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 做对手的资格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 做对手的资格

宋金峰在这个时候已经快没有人样了,两只眼珠子掉到了地上,脸上的肉在一块一块的腐烂,给我们的感觉,他随时都有可能会化成一团烂肉,成为一个死人。 秦楚楚作为玄冥祖巫转世,她的境界在我们之中是最高的,以她的眼力和见识,竟然看不出来宋金峰的身上有什么异常,他的的确确是受到了天道之力的反噬,让他的身体正在不断的受到摧残。 而且这种摧残所带来的痛苦,绝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住的,但宋金峰却一具又一具的换着身体,他的每一具身体都会受到这样的摧残。 那宋金峰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 宋金峰所说的那个慈航,又会是什么人呢? 是查马斯丹诺家族的人吗? 就在我正想着这些之时,宋金峰的身体终于无法再支撑下去,随着他的双腿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他的脑袋,手臂,上半身的躯干,竟然几乎在同一时间从他的身体跌落在了地上,转眼之间就化成了一堆烂肉。 天道反噬,竟然恐怖如斯,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宋金峰,竟然当着我们的面,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死人。 最让我们感到震惊的是,按道理人死了都会有灵魂,但宋金峰在死了之后,他竟然连灵魂都没有。 准确来说,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宋金峰,他身死魂灭,已经消失在了这方天地之间。 之前宋金峰告诉我们,说他十年之内不能显现于世,可现在的他却因为天道反噬身死魂灭,难道宋金峰可以算尽三界六道之内的任何事情,却无法推算到自己的命运吗? 要真是这样,这可真是一个绝大的讽刺啊! “他这是真的身死魂灭了!” 看着地上的那一滩烂肉,秦楚楚皱着眉头看了许久,最终才确定着道。 听到秦楚楚这话,我们几个全都面面相觑,有些不止从何说起的感觉。 武顺还处在痛苦之中,小兰陵他们几个在陪着武顺,而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却死在了我们的面前,这叫我们如何是好? 如果万一查马斯丹诺家族的人把宋金峰的死归咎到了我们的头上,光给查马斯丹诺家族的人解释,都要费我们不少的唇舌。 宋金峰所说的那个慈航,他在查马斯丹诺家族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呢? 而就在我们几个有些头大的看着宋金峰所化的那一堆烂肉之时,之前迎接我们进入古堡的老管家查理,缓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本来查理老管家是带着宋金峰来到会客厅的,但就在宋金峰跟我们沟通交流之际,查理老管家走了出去。 此刻,看到地上的那一堆烂肉,那怕是宋金峰的衣服和烂肉搅在了一起,还是很容易能够看出这堆烂肉就是宋金峰所化,但老管家脸上的表情却很是淡定,只是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 “唉!” 叹了一口气之后,老管家看着宋金峰所化的烂肉道:“看来族长他这一次并没有抵抗住天道反噬,最终还是死在了天道反噬之下。” 既然不用我们解释,老管家自己确定了宋金峰的死因,我们自然就省的麻烦,但不知道宋金峰在临死之前所说的那个慈航,具体是怎么回事呢? 这位查理老管家,他知道慈航的情况吗? 宋金峰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我刚想到这些,查理老管家就转过头来对着我道:“姜门主,族长他早已经算到了一切,待会儿我先带你们到客房休息,让慈航最后陪族长一个晚上,等到明天,就让慈航跟着你们离开。” 按照宋金峰的说法,除了他之外,只有慈航知道七大魔神的具体情况,换句话说,只有在慈航的帮助之下,我们才能找到七大魔神,炼化了七大魔神。 而作为交换条件,我们必须在这几年之内保护慈航的安全,让他度过那场劫难。 既然需要我们保护他的安全,那慈航就必须和我们在一起,所以查理老管家才会这样说。 不过即便是宋金峰已经成了一堆烂肉,那个叫慈航的也要陪他最后一个晚上,从这方面来看,那个叫慈航的也算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了。 也不知道那个叫慈航的是男还是女?他和宋金峰之间是什么关系? 能让宋金峰为他付出这么多,这个慈航他究竟是什么人物呢? 宋金峰能够推算吃三界六道之内的任何事情,可以说有着通天的手段,他所做的一切好像都是为了这个叫慈航的,那由此可见,这个叫慈航的,恐怕肯定不是简单人物! 如此不凡的人物,却不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那这个慈航是什么背景,有什么来头呢? 我感到很是想不通,而这时查理老管家却轻轻的拍了拍他的一双手掌。 随着查理老管家的一双手掌发出了三声清脆的掌声之后,两个穿着佣人服装的年轻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诸位尊贵的客人,我们查马斯丹诺家族,给你们安排了最舒适的住处,还有全世界各地的各种美味佳肴,请各位贵客跟着我们。” 这两个穿着佣人服装的年轻男子对我们的态度很是客气,在弯腰对我们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之后就走在了我们的前面。 对于已经化成了一堆烂肉的宋金峰,这两个佣人好像视若不见一样,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要知道,宋金峰可是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他可是一名手段通天的人物,但他化成了一堆烂肉,为什么查马斯丹诺家族的人表现的如此淡定呢? 难不成查马斯丹诺家族的人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的发生?他们的心理素质早已经锻炼出来了吗? 虽然感到很是奇怪,但我们却只能忍住心头的好奇。 这种问题,在这个时候于情于理都是没法向人问起的。 就这样,我们在跟着两个佣人走出了查马斯丹诺家族的会客厅之后,武顺也被小兰陵他们硬拉着跟随我们一起去了查马斯丹诺家族给我们所安排的住处。 查马斯丹诺家族的古堡占地有好几平方公里,简直就如同一个小城一般,从会客厅出来去我们的住处,要坐电瓶车才能到,距离差不多有两三公里那么远。 而就在我们一帮人前往住处的过程之中,查理老管家一直都站在客厅内,盯着宋金峰所化的那堆烂肉。 盯了差不多有二三十分钟的时间,等到我们到了住处之后,查理老管家从他的怀里拿出了一个紫金色的葫芦。 拔掉了这个紫金葫芦上的塞子之后,查理老管家用葫芦口对准了宋金峰所化的那堆烂肉。 就在下一刻,宋金峰所化的那堆烂肉,还有宋金峰的衣服,竟然化成了一道道的黑色气体,被紫金葫芦给吸了进去。 做好了这一切之后,查理老管家把紫金葫芦又放进了他的怀里,缓步走出了城堡的会客厅。 从会客厅出来,查理老管家向着城堡内西北方向走去,而我们被安排在了城堡内东南方向的客房住,所以查理老管家和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差不多有四五公里的样子。 就在走到了西北方向的一座典型的欧洲中世纪时代的宫殿之前后,查理老管家轻轻的推了一下门,迈步走进了这座宫殿之内。 虽然宫殿的外部风格是典型的欧洲中世纪风格,但宫殿内的布置,却如同我们道门的道场一般。 而就在这个宫殿的正中央,一座高逾七尺,用黄土建筑的祭坛拔地而起,在祭坛的周围布满了各种道家符篆,阴阳五行八卦图案。 太极图,铁八卦,各种道门器具,整个宫殿之内比比皆是。 一名年龄在二十五六岁左右的年轻男子,此刻正双腿盘坐,闭着双目,在祭坛之前的一个蒲团之上。 查理老管家在走到了祭坛之前后,先对着这名年轻男子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然后弯腰低头,用双手把那个紫金葫芦给了年轻男子。 “慈航少爷,族长的阴魂和精魄在这个紫金葫芦里面,这一次为了你,他恐怕最少要十年时间才能够重新借体重生。” 说完这话之后,年轻男子从他的手中接过了紫金葫芦,查理老管家立刻转身就走,离开了宫殿之内。 而等到查理老管家走出了宫殿,从外面关上了宫殿的大门之后,蒲团上的年轻男子手持着紫金葫芦,双腿一伸从蒲团上站了起来。 拿着紫金葫芦走到了祭坛之前,年轻男子拔掉了紫金葫芦的塞子,用紫金葫芦对准了祭坛的正中央。 而随着年轻男子这样做,只见一道黑气从紫金葫芦之中喷出,渐渐的弥漫在了整个祭坛之上。 片刻之后,祭坛上的黑气竟然开始缓缓的凝聚,用了差不多十几分钟的时间,黑气凝聚出了一个人形。 黑气所凝聚出来的人形,自然是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宋金峰。 不过此刻的宋金峰为阴魂精魄之体,他虽然凝聚成了一个人体的形状,相貌却并不具体。 比如他的鼻子,眼睛,嘴巴,耳朵这些,都没有显现出来,所谓的无色无相,无面无貌,恐怕就是如此。 但祭坛之前的这个年轻男子好像并不奇怪一样,面对着奇形怪状的宋金峰,他表现的很是坦然。 “怎么样?那两个天命之人,他们是什么身份?” 看着祭坛之上黑气所化的宋金峰,年轻男子沉声问道。 只见黑气所化的宋金峰脸上突然开了一道口子,就如同他的嘴一样,一张一合的道:“秦家的秦楚楚,她的身份我已经弄清楚了,是十二祖巫之中的玄冥祖巫转世。” “但天机门主姜一,我却始终无法弄清楚他的真正身份!” “每次推演天机,天道对我的反噬之力都是有限的,但这一次我打算推演姜一的真正身份,天道所降下的反噬之力,却源源不断,连绵不绝,要不是我及早收手,恐怕真的会化为灰灰。” 年轻男子听宋金峰说到这里,脸上的表情不由的有些动容,这几千年以来他一直都跟随在宋金峰的身边,对于宋金峰的手段他是再也清楚不过了。 天道反噬之力竟然差一点让宋金峰化为灰灰,这代表着什么意义? “看来恐怕只有那个天机门主姜一,才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沉默了片刻之后,年轻男子一脸傲然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