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战十二门徒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战十二门徒

大人物往往最后出场,因为布鲁斯败在了我的手中,所以在教皇之子彼得这些人看来,布鲁斯应该是祖神的十二门徒之中最弱的一个。 祖神赐给他的圣杯,恐怕也是十二圣器之中最没用的一件。 但布鲁斯为什么会在最后才出场呢?难不成在十二门徒之中,布鲁斯是最重要的一个吗? 如果布鲁斯这种货色都成了十二门徒之中最重要的一个,那十二门徒的实力,就着实让人有些担忧了! 就在彼得和神圣教廷的几个核心人物产生了这个念头之时,穿着一身黑色的教廷法袍,表情肃穆而又庄严的布鲁斯,左手举着金光闪闪的圣杯,脚踏虚空而来,转眼之间就走到了其他十一个祖神门徒旁边。 此刻,这十二个祖神门徒全部都脚踏虚空,停留在了半空之中,所处的高度和我们所在的那座山峰达到了同一高度。 不过十二门徒的目光全都投向了烟雾笼罩的山峰,静静的凝视着,暂时并没有动静。 教皇自然是知道彼得和神圣教廷的那几个核心人物有什么想法?所以在满脸崇敬的看了一眼半空之中的十二门徒之后,教皇压低了声音对着彼得他们几个道:“你们可千万不能小看了布鲁斯阁下。” “布鲁斯阁下在祖神的十二门徒之中虽然实力是最弱的一个,但布鲁斯阁下在十二门徒之中,却是最重要的一个。” “只要有他存在,十二门徒的战斗力就能够提升一倍,甚至更多!” 本来彼得和神圣教廷的几个核心人物对布鲁斯的实力有点儿怀疑,但在听到教皇所说的话之后,彼得他们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一个个的脸上浮现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父亲,是不是因为布鲁斯阁下的那件圣器,所以他才是十二门徒之中最重要的一个!” 想到了原因之后,彼得在第一是时间就问着教皇道。 教皇闻言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说的很对,我的孩子!” “布鲁斯阁下的圣杯可以对祖神的神水起到增幅作用,如果祖神给布鲁斯阁下赐下了大量的神水,一旦布鲁斯阁下用圣杯把这些神水全部都用在了其他十一门徒的身上,乃至他们的圣器之上,那会让他们的实力比平时提升一倍,甚至一倍以上!” “你们可以想象,祖神的十二门徒,是仅次于神灵的人物,如果他们的实力提升一倍以上,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 对于教皇之子他们来说,他们和十二门徒之间的差距,就如同凡人和他们之间的差距一样。 但此刻听到教皇所说,教皇之子他们又忍不住的凭空想象起了十二门徒在得到了圣杯和神水的加成之后,会强大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那种强大,估计已经超越了他们的想象范围,是他们无法想象到的强大! 而就在彼得这些人刚刚产生了这个念头之时,布鲁斯伸出了他的右手,在他的右手之中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羊皮袋。 接下来布鲁斯把羊皮袋之中的神水倒了出来,倒了满满的一圣杯。 “伟大的神,无处不在,请您赐予我们无穷无尽的力量吧!” 嘴里面念念有词之后,布鲁斯把圣杯之中的神水洒向了其他十一个祖神门徒。 那十一个祖神门徒好像很享受被神水沐浴一样,静静的站在那里,任凭神水洒在自己身上。 就这样,布鲁斯不断的从羊皮袋之中把神水倒进圣杯里,又不断的洒向了其他的十一名祖神门徒。 等到布鲁斯洒出去了差不多有二十杯神水之后,那十一名祖神门徒受到了神水的沐浴,一个个变的神采奕奕,就连他们手中的圣器,都变的金光闪闪,宝气冲天。 而这个时候,见祖神十二门徒已经全部现身,秦楚楚对着曾梦倩道:“倩倩,你把素色云界旗收起来吧!让我们来领教一下,神圣教廷的十二门徒,究竟是什么样的货色?” 听到秦楚楚这话,曾梦倩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就收起了她的素色云界旗。 顷刻之间,烟消云散,之前为烟雾笼罩的山峰又显现在了血月之下,被教皇和彼得他们尽收眼底。 不过此刻当再一次看到我们之时,在教皇他们的眼里,我们这帮人简直就是地狱之中所降临的魔鬼。 所有的精英人物几乎全部都死于非命,神圣教廷自从创立以来,从来都没有遭受过如此之大的损失。 经此一役,神圣教廷可以说是元气大伤,已经伤到了根本。 除非创立了神圣教廷的那位祖神会降临,赐下他那无所不能的神水,用他那无上之法,才有可能让神圣教廷在短时间内恢复实力。 但是,那位祖神他已经有一千多年不曾显现于世,他会降临到这凡尘俗世来吗? 看着山顶上的我们一帮人,教皇的心头闪现了这个念头。 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十二门徒已经全部聚齐,十二圣器闪烁着金光,但教皇却总是有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 就在此刻,十二门徒之中第一个现身的安德鲁,口中发出了一声冷哼,嘴角边浮现出了一抹冷笑之色。 “我以为天机门的人能有多厉害?原来却不过如此而已!” 之前安德鲁甩出了他的圣袍,当时就挡住了秦楚楚所发动的几百根长矛,当安德鲁收回了圣袍之后,被秦楚楚所发出的那些长矛全部都掉落到了地上。 所以此时此刻,安德鲁就认为他的圣袍足以抵挡我们这边的任何手段。 而看着安德鲁那颇为得意的样子,秦楚楚的面色一凝,淡淡的道:“井底之蛙,永远都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宽!” “凭着一件破衣服就想挡住我,你想的实在是太天真了!” 说话之间,秦楚楚的意念一动,那些已经坠落到了地上的长矛又重新从地上飞了起来,密密麻麻的停滞在了半空之中,只要秦楚楚用意念去催动,这些长矛就可以随着秦楚楚的意念指那儿打那儿。 而见此情形,安德鲁急忙把他的圣袍甩了出来,让圣袍无限变大,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只要秦楚楚催动那几百杆长矛,安德鲁就会用圣袍来挡住。 而且安德鲁的圣袍被布鲁斯用圣杯和神水加成过,防御能力比之前至少增加了一倍,所以秦楚楚要是仅仅调用这几百杆长矛,恐怕是破不了安德鲁的圣袍的防御的。 “如果你们只有这点手段,那我劝你们还是滚回东方去,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安德鲁无比嚣张的道,但安德鲁的话音刚落,秦楚楚却冷笑了一声。 “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随着秦楚楚的话一出口,那几百杆长矛就如同出膛的炮弹一样,发出了尖锐的破空之声,向着十二门徒所在的方位疾射而来。 安德鲁同样发出了一声冷笑,控制着他的圣袍不断的变大,对着那几百杆长矛迎了上去。 任何一杆长矛,只要碰到了圣袍,就会被圣袍所抵挡,好像失去了力量源泉一样,从半空之中掉落下来。 不过那些长矛掉落到了地上之后,会又一次的被秦楚楚所控制,又一次向着圣袍疾射而去。 这些长矛虽然只有几百支,但却进入了无限循环状态,等到安德鲁的法力耗尽,就是长矛破了圣袍的防御之时。 不过这需要的时间太长,秦楚楚可不想等那么久。 就在安德鲁的圣袍挡住了秦楚楚的第一波攻击之后,秦楚楚发出了一声冷哼之声。 “我说过,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说着话的同时,秦楚楚挥舞了一下她那白皙修长的右手,而随着秦楚楚的右手挥动,这方圆几百里之内的庚金之力就如同听到了她的召唤一样。 从山峰之中,大地之下,海水之内,甚至空气中的金属离子,都在源源不断的向秦楚楚的所在之地汇聚。 顷刻之间,一把又一把,成百上千柄锋利无比的宝剑从大地之中,和空气之中突然凭空出现。 这些闪烁着寒光,锋利无比的宝剑一出现之后就密密麻麻源源不断的向着十二门徒所在的方位激射而去。 这突然出现的成百上千把寒光闪闪的宝剑把十二门徒全部都吓了一跳,安德鲁能够抵挡的住几百杆长矛,但他能够抵挡的住成百上千柄宝剑吗? 更何况那密密麻麻源源不断的宝剑还在持续的出现,谁知道究竟会有多少? 安德鲁能够抵挡住上千柄,那上万柄,几万柄宝剑,他还能抵挡的住吗? 考虑到这一点,十二门徒之中的米勒毫不犹豫的把祖神赐给他的圣手帕丢了出去。 这圣手帕和圣袍一样,可以无限放大,只要被圣手帕包了起来,就可以抵挡住任何攻击。 有圣袍和圣手帕这两件圣器抵挡,至少在短时间之内,秦楚楚用庚金之力所凝聚出来的成千上万柄宝剑就奈何不了十二门徒。 果不其然,当米勒把他的圣手帕丢了出去之后,随着圣手帕不断的放大,再加上布鲁斯又往圣手帕和圣袍之上洒了一些神水,闪烁着金光的圣手帕和圣袍,竟然抵挡住了秦楚楚所催动的上万柄寒光闪烁的宝剑。 而见米勒和安德鲁抵挡住了秦楚楚所发动的攻击,十二门徒这边就要发动反击了。 只见加百列往前走了一步,双手握着他的圣枪,对着我们所在的那座山峰凌空一枪直刺而出。 而随着加百列这一枪刺出,一道如同激光一般耀眼的能量光柱从圣枪之中对着我们发射了出来。 原来加百列把神圣教廷三大神术之中的大光明术的光明之力凝聚了起来,通过圣枪发射了出来。 加百列的这一枪,所凝聚的光明之力,比之前神圣教廷的神圣骑士所凝聚的光明之力还要更加强大,如果被加百列这一枪击中,估计我们所在的这座山峰都会轰然倒塌! 而就在加百列用圣枪刺出了这一枪的同时,十二门徒之中的拉斐尔,也凝聚了光明之力,用他的圣钉对着我们所在的位置发射出了一道耀眼夺目的能量光柱。 拉斐尔的这一击,所发出的光明之力并不比加百列逊色多少,如果我们所在的这座山峰被这两道强大无比的光明之力同时击中,那估计整座山峰会拦腰断成三截。 所谓倾巢之下,焉有完卵,如果抵挡不住这两道大光明术所凝聚的光明之力,那我们这帮人势必要被轰个灰头土脸。 但这区区的两道光明之力,就能够撼动我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