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 神之投影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 神之投影

和法宝一样,祖神赐给十二门徒的圣器和十二门徒之间肯定有一定的关联。 尤其是亚索的圣甲虫,在血脉和灵魂之间,都和亚索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亚索才可以随心所欲的指挥那不计其数的金色甲虫。 最重要的那几只隐形甲虫,其实是圣甲虫的根本所在,和亚索的血脉之间的联系最为紧密。 然而此刻,当亚索发现之时,那几只至关重要,被亚索当成了最大底牌的隐形甲虫,不知道被秦楚楚用了什么手段,已经全部都显现出了虫体,从半空之中掉落。 很显然,这几只隐形甲虫,已经被秦楚楚给灭了! 而见此情形,因为和甲虫心脉相连,心头剧痛的亚索大叫了一声,从半空之中坠落了下去,摔了一个四脚朝天,不知死活。 亚索摔了个不知死活,剩下的一些金色甲虫就失去了控制,四散纷飞而去,从此之后,这世间的害虫之中就多了一种金色甲虫,而被这金色甲虫咬过的人,基本上就只有死路一条。 本来布鲁斯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在了亚索的身上,指望着亚索的圣甲虫能搬回局面,但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亚索的圣甲虫不仅没有伤到我们任何一个人,他自己反而摔在了地上不知死活,圣甲虫也四散而去。 这让他们情何以堪? 加百列和拉斐尔明显奈何不了苏天和闻人倾城,破不开两件先天灵宝的防御。 而秦楚楚她明显是游刃有余,如果她催动了不计其数的宝剑,那安德鲁和米勒还能够抵挡的住吗? 想到了这一点,布鲁斯不由的面色一变,但怕什么就来什么,就在布鲁斯刚刚闪现了这个念头之时,秦楚楚已经催动了剩余的宝剑。 亚索的金色甲虫全部都逃离之后,秦楚楚用庚金之力所化的宝剑就多出了几万柄,这会儿秦楚楚的心念一动,那几万柄宝剑就铺天盖地的向着安德鲁和米勒而去。 见此情形,安德鲁和米勒被吓的面色苍白,急忙呼救了起来。 几百杆长矛,几千柄宝剑,他们两个的圣器还能抵挡的住,但这几万柄宝剑铺天盖地的碾压了过来,又岂能是他们两个所能抵挡的住的? 一旦被秦楚楚的宝剑突破了他们两个的防御,破了他们两个的圣器,那他们两个岂不是瞬间就会落得一个被万剑分尸的下场? 恐怕那个时候,他们将尸骨无存,在这方天地之间,他们只会成为历史和过去。 人活的越久越怕死,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了一千多年,安德鲁和米勒最怕的就是死亡,所以在惊慌失措之下,安德鲁和米勒几乎在同一时间大声喊着道:“强尼,快救命啊!快救我们!” 同为祖神十二门徒,强尼自然是懂的唇亡齿寒的道理,虽然对秦楚楚的手段心有余悸,但强尼在这个时候却不得不出手。 就在安德鲁和米勒同时向他喊出了求救声之时,强尼把他背上的那个黑色柜子猛的一掀,顿时就掀开了柜子的盖子。 “伟大的神啊!您的力量无处不在,伟大的您无所不能,就让您所赐下的这个神圣之柜,帮我们吸纳一切,化解一切苦难和痛苦吧!” 在吟唱着的同时,强尼把掀开了盖子的黑色柜子往半空中一抛,从那黑色柜子之中就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吸力。 在这同时,那黑色的柜子开始不断地变大,笼罩在了我们的头顶。 受到柜子之中所产生的吸力的吸引,秦楚楚用庚金之力凝聚出来的宝剑竟然被吸的调转了方向,源源不断的被吸进了柜子之中。 那柜子的空间好像变的无穷大一样,无论有多少柄宝剑被吸进去,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有了强尼的帮助,安德鲁和米勒就轻松了许多,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 但秦楚楚的手段又岂止这一点? 安德鲁和米勒还没有来得及喘气,就看到秦楚楚的面色一寒,突然有杀机浮现。 “如果你们神圣教廷的十二门徒就这么点儿本事的话,那你们就没有必要继续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我倒要看看,你那个破柜子是不是真的能够鲸吞天地?” 随着秦楚楚声色俱厉的说出了这话,天地之间风云变色,不知道有多少柄庚金之力所化的宝剑从四面八方,天上地下涌现而出。 强尼很清楚的知道,他的圣柜虽然是祖神所赐,但圣柜的容量是有极限的。 之前吞噬了大量的宝剑,已经占据了一定圣柜的容量,然而秦楚楚却好像能够凝聚出无穷无尽的宝剑一样。 如果圣柜的容量满了,再无法继续吞噬的话,那叫他们如何去抵挡秦楚楚那不计其数的宝剑? 那个时候,恐怕就是他们这帮祖神门徒被万剑分尸的时候。 秦楚楚这一个女人,竟然有实力灭了他们十二门徒,这真是太可怕了! 看来只有祖神才能够对付这个女人,镇压了这个女人! 一念至此,强尼对着泰勒大声的道:“泰勒,快用你的圣像,只有神才能够对付这个女人,只有伟大的神才能够让这个女人臣服!” “只要伟大的神降临,这些亵渎了神灵的东方人,都会在神的面前臣服,都会成为神的信徒!” 安德鲁和米勒在这会儿也快要顶不住了,虽然强尼的圣柜吸走了不少秦楚楚的宝剑,但还是有一部分攻向了他们,一旦这些宝剑攻破了他们的圣袍和圣手帕,首当其冲的他们两个就要落得一个被分尸的下场。 见强尼向泰勒求援,安德鲁和米勒同样也求起了泰勒,甚至可以说此时此刻,这十二门徒都把希望寄托在了泰勒的身上。 “泰勒,快用圣像,把伟大的神请出来!”安德鲁大喊着道。 “泰勒,不要再拖拖拉拉的了,快让伟大的神降临,我快要撑不住了!”平时像个女人一样扭扭捏捏的,但这会儿在性命攸关之际,米勒表现的颇有男子气概。 布鲁斯直接把他剩下的最后一杯神水洒在了泰勒的身上和圣像之上,然后对着泰勒道:“泰勒,快点啊!快用你的圣像,请伟大的神降临!” “泰勒,快请伟大的神降临啊!” 在这一刻,除了泰勒之外,其他的十一个门徒,全部都嘶声竭力的要求泰勒动用圣像,请祖神降临。 那怕降临的是祖神的一个虚影,但在这些人看来,只要祖神的虚影降临,以祖神的无上威能,必然能够镇压一切,让我们这些渎神者成为祖神的信徒,拜倒在祖神的脚下。 泰勒对圣像有着强大的信心,他之所以一直都没有催动圣像的威能,其实是在等着最关键的时刻。 祖神把自己的圣像赐给了他,如果他随随便便一点小事就请祖神降临的话,那是对祖神的不敬,会影响到祖神的威严。 考虑到这一点,十二门徒之中的泰勒一般很少出手,很少会动用祖神画像。 但在过去的一千多年之中,只要泰勒动用了祖神画像,无论敌人多么强大,在祖神虚影之前,都会被祖神所教化,成为祖神最忠实的信徒。 就这样,在扫了一眼我们这边的人之后,泰勒用祖神传授给他的独特法门催动了他的圣像。 而随着泰勒的催动,一股浩瀚无比的神威突然从天而降,一道耀眼夺目的亮光,犹如闪电一般,突然在泰勒的背后生成。 在这道耀眼夺目的亮光之中,出现了一个身着白色教廷制服,面色慈祥而又和蔼,眼神之中有着无尽沧桑,从相貌上看也就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