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吃饭的资格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吃饭的资格

餐馆里的人东西方的都有,东方人居多,金发碧眼的西方人要少的多。 我数了一下,餐馆里的坐位上总共坐着二十三个人,有十六个是东方人的长相和打扮,七个是西方人。 在这七个西方人之中有两个女的,从这两个女的穿着打扮来看,有点儿像西方传说之中的巫女,其余的五个男的,倒是看不出来他们具体是什么身份? 只不过无论是那两个巫女,还是剩下的五个男的,从他们身上隐隐约约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来判断,他们的实力级别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所能承受的巅峰。 剩下的十六个东方人之中,有六个道士,三个和尚,还有一个尼姑,另外还有三名老者从穿着打扮上来看,好像是宋唐时代的人物。 东方面孔的人之中,除了这十三个之外,还有一名老者穿着岛国和服,腰间悬挂着一把武士刀,这老者满脸傲气,独自坐在一张桌子上面闭着双眼。 还有一名颧骨凸起,眼睛深陷,皮肤黝黑,个子不高的老者,满面阴霾的单独坐在一张桌子上,从这名老者的相貌来看,他有点儿像东南亚那边,或者是越南人。 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一名东方面孔的老者,他穿的破破烂烂的,简直就像个叫花子一样,脚上踩着一双麻鞋,手里面拿着一把扇子,坐在一张长凳之上,不断的用扇子给自己扇风。 要知道,芬兰这时候是冬天,室外的温度达到了零下十几度,这老者却用扇子对着自己扇风,真是一个奇怪之人。 像这样的一个餐馆,里面有一大堆奇形怪状的人,而且没有任何的取暖设备,估计当地镇上的人和游客是从来都不会到餐馆里面来用餐的,所以餐馆请来的那几个侍应生,完全不把我们这帮人当回事,聚在一起抱团取暖,聊天聊的热火朝天,连搭理都没有搭理我们。 对于他们而言,每天只需要到餐馆来就可以拿到一笔不菲的薪水,有没有客人用餐,餐馆的老板从来都不在乎。 甚至餐馆的老板,连现身都没有现身过,每个月会把他们的工资固定打到卡上,至于到餐馆来用餐的客人,就要看餐馆唯一的厨子愿不愿意给他们做饭了。 但他们在这个餐馆里干了好几年,白拿了餐馆不少的工钱,却从没见过餐馆的厨子给上门的客人做饭,所以他们干脆就懒的去搭理上门的客人了。 此刻,当仔细打量了一圈餐馆内的情况之后,我就暗暗的在想,除了那几个侍应生是普通人之外,剩下的那二十三名天阶九品的高手,那一个会是酒魔,大食魔神呢? 大食魔神会是一个东方人的样子,还是西方人的样子呢? 一念至此,我对着那几名餐馆的侍应生道:“你们这不是餐馆吗?为什么我们到餐馆来用餐,你们连个招呼都不打呢?” “有你们这样开餐馆,做生意的吗?” 说话之时,我面带不虞之色,显的有点儿生气,但餐馆的那几个侍应生在听到我这话之后却相顾对视着冷笑了起来,他们好像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你们是不是刚刚到我们这个镇上?难道你们对我们这家餐馆就不了解吗?” “我们这里是餐馆不假,但我们餐馆里的厨子,却从来都不会下厨,餐馆的老板也从来都没有露面过。” “你们要是想用餐,建议还是去别处吧!” “难道你们没有看见吗?这些人都是等着老酒鬼给他们下厨做菜的,可他们等了有好几年了,老酒鬼却从来都没有给他们做过一道菜。” 一名年轻男子,冷笑着对我们道。 “想让老酒鬼给你们下厨做菜,不存在的!” 另外一名年轻男子摇着头道。 这两名男子这样一说,我们不难做出判断,恐怕他们所说的那个老酒鬼,应该就是酒魔,也就是大食魔神。 那餐馆内的这些人之中,那个会是老酒鬼呢? 想至此,我故意装出了一副有些生气的样子道:“你们打开大门做生意,却又拒人于门外,这简直岂有此理!” “你们所说的老酒鬼是那一个?我倒要见识见识,我想问一问他,为什么不给我们做菜的理由?” “难道他,是怕我们付不起饭钱吗?” 随着我这话一说出口,餐馆里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聚到了我的身上,就连颇为倨傲,独自坐着一桌闭目养神的几位,都睁开了双眼,向着我看了过来。 餐馆里的那几个侍应生脸上的冷笑之色却更加明显了不少,对于我的这种举动,在他们看来像个傻子一样。 只见一名年龄在二十七八岁,身材很是雄壮的侍应生沉着脸对我道:“东方人,我劝你不要在我们的餐馆里撒野,这里可不是你有资格撒野的地方。” “你要是惹怒了这餐馆里面的任何一个人,恐怕你们这帮人,想正常的走出餐馆都很难做到。” 其实这个侍应生说这番话完全是好意,因为他见过了太多的人,被餐馆里的这些来自东西方的奇形怪状的人士从餐馆里丢出来的场景。 餐馆刚开业之时,还有一些本地的小混混来收保护费什么的,但被餐馆里的这些奇形怪状的人给丢出来了好几次之后,就从来都没有人敢到这家餐馆来撒野了。 不过这名侍应生却并不知道,我们这帮人又岂能是普通人所能相提并论的? “我们到餐馆来的目的,是为了吃饭,并不是为了撒野。” “我觉的你们所说的那个老酒鬼最好是给我们下厨做菜,否则的话,我们会砸了这家餐馆!” 在我声色俱厉的说出了这话之后,那几个侍应生的脸色瞬间就变的阴沉了起来。 在这同时,他们不约而同的向着那名穿着麻鞋,扇着扇子,一身破烂的老者看了过去。 这老者就是他们所说的老酒鬼,如果老酒鬼不愿意下厨,那只需要他表现出一副不耐烦的神色,餐馆之中的这帮人,自然就会争着抢着出手,把我们从餐馆里丢出去。 对于餐厅之中的这帮奇形怪状的人的实力,几个侍应生倒是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以前那些小混混来闹事的时候,他们的眼前人影晃动,还没有看清楚究竟是谁动的手,那些小混混已经全部都被丢出了餐馆之外。 不过这一次,让这几名侍应生有些意外的是,老酒鬼并没有露出不耐烦的神色,而是从他的怀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酒葫芦,放到嘴边喝了两个。 随后老酒鬼对着那几名侍应生道:“你们走吧!今天就不用上班了,这些客人,让我来招待吧!” 听到老酒鬼这话,几个侍应生全都面色一愣,他们在这家餐馆干了好几年,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老酒鬼表现出这种态度。 这帮奇形怪状的人在餐馆里守了好几年,就是为了吃一顿老酒鬼亲自下厨的饭菜,这说明老酒鬼的厨艺肯定非凡,但老酒鬼却从来都没有进过厨房。 现如今老酒鬼说出了这话,难道老酒鬼要亲自下厨做菜了? 作为在餐馆干了好几年的侍应生,他们倒是想见识见识老酒鬼的厨艺,可是餐厅的后厨根本就没有任何做菜的材料,老酒鬼用什么来做菜? 就在这几个侍应生刚刚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之时,老酒鬼见他们许久都没有反应,脸上的表情就显的有点儿不大高兴。 “我说让你们走,你们为何不走?既然这样,那就让我送你们一程!” 说话之间,老酒鬼把他手中的扇子轻轻的扇了一扇,顿时就一股狂风向着那几个侍应生笼罩了过去。 几个侍应生不过是普通人,被狂风席卷之后发出了惨叫和哀嚎之声,一路滚出了餐厅的大门之外,不知道被刮去了何方? 也不知道当狂风停下来之时,这几个人究竟是死是活? 一言不合,就用这种方式去对待跟随了他好几年的侍应生,混沌魔神果然是混沌魔神,一点人类的感情都没有。 此刻,看到那几个侍应生被狂风卷走,餐馆之内的那些东西方的人物全都感到有些惊诧莫名,把目光投向了坐在长凳之上的老酒鬼。 他们认识老酒鬼短则上百年,多则近千年,却从来都没有见过老酒鬼的这一面。 从刚才老酒鬼所施展的那一手来看,老酒鬼的实力简直深不可测。 没想到老酒鬼除了会酿酒,做菜之外,他的实力竟然强大到了如此程度! 他手中的那把看上去很普通的扇子,恐怕是一件相当不凡的宝物。 这帮东西方的大杂烩,和尚道士尼姑正在对老酒鬼做着一个判断之时,老酒鬼从他坐的长凳上站了起来,一边摇着扇子,一边对着我们道:“想让我给你们下厨做菜,吃到我做的饭,喝我酿的酒,你们有这个资格吗?” “如果你们有资格,那我倒是可以满足你们的要求,无论你们想吃到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们!” 其实只要确定了老酒鬼的身份,我们就可以对他动手了,但既然直面大食魔神,我们倒是想见识一下,这位大食魔神他有什么手段? 所谓食色性也,不知道这位大食魔神的厨艺,会不会打动我们呢?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面对着老酒鬼之时,我们所有人竟然产生了一个这样的想法。 “不知道什么样的资格,才能喝到你酿的酒,吃到你炒的菜呢?” 和老酒鬼相顾对视了片刻之后,我问道。 而老酒鬼却并没有给我直接做出回答,他转过身子向着距离他最近的一名道士打扮的老者道:“清泉上人,告诉他们你的身份,我想他们对自己是否有资格吃我做的菜,喝我酿的酒,有一个明确的判断了。” 老酒鬼这话一出口,这名叫老道立刻就表现的很是殷勤,先对着老酒鬼作了一揖,然后这才一脸倨傲的对着我们道:“贫道乃是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全真派的清泉上人。” 听到清泉上人这话,秦楚楚表现的很是震惊,忍不住的脱口而出道:“全真派的清泉上人,是全真派的第三十三代宗主,据说是封神大劫之后全真派修炼天赋最高,实力最高的一个人物,但在八百年之前,他却不知所踪。” 秦楚楚的这话刚一出口,清泉上人同一桌上坐着的另外一名老道也站了起来,满脸傲然的道:“既然你知道清泉上人,那想必也听过我青羊道人的名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