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针锋相对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针锋相对

幽冥老祖缔造了阿修罗族,所以当几大圣人划分了三界六道,重新定立了天地规则之后,作为阿修罗族的缔造者,整个阿修罗界最大的一部分气运其实在幽冥老祖的身上。 准确来说,幽冥老祖才算是阿修罗界真正的气运之子。 但幽冥老祖这些年来做下了太多惨无人道的事情,他亲手缔造的血族十三家族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残杀了不知道多少人族。 天道其实是最公平的,幽冥老祖欠下了无数因果,所以他缔造阿修罗族的功德就被因果所抵消,所以幽冥老祖就算是有阿修罗界的气运加持,最终却还是死在了秦楚楚的十二都天神煞阵之下,被炼妖壶所炼化。 而正是因为幽冥老祖被炼妖壶所炼化,灰飞烟灭,彻底消散在了这方天地之间,所以幽冥老祖身上阿修罗界的无上气运,就自动转移到了幽泉和幽丽两个的身上。 元屠和阿鼻是幽冥老祖的成道灵宝,和幽冥老祖的气运相连,在感觉到幽冥老祖身上的气运转移到了幽泉和幽丽的身上之后,这两把先天灵宝级别的绝世神剑,就自然而然的认可了幽泉和幽丽,让他们两个真正成为了先天灵宝的主人。 实力级别本身就无限接近于大罗,再加上有两把先天灵宝级别的绝世神剑加持,幽泉和幽丽的自信已经膨胀到了一定的地步。 在幽泉和幽丽看来,当今之世,他们两个是横推无敌的存在,一旦他们两个联手,没有人会是他们的对手。 但我却一本正经,言之灼灼的当着他们的面告诉他们,说就算是他们两个能找到秦楚楚,也奈何不了她! 这简直岂有此理! 在幽丽看来,我这纯粹是在包庇秦楚楚,是不想告诉她秦楚楚所在的地方。 甚至为了让她打消找秦楚楚报仇的念头,故意把秦楚楚说的特别强大,从而影响到她的心态,最终让她放弃报仇。 但幽丽为了找秦楚楚报仇,为了出她心头的一口恶气,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痛苦,她又怎么可能会放弃? “姜一,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对秦楚楚那个贱人竟然如此的用心良苦!” “为了保护她,你竟然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 “我想问你的良心呢?如果你还有良心的话,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难道你表妹的死,还没有让你看清楚秦楚楚的为人吗?难道你表妹的死,对你来说一点触动都没有吗?” “姜一,如果你非要包庇秦楚楚,那我们就只能成为仇敌和对手,说不定在将来的某一天,我很有可能会杀了你!” 幽丽对我说话之时咬牙切齿的,看上去是恼怒无比,但很显然她并不相信我所说的话。 对此我无可奈何,可是我又不能告诉幽丽,秦楚楚她是玄冥祖巫转世,即便她是什么阿修罗界的气运之女,在秦楚楚的面前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要知道,秦楚楚玄冥祖巫转世的身份牵扯太大,我们天机门内部的核心人物知道就行了,要是让太多的人知道了,谁知道会给秦楚楚惹来什么样的麻烦? 如果万一因此而干扰到了天道运转,让天道降下来混沌神雷,那事情就搞大了。 “幽丽,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 “楚楚的身份和手段,你根本就无法想象,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以你们的实力和手段,绝对不会是她的对手!” 我表情慎重的给幽丽做出了忠告,但幽丽反而更加恼火,以她的骄傲和她对秦楚楚的怨恨,又岂能接受秦楚楚比她还要更加强大这样的一个结果? “姜一,你就是在包庇她!你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听的!” “你要是不告诉我她现在那里,你就是我的敌人!” “难道你非要逼我对你出手吗?” 到了此时此刻,我已经百分百的肯定,幽丽这个阿修罗族的气运之女,她就是我的表妹黎月。 如果不是黎月,她不可能会对秦楚楚恨到了这种程度,如果不是黎月,她不可能还会对我有一定的感情和亲情。 即便是怒火滔天,怨气袭人,但却因为她和我之间曾经的血脉亲情,幽丽仍然是不愿意对我出手。 一念至此,我看着幽丽的眼神就显的无比温柔,充满了亲人之间才会有的那种炙热情感,对着黎月声情并茂的道:“小月,我知道你肯定是小月。” “我刚才给你说过,你的死我要负很大的责任,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死在姚家老祖的手下。” “这几年来你竟然去了阿修罗界,成了阿修罗族的什么气运之女,我完全可以想象,你肯定承受了非人的痛苦和折磨,才拥有了目前的一切。” “如果说,你的心里有怨恨,那你就把所有的一切,全算在我的身上吧!” “我这个当哥哥的没有保护好你,你可以打我骂我,我绝对不会反抗!” 面对着我双眸之中的深情,回想起了曾经的那些往事,感受着我们之间曾经的血脉亲情,让幽丽很难对我下手。 虽然她目前拥有着阿修罗族的身体,但她毕竟是人类的灵魂,她无法做到像阿修罗族那样自私自利,无情无义。 不过我口口声声的要承担一切,摆明了是想替秦楚楚洗脱罪名,想化解她和秦楚楚之间的怨恨,这是幽丽所无法接受的。 于是幽丽摇了摇头道:“不行,我的怨恨谁都不能承担,只有杀了秦楚楚那个贱人,我才能出了心头的恶气!” “姜一,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告诉我秦楚楚她现在那里?” “如果你不告诉我,就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幽丽虽然嘴上说要对我不客气,但她面对着我之时却流露不出来一丝一毫的狠意。 幽泉这丑逼本来就对我有杀念,这会儿见幽丽和我之间好像渊源颇深,而且幽丽看着我的眼神里带着满满的幽怨,简直像一个被我辜负了的女人一样。 这就让幽泉这丑逼对我的杀意更盛,他绝对不容许有任何一个男人和幽丽之间产生牵扯。 他是阿修罗界的气运之子,幽丽是阿修罗界的气运之女,他们两个才是天生的一对,幽丽只能是他的女人。 心里面在这样想着的同时,幽泉这丑逼的眼神之中带着无穷无尽的杀意和敌意走到了我的面前。 “姓姜的,快告诉我们那个名叫秦楚楚的女人在那里?如果你敢说一个不字,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别以为你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我就杀不了你,我是阿修罗界的气运之子,整个阿修罗界的无上气运有一半在我的身上,就算是我杀了你,也不会受到天道的惩罚!” 幽泉这丑逼说话之时面目狰狞可憎,丝毫不隐藏他对我杀意和敌意。 所谓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既然幽泉这丑逼对我充满了杀意和敌意,我又怎么可能在他的面前示弱? 就算他的实力无限接近于大罗级别,难道我还会怕了他不成? 我的功德金身已经达到了二十一重天,早已经超越了普通的大罗金身,相师等阶达到了天阶四品的我,是没有任何理会会惧怕幽泉这个丑逼的。 考虑到这一点,我针锋相对的对着丑逼幽泉道:“楚楚她现在在那里,我确实不知道,而且就算是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 听到我这话,面对着针锋相对的我,丑逼幽泉的面色一凛,但幽泉还没有发话,我却接着说道:“你说你能让我生不如死,而且你作为阿修罗族的气运之子,可以将我置于死地,我倒是有点儿不大相信。” “你要是真有本事,就跟我单对单的来上一场,但如果你的本事仅限于嘴上,那就给我有多远就滚多远!” 我这话一出口,幽泉顿时就被激起了滔天的怒火,只恨不得立马就跟我动手。 但幽丽却表现的有点儿担忧,因为幽丽对我的认知还在几年之前的那个程度。 那怕是我现在的实力级别已经提升到了四品神相的程度,在幽丽看来仍然不是幽泉的对手。 所以幽丽就对着我大声的道:“姜一,难道秦楚楚对你就真的那么重要吗?就算是拼了性命,你也要维护她!” “你不是幽泉的对手,单对单你打不过他的!” 听到幽丽这话,幽泉这丑逼表现的很是得意,但他生怕我会怯战,让他错过了一个杀掉我的机会,所以幽泉估计刺激着我道:“姓姜的,你要是带把儿的男人,就要为你所说过的话负责。” “你要是单对单能打赢我,那我以后见了你就绕着走,但如果你打不赢我,死在了我的手中,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面对着幽泉的挑衅,幽丽的担心,我却淡然一笑,对着门外的李宸喊了一声道:“李宸,你给李宛璐打电话,让她到店里来看店。” 说完这话,我缓步从天机门的店铺里面走了出来,向着城外方向的西边而去。 幽泉这货对自己充满了信心,紧跟在了我的身后,挺着肚子,仰着脑袋,看上去不可一世。 但幽丽却有些心事重重的跟在了我和幽泉的身后,她的眼神时不时的会从我的背影转移到幽泉的身上。 对于幽丽来说,她想让我受到教训,却又怕我在幽泉这货的手下吃亏,甚至会死在幽泉的手下。 这让幽丽无比的纠结。 不过幽丽却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会打败幽泉,把幽泉踩在脚下这种情况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