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西方强者的身份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西方强者的身份

柳生家族虽然已经没落,但柳生一刀流的刀法却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着不小的名气。 刀的霸气,刀的锋利,一刀斩下去那万夫莫挡的气势,在柳生一刀流的刀法之中可以运用的淋漓尽致,像柳生一刀流的凌空一刀斩,迎风一刀斩,无论是习武之人还是修炼者,基本上全都有一定的了解。 这名满脸倨傲的老者,竟然是柳生一刀流的鼻祖,这样算起来他确实是一个相当非凡的人物,和天道门三家十派的前辈高人相比,也能算是同一个级别的人物。 但这个身材瘦小,皮肤黝黑,看上去一脸阴霾的老者,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是个无名之辈,事实果真如此吗? 如果他真的是个无名之辈,能够有资格被大食魔神看上,在这家餐馆里面吗? 这人说他是无名之辈,我百分百能肯定,他是在装逼! 想至此,我问着他道:“就算是无名之辈,也应该有个名字吧?说出你的名字,让我们来判断一下,你究竟是不是无名之辈?” 面对着我,自称无名之辈的这货露出了一抹冷笑之色,随后回应着道:“也罢,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 “不过我的名字,对你们来说肯定是无名之辈,因为你们是没有可能会听说过我的名字的!” “我姓阮,名叫阮惊天!” 从这人的长相来看,黝黑的皮肤和矮小的身材很像一个东南亚或者越南那边的人,此刻听到他说自己姓阮,就更加让我肯定了对他的判断。 姓阮的人,绝大多数是越南那边的,难不成这个阮惊天是越南人? 一念至此,我就向着闻人倾城看了过去,想看看闻人倾城对这个阮惊天是否有一定的了解? 但闻人倾城看上去皱着眉头在思考,对这个阮惊天她好像并不了解一样。 而就在这时,幽丽的一双眼眸却闪烁出了红光,流露出了一抹杀机,向着阮惊天投射了过来。 “阮惊天,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你是八百年前安南阮家的族长,是背叛了九黎一族的那些叛徒的后裔。” “八百年前,安南阮家出了一名叫阮惊天的族长,据说这个阮惊天天赋过人,对九黎一族传承下来的蛊术有着深刻的理解,而且还自己研究创新出了不少新的蛊术,号称当时的天下第一蛊师。” “那时候的阮惊天雄心勃勃,放出豪言要灭了九黎一族,结果九黎一族如临大敌一般,全组上下严阵以待,等着阮惊天带着安南阮家的人杀上门来,结果阮惊天却突然失去了踪影,从此之后,安南阮家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个在蛊术上能够胜过九黎一族的人物。” 幽丽的这番话一出口,让阮惊天大吃了一惊,在他看来,他的身份是很少为人所知的,却没想到过了将近千年,却被一个年轻女子一口道破,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你是什么人?为何对我的身份如此清楚?”感受着幽丽身上那阴冷森然的杀气,直视着幽丽那一双血红的双眸,阮惊天有些紧张的问道。 作为实力级别已经达到了小巫境界巅峰的蛊师,阮惊天可是能够明确的感觉到,幽丽的实力并不比他差,甚至比他还要强一点。 但幽丽为何能说破他的身份,对他带有浓烈的敌意呢? 阮惊天很是不解! 不过阮惊天不解,我却很清楚的知道原因。 幽丽所说的安南,其实就是古代的越南,当年轩辕氏打败了九黎一族之后,有一部分九黎一族的族人背叛了大魔王蚩尤,流落到了古代越南,越南阮家就是这些九黎一族的叛徒所建立。 作为九黎一族曾经的圣女,幽丽又怎么可能会对越南阮家不了解呢? 要知道,越南阮家和九黎一族虽然同根同源,却延续了好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血海深仇,所谓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阮惊天这个越南阮家的一代蛊术天才,幽丽自然是有一定的了解。 不过面对着一脸震惊,有些惊诧莫名的阮惊天之时,幽丽却并没有打算说出自己曾经的身份。 “我是什么人,你迟早会知道的,至于你的身份我为什么会知道,我就没有必要告诉你了!” 幽丽面带杀机表情冷漠的说出了这话,让阮惊天很没面子,但就在阮惊天刚刚想发难之际,我却对着那几名西方人问起了他们的身份。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在和大食魔神翻脸之前,我还是先把在场的这些人的身份弄清楚再说。 如果到时候这些人都成了大食魔神的底牌,我们也好采取相应的手段来对付。 “请问你们几位,是什么身份呢?” “能够在这个餐馆里,和他们平起平坐,想必你们也不是什么普通人物吧!” 因为这几个人是西方人,所以我向他们问话之时用的是西方人的通用语言英格兰语。 如果他们听不懂,我就会用法语,德育,意大利语,甚至古希腊语,古埃及语什么的我都会。 毕竟我有功德之气在身,只要把功德之气聚于嘴部,这世间的任何语言,我就都能够说出来。 而且在向这几个问话之时,我刻意把他们和之前问到的那些人放在一起做了一个比较。 因为东西方之间的文化差异,人种差异,所以东西方人之间多多少少都有些比较之心,准确来说,我们东方人认为西方人是蛮夷,而西方人却从骨子里面认为我们东方人比他们西方人要弱小。 所以这会儿见我问起了他们,为了证明自己有在这个餐馆里的资格,那几个西方人立刻就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小伙子,我的名字叫瑟西,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一名身着黑色衣服,脸上满满的全是鸡皮,看上去苍老的不像样子的老巫婆用沙哑的声音问着我道。 这老巫婆所说的是古代的英格兰语,但我有功德之气在身,自然是能够听的懂。 不过在西方人之中瑟西这个名字简直太普遍了,一千个西方女性之中,恐怕就有好几个叫瑟西的,我又怎么可能会对她有所了解呢? 我刚刚打算摇头表示不知,闻人倾城却在一旁轻启朱唇,用她那悦耳动听的声音道:“既然你叫瑟西,那我应该就知道你的身份。” “据说你能用巫术把人变成动物,而且还能够创造出不存在的幻影,还能够遮住月亮和太阳,在黑暗之中杀死你的敌人。” “在西方的传说之中,你可是杀人最多的一个女巫!” “不过在最近的将近一千年内,很少有人再提起你的传说,很多人都以为你恐怕是死了。” 或许是因为和天道门三家十派前辈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较久的缘故,也或许有别的原因,瑟西女巫竟然听懂了闻人倾城的话。 对于闻人倾城对她的介绍,这位瑟西女巫很是满意。 “没想到在这个世界竟然还有人对我如此了解,看来当年的我,还是挺有名的嘛!” 瑟西女巫沾沾自喜的说出了这话,站在她旁边的另外一名黑衣老妪白了她一眼,然后用听起来苍老无比的声音道:“当年的你杀人无数,被你亲手所杀死的人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世人怎么可能会忘了你?” 这名黑衣老妪看上去比瑟西女巫还要老,给人的感觉,她好像随时随地都会死去一般。 但她用苍老无比的声音调侃着瑟西女巫之时,瑟西女巫却立刻就反唇相讥着道:“美狄亚女巫,你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活的最久女巫,在您的面前,就算是我杀死了不少人,又怎么能和您比呢?” 听到瑟西女巫这话,闻人倾城立马就反应了过来,露出了一丝震惊之色,忍不住的道:“美狄亚女巫,难道是那位西方文明的黑暗时代就存在的女巫吗?” “如果追根溯源的话,美狄亚女巫和赫卡忒女巫是西方世界最古老的两个女巫之一,不过赫卡忒女巫在传说中已经死了,没想到美狄亚女巫竟然还活着!” 因为闻人家族在西方世界建立了一个庞大无比的信息网络,所以闻人倾城对西方世界的历史文明和许多传说全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所以闻人倾城能够在第一时间就说出这两个女巫的具体情况。 美狄亚女巫看上去真的苍老不堪,就算是闻人倾城说出了她的情况,她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用她那浑浊无比的眼睛看了一眼酒魔,美狄亚女巫看上去不胜感慨的道:“活的再久又能有什么用?如果能够再吃到一次酒魔先生所炒的菜,能够喝到一口酒魔先生所酿的酒,那就算是让我现在就去死,我也心满意足了!” 这两名西方世界赫赫有名的女巫,竟然也疯狂的迷恋上了酒魔炒的菜,酒魔酿的酒,这让我们一帮人在不知不觉之间产生了一个念头,酒魔他炒的菜到底能有多好吃? 他酿的酒到底能有多好喝? 为什么会让这帮人疯狂到了这种程度? 至于这帮西方人之中剩下的几个就不用说了,我估计情况和两名女巫也差不多,他们应该也是同一个档次,同一个级别,实力相差不大的高手。 果然,当这五个人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之后,经过闻人倾城的证实,他们确实都是西方世界赫赫有名的人物。 这五个人其中之一是英伦半岛上赫赫有名的亚瑟王,他手中所握着的宝剑,就是西方世界传说中赫赫有名的石中剑。 还有一个是西方世界有名的屠龙勇士卡瑞,据说他当年用一把长三米,宽一米的巨剑,屠掉了一只口中能喷火的恶龙。 剩下的三个,一个名叫桑巴达,据说他当年在格斗场之中赤手空拳生撕了十七只狮子,还有一个叫鲁尼,这个鲁尼在八百年前犯下了滔天罪行,据说他因为怒火无处发泄,用了三天三夜,一个人屠掉一座城市,杀死了整整的五万人。 因为他犯下的案子太过于血腥和恐怖,在西方世界的历史之中都没有明文记载,但他的身份却依然瞒不过闻人倾城。 最后一个名叫艾富里,据说在七百年以前整个欧洲的贵族圈子里面,所有的贵族听到艾富里这个名字都会咬牙切齿,对他恨之入骨。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艾富里是个有名的采花大盗,他专门对那些贵族的家眷下手。 不知道有多少的贵族花重金请了赏金猎人和降魔勇士去杀死和除掉艾富里,但最终这些贵族所派去的人,却全部都死在了艾富里的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