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自作孽,不可活 中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自作孽,不可活 中

听到我所说的话,看着我那一本正经的表情,带着墨镜的老女人和她的女儿相顾对视了起来,陷入了沉默之中。 虽然隔着墨镜,但这母女两个却在思想上做着斗争,在想着是否要找我来给他们看相算命,指点迷津? 片刻之后,老女人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又往天机门的招牌上看了一眼,然后道:“不就是百万起步吗?你们做这一行,不就是为了赚钱吗?只要我能给到你们足够的钱,我就不相信你们解决不了我们的麻烦。” 只要开门做生意,是没有理由把顾客往外赶的,既然这个老女人已经下定了决心用钱来解决问题,无论是站在她的角度,还是站在我们天机门的角度,我都不会拒绝他们母女两个。 所以,我淡淡的一笑,对着这母女两个道:“既然你们是诚心要看相算命,让我帮你们指点迷津的话,那就把墨镜摘下来,让我先替你们看一下相,看看你们所牵扯到的因果到底是大还是小。” 天机门的规矩在那里,我这个天机门主肯定是不能带头破坏规则,所以我一定要先对这母女两个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就算她们两个有因果产生,这母女两个不是什么好人,那我也弄清楚她们究竟牵扯到了多大因果,这因果能不能够化解? 化解这因果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或者说需要付出多少人力物力和金钱? 这母女两个不远千里的慕名而来,对于天机门的规矩她们肯定有一定的了解。 那怕是李宛璐给她们看相,也不可能让她们带着墨镜。 所以这会儿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她们两母女乖乖的把墨镜摘了下来。 摘下墨镜之后这母女两个几乎在同时抬起了头,向着我看了过来。 我也没有跟她们客气,把功德之气凝聚于双目,就盯着这母女两个的面庞替她们看起了相。 结果这一看之下,让我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面上无肉,两腮内陷,下巴尖细,颧骨凸出,鼻子尖小,眉间有皱褶,这母女俩的长相其实是非常的像,只不过一个年级比较老,一个显的年轻一点而已。 从面相上来看,这母女两个全都是那种刻薄寡恩,从来都不会替别人着想,从来都不会顾及别人感受,从来都不会对别人好,把自己的利益看的很重的那种人。 但这种人在普通人之中一抓一大把,被我遇见两个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母女两个眼下无肉,阴德缺失的厉害,在她们两个的命门处有黑气,尤其是女儿命门处的黑气直透天中,要是仔细看去的话,在女儿的身上都透着一抹黑气。 这说明这母女两个牵扯到了巨大因果,尤其是女儿,应该牵扯到了天大的因果。 但这母女两个虽然是刻薄寡恩之人,从面相上来看,她们却并没有作奸犯科,也没有牢狱之灾,那为什么她们两个会牵扯到了如此之大的因果呢? 就算是当初的胖厨师,杀死了那么多的人,做下了那么残忍的事情,他命门处弥漫的黑气也不过如此啊! 一念至此,我面色一沉,对着这母女两个中的女儿道:“你究竟做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背负如此之大的因果在身上?” “你们母女两个所牵扯到的因果,想化解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面对着一脸肃穆的我,母女两个之中的女儿显的有些惶恐和紧张,但那个老女人却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在冷哼了一声之后,老女人道:“哼!像你这样的江湖骗子我见的多了,不要以为凭着你一句话就能够唬住我。” “我女儿的精神状况不好,而且我们两个跑到你这儿来,恐怕随便一个人都能够猜到问题在我女儿身上。” “你要是有本事,你就给我算一下我们摊上了什么事情?” “只要你能够算出来我们摊上了什么事儿,有办法帮我们化解的话,那无论给你多少钱,我们都认了!” 面对着自以为是的这个老女人,我淡然一笑,然后对着她道:“算出你女儿和你牵扯到的因果,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我需要你们把生辰八字提供给我。” “既然这问题在你女儿身上,你只需要把你女儿的生辰八字说出来就行了。” 见我竟然要她女儿的生辰八字,这老女人看着我的眼神里就流露出了明显的鄙夷之色了。 “宛璐小姐给人看相算命,是从来都不要生辰八字什么的,你这个天机门主竟然还要生辰八字,你到底有没有真本事?” “你要是不行就算了,我们还是找宛璐小姐吧!” 面对着对我一脸不屑和鄙视的老女人,我面不改色的道:“宛璐擅长的是她们李家祖传的五行神掌,所以她给人算命之时不需要生辰八字,随时随地都可以起卦。” “但一个人的生辰八字至关重要,起卦之时如果不结合生辰八字,往往会产生一定的偏差。” “其实不要生辰八字我也可以给你们算上一卦,但那样的话就不一定会特别准,对于化解你们身上的因果,帮助你们解决问题可能会有些不利。” 老女人本来对我有些不屑和鄙视,但在我这么说了一番之后,她们母女两个脸上的表情有些动容。 在相顾对视了一眼,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之后,老女人道:“行吧,我就相信你一回。” “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算的不准,那我们是不会给钱的。” 我点了点头道:“没有问题,说实话你们两个牵扯到的因果太大,就算是你们想让我赚这个钱,我都未必想赚。” 对于我来说,百万千万已经不算什么钱了,只是一个数字而已,但这老女人她却并不这样想。 看着我那一脸淡然,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老女人冷哼了一声。 “哼!你就别在我面前装了,不想赚钱你开这么大一家店面干什么?” 对于老女人自作聪明所说的这话,我并没有理会,只是微微一笑,等着她把她女儿的生辰八字报出来。 接下来只见这老女人道:“我女儿小名叫晶晶,大名刘晶,她是九一年” 就在这老女人把她女儿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给我报了出来之后,我就掐着双手十指推算起了她女儿的命运,以及她所牵扯到的因果。 在这个过程之中,我脸上的表情显的越来越凝重,看着这母女两个的眼神,也显的越来越厌恶。 大约过了有个五分钟的时间之后,我放下了双手十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随后我对着刘晶母女两个道:“自古以来,人命关天,只要牵扯到了人命,就是天大的因果。” “但你们母女两个,所牵扯到的不仅仅是人命,还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性的自私与冷漠,在你们母女两个的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说到这里,我面色阴沉,目光冷冽,说实话,如果我面对着不是两个女人,而是一个七尺男儿的话,这会儿的我早已经一巴掌甩了过去了。 听到我这话,刘晶母女两个脸上的表情显的很是震惊,从坐位上站了起来,呆若木鸡的看着我。 发愣了片刻之后,老女人有些歇斯底里的对着我道:“你算到了什么?你这分明是在胡说!我们那里自私和冷漠了?摊上了这样的事情,是我们愿意的吗?” “我们也不想这样啊!” 老女人看上去有些歇斯底里,刘晶也好像受到了刺激的一样,在那里自言自语着道:“我也不想那样,但我没有办法啊!你叫我怎么办?” “现在这事儿知道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身边的人都在骂我,我已经连门都不敢出,不敢和人打交道了!” 相师等阶达到了天阶四品,只要有一个人的生辰八字,我就可以推算出他身上发生的一切事情。 在我对刘晶的命运做了一个推演之后,对于刘晶的所做所为,我知晓的一清二楚。 所以这会儿面对着刘晶和她妈之时,我只恨不得扇他们几个耳光,踹她们两个几脚。 就在这母女两个仍然自私自利的为自己做着辩护之时,我双目一凛瞪着刘晶道:“你的朋友在你危难之际收留了你,而你在她危难之际却没有任何动作,让她惨死在了你前男友的手下,你的这种行为可以说不仁而又不义。” “明知道你的朋友是为你而死,但你却不去安慰她的亲人,不给她的家人任何交代,反而想尽一切办法的推卸责任,逃避事实,你的这种行为可以说对被你的害死的朋友极度的不忠。” “你的所作所为,本身已经为世人所唾弃,让这世间不知道有多少人不敢再相信有朋友二字,但你的母亲却又参与到了其中,她所发表的言论,更是不为世人所认同,让你们两个身上的罪孽更加沉重。” “如此一来,你不仅害了你的朋友,而且还害了你自己和你母亲,让她也牵扯到了巨大的因果。” “所以说,你不仅不仁不义,而且还不忠不孝。” “这就难怪你的命门处有黑气只透天际,牵扯到了天大的因果,阴德已经缺失到了无法弥补的程度。” 听到我这番话,所说的情况基本上和她的经历没有任何区别,刘晶顿时就面色苍白,冷汗直冒。 “姜门主,那我该怎么办啊?你能帮我化解吗?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件事了,大家都在骂我,我已经快要崩溃了,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只要你能帮我化解,那怕是付出再多的钱我也愿意!” 说到这里之时,刘晶双腿一软,打算跪在我的面前。 但我却抬了抬手,调动了天地之力让刘晶跪不下去。 在这同时,我阴沉着脸对着刘晶道:“你这一跪不用对我,因为你对我跪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如果你真的想化解?那你应该对被你害死的那个朋友的亲人下跪,真心的向她的母亲忏悔。” “我建议你用你的下半辈子为你的所作所为去赎罪,让凶手伏法,让死者瞑目,让生者安心。” 听到我这话,刘晶还没有做出反应,老女人却气焰嚣张的在一旁道:“不可能!人又不是晶晶杀的,为什么要她来忏悔?” “晶晶又没有犯罪,为什么要她来赎罪?” “江吟之所以会死,是因为她自己短命,和我们家晶晶没有关系!” 男人对女人动手,是很不应该的,但在听到刘晶她妈说出了这话之后,我却毫不犹豫,直接一个大嘴巴子就扇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