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庚金之剑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庚金之剑

大奸魔神在这会儿已经隐隐约约的猜到了秦楚楚的身份。 十二都天神煞阵只有十二祖巫懂的布阵之法,而且秦楚楚能够言出法随,随心所欲的凝聚天地之间的庚金之气,这所有的一切,全都说明秦楚楚和十二祖巫之中的玄冥祖巫有关。 如果秦楚楚是玄冥祖巫,或者说,她是玄冥祖巫的转世之身,那秦楚楚的身份和地位就绝对不在他之下,甚至在他之上。 十二祖巫和妖族皇者东皇太一,还有妖族天帝帝俊,他们这些人物,只有三千混沌魔神之中排名前十的十大顶级魔神可以相提并论,他这个上品魔神,而且还是一个被天道意志压制了法力和境界的上品魔神,如何来和玄冥祖巫相比? 想到这些,大奸魔神感到无限惶恐,那叫一个后悔啊! 如果早知道秦楚楚这女人的身份和背景,就算是借他一个胆子,恐怕也不敢觊觎我和秦楚楚身上的鸿蒙紫气! 当然,秦楚楚是不可能会当着大奸魔神的面承认自己的祖巫身份的。 就算是天道选定了她为天命之人,但在没有弄清楚具体的原因之前,秦楚楚还是尽可能的避免承认自己的祖巫身份,就算是她能够轻而易举的突破到大巫境界,秦楚楚却一直都在压制着,并没有突破。 所以面对着一脸惶恐已经对她的身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的大奸魔神,秦楚楚面无表情的道:“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从今天之后,这世间将再无大奸魔神!” 随着话一出口,一股滔天的杀气从秦楚楚的身上冲天而起,两道如同实质一般的寒光,从秦楚楚的双目之中夺目而出。 被这两道寒光定住,感受着秦楚楚身上的那滔天杀气,自从诞生于混沌宇宙以内,大奸魔神从来都没有过如此的恐惧过。 在这一刻,大奸魔神竟然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种他难逃此劫,他必然会死于秦楚楚这个女人的手下的感觉。 可是诞生于混沌宇宙的大奸魔神,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好几个纪元,是这个世界最古老的存在之一,他又岂能甘心死在秦楚楚的手下,就这样让自己的生命终结? 催动法力让自己的混元天罗甲闪烁出了更加耀眼夺目的光芒,大奸魔神尽量鼓足了勇气对着秦楚楚道:“就算是你不说出来,我也能猜到你的身份。” “按道理你早已经陨落,而且你还是为天道所不容的存在,所以,我相信现在的你,不是轮回转世之身,就是借体重生之身!” “不知道为何天道会选定你为天命之人,但只要你和巫族一脉有关,就必定为天道所不容,和我们一样,要受到天道意志的压制,就连大巫境界都无法突破!” “甚至连这十二具万古不灭金身,都仅仅只有大巫之身,却并没有大巫之魂!” 作为一名存活了好几个纪元的老古董,大奸魔神知晓这天地间的许多辛秘,在对秦楚楚的身份有了一个判断之后,他就以他所了解的情况,对秦楚楚的实力进行起了一个全面分析。 一边分析着秦楚楚的实力,和她手中的底牌,大奸魔神用他那双充满了岁月沧桑的眼眸,死死的盯在了秦楚楚的身上。 如果秦楚楚被他给说到了点子上,那秦楚楚脸上的表情和她的情绪肯定会有一定的变化。 只有秦楚楚的情绪产生变化,被他掌握住这种变化,他才能够找到和秦楚楚谈判的筹码,甚至通过这方面的心灵破绽,他还有机会反败为胜,破了秦楚楚所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诛灭了我们这帮人。 但让大奸魔神有些失望的是,作为祖巫转世的秦楚楚,她的心境修为本身就远远的在我们之上,尤其是在经历了大音魔神的诛心之力的侵袭之后,秦楚楚的心态更为坚定,心灵之力变的更加强大了许多,所以此刻的秦楚楚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情绪波澜不惊,犹如死水一潭。 见此情形,大奸魔神略微有些失望,但他却并没有放弃,而是继续试探着道:“现在的你不是祖巫,仅凭着这十二具万古不灭金身所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就想诛灭本座,想炼化本座的混沌魔体,这可能吗?” “凭你们想让这世间再无大奸魔神,简直是痴心妄想!” 说到这里,大奸魔神还在观察着秦楚楚脸上的表情,见秦楚楚仍然面无表情,大奸魔神顿了一顿之后又道:“不过看在你的身份不凡的份儿上,本座倒是可以退让一步,不和你们继续纠缠下去。” “神圣教廷乃是本座所创,如果天机门容不下神圣教廷,那你们把神圣教廷灭了就是!” 此刻,霍华德教皇父子和神圣教廷的其他核心人物全都已经跑路了,只有十二门徒之中唯一活着的泰勒,正瞪大了眼睛抬着头,看着被十二都天神煞阵困于其中的大奸魔神。 听到大奸魔神这话,泰勒只感觉天上的血月是那么的刺眼,他的世界变的一片黑暗。 他以往所有的认知,在此刻全部都颠覆了! 那可是高高在上的神啊!怎么就这么没节操? 为了自己活命,为了让自己摆脱困境,把自己辛辛苦苦创下教派说卖就卖了! 这所谓的神灵,和凡人有区别吗? 真是日了狗了! 泰勒这会儿心头有几十万头草泥马神兽奔腾而过,很不甘心的对着大奸魔神道:“伟大的神,你不可以这样!你不能抛弃了我们!” “我们是您的仆人,是您的忠实信徒,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们?” 听到泰勒这话,秦楚楚的嘴角边浮现出了一抹冷笑之色,但大奸魔神却生怕泰勒的话会影响到秦楚楚,表现的很不耐烦,在半空之中对着泰勒挥舞了一下手臂。 “我们说话,你一个蝼蚁一般的货色有什么资格插嘴?” 大奸魔神看上去很随意的挥舞了一下手臂,但随着他的手臂挥舞,一道信仰之力所凝聚而成的利刃瞬间就穿过了十二都天神煞阵,刺进了泰勒的胸膛。 泰勒就算是临死前都没有想到,他所信仰了一千多年的神,对他竟然是如此的无情,如此的残忍。 一言不合,就要了他的命! “竟然信仰了你,把你当成了真神,我们真是好蠢啊!” “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这个虚伪而又奸诈的神,究竟能不能活下来?” “我现在倒是希望,这些东方人能够诛杀了你,让你从此之后,不再欺骗世人!” 泰勒在临死之前很是后悔,挣扎着说出了一番话之后,瞪着眼睛泯灭于世。 看泰勒临死之前的这架势,他就算是死了,也要看着大奸魔神被我们所诛灭。 其实秦楚楚的十二都天神煞阵是能够挡住大奸魔神所发出的这一击的,但泰勒在秦楚楚看来却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没有必要为了泰勒去浪费力气。 那怕为了救泰勒会浪费一丝一毫的力气,也完全没有那个必要。 就在大奸魔神出手灭了泰勒之后,秦楚楚冷笑着道:“你真的以为我的十二都天神煞阵就灭了不了你吗?” “你的信仰之力虽然无穷无尽,混元天罗甲虽然可以抵挡先天灵宝,但只要进入了我的十二都天神煞阵之中,你就相当于砧板上鱼肉,待宰的羔羊!” 就在说话之间,秦楚楚开始催动了庚金之力,将她之前所凝聚的那几十万柄宝剑,还有无穷无尽的利刃,全部都往一起汇聚。 还有,十二都天神煞阵之中无穷无尽的煞气,同时也在汇聚。 庚金之力,煞气,杀气,当天地之间的这些力量被秦楚楚用她的无上手段凝聚到了一起,最终压缩压缩再压缩,形成了一把长约五米,宽约一米五,闪烁着暗金色光芒的巨剑之后,竖立在了十二都天神煞阵的上方,正对着大奸魔神。 此刻,这柄巨剑和大奸魔神之间的距离不到三米,只要秦楚楚的心念一催动,这柄巨剑就会一劈而下。 大奸魔神诞生于混沌宇宙,在天地之间存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月,然而此时此刻,面对着秦楚楚所凝聚的这柄巨剑之时,却从他的灵魂深处,产生了一种极度恐惧之感。 大奸魔神有一种无比清晰透彻的感觉,他觉的秦楚楚所凝聚而出的这柄巨剑,不仅能够劈开他的混元天罗甲,而且还能够把他的混沌魔体劈成两半。 那怕是他有亿万信徒无穷无尽的信仰之力,在这柄巨剑之前,却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果然,就在大奸魔神产生了这个念头之时,秦楚楚那寒彻入骨,阴森冰冷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响了起来。 只听见秦楚楚道:“这把剑,是我用天地间的庚金之精所凝聚而成,借助十二都天神煞阵的力量,集合了煞气,杀气,乃是天地之间所有剑之中最锐利之剑!” “我管这剑,叫做庚金之剑!” “我的这一剑斩下,相当于攻击型的先天至宝所发动的全力一击。” “当年巫妖大劫决战之时,和东皇太一同归于尽的那一剑,就是我用庚金之剑所发动的。” “大奸魔神,和东皇太一相比,你觉的你有资格比吗?” “我只需要一剑,就可以破了你的混元天罗甲!” “两剑就能破了你的混沌魔体!” “三剑就能够让这世间再无大奸魔神,你现在信与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