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宋慈航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宋慈航

生命即将终结之时,人就会放下执念,看穿生死,看透这世间的一切。 保罗家族的这位老祖宗在这个世界存活了有三百多年之久,他的身体早已经腐朽不堪,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经时日无多。 在这种情况之下,在保罗的这位老祖宗看来,无论是神圣教廷还是我们这帮人,都是他们保罗家族所得罪不起的势力。 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如果他们家族掺和到了我们两派之间,那无论任何一派输赢,对他们家族的打击必然是毁灭性的。 站在这个角度,置身事外是最明智的选择! 当然,置身事外的前提,是把所有的一切向双方都交代清楚。 有关我们这一方人的身份和保罗所见到的一切情况,保罗父亲在第一时间就详详细细的告诉了查马斯丹诺家族。 查马斯丹诺家族在整个西方世界是一个很独特的家族,可以说所有西方世界上流社会的家族,都和查马斯丹诺家族有一定的交集。 在传说之中,查马斯丹诺家族和神灵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据说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每一代族长,都可以预知未来,对天地之间的任何事情全都了如指掌。 不过因为查马斯丹诺家族泄露了太多有关神灵的秘密,所以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每一代族长,都会受到神灵的惩罚,每时每刻都处在痛快的折磨之中。 准确来说,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全身上下不是在流脓就是在流血,简直就像一个活着的厉鬼一样,看上去惨不忍睹,无比阴森和恐怖。 但却因为查马斯丹诺家族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和神灵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整个西方世界上流社会的豪门世家,对查马斯丹诺家族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那怕是顶级豪门的罗斯柴尔德家族,要想从查马斯丹诺家族这里了解到一些具体的情况,都必须付出相应的利益和代价。 此刻,在查马斯丹诺家族的城堡之中,披头散发满脸脓血,看上去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查马斯丹诺家族的现任族长,正站在壁炉之前,看着那壁炉之中的汹汹烈火。 在这位族长的身边,站立着一名身穿着欧洲贵族服装,相貌年轻而又英俊,年龄最多在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男子。 不过这年轻男子虽然身穿着欧洲贵族的服装,但他的长相却是一副东方人的长相。 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标准的东方人。 这名东方人长相的年轻男子傲然挺立,但面对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族长之时,他却表现的无比恭敬。 这男子可是很清楚的知道,他们查马斯丹诺家族的这位族长,之所以把自己搞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完全是为了他们查马斯丹诺家族。 可以说每一代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的付出,才造就了他们查马斯丹诺家族在整个西方世界的地位。 如果没有每一代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的付出,在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盛行的西方世界,他们查马斯丹诺家恐怕早就已经成为了历史! 就这样,年轻男子在用一脸恭敬和崇敬的目光注视着族长的背影,而那位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却一直都盯着汹汹的壁炉,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族长突然转过了身子,用他那无比深邃如同星空宇宙一般的双眸看着年轻男子道:“宋慈航,我们查马斯丹诺家族,其实是因为你而存在的,我们查马斯丹诺家族这几千年以来所做的一切,其实全部都是为了你!” “除了天机门主姜一和秦楚楚的身份来历我看不透之外,其他的三个天命之人,无论是身份还是来历背景,全都远远的不如你!” “如果你能够夺取了那五个天命之人的鸿蒙紫气,吞噬了他们的无上气运,那以你的身份,必定会成为救世之主,成为天地之间的第八圣人。” “只有这样,才算是不辜负我们查马斯丹诺家族为你所做的一切!” 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应该不止一次的对这名叫宋慈航的年轻男子说过同样的话,所以当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又一次说出这话之时,宋慈航反而表现的有些无奈。 在耸了耸肩之后,宋慈航一脸无奈的对着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道:“族长阁下,这话你对我说过不止一百遍了,但每一次我问起你我的身份和来历背景之时,你却从来都不会告诉我,那你让我有什么信心去和那五个天命之人争夺鸿蒙紫气,抢他们的无上气运呢?” 面对着一脸无奈的宋慈航,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却丝毫都不以为然。 “宋慈航,中国人有句话,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在你的对手是什么身份还没有被我弄清楚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暴露你的。” “我处心积虑的安排好了一切,不断的制造出各种矛盾,就是为了弄清楚天机门主姜一和秦楚楚的真正身份,只有确定他们两个的真正身份,我才能有针对性的布局去对付他们!” 听到族长这话,宋慈航就不在做声,用无限感激和恭敬的表情看着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默默的站在了一旁。 自从有了记忆之后,他用了几千年的时间,从一个婴儿成长为现在的样子,这个过程之中一直都是查马斯丹诺家族在供养着他。 为了他的成长,查马斯丹诺家族所付出的太多太多。 可以说每一代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都对他恩重如山。 假如有朝一日,他真的能够得到完整的鸿蒙紫气,成为救世之主,成为天地之间的第八圣人,那他一定会报答查马斯丹诺家族,让查马斯丹诺家族成为天地之间最尊贵的家族。 宋慈航不止一次的对自己说过这话。 而此刻,当看到宋慈航脸上浮现出来的表情之后,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微微一笑,好像在自言自语,又好像在下达着命令一样。 只见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道:“把汉斯顿家族传来的情况全部都告诉神圣教廷那边吧。” “尤其是天机门主姜一的身份,和布鲁斯离开之后的情况,一定要详详细细的告诉神圣教廷那边,最好让布鲁斯那家伙知道。” 而随着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说出这话之后,一个沙哑而又沉闷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了进来。 “请族长放心,我这就去安排。” 就在这个声音传来之后,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盯着壁炉中的汹汹烈火,陷入了沉思之中。 那名叫宋慈航的年轻男子,也和平时一样,用崇敬而又感激的目光看着族长,静静的站在了一旁。 通过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渠道,在第二天的时候,神圣教廷这边就知道了我们的身份,以及布鲁斯离开之后所发生的一切。 在我和布鲁斯约战的第二天上午,在梵城的一间酒店的总统套房之中,一名头戴着皇冠,身穿着皇者礼服,脸上一脸的褶皱,看上去无比苍老的老者,正双膝跪地匍匐在布鲁斯的面前。 这老者就是神圣教廷的教皇,在普通人的眼中,他是神圣教廷地位最高的人物,然而此刻的他,在布鲁斯的面前却卑微的如同一条狗一般。 之前我结婚之时来砸过场子,找过我麻烦的教皇之子彼得,这会儿也双膝跪地,跪在了他的父亲身后,面对着布鲁斯之时,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而此刻的布鲁斯,身上就穿了一个大裤衩子,在他的左右两条大腿上,分别坐着两个金发碧眼的西方美女。 从这两个美女身上穿的衣服和她们一脸痛苦的表情来看,她们应该是刚刚经受过布鲁斯的摧残和折磨。 当着神圣教廷教皇的面,布鲁斯却丝毫不顾忌这些,一脸不屑的看着教皇和教皇之子彼得道:“你们父子两个,一大清早的来找我干什么?那个东方人的身份查清楚了吗?” “我需要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 听到布鲁斯这话,头戴着皇冠的教皇缓缓的把他的头抬了起来。 “尊敬的布鲁斯阁下,我刚刚接到查马斯丹诺家族传来的消息,那个东方人的身份,应该是天机门主姜一!” “他身边的那些人,应该全都是天机门的人。” “您所说的那几名女子,有一位是天道门秦家的秦楚楚,还有一位是四神兽家族的闻人倾城。” “至于另外一名疑似血族的女子,对于她的身份,就连查马斯丹诺家族那边都还没有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