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绝世高手的身份 上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绝世高手的身份 上

对于青羊观的情况,我们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按照青羊观的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每一代的青羊观观主,道号都只能叫做青羊道人。 这名道士自称为青羊道人,难不成他是青羊观的某一位观主? 全真派几百年之前的宗主,青羊观的观主,难道餐馆之中的这些人,有一部分和天道门三家十派有关吗? 突然之间,我产生了一个这样的想法。 而秦楚楚却皱着眉头一边思索着,一边对着青羊道人道:“在七百五十年之前,青羊观出了一名绝世天才,正是因为这位绝世天才做了青羊观的观主,才让当时的青羊观在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占据了比较高的地位。” “不过后来在这位青羊道人突然失踪之后,青羊观实力大损,在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成了垫底的存在。” “想必你,应该就是那位失踪了七百多年的青羊观主吧?” 在秦楚楚说到他是绝世天才之时,青羊道人表现的比较得意,但在最后,当秦楚楚说青羊观成了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垫底的存在之时,青羊道人脸上的表情显的有点儿尴尬,有点儿惆怅。 “没想到才过了区区几百年的时间,青羊观竟然衰落到了这种地步!” 而就在青羊道人不胜感慨着之时,又有一名道士打扮的老者从坐位上站了起来。 “贫道乃是茅山宗的王玄灵,不知道还有人记的贫道吗?” 茅山宗的这名老道说话的语气比较谦虚,但他说话之时脸上所流露出来的表情,看上去却很是傲然。 很显然,恐怕这名茅山宗的王玄灵也不是什么普通人物。 果然,秦楚楚在对这王玄灵点了点头之后道:“七百年前,茅山宗的王玄灵横空出世,当时的他,在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没有对手,就算是当时昆仑派的太上长老凌峰子,都奈何不了王玄灵。” “只是后来王玄灵却不知所踪!” 秦楚楚的这番话,让王玄灵很是得意,但和王玄灵一起坐着的另外一名老道就表现的有些不大服气了。 “哼!如果老道我早出世五十年,那能轮到他王玄灵嚣张?” 这名老道穿着一身黄色的八卦道袍,说明他在道门一脉的地位肯定非凡,见他这样一说之后,秦楚楚皱着眉头略微思索了一番,对这个老道的身份就有了一定的猜测。 只见秦楚楚对着这名老道道:“比王玄灵晚出道五十年,在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也是横推无敌的存在,难道道长您,是正一教的张末掌教吗?” 听到秦楚楚这话,这名老道很是满意,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小姑娘的见识真是不错,贫道正是正一教的掌教张末。” “几百年没有返回正一教,也不知道我正一教的掌教是我张氏一族的那一代子弟?” 正一教的创教祖师乃是张道陵,所以正一教的掌教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在张氏一族弟子中传承,但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后来正一教的掌教之位落到了郑氏一族的手中。 而此刻,听到张末说出这话,我好像明白了原因了。 秦楚楚见张末掌教说出了这话,看上去有些无奈的接着张末的话茬道:“张掌教,我有一个不是很好的消息要告诉你,自从你突然失踪之后,正一教内部大乱,您的亲传弟子之中有一位姓郑的,他把你们张氏一族的人全部都逐出了正一教,让他们郑氏一族掌控了正一教。” “现如今正一教的掌教,乃是郑氏一族的子弟。” 听到秦楚楚这话,正一教的这位张末掌教气的肺都快要炸了,牙齿也快要咬碎了。 “郑天成,你这个逆徒,你竟然胆大包天到了此种程度,趁着我不在正一教,竟然篡位夺权,把我们张氏一族逐出了正一教,真是岂有此理!” “本座要是返回了正一教,定要将郑氏一族的人全部都杀光!” 张末掌教在那里怒骂着,另外一名穿着金黄色道破,一脸倨傲,气势不凡的老道并没有从座位上站起来,在瞥了一眼秦楚楚之后,这名老道老气横秋的对着秦楚楚道:“小丫头,你刚才说昆仑派的凌峰子都奈何不了王玄灵,那是因为本座在一百年前就离开了昆仑派的缘故。” “假如本座不离开昆仑派,不追随酒魔尊者的话,王玄灵那有资格在本座的面前撒野?” 这名老道一身金黄色道袍,而且从他所说的话来看,他应该是昆仑派的人,秦楚楚在皱着眉头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后,很快就想到了他的身份。 “在王玄灵之前一百年就失踪了的,莫非你是昆仑派的太上长老乾阳子?据说昆仑派之所以能够在洞天福地之中找到远古之时昆仑派的道场,主要是因为乾阳子太上长老的身上有昆仑派的传承信物的缘故。” 秦楚楚说出了这话,那名老道很是满意,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认可秦楚楚所说的话。 至于那位茅山宗的王玄灵,估计他的实力和手段比这位乾阳子要差一点,所以他并没有提出异议。 而接下来净明派的一名老道,佛门的三名和尚和一名尼姑也表露了自己的身份。 那名老道对着秦楚楚点了点头道:“老道出身于净明派,道号长空,不知道小丫头你听过没有?” 秦楚楚听到这话,立刻回应着道:“五百多年之前,净明派的长空道长可是天道门三家十派赫赫有名的人物,我自然是听过。” 随后一名身材高大满脸愁苦之色的和尚双手合十对着秦楚楚道:“南无阿弥佗佛,贫僧乃是净土宗的智空和尚不知这位施主听过贫僧的名号吗?” 秦楚楚回应着道:“智空大师乃是佛门大德,在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只可惜在四百年之前不见了踪影,原来大师您竟然在这里。” 见秦楚楚果然知道他,智空大师又念了一声佛号:“南无阿弥佗佛!” 随后另外一名和尚对着秦楚楚道:“南无阿弥佗佛,老衲乃是法华宗的虚空,女施主可曾听过?” 秦楚楚点着头道:“虚空宗主乃是佛门高人,失踪于三百五十年前,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真是幸会幸会。” 在此刻,我基本上已经确定,恐怕这个餐厅之中我们所见到的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天道门三家十派的失踪人士。 而且这些人,不是天道门三家十派的顶级高手,就是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一派之尊。 果不其然,接下来又有一名大和尚双手合十对着秦楚楚道:“老衲出身于西岩寺,法号慧果,不知道女施主对老衲有了解吗?” 秦楚楚点了点头道:“慧果主持乃是三百年前西岩寺主持,有名的高僧大德,我又怎么可能会不了解?” 听到秦楚楚说出这话,唯一的一名尼姑也站了起来,对着秦楚楚道:“贫尼出身于雪月庵,法号逐月,不知道雪月庵现在的庵主是谁?女施主能告诉贫尼吗?” 见这名逐月师太问起了雪月庵的情况,秦楚楚立刻回答着道:“原来是雪月庵的逐月师太,您可是在二百年前就失踪不见的。” “在你失踪之后,明月师太做了雪月庵的庵主之位。” 听到秦楚楚的回答,逐月师太双手合十道:“南无阿弥佗佛,明月师妹的天资不在我之下,她做了雪月庵的庵主,那我就放心了!” 原来逐月师太和雪月庵的明月师太是师姐妹的关系,如果从明月师太那里算起,这位逐月师太和我们的关系还算是比较近的。 但天道门三家十派的这些人,为什么会聚集在这家餐馆之中呢? 难道他们失踪的这几百年,一直跟随着大食魔神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