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九星曜日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九星曜日

既然我们已经达成了一致,武顺的问题就不用再考虑了。 对于我和秦楚楚而言,乃至对于我们所有人而言,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炼妖壶恢复正常运转,尽早让陈婉秋脱离苦海。 至于什么救世之主,鸿蒙紫气,天地间的第八圣人,对我来说反而是无欲无求的。 我的亲人,朋友,身边的兄弟,才是我最重要最值得去珍惜的。 而既然要让炼妖壶恢复正常运转,那就必须得炼化大量的妖魔鬼怪。 但我们所在的这方天地之间,妖魔鬼怪实在是太过于分散,想在有限的时间之内,抓住大量的妖魔鬼怪用炼妖壶来炼化,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而且实力级别太低的妖魔鬼怪,即便是炼化的再多,也没有任何意义。 就像上一次在百慕大三角一样,我用炼妖壶炼化了好几百个妖族,但最终所得到的混沌本源,却远远比不上炼化一个混沌魔神所得到的混沌本源多。 灭世大劫即将降临,时间是不能等我们的,在灭世大劫降临之前,我必须让炼妖壶恢复运转。 在这种情况之下,炼化混沌魔神,就成了我们让炼妖壶恢复正常运转的唯一办法。 而要想炼化混沌魔神,根据从大音魔神那里所了解的情况,大恶魔神派驻在这个世界的八大上品魔神就自然而然的成了我们的第一目标。 罗斯柴尔德家族虽然和大恶魔神有关,是帮大恶魔神吸收和输送罪孽的家族,但罗斯柴尔德家族有没有混沌魔神驻守,这一点我们却无法肯定。 然而在西方世界地位尊崇的神圣教廷,我们却完全能够肯定,有一个三千混沌魔神之中的上品魔神坐镇。 这个上品魔神,就是三千混沌魔神之中的大奸魔神。 大奸魔神领悟的是奸之本源,他所修炼的三千大道是大奸之道,但这个修炼了大奸之道的大奸魔神,在整个西方世界却扮演着一个至高无上之神的角色,这可真是一个让人很无语的笑话。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是不能理解,这个世界本身就存在着许许多多黑白颠倒的事情,究竟是黑是白,是好人还是坏人,有几个人能够分辨清楚呢? 对于芸芸众生,普通人来说,他们所看到的只有表面现象,被所谓的教义,文化,给洗了脑之后,早已经失去了判断力。 所谓的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一句谎言当说三遍之后就成了真理,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题外之话暂且不表,就在我主动提了出来,下一步我们应该直接去找神圣教廷算账之后,秦楚楚和闻人倾城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全都默默的点了点头。 既然神圣教廷的那位创教之尊是三千混沌魔神之中的大奸魔神,那我们只需要把神圣教廷给横扫碾压了,大奸魔神自然会现身出来。 而到了那个时候,有秦楚楚的十二都天神煞阵,被天道意志所压制的大奸魔神就很难从我们的手中逃脱。 有秦楚楚用来对付大音魔神的手段,就算大奸魔神有混沌魔神之躯,恐怕在秦楚楚的面前,他也撑不了多长时间。 一旦大奸魔神出卖了其他的七个魔神,我们就可以顺藤摸瓜,把大恶魔神安插在这个世界的所有魔神全部都铲除掉。 到了那个时候,大淫魔神,大力魔神,大医魔神,大邪魔神,大食魔神,大秽魔神,大幻魔神,这些领悟了邪恶本源,修炼着邪恶无比的三千大道,替大恶魔神传播着大恶之道,残害了无数人的邪魔,将全部被我们一网打尽。 等到铲除了这八大上品混沌魔神,估计炼妖壶所需要的混沌本源就已经差不了多少了。 而那个时候,我估计距离大恶世界和我们这个世界的通道相互打开的时间也相差不远了。 届时我们一帮人再赶赴南极洲,把大恶世界派驻在南极洲守护通道的人给灭掉,用炼妖壶炼化了他们。 假如在这个过程之中还能够炼化几个混沌魔神,那怕是下品混沌魔神,炼妖壶所需要的混沌本源基本上就快要凑够了。 就算是在不够的情况之下,如果我们在搞定了一切之后埋伏在了通道之外,提前让秦楚楚用十二金人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阵。 一旦大恶世界和我们这个世界之间的通道打通,当大恶魔神带着大恶世界的人降临了我们这个世界之时,秦楚楚直接发动十二都天神煞阵,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大恶魔神受到了天道意志的压制,他的实力不能完全发挥,以秦楚楚的祖巫手段和十二都天神煞阵,难道还灭不了他吗? 如果能灭了大恶魔神,再加上大恶魔神从大恶世界带来的其他魔神,那炼妖壶所需要的混沌本源将百分百的能够凑齐。 而且还有一点,如果能够灭了这么多的混沌魔神,让他们为自己这些年来所犯下的罪孽承担因果,那天道肯定会对我们降下奖励,让我收获无穷无尽的功德。 这是否会让我的相师等阶如同坐火箭一般的提升呢? 除掉十几个上品混沌魔神,化解掉他们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所犯下的无穷无尽罪恶,难道这还不足以让我的功德金身再提升三品,让我的相师等阶提升到天阶一品吗? 相师等阶达到了天阶一品,我就拥有了化解灭世大劫的资格,就能够和我的父母团圆,让我心爱的女人回到我的身边。 这是一件让人何其向往的事情! 至于什么救世之主的身份,鸿蒙紫气,天地间的第八圣人,我倒是没有多想。 所谓不争是争,该是我的,他必然是我的,我又何必去执着! “既然你已经做出了决定,那我们就去神圣教廷的总部,跟神圣教廷来个新账老账一起算吧!” 在沉思了片刻之后,作为我们的智囊型人物,闻人倾城点了点头道。 在我结婚的时候,神圣教廷还派了一个什么教皇之子跑来捣乱,所以闻人倾城才有新账老账一起算的说法。 而见闻人倾城这样说了,苏天就把他的混沌金殿祭了出来,准备载着我们前往神圣教廷的总部所在之地。 不过在我们出发之前,我却拿出了手机,给赖老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在电话之中我把从大音魔神那里所了解到的情况全部都告诉了赖老。 当听到我说九星曜日,以及大恶世界的大恶魔神在这个时候就很有可能把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和大恶世界之间的通道彻底打通之时,赖老在电话那头忍不住的失声问道:“难道说,九星曜日之时,就是灭世大劫降临之时?” 虽然我们针对大恶魔神已经定下了一个除掉他的计划,但我们却不能百分百的保证会除掉大恶魔神。 如果万一不能除掉大恶魔神,或者说大恶魔神到时候不会降临的话,那赖老所说的这种可能还是会存在的。 这个世界充满了变数,谁都无法肯定,尤其是在当前这种天道混乱,天机紊乱的情况之下,任何事情都有变数! 所以,当赖老问起了我之时,我并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而是对着赖老道:“赖老,我无法肯定九星曜日之时是不是灭世大劫降临之日,但我觉的我们应该确定一下,究竟什么时候是九星曜日之时?” “或者说,距离九星曜日之时,还有多长时间?” 听到我这话,电话那头的赖老立马就回应着我道:“对,我现在就让人来确定,什么时候会有九星曜日这种天文现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