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大音十二猪 下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大音十二猪 下

作为大音魔神门下弟子中的第一人,大音猪一还是有一定的手段和实力的。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他的身体就如同虚化了一样,隐匿在了虚空之中,而且他的身体竟然还腾空而起,脚踏虚空走出了歌舞厅之外。 如果是针对普通人,大音猪一的这种手段简直就如同魔术一样,会让他们大吃一惊,叹为观止。 但对于我们来说,大音猪一的这点手段,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实力级别达到了天阶七品之后,我们一方的所有人全都开了天眼,可见一切虚妄。 大音猪一虽然隐去了身形,当我们把法力运用于双目之后,自然是能够看到他的行踪。 当然,大音猪一肯定知道我们能看见他,他隐去身形的目的,只是不想节外生枝,不想引起太大的轰动而已。 恰恰对我们而言,同样也不想节外生枝,不想惊动太多的相关势力。 如此一来,我们一帮人就发动了缩地成寸之术,紧跟在了大音猪一的身后。 离开了歌舞厅之后,大音猪一一路向北走,走到了洛杉矶北部郊外的一片荒野之地。 这里,荒无人烟,还属于没有开发的地带,方圆十里之内,除了荒草和灌木林之外,完全没有人居住。 在一片荒草地之中,大音猪一停住了身形,凌空而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们。 而就在这片荒草地的七八百米之外,有一个大约十平方公里左右的灌木林,根据我的感知,在那个灌木林之中,还有另外十一个人存在。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十一个人应该就是大音魔神的十二弟子门人中的其他十一个。 也就是大音猪二,大音猪三等等,加上大音猪一,我觉的可以把他们称之为大音十二猪。 这帮人说起来也真是奇怪,放着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在大音魔神的门下做猪! 如果大音魔神待会儿会出场的话,我倒是要问他一问,为什么他给门下的弟子门人取名的时候,每一个都要带个猪字呢? 难不成在他的眼里,他门下的弟子都是猪吗? 那给十二个猪做师父,不知道大音魔神是什么感受呢? 突然产生了这种恶趣味的想法,我的嘴角边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而在这同时,我抬起了头向着凌空而立,像个骄傲的白天鹅一样,正俯视着我们的大音猪一看去。 都被人当成猪了,也不知道他在骄傲什么?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直接对着大音猪一道:“叫你的伙伴们全都现身吧!我倒要见识见识,你们大音宫的大音十二猪聚齐之后,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之前除了大音猪三和我们有过交手之外,大音魔神门下的其他十只猪每一次见到我们现身,都不会和我们发生任何冲突,全部都直接夺路而逃,就好像生怕被我们抓住他们一样。 而这会儿当听到我对着大音猪一所说的话之后,从不远处的那片灌木林之中,大音魔神门下的其他十一个弟子就忍不住的现身了出来。 毕竟是三千混沌魔神之中上品魔神的门下,这大音十二猪的实力级别竟然全都达到了天阶七品之上,所以这十一个弟子从灌木林之中现身出来之时,一个个全都脚踏虚空,缓步而行,看上去无比的拉风。 而且这十一个大音魔神的门下,每一个人的手中都拿了一件乐器,估计十有八九是大音魔神给他们量身打造的法宝。 这些人手中的乐器可以说东西合璧,有二胡,笛子,古筝,洞箫,唢呐,古琴,这种典型的东方乐器。 还有萨克斯,有小号,手风琴,手提琴,吉他,这种典型的西方乐器。 之前大音猪三的电吉他被我给扯成了两半,这会儿他又拿着一个新的吉他,看向我的眼神里带着刻骨铭心的仇恨之色,还有无穷无尽的杀意。 这一次,聚集了他们十二个大音魔神的门下,竟然让大音猪三认为他们一方胜券在握,足以把我们这帮人给灭了。 所谓的无知者无畏,应该就是这样! 当然,我肯定不会理会大音猪三这种小角色,这就好比一个一岁的小朋友冲着我翻白眼,难道我还要还回去吗? 瞥了一眼大音猪三之后,我对着大音猪一道:“看来你们大音宫的大音十二猪应该是到期了!” “难不成你认为凭着你们大音十二猪,就可以把我们这帮人给收拾了?” “我真不知道,你的勇气和信心是从那里来的?” “如果你还有点儿理智,还有点儿自知之明的话,赶快让大音魔神现身出来吧!就不要让我们在你们这帮小角色的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了!” “其实我说这么多是为你们好,等一下如果动起手来,你们就算是想后悔,恐怕就来不及了!” 在大音十二猪之中只有大音猪一的手中没有乐器,本来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自认为在气势上已经压制住了我们,只要他们大音十二猪联手,我们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可让大音猪一快要气炸了的是,我在言语之间竟然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就算是他们大音十二猪聚齐,我们一帮人看着他们的眼神,就好像看着十二只跳梁小丑一般。 最可气的,是我竟然称他们为大音十二猪,这是大音猪一所无法接受的! 虽然他的师尊大音魔神给他们赐名之时每一个人的名字之中都带了一个猪字,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们是真正的猪。 我叫他们大音十二猪,这真是岂有此理! “姓姜的,你真是太狂妄了!” “如果单对单,我们十二个人之中可能没有一个是你们的对手。” “但如果我们大音宫十二弟子联手,布下了大音十二杀阵,别说你们这些人了,就算是大罗金仙,也照样会被我们所杀!” 就在大音猪一说话的功夫,其他的大音十一猪分别站好了方位,摆了一个阵型出来,只有大音猪一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不过当大音宫的这帮人把位置站好,摆出了一个阵势之后,大音猪一所站的位置,恰好就在他们的正中央。 而其他的大音十一猪,所站的方位把我们一帮人全都围在了其中。 被大音十二猪摆出的什么大音十二杀阵给围了起来,我们一帮人却毫无惧色,全都一脸坦然的看着大音十二猪。 武顺这小子一脸鄙视的撇了撇嘴道:“什么狗屁的大音十二杀阵,十二头猪摆下的阵势,难道还能威胁到人吗?” 听到武顺这话,再联系到大音十二猪的名字,我们一帮人全都笑了起来。 “哈哈哈....” 而见此情形,大音十二猪自然是被气坏了! 只见大音猪一咬牙切齿的怒吼着道:“姓姜的,你们之所以会说这样的话,是因为你们这些人对我们大音宫的手段不了解,没有体验过大音十二杀阵的厉害的缘故!” “落入了我们大音宫的大音十二杀阵之中,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 随着大音猪一的这番话说出口,从大音猪二开始,大音宫的其他十一头猪全都用各自手中的乐器演奏出了风格不同,曲调不同的音乐出来。 大音猪二用的乐器是二胡,他演奏的曲子竟然是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听过的《二泉映月》。 大音猪三用的是吉他,他弹奏的曲子是一首西方音乐之中很经典的吉他曲。 大音猪四用的是笛子,他演奏的曲子是带有东方特色的曲子。 大音猪五用的是萨克斯,他竟然在吹那首萨克斯乐曲之中最有名的《回家》。 总而言之,大音宫的这十一头猪用自己手中的乐器演奏出来的音乐,全都是东西方从古至今以来最有名的曲子。 东方的,比如《汉宫秋月》《高山流水》之类,而西方的我具体说不出来是什么曲子,但肯定是我们经常听到的世界名曲。 如果陈婉秋在场,以她在音乐方面的素养,肯定能丝毫不差的听出这些曲子是什么? 不过我感到有点儿奇怪,大音魔神的大音之道,所传播的音乐都是一些负能量满满,让人听了会迷失心智,甚至丧心病狂的乐曲,但此刻的大音十一猪,演奏的乐曲却全都是东西方世界广为流传的经典名曲,他们这是想干什么? 难不成,他们这是打算给我们开演唱会吗? 就在我刚刚产生了这种念头,有些无法理解之时,站在最中央的大音猪一,他竟然放开了歌喉,以说唱的方式演唱了起来。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大音猪一竟然是用中文唱的! 只听见大音猪一唱道:“一个不要脸的碧池她手发闲” “结果她告诉我她八几年” “她想让我灌了她,办了她......” 总而言之,大音猪一所唱的歌在听了之后会让人身体发热,头脑发胀,荷尔蒙无限增多...... 被大音猪一用他的这种独特的方式唱了出来之后,这歌简直是有毒,这就难怪有那么多人会沉迷其中而无法自拔。 而就在大音猪一开始放声歌唱之后,其他的大音十一猪竟然全部都乐调一变,由之前的永恒经典,突然变成了靡靡之音。 顿时,被大音十二猪所布下的大音十二杀阵所包围的我们,受到耳朵里面所听到的声音影响,全都变的兽血沸腾,精神恍惚,定力稍微差一点的,比如像武顺这种,看上去就像一只野兽一样,一把就扯掉了他的上衣,露出了他那一身古铜色的肌肉。 小兰陵和郑海冰这前世的兄弟两个,同样也发出了像野兽一般的嘶吼之声,瞪着赤红的双目,分别向着姚唯雨和曾梦倩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