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 宋慈航的表现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 宋慈航的表现

宋金峰的声音从祭坛之下传来后再无声息,宫殿内的那些阴阳五行八卦图案之上,光芒逐渐变的黯淡了下来。 到了最后,整个宫殿内悄然无声,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蒲团上的宋慈航如同老僧坐禅一般,用他的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眸看着黄色祭坛,却始终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整个晚上,宋慈航一直在这座宫殿之中。 至于我们这边,既然查马斯丹诺家族为我们提供了舒适的住处和各种美味佳肴,还有各种年代的波尔多红酒,随便我们尽情畅饮,那我们就没有必要跟查马斯丹诺家族客气。 武顺这小子正处在极度痛苦的时间,此刻的他,除了用酒来麻醉自己之外,别无其他办法。 我们作为武顺的兄弟,作为他的伙伴,只能陪他尽兴一醉,希望他在酒醒了之后能够正视自己的这段感情,能够正视自己接下来的人生。 虽然造化弄人,但只要相信自己,相信我们这帮兄弟,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 当天晚上,武顺喝的酩酊大醉,又哭又闹,无数次指着苍天大骂,对于他和瑶瑶之间的这种复杂而又离奇的关系始终都不愿意接受。 可是,这已经成了无法改变的事实,就算是不接受却只能无可奈何! 以前的武顺,无时无刻都在祈盼着瑶瑶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们两个能做到有情人终成眷属,但现在的武顺,最害怕的事情,却是瑶瑶出现在他的面前。 因为那个时候,他根本就无法面对瑶瑶! 他不是瑶瑶前世的丈夫,而是杀死了她前世丈夫的仇人!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武顺就心如刀割,除了端起酒杯猛的给自己灌酒之外,没有其他的任何办法。 对瑶瑶的思念与日俱增,从来都没有减少过,但却又害怕见到瑶瑶,无法面对瑶瑶,武顺的这种痛苦,简直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这种痛苦,我倒是能够理解的,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和武顺有着同样的痛苦。 比如,我无时无刻都在思念着陈婉秋,却无法化解她身上的禁术。 再比如,我明明知道秦楚楚在我的心里有着相当重要的位置,但碍于我所发下的天道誓言,碍于她和陈婉秋的姐妹关系,却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自己,告诉自己,我对秦楚楚没有感情,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伙伴,是朋友,不可能再有其他关系。 还有,我已经听到过好几个人说了,我们五个天命之人要想得到完整的鸿蒙紫气,就必须杀死对方,这就意味着同为天命之人的秦楚楚和我之间,有一个人必须要杀死对方。 而在我的意识之中,许多次出现的那个场面,是我用弑神枪杀死了秦楚楚...... 每次只要在意识之中闪现了这个场景,我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这是假的,这不可能会发生。 那怕是宁可不要那鸿蒙紫气,不做救世之主,我也绝不会杀死秦楚楚。 但这种痛苦,以前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才能够体会,现在多了一个武顺。 从这方面来说,我们两个还真是难兄难弟啊! 虽然我们一帮人在当天晚上全都喝了不少,但毕竟我们都是修炼之人,睡了一晚上觉之后,第二天清晨醒来还是神采奕奕,精神焕发的。 不过唯独武顺这小子,看上去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一点精气神都没有。 “顺子,既然无法改变,那就只能去面对了!” “你只需要记住,我们这帮兄弟,永远会站在你身边,和你一起来面对!” 第二天上午,当查理老管家邀请我们去他们查马斯丹诺家族的餐厅用早餐之时,看着耷拉着个脑袋的武顺,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对着他正色说道。 听到我这话,小兰陵和郑海冰他们全都随声附和了起来,一个个在一旁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武师叔,只要像一个男子汉一样去面对,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灭世大劫我们都敢面对,更不用说儿女私情了!” 郑海冰的话音一落,小兰陵紧接着道:“对,我觉的海冰说的很对,对于我们而言,目前最重要的是化解灭世大劫,如果连灭世大劫都化解不了,我们这些应劫之人在大劫之中肯定会化为灰灰,就别谈什么儿女私情了!” 小兰陵这话一出口,苏天和曾梦倩,云若风和姚唯雨,全都默默的点了点头,相互看着自己的伴侣,眼神之中充满了深情和庆幸。 他们在灭世大劫降临之前,能够找到自己心爱的另外一半,和武顺郑海冰相比,他们算是幸运了许多。 为了让这份幸运能够持续下去,为了和自己心爱的人长相厮守,他们必须竭尽全力的化解灭世大劫。 秦楚楚先看了一眼武顺,然后向我看了过来,眼神之中充满了深情,对于武顺的痛苦,乃至我的痛苦,秦楚楚可以体会的到。 闻人倾城发出了一声叹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见我们这样说,武顺心头的痛苦虽然丝毫都没有减少,但他却强自打起了精神,对着我点了点头。 “老大,你就放心吧!我不是扛不住事情的人,我能够面对的!” “假如将来有一天瑶瑶要找我报仇,你们千万不要阻止她!” “既然是我欠她的因果,是我杀死了她前世的丈夫,那这份因果就应该由我来承担!” 说这话之时,武顺表现的很是决绝,在这一刻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果他的死能够化解他和瑶瑶之间的因果,他会心甘情愿的死在自己心爱的女人手下。 从某一个方面来说,死在自己心爱的人手下,也算是一种幸福。 而对于武顺的这话,我们一帮人都不好发表意见,因为武顺的性格我们都知道,如果我们在这时候提出反对意见,只会让他的情绪更加不稳定。 为了稳住武顺,我只能转移话题。 “行了顺子,我们知道了,你只需要知道,我们始终会站在你这边的。” “我们先去把早餐吃了!” 虽然转移了话题,但无论是我,还是小兰陵和郑海冰他们,心里面却在暗暗的打着主意,假如有一天瑶瑶真的要杀了武顺,用武顺的死来化解他们两个之间的因果,我们绝不会在一旁袖手旁观的。 无论他们两个之间牵扯到了什么因果,无论谁对谁错,我们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别人手下。 这样的事情,我是绝对不容许发生的! 心中暗暗的想着,跟在查理管家的身后,我们一帮人向着查马斯丹诺家族的餐厅走去。 查马斯丹诺家族给我们准备的早餐很丰盛,但我们却并没有什么胃口,在随便吃了一点之后,我就有些迫不及待的问起了查理管家。 “查理先生,昨天宋族长说他需要我们帮他保护一个叫慈航的人,不知道这个慈航,在你们查马斯丹诺家族是什么身份?” 查理管家对着我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然后回答着道:“启禀姜门主,慈航的全名叫宋慈航,他是我们族长的义子,我们族长在这些年来,一直都把他当成了亲生儿子来看待,是他最为看重的人。” 听到查理管家这话,我和秦楚楚相顾对视了一眼,在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 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宋金峰深不可测,虽然在天道反噬之下他的身体化为烂肉,灵魂似乎也泯灭了,但我和秦楚楚却完全能够肯定,他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物。 像这种手段通天的人物,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死了? 能让宋金峰如此的重视,把他当成了亲生儿子,这个宋慈航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宋慈航为什么会有劫难加身,为什么一定需要我们的保护呢? 宋金峰把七大魔神的具体情况告诉了宋慈航,让宋慈航跟着我们,他是什么目的呢? 这所有的一切,随着宋金峰化成了烂肉已经不得而知,我们恐怕只能通过宋慈航来知道答案了。 “那能不能麻烦查理先生把宋慈航请来呢?宋族长针对我们做出了一些安排,想来宋慈航他应该知道。” 收回了和秦楚楚相顾对视的目光之后,我对这查理管家道。 查理管家弯腰颔首,恭敬无比的对着我道:“姜门主,既然你们已经用餐完毕,那我这就去请慈航少爷过来。” 话音落后,查理管家转身走出了餐厅。 我们一帮人等了有差不多十来分钟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之中都在想着宋慈航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这个宋慈航和宋金峰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查马斯丹诺家族的人算是西方人,按道理来说宋慈航应该是一个有西方血统的人,那宋金峰为什么会给他取了一个典型的我们中国人的名字呢? 作为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他为什么会给自己也取了一个典型的中国名字呢? 难不成,都是因为宋慈航的缘故? 就在我们正相互议论着,产生了诸多猜测之时,查理老管家走在了前面,一名看上去年龄在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跟随在他身后走进了餐厅。 让我们所有人全都没想到的是,这名男子的长相,竟然是一副典型的东方人的长相。 黑头发,黄皮肤,黑色眼瞳,身高有差不多一米七五,标准体形,标准相貌,不算是特别帅,但第一眼看到这人之时,却无论男女,都会有一种这人很是亲切,很好打交道的感觉。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这人之时,我竟然有一种好像在那里见过他的一样。 我估计这个人的身份,十有八九就是宋慈航! 果然,就在带着这名年轻男子来到了我们面前之后,查理老管家介绍起了他的身份。 “姜门主,诸位尊贵的客人,他就是宋慈航,是我们族长的义子,在以后的时间里,需要麻烦你们来保护他的安全!” “查理在这里,替族长感谢你们!” 介绍完了宋慈航的身份之后,查理老管家竟然弯下了腰,看上去无比恭敬和真诚的对着我深深的鞠了一躬。 以礼待人,以诚待人,这是我的做人准则,无论查理是因为什么原因对我行了这一礼,我还是保持着我一贯的做人准则,伸出双手扶起了查理。 “查理先生,你不必如此,既然我答应了宋族长,那我们一定会做到。” 而就在我把查理老管家扶了起来之后,宋慈航走到了我的面前,对着我伸出了右手。 “姜门主,很高兴能认识你,希望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跟我说话之时,宋慈航表现的很是友好,给人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对于任何人来说,恐怕都愿意和这种人做朋友。 于是我也伸出了右手,紧紧的握住了宋慈航的手。 “我也很高兴能认识你,希望我们真的可以成为朋友!” 接下来宋慈航表现的很是友好和客气,分别和我们天机门的男性一一握手,而且他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跟我们交流之时没有任何困难。 秦楚楚和幽丽还有闻人倾城,这三个都是绝世美女,很少有男人在见了她们三个之时表现的淡定从容无视她们的美貌的。 但宋慈航在面对着她们之时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艳之色,对待她们的态度,和姚唯雨,曾梦倩没有任何区别,很是客气而恭敬的打了一个招呼,轻轻的点了点头。 总而言之,宋慈航的一番有礼有节的表现让我们对他颇为认可。 而就在我看着宋慈航的背影,暗暗的打量着他,对他这个人做着一个评价之时,秦楚楚却用传音入耳的方式对着我道:“这个宋慈航很不简单。” “他的实力级别,不在我们之中任何一个人之下,他的心境修为,就连我都无法看透。” “能让宋金峰如此重视的人,果然非同一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