机门主坐镇店里之后,却一个个带着怀疑的眼神打量起了我。 基本上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在打量了我一番之后离开了店铺。 毕竟我那平凡而普通的长相一直都没有变过,我的年龄也实在是太年轻了一点。 李宛璐虽然年龄也不大,但她有名声在外,而且女人从事这个行业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会更加容易让人相信。 这会儿在听到李宸所说的话之后,见李宸吹的天花乱坠,带着墨镜的年老女人反而却更加不太相信了。 人的心态就是这样,尤其是前来算卦问卜之人,他们本身就心怀忐忑,你要是表现的不是很沉稳,就会让他们更加怀疑。 站在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当看到坐在大班台后面正端着一杯清茶慢慢的品茗的我之时,带着墨镜的老女人指了指我,语气很是不满的对着李宸道:“你说的天机门主,难道就是他吗?” 虽然这个老女人一直都没有把墨镜摘下来,但李宸却从她的语气之中不难猜到她此时此刻看着我的眼神里会有浓浓的不屑和鄙视之色。 既然这样,那说明和两个女人和我之间没有什么缘分,那按照我的吩咐,就没有必要在和这两个女人纠缠了。 于是李宸看上去很不耐烦的对着老女人道:“对,他就是我们天机门的门主,如果你不相信,对他的实力有所怀疑的话,你们两个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怪,尤其是前来算卦问卜的人,本来这老女人已经把我当成了一个骗子,他认为李宸还会竭尽所能的替我吹嘘一番,把我吹的天上地下没有,古今中外无双。 但李宸却突然话锋一转,脸上的表情很不耐烦的下了逐客令,这就让这个老女人有点儿搞不懂李宸的套路了。 在愣了片刻之后,老女人看了一眼带着墨镜的年轻女子,问着那个年轻女子道:“晶晶,你说我们要不要找这个天机门主算上一卦?让他帮我们指点一下迷津?” “或者说我们再等几天,等宛璐小姐上班了再来。” 年轻女子看上去好像有很重的心事,在愣了片刻之后道:“妈,这事儿你拿主意吧!我现在脑子很乱,没有任何想法。” 原来这两个女人是母女两个,看来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才跑到天机门来算卦问卜,让李宛璐来帮她们指点迷津来了。 老女人见女儿这样说,看上去有些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 “真是作孽啊!怎么给我们遇到了这种事情!” 在自言自语着念叨了一句之后,老女人又向着屋内的我看了过来,对着我仔细打量了一番。 随后这老女人回过了头来,往天机门的店铺门前的招牌看了一眼,当看到招牌上写的因果缠身者百万起步之后,老女人脸上的肌肉明显的抽搐了一下。 咬了咬牙,老女人对着李宸又问道:“你确定他看相算命比宛璐小姐还要更加厉害?” “如果她看的不准,算的不灵,那我们是一分钱都不会出的。” 李宸对我的崇拜和相信是在灵魂深处和骨子里的,所以在面对着这个老女人对我的质疑之时,李宸直接白了她一眼,然后道:“你要是不相信,可以等几天啊!等宛璐来店铺了你们再来。” 人就是这么贱,当李宸对她不冷不热,看上去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之时,老女人却坚定了她的念头,拉着她女儿的手直接走进了店铺之中。 不过进入店铺之后,这母女两个还是不愿意摘下墨镜。 坐到了我对面的椅子上,在打量着我的同时,老女人看上去有些忐忑不安的问着我道:“请问你贵姓啊?” 从这两个带着墨镜的女人进入店铺内的那一刻起,我就从她们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让我很不舒服的气息。 随着我的相师等阶越来越高,对于因果的理解越来越深刻。 所以那怕是不知道这个人的生辰八字,不看这个人的面相,仅仅和这个人打一个照面,我都能够对这个人有一定的认知。 这个人有没有背负因果?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要是普通人,我基本上一眼就可以判断清楚。 当然,如果说我想知道这个人的具体情况,其实可以直接去感应这个人大脑之中的记忆,但这样做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如果冒冒然的去了解一个人的隐私,对我来说还是会牵扯到一定的因果的。 此时此刻,面对着这两个带着墨镜的女人之时,我感到很不舒服,说明这两个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她们两个的身上全都牵扯到了因果。 尤其是那个年轻女人的身上,有一股让我更加不舒服的气息,这说明这个女人的身上背负了更加沉重的因果或者罪孽。 “免贵姓姜!” 打量了一番这两个带墨镜的女人之后,我面无表情的道。 老女人见我的态度不冷不热的,看上去有些不太高兴。 随后老女人道:“既然你是天机门的门主,那我就叫你姜门主吧!”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老女人见我表现的很是傲慢,就显的更加不高兴了,但我这样的表现反而有一种让人高深莫测的感觉,所以老女人在看了看她的女儿之后就问着我道:“姜门主,宛璐小姐她不仅会看相算命,而且她还可以帮人指点迷津,据说有很多人在她的指点之下解决了许多难题,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不知道你有宛璐小姐的本事吗?” “如果你有,那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们都可以接受。” “如果你没有宛璐小姐的本事,那我们就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了。” 这老女人说话之时咄咄逼人,看来在平时的生活之中她一贯是这么强势。 但对于我来说,无论她表现的多么强势,都没有任何意义。 在指了指门口招牌上的那副对联之后,我对着老女人道:“无论是李宛璐还是我,都会遵守天机门的规矩。” “行善积德者,分文不收。” “因果缠身者,百万起步。” “而且我可以告诉你,我是否能够帮你们指点迷津,帮你们解决麻烦,要看你们遇到了什么事情?” “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如果你们所遇到的事情,牵扯到了天大的因果,那请恕我无能为力!” “我解决不了的问题,你们找李宛璐同样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