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十二门徒和十二圣器 上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十二门徒和十二圣器 上

和我一样,同为历史系的研究生,对于神圣教廷在一百多年以前做过什么,秦楚楚自然是有一定的了解。 虽然正史上没有详细记载,但我们这些研究历史的人,却能够通过一些相关的文献和资料,了解到当时的情况。 郑教授在说起那段历史之时,每次都表现的无比愤怒,对于双手沾满了我们同胞的鲜血,却又在那里假仁假义,口口声声的说是神灵派他们来救赎我们的那些神圣教廷的人物,郑教授尤为憎恨! 用郑教授的话来说,那些虚伪透顶的神圣教廷的人物,比那些侵略者还要更加可恨! 要知道,那些侵略者他们只想占有资源,抢夺财物,但神圣教廷的人,他们利用神圣教廷的教义来欺骗我们,从精神上来奴役我们。 不过好在我们国家的文化源远流长,早已经深入人心,除了一小部分人被神圣教廷给洗了脑之外,绝大多数人还是不相信神圣教廷的那一套的。 另外还有一个方面,秦楚楚她作为玄冥祖巫转世,前世的她是见过大场面的,神圣教廷的这些神圣骑士和红衣主教,还有宗教裁判所的这些人,对于秦楚楚来说和蝼蚁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一群蝼蚁而已,杀了就杀了,又有什么关系? 抱着这样的想法和心态,秦楚楚对神圣教廷的这些人下起手来毫不留情,转眼之间就让神圣教廷的人死伤惨重。 当神圣教廷的人惊恐万分的反应了过来之时,五百名白银骑士,已经有一大半死在了自己的长矛之下,浑身鲜血淋淋。 一百名黄金骑士,也有一小半死在了自己的长矛之下,宗教裁判所的一百名黑衣骑士,同样也有不少人死在了自己的长矛之下。 惨叫声接二连三的发出,血月之下鲜血四处喷洒,每一秒钟,甚至每一刹那,都有神圣教廷的人死在血泊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 “这怎么可能?” “魔鬼,他们是一群魔鬼!” 见此情形,教皇父子两个快要被吓的尿裤子了,在教皇身边的那几名身着黑衣神圣教廷的核心人物一脸震惊和不相信的喃喃自语着,简直不敢相信发生在他们眼前的这一切是真的? 可是那惨叫声和鲜血四溅的场面却让他们又不得不信! 最让这些人感到恐惧和绝望的,是那些神圣骑士所投掷出去的长矛竟然在贯穿了一个神圣教廷的人的身体之后,要么是穿身而过,要么是倒拔出来,继续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如此一来,那些长矛就可以连续使用,无限循环。 只要给秦楚楚十几分钟或者半个小时的时间,恐怕神圣教廷的所有人,会连一个活口都剩不下来。 可以说,仅凭着秦楚楚一个人,就能够在这血月当空之下,血洗了神圣教廷! 当秦楚楚发动了第二轮,第三轮攻击之后,神圣教廷的六百名神圣骑士,只剩下了几十名白银骑士,十几名黄金骑士,宗教裁判所的执法者,也只剩下了十几个。 五百名红衣主教更惨,因为他们的防御能力太差,总共只剩下了几十个还在苟延残喘。 剩下的这些幸存者全部都大声喊着狼狈逃窜,只恨爹娘给他们少生了两条腿。 教皇父子和神圣教廷的几个核心人物虽然实力相对来说要强大一点,但面对着那好几百杆势不可挡的长矛之时,教皇父子却没有任何信心能够抵挡的住。 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布鲁斯他们十二门徒再不现身,恐怕整个神圣教廷的核心人物会全部都死绝。 如此一来,神圣教廷会成为历史,神圣教廷的信徒将会无人管理,神圣教廷的教义,将会停止传播。 “布鲁斯阁下,你不能不管我们的死活!” “如果我们都死了,神的荣光将照耀到全世界,世人将会忘记神的存在!” 教皇父子和神圣教廷的几个核心人物一边满脸惶恐的后退着,一边大声的喊着,向布鲁斯求救了起来。 在教皇他们看来,我们这一方所表现出来的手段简直太过于诡异,太不可思议! 如果十二门徒和那位无所不能的神不现身出来的话,以我们的手段,他们能够逃得性命的几率并不是很大。 说不定那几百杆长矛,随时都会贯穿了他们的身体...... 也不知道是不是教皇的求救声起到了作用,就在教皇的声音一落之后,一个洪亮而又沉闷的声音突然响起。 “真是一帮没有用的废物!” 而随着这个声音传来之后,在半空之中,血月之下,竟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通道。 这通道高约三米,宽约两米,在虚空之中突然出现,好像连接着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听到了洪亮而又沉闷的声音,教皇父子和神圣教廷的一帮人就好像盼来了救苦救难的救星一样,全部都如释重负的停住了身子,抬起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也就是黑色通道出现的方向看了过去。 当看到这个黑色通道之时,教皇父子和神圣教廷的几个核心人物表现的无比激动,那些幸存者的神圣骑士和宗教裁判所的执法者,还有那几十名红衣主教都感觉自己有救了,拼命的向着通道所在的位置跑了过来。 “我们信仰的神是无所不在的!他一定能救了我们!” 这些人一边在跑着,一边嘴里还念叨着,其实他们要是不念叨这些的话,秦楚楚说不定会放了他们,毕竟在秦楚楚的眼里他们和蝼蚁无异,多死几个还是少死几个蝼蚁,对秦楚楚来说没有多大的差别。 但在听到这些人念叨的话之后,秦楚楚却面色一寒,发出了一声冷哼声。 “哼!我倒要看看,你们信仰的神,怎么来救你们?” 随着秦楚楚的这话一出口,那几百杆长矛快如流星闪电一般,追上了神圣教廷的这帮幸存者,从他们的身后直刺而入,贯穿了他们的身体。 可以说在转眼之间,神圣教廷的六百名神圣骑士,宗教裁判所的一百名执法者,还有五百名红衣主教,幸存下来没有死在长矛之下的,恐怕不到十来个人。 就算是这十来个人,也全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只是没有当场死亡而已。 教皇父子和神圣教廷的其他核心人物被吓的肝胆具裂,生怕那几百杆长矛会把目标对准了他们。 “布鲁斯阁下,救命啊!”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教皇刚刚大喊着求救,那几百杆长矛就如同听到了他的求救声一样,竟然全部都瞄准了他们几个所在的方向,齐刷刷的疾射而来。 这几百杆长矛要是抵挡不住,教皇父子和其他几个神圣教廷的核心人物恐怕在顷刻之间会被穿的满身都窟窿。 从黑色通道出现,到神圣教廷的幸存者被杀死,再到教皇他们被当成了目标,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只听见从黑色通道之中又传来了那个洪亮而又沉闷的声音。 “你们这些该死的东方人,真是太过分了!” “你们的所作所为,必然要受到神的审判和惩罚!” 在这个声音传来的同时,一个无比雄壮的身形从通道之中脚踏虚空而来,挥了挥手,就把一件金色的长袍丢了出去。 而随着这件金色长袍被丢了出去,长袍迎风而变,变的有七八米长,五六米宽,挡在了教皇父子和神圣教廷的几个核心人物的身后。 秦楚楚所催动的那几百杆长枪无坚不摧,但却被这件巨大的金色长袍给挡住了。 遇到这件巨大的金色长袍之后,那些长矛就如同失去了控制一样,一杆一杆的掉落到了地上。 教皇父子和神圣教廷的几个核心人物算是暂时逃离了生天,处在了相对安全的状态。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看着虚空之中傲然站立的那个雄壮身形,又看了一眼那巨大的金色长袍,作为神圣教廷的教皇,霍华德教皇自然是认出了这人的身份。 “这是祖神赐下的十二圣器之中的圣袍,看来您是十二门徒之中的安德鲁阁下了!” 教皇毕恭毕敬的跟这人打着招呼,但这人却并没有理会教皇,脚踏虚空一脸凝重的看着被烟雾笼罩的山峰,对于隐藏在烟雾之中的我们,感到很是忌惮。 虽然他有那位祖神所赐下的圣器,但以他的手段和实力,却无法做到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把整个神圣教廷的精锐力量全部都灭掉。 不过好在他们十二门徒这一次全部都来了。 集合了他们十二门徒和祖神赐予的十二圣器,未必会输给我们。 更何况除了他们十二门徒之外,还有另外的人物会降临.......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安德鲁向着半空之中的那个黑暗通道看了过去。 接下来秦楚楚并没有再继续发动攻击,而是坐等着会有什么人物从那个通道之中现身而出? 片刻之后,一名身材细长,手持着一杆长枪,脸上一脸狂傲的年轻男子从通道之中脚踏虚空而出。 教皇在看到这名男子之后说道:“这是加百列阁下,他是祖神的十二门徒之中战斗力最强的一个,他手中的那杆长枪,是十二圣器之中攻击力最强的圣枪。” 在加百列之后,一名身材矮小,只有一米三左右的男子走了出来,如果不是从半空之中的通道中走了出来,估计很多人不会把这人放在眼里,会把他当成一个马戏团的侏儒。 而当看到这名男子之时,教皇却在那里介绍着道:“这是祖神的十二门徒之中最难对付的亚索,祖神赐给他的圣器是圣甲虫,一旦被他放出的圣甲虫给咬到,伤口就永远都无法愈合,只能眼看着自己身体之内的鲜血流干而死。” “最关键的一点,那圣甲虫无形无影,亚索什么时候会放出圣甲虫,根本就无法察觉。” “还有,圣甲虫的数量几乎是无限的,从来都没有人能够确定,在亚索的手中有多少个圣甲虫?” 教皇刚刚介绍完了亚索,一名身材中等,看上去很是平凡的中年男子就从通道之中走了出来。 这人穿着一身白色的神圣教廷制服,手中举着一个金色的三角架,脸上的表情很是肃穆和庄严。 而看到这人之后,教皇低声说道:“这是约翰,他手中的圣器是祖神赐予的圣架,据说这圣架能够吸取信仰之力,甚至能够调动一部分祖神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