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 尼克的震撼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 尼克的震撼

此刻,月全食现象已经结束,之前那轮充满着妖异的血月褪去,皎洁无比的明月挂在了天空之上。 然而在山峰之下,却如同一个修罗道场一样,到处都是淋漓的鲜血,到处都是残肢断体。 被秦楚楚用庚金之力凝聚出来的利刃所分尸,神圣教廷的人几乎没有一个有完整的尸体。 虽然有十二金人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相助,但为了除掉大奸魔神,秦楚楚还是消耗了不少的精力,如果不是闻人倾城扶住了她的话,在收了炼妖壶的那一刻,秦楚楚连站立都有点儿站立不稳了。 看着秦楚楚那一脸苍白的样子,我竟然忍不住的有一种心痛如绞的感觉。 这让我简直是无法想象,如果秦楚楚受了伤,或者死了,甚至和我的意识海之中出现过许多次的一样,死在了我的手下,那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 这种事情,我绝对不容许发生!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无论什么原因,我都绝不容许这种情况发生! 而就在我产生了这些念头,正暗自下定了决心之时,面色苍白的秦楚楚居高临下的看了一下那些血泊之中的残肢断体,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随后秦楚楚叹息着道:“原本我不想杀了你们的,但你们祖先所犯下的罪孽,总归要有人来偿还。” “既然你们已死,大奸魔神已经被炼化,那就代表着神圣教廷已经没落,我们就没必要把神圣教廷赶尽杀绝,让神圣教廷的亿万信徒失去了信仰,陷入混乱之中。” 秦楚楚的这番话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在我看来,既然神圣教廷信仰的那位神灵已经被我们所灭,就没有必要把神圣教廷总部的人彻底赶尽杀绝了。 杀了神圣教廷总部的人我可能不会牵扯到太大的因果,但如果让神圣教廷的亿万信徒陷入了混乱之中,让整个世界都乱了套,那我肯定会牵扯到天大的因果,会让我的功德尽失的。 恐怕秦楚楚这样说的目的,在很大程度上是替我着想的缘故,不然的话,以她玄冥祖巫转世的身份,又怎么可能会把一千多人的生死放在心上? 当年巫妖大劫之时,作为巫族的十二祖巫之一,玄冥祖巫随便出手一次,都会造成成千上万的妖族死亡,一千多个普通人类,从力量上来说,和当时的妖族根本就没法比,如果不是因为这一世转世为人,不是因为替我考虑的话,秦楚楚又怎么可能会把这一千多个人放在眼里? 想到了这些,看着有些憔悴的秦楚楚,看着她那清瘦骨感的身材,我竟然忍不住的有一种想把她抱在怀里的感觉。 可是我刚刚产生了这个念头,还没有来得及有所行动,突然之间就有一种让我无比心悸的感觉,从我的头顶之上,竟然有一股浩瀚无垠的天威碾压而至。 很显然,这是我发下了天道誓言所造成的结果,只要我对秦楚楚产生了感情,只要我们之间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天道就会降下惩罚。 此刻我所感受到的天道威压,是天道在警告我,让我不要对秦楚楚产生想法。 和天道对抗,必然是死路一条,所以我只能强行压制住自己的念头,转过头去不让自己再看到秦楚楚的身形。 秦楚楚好像感应到了天道威压,也感应到了我的心思一样,在看了我一眼之后露出了一丝苦笑之色,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后秦楚楚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掌,而随着秦楚楚拍完掌之后放下了双手,从距离我们最近的地方开始燃烧起了一团熊熊大火。 这团火焰可不是火焰,是秦楚楚用巫族手段放出的炎火,而当这炎火蔓延到了神圣教廷的那些人的残肢碎体之上后,瞬间就点燃了那些残肢碎体,须臾之间就把那些残肢碎体烧成了灰,随着一阵狂风卷起,不知道去了何方? 用了差不多十几分钟的时间,当炎火熄灭,山风停止之后,无论是鲜血还是残肢,全都彻底消失,神圣教廷的那一千多名精锐,算是彻底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包括死不瞑目的泰勒的身体,也被秦楚楚用炎火化为灰烬,被狂风席卷而去,不过泰勒总算是看到了大奸魔神的最终下场,也算是死了之后遂了心愿。 “我们走吧,去神圣教廷!” 秦楚楚幽幽说了一声,随后率先迈步走往山下走去,我们其他人跟在了她的身后。 从城北这座山峰到市区的距离有几十公里,我们一帮人发动了缩地成寸之法,用了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到了神圣教廷的总部。 而此刻的神圣教廷总部,完全没有平时那种给人以庄严神圣的感觉,那些巍巍而立的教堂,看上去毫无生气,无比的颓废和衰败。 当然,这种感觉只有我们这个层面的人才有,普通老百姓肯定是感觉不出来的。 因为精锐全部都死在了秦楚楚的手下,神圣教廷总部的守卫只剩下了一些普通人,当我们这帮人气势汹汹的往里面闯之时,仅仅从我们身上释放出来的一部分气势,就让那些守卫无法靠近我们三米之内。 所以,我们一路畅通无阻的直接闯到了神圣教廷总部最巍峨堂皇的一座教廷大殿,正常情况之下,神圣教廷的教皇和核心人物,都会在这里召见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教派人员,以及各大势力的人物。 而此刻的霍华德教皇父子和神圣教廷仅存的几个核心人物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大殿上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 “父亲,你说祖神他能不能破了那个什么十二都天阵?” “如果祖神破了那个阵,摆脱了那些东方人,他会不会认为我们放弃了自己的信仰,来找我们的麻烦?” 教皇之子彼得就如同一个跟屁虫一样,问着一脸愁苦的霍华德教皇道。 霍华德教皇面色焦虑,一边来来回回的走着,一边皱着眉头道:“以我来看,祖神想破了那个阵,恐怕很难做到,不过天机门的那帮人能不能杀死祖神,恐怕就很难说了。” “毕竟祖神是原始宇宙之中孕育的生灵之一,想杀死他,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吧。” 听到霍华德教皇这话,一名神圣教廷的核心人物往前走了一步,问着霍华德教皇道:“教皇陛下,就算是祖神不会被天机门的人杀死,你说天机门的人会放过我们吗?他们会不会追杀到这里来?” 这人问话之时一脸的紧张之色,而听到这人所说,包括霍华德教皇在内,所有人全都面色大骇。 其实这是他们最担心的,他们最怕天机门的人杀上门来,把他们神圣教廷总部的所有人全都杀个一干二净。 “艾伦,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的吗?” “难道你就不知道,我最担心这一点吗?” 霍华德教皇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大殿外面传来了噪杂的脚步声,这让霍华德教皇和其他人更加感到害怕,一个个全都被吓的面如土色,身体发抖。 “教皇陛下,有一帮东方人闯了进来,直奔大殿而来,我们想挡住他们,但根本就无法靠近他们的身体啊!” 一名身穿着神圣骑士服装的男子慌里慌张的跑进了大殿,一进入大殿之内,就气喘吁吁的对着霍华德教皇说道。 这名神圣骑士是神圣教廷为数不多的几名白银骑士之一,主要负责管理神圣教廷的门卫,所以他侥幸逃过了一劫。 而当听到这名神圣骑士所说的话之后,教皇之子彼得被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整个人如同失魂落魄一样。 “完了,父亲,我们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们找上门来了!” 霍华德教皇和其他几个人物比彼得强不到那里去,他们可是亲眼见证了秦楚楚的厉害,如果我们想灭了神圣教廷,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以我们的手段,就算是他们想逃都没有地方可逃。 “这下可如何是好?天机门的这些人,简直比恶魔还要可怕!” 霍华德教皇这个时候已经近乎崩溃,在他刚刚发出了感慨之时,我的声音已经从外面传了进来。 “教皇陛下,难道比你们那位伟大的神更加强大,就成了恶魔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你们神圣教廷的教义之中,你们那位伟大的神,是可以扫清世间的一切恶魔,是无所不能的,是可以战胜一切的,是吗?” 随着声音传进了大殿之中,我们一帮人缓步走进了大殿,走在最前面的我,带着一脸淡淡的笑容。 然而此时此刻,当看到一脸笑容,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的我之时,教皇父子和神圣教廷的这帮人却如同见到了地狱之中的魔鬼一样。 甚至,在教皇他们的眼中,平凡而又普通的我,比魔鬼还要可怕一万倍! “你们,你们,你们把祖神怎么样了?” 我们出现在了这里,而且从我的言语之间,霍华德教皇不难听出,他们神圣教廷的那位缔造者,恐怕很有可能是凶多吉少了。 果然,就在霍华德教皇战战兢兢的问出了这话之后,秦楚楚冷哼了一声道:“我只能告诉你们,你们神圣教廷那所谓的祖神,从此之后,将再也不会出现。” 秦楚楚此言一出,那名神圣骑士露出了一脸不相信的表情,摇着头对我们道:“这怎么可能?祖神他是无所不能的,他是这世间唯一的真神,你们这帮东方人肯定在胡说八道!” 霍华德教皇在反应了过来之后,第一世间就叱责起了这名神圣骑士。 “尼克,你给我闭嘴!你这样会害死我们的你知道吗?” 说完这话之后,看了一眼已经吓傻了的他儿子彼得,霍华德教皇咬了咬牙,一脚就把彼得从大殿之上踢了下来。 “彼得这混蛋曾经得罪过姜门主,还请姜门主降下惩罚!” “只要姜门主能放过我们神圣教廷,或者能放过我们这些人,就算是为奴为婢,当牛做马,我们也在所不辞!” 随着霍华德教皇的话音一落,不仅霍华德教皇,还有神圣教廷的几个核心人物,全部都不约而同的双膝跪地,向着我跪了下来。 而见此情形,那名一脸震惊的神圣骑士尼克,彻底的凌乱了,他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在这个时候完全不够用! 我们这帮长着东方面孔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能让教皇做出这种举动! 难道说,那位创立了神圣教廷的祖神,真的被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