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罪孽缠身 因果巨大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罪孽缠身 因果巨大

听到我这话,闻人倾城和秦楚楚全都抬头看去,当看到离我们大概有二十多米远的位置的一名白人男子之后,全都神情微微一愣。 “他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秦楚楚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道。 “作为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直系继承人,他来参加索隆家族的群芳宴,其实也并不奇怪。”闻人倾城略微想了一下,就想到了一个理由。 原来那个白人男子,是罗斯柴尔德家族詹姆士族长的儿子安东尼,准确来说,这个安东尼和我们之间是有一些过节的。 但安东尼跑来参加索隆家族的群芳宴,真的是闻人倾城所说的这么简单吗? 要知道,安东尼所在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和大恶魔神有着密切的关系,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那位老祖宗,他身上的一身罪孽可是为大恶魔神所准备的。 **是大恶世界的八大魔神之一,如果索隆家族和**有关的话,那安东尼跑来索隆家族参加群芳宴,在我看来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宋慈航一直都没有说出**的具体身份,那这个安东尼他和**之间是否有关联呢? 想至此,我直接启动了功德之力,盯着安东尼仔细打量了一番。 如果安东尼和混沌魔神有关,那我的功德之眼从他的身上肯定能够看出一点儿与众不同之处来。 然而,我盯着看了许久,却没有从安东尼的身上看出任何异常。 安东尼虽然不算是普通人,相对于普通人来说他是一个顶级强者,但在我们这帮人的面前,他却和一个蝼蚁无异。 就像当初的大音十二猪,还有大奸魔神的十二门徒一样,他们之中实力级别最低的也相当于天阶五品,但安东尼的实力最多天阶一品,像他这样的人物,恐怕被**所利用的资格都没有。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安东尼跑来参加群芳宴的原因,难道就和闻人倾城所说的一样了吗?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安东尼见我们来参加群芳宴也感到有些不解,就端着一杯红酒向着我们走了过来。 因为距离不远,安东尼很快就走了过来。 虽然和我们之间曾经有过过节,安东尼对我这个天机门主很是不爽,但此刻的安东尼却表现的像一个老熟人,老朋友一样,举起了手中的酒杯跟我热情的打起了招呼。 “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见到姜门主,真是幸会之至啊!”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安东尼表现的如此热情,我自然要应付一番。 同样从宴会厅的的餐桌上拿起了一杯波尔多红酒,对着安东尼举了一下表示礼貌之后,我这才道:“我也是没想到,在索隆家族的群芳宴上,竟然能够再次见到安东尼先生,用我们中国人的话说,这可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安东尼闻言轻轻的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然后直接问着我道:“世人不知道姜门主您的身份,但我却很清楚的知道,像你这样的人已经不能用普通人的概念来衡量了,但姜门主你为什么有兴趣来参加索隆家族的群芳宴呢?” 被安东尼这样一问,我倒是有些不好回答了,说实话要不是因为**,像这种无聊的宴会,我们又怎么可能会来参加? 但我总不能告诉安东尼,我是冲着**来的。 就在我正想着该如何找个理由之时,秦楚楚却冷哼了一声,对着安东尼道:“安东尼先生,我们为什么有兴趣来参加索隆家族的群芳宴,难道非要告诉你吗?” “那你这个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直系继承人来参加索隆家族的群芳宴,又是为了什么呢?” 被秦楚楚这么一反问,安东尼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 彬彬有礼颇有绅士风度的对着秦楚楚微微一笑,安东尼随后道:“秦小姐你可能有所不知,我们罗斯柴尔德家族和索隆家族在很多业务方面都是合作关系。” “索隆家族的奢侈品能够在全世界各地畅销,和我们罗斯柴尔德家族是有着共同利益的。” “作为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直系继承人,我来参加索隆家族举办的群芳宴就再也正常不过了!” “可以说最近的这几届群芳宴,我们罗斯柴尔德家族都有参加。”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你们国家有句古话叫人不风流枉少年,作为男人,作为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来参加索隆家族的群芳宴,欣赏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绝世美女,难道不应该吗?” 安东尼侃侃而谈,说出的这番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可以说一点破绽都没有。 但他表现的越是淡定,我反而越加觉的有点儿不大正常。 “安东尼先生,你说的很对,我们来参加群芳宴的目的也和你一样,是来欣赏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美女的。” “而且我们还想比较一下,是我们东方的女人有韵味呢?还是你们西方的美女更吸引人?” 和安东尼相顾对视着,我淡淡的说道。 见我这样说,安东尼看了一眼艳光四射,貌美如花,犹如天女下凡,魔女降世的秦楚楚和幽丽她们几个,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丝迷茫之色。 从秦楚楚她们几个的表现来看,我们确实是为了争夺群芳宴的**而来,但以秦楚楚她们几个的身份,有必要来争这个**吗? 秦楚楚她们是凌驾于世俗之上的人物,尤其秦楚楚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安东尼可是知道这一点的。 作为天命之女,就算是她争得了群芳宴**第一的位置又有什么意义呢? 十亿欧元的奖励,对于秦楚楚来说又能算什么呢? 安东尼完全无法理解! “既然这样,那我就拭目以待,希望诸位美丽的东方女神能够在群芳宴上大放光彩!” 目光从秦楚楚她们几个的身上扫过之后,安东尼讲了两句客套话,随后就带着一脸的狐疑和凌乱离开而去。 而看着安东尼离去的背影,我走到了宋慈航的身边,问着宋慈航道:“你对这个人有什么看法?他和**之间有没有关系?” 宋慈航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但当向安东尼的背影看了一眼之后,宋慈航的眉头微微一皱。 随后宋慈航看上去高深莫测的道:“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和**是没有关系的。” “不过在他的身上却有着不小的罪孽,牵扯到了巨大的因果,恐怕这一次他来到索隆家族,就是他劫难加身的时候。” “来时容易,恐怕去就难了!” 听到宋慈航这话,我感到很是诧异,难不成安东尼他会死在索隆家族吗? 我之所以能够看出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老祖宗一身罪孽,是因为我有功德之眼,宋慈航说安东尼牵扯到了巨大因果,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宋慈航,他越来越给我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了! 接下来我们一帮人在宴会厅之中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宴会厅之中各种美食美酒到处都有,可以随意取用,不过对我们刚刚吃过龙肝凤髓的人来说,对这些美食美酒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 就在我们坐了有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之后,随着时间接近正午十二点,索隆家族的评审团对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美女评审完毕,总共有五十六名美女有资格参加索隆家族的群芳宴。 等到这些美女全部就位之后,一名看上去苍老无比,但却精神矍铄的老者在八名索隆家族的管家的前呼后拥之下,进入了宴会厅之中。 这老者穿着一身金黄色的宫廷贵族礼服,头上带着金黄色的假发,看上去气势不凡,绝非普通人物。