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幽丽的决定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幽丽的决定

幽泉和幽丽虽然是阿修罗界的气运之子,但他们的见识和闻人倾城曾梦倩肯定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所以当我的头顶上悬浮着一个巨大的金钱,在那里闪烁出了耀眼夺目的光芒之时,丑逼幽泉傻了眼了,幽丽也是愣在了那里。 而此时,当幽泉问我的混沌金钱是什么玩意儿之时,我看上去有些得意的对着幽泉道:“我的这件宝贝,名叫混沌金钱,和你的元屠神剑一样,也是三千先天灵宝之一。” “不过我的混沌金钱虽然没有任何攻击力,但却有一个超级逆天的作用。” “这个作用,就是可以落天下万宝,无论是后天法宝,还是先天灵宝,只要我的混沌金钱祭起,任何法宝都会和我的混沌金钱同时落下。” “你的元屠神剑,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废品。” 听见我所说的这话,看着我一脸得意的表情,丑逼幽泉郁闷的快要发狂了。 原本以为仗着元屠神剑他就是横推无敌,当世巅峰的存在,却没想到无论是他的阿修罗身还是元屠神剑,在我的面前都没有任何优势。 这叫他情何以堪! “姓姜的,你肯定是在唬我,我就不相信我的元屠神剑灭不了你!” 瞪着我凝视了片刻,丑逼幽泉还是不愿意相信,嘶声怒吼着又一次把元屠神剑祭了起来。 而见此情形,我看上去无可奈何的长叹了一口气。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啊!” 说着话的同时,我催动了混沌金钱向着地上落了下去。 混沌金钱,无宝不落,那怕是幽泉这丑逼拼了命的催动了元屠神剑,但在混沌金钱往地上掉落之时,元屠神剑完全就失去了他的控制。 无奈之下,幽泉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元屠神剑和混沌金钱同时掉落在了地上。 此情此景之下,幽泉简直郁闷的快要疯了。 不过生怕出现什么意外,幽泉急急忙忙的把元屠神剑收了起来,然后怒指着我骂着道。 “姓姜的,你真是欺人太甚!” “你要是有真本事,就跟我公平一战!” 面对着气急败坏的丑逼幽泉,我冷笑着道:“你的元屠神剑是先天灵宝,我的混沌金钱也是先天灵宝,何来不公平之说?” “如果你想要公平,那就把你的元屠神剑收起来,用你的阿修罗身来和我一战!” “看看是你的阿修罗身厉害,还是我的功德金身厉害?” “当然,如果你没有勇气用你的阿修罗身和我公平一战,那就照你所说,以后只要见了我就绕着走,不要在我的面前出现。” 幽泉这货虽然对我有杀念,但以我目前的手段,想灭掉他却很难做到,所以我只能在言语上挤兑他。 听见我所说的话,幽泉这货被气的七窍生烟,但他却又无可奈何,所以幽泉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幽丽的身上。 “阿丽,他的混沌金钱每次只能落下一件法宝,如果我们两个联手,他肯定奈何不了我们的。” “姓姜的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我们只要杀了他,就可以得到他身上的鸿蒙紫气还有他的无上气运。” “阿丽,快点动手啊!祭出你的阿鼻神剑,我们两个一起联手,杀了姓姜的这小子!” 幽泉这货还真不愧是阿修罗界的气运之子,他一下子就抓住了混沌金钱的弱点,混沌金钱每一次只能落下一件法宝,如果他们两个同时祭出了先天灵宝,那我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幽泉有元屠神剑,幽冥老祖的另外一件先天灵宝阿鼻神剑肯定在幽丽的手中,如果幽丽真的祭出了阿鼻神剑,对我下了狠手的话,我的处境就危险了。 但幽丽会用阿鼻神剑来对付我吗? 为了所谓的鸿蒙紫气,还有天命之人的无上气运,幽丽就会用阿鼻神剑来杀了我这个她曾经的表哥吗? 虽然幽丽的怨恨滔天,就算是对我她也有很大的怨念,但让幽丽杀了我,这却是幽丽无法做到的。 就在我看了幽丽一眼,正在这样想着之时,幽丽的面色一冷,把她的阿鼻神剑祭了出来。 只见一把和幽泉的元屠神剑差不多一样,闪烁着妖异而又夺目的血光,长约两米多,宽约四十公分的长剑,从幽丽的泥丸宫之中一闪而出,悬浮在了幽丽的头顶。 同样有无穷无尽的血腥之气,同样有大量的惨死冤魂,发出了听起来让人毛骨损然的鬼哭之声,弥漫在了整个山坳之中。 此时此刻的山坳之中,简直就像人间地狱一般,如果某个普通人不小心来到了这里,估计吓都能被吓个半死。 “姜一,我再问你一句,秦楚楚那个贱人她现在那里?” “你要不告诉我,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幽丽声色俱厉,还是追问着同样的问题,看她的架势好像要跟我玩真格的一样。 但无论是她在吓唬我还是打算跟我玩真格的,我都无法告诉她秦楚楚目前的行踪。 所以我还是摇了摇头,看上去很是无奈的道:“小月,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相信?秦楚楚目前在那里我真的不知道。” “如果你对我有怨恨,你觉的我没有照顾好你这个妹妹的话,那你就动手吧!” “那怕是死在你的手下,我也不会反抗的!” 听到我这话,幽丽的表情显的很是复杂,看着我的眼神却变的柔和了许多。 从第一次见到我开始,到后来和我相处的那段日子,我一直都把她当成了妹妹,当成了亲人看待,对她的关怀无微不至,有任何危险之时我都会挡在她的身前。 因为她死在了姚家老祖的手下,为了给她报仇,我不惜让大魔王蚩尤的神魂占据了我的身体,这才借用大魔王蚩尤的万古不灭金身杀死了姚家老祖。 但正是因为我让大魔王蚩尤占据了我的身体,让我差一点儿被大魔王蚩尤吞噬了灵魂,连之前辛辛苦苦积累的功德,都被消耗的一干二净。 我对她的好,黎月全部都记在心里,此刻全部都涌上了心头,在她的意识海之中闪现。 在这种情况之下,拥有着黎月的记忆,那怕是成为了阿修罗族人,幽丽又怎么可能会狠下心来杀我? 不过幽泉这丑逼并不知道幽丽和我之间的过去,并不知道我们两个之间的血脉亲情,所以见幽丽亮出了阿鼻神剑,他还在那里大喜过望,以为幽丽终于要对我出手了。 “阿丽,快动手啊!杀了姓姜的这小子,他的无上气运和鸿蒙之气,就成了咱们两个的了!” “快动手啊!你还愣着干什么?” 幽泉在那里催着幽丽,但幽丽却突然面色一沉,催动了她的阿鼻神剑。 顿时就剑光闪烁,血光四射,只看见一道夺目无比的璀璨血光向着幽泉这丑逼疾射而去。 丑逼幽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被这道血光击中了身体,将他的身体又一次的轰飞到了几十米开外。 随后幽丽那寒冷如冰,清冽如雪的声音响彻在了山坳之中。 “我幽丽做事,不需要别人指指点点,下一次你要是再替我做决定,我会让你从此之后永远都闭嘴!” 看着幽丽那傲然挺立,宛如冰雪之中的寒梅一样的风姿,我不由的暗自感慨,怎么和我关系密切的几个人,一个个都如此的厉害呢? 虽然幽丽没有对我出手,但从她一击之下就把幽泉这丑逼打飞到了几十米开外的情况来看,她的实力绝对在丑逼幽泉之上。 如果幽丽他动用了阿鼻神剑,对我出手的话,面对着两个无限接近于大罗的顶级高手,还有两件先天灵宝,我肯定无法招架。 恐怕我这个天命之子,还真有可能会陨落在阿修罗界的气运之人手下。 不过好在阿修罗界的气运之女,是我表妹黎月的阴魂所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我的灾难呢?还是我的气运所在? 我在这里暗自感慨,丑逼幽泉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在向幽丽看了一眼之后,幽泉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丝狠辣之意和怨毒之色,但很快他把这眼神隐藏了起来,做出了一副他很受伤,很委屈的样子。 “阿丽,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们同为阿修罗界的气运之人,是气运相连的,你为了一个外人,竟然对我出手,真是太伤我心了!” 虽然表现出了一副很委屈的样子,但此刻的幽泉却已经暗暗的下定了决心,如果将来有可能的话,他要杀了幽丽这个女人,吞噬了她的血肉和灵魂,夺了她的阿鼻神剑。 不过幽泉却很清楚的知道,他的实力和幽丽之间有一定的差距,要想杀了幽丽,他必须忍辱负重,寻找最合适的机会。 换句话说,他必须跟随在幽丽的身边,才有可能等到合适的机会。 不过不管幽泉是怎么想的,幽丽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在幽丽的眼中,幽泉只不过是她利用来报仇的一个工具而已。 无论幽泉有什么想法,对她而言都并不重要。 这时幽丽把她的阿鼻神剑收了起来,用她那双无比美艳,但却有些妖异的赤红双眸直视着我道:“姜一,我相信你说的话,目前的你确实不知道秦楚楚的行踪。” 听到幽丽这话,我不由自主的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暗道这丫头总算是不跟我较劲了。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幽丽下一句所说的话,却差点儿让我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只见幽丽一本正经的对着我道:“你对秦楚楚那贱人从来都没有死心过,她对你同样也是。” “所以,那怕是你暂时联系不上她,不知道她的行踪,但我相信用不了太长的时间,你就会知道她在那里。” “甚至很有可能不是你去找她,就是她来找你!” “所以,我决定留在你的身边,你在那里我就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